詩經/召旻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詩經‧大雅‧蕩之什‧召旻


毛詩序:「《召旻》,凡伯幽王大壞也。旻,閔也。閔天下無如召公之臣也。」


召旻

旻天疾威,天篤降喪。
瘨我饑饉,民卒流亡。我居圉卒荒。


天降罪罟,蟊賊內訌。
椓靡共,潰潰回遹。實靖夷我邦。[1]


皐皐訿訿,曾不知其玷。
兢兢業業,孔填不寧。我位孔貶。


如彼歲旱,草不潰茂。
如彼棲苴。我相此邦,無不潰止。


維昔之富,不如時?維今之疚,不如茲?
彼疏斯粺,胡不自替?職兄斯引。


池之竭矣,不云自頻?泉之竭矣,不云自中?
溥斯害矣,職兄斯弘,不烖我躬?


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日辟國百里,今也日蹙國百里。
於乎哀哉,維今之人,不尚有舊。


《召旻》,七章:四章,章五句;三章,章七句。


註解

  1. 昏,一作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