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閟宮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詩經‧魯頌‧駉之什‧閟宮


毛詩序:「《閟宮》,頌僖公能復周公之宇也。」


閟宮

閟宮有侐,實實枚枚。赫赫姜嫄,其德不回。
上帝是依,無災無害。彌月不遲,是生后稷,降之百福。
黍稷重穋,稙菽麥。奄有下國,俾民稼穡。[1]
有稷有黍,有稻有秬。奄有下土,纘禹之緒。


后稷之孫,實維大王。居岐之陽,實始翦商。
至于文武,纘大王之緒。致天之屆,于牧之野。
無貳無虞,上帝臨女。敦商之旅,克咸厥功。


王曰叔父,建爾元子,俾侯于魯。大啟爾宇,為周室輔。
乃命魯公,俾侯于東。錫之山川,土田附庸。
周公之孫,莊公之子。龍旂承祀,六轡耳耳。
春秋匪解,享祀不忒。皇皇后帝,皇祖后稷。
享以騂犧,是饗是宜。降福既多,周公皇祖,亦其福女。
秋而載嘗,夏而楅衡,白牡騂剛。
犧尊將將,毛炰胾羹,籩豆大房。
萬舞洋洋,孝孫有慶。俾爾熾而昌,俾爾壽而臧。
保彼東方,魯邦是常。不虧不崩,不震不騰。
三壽作朋,如岡如陵。


公車千乘,朱英綠縢,二矛重弓。
公徒三萬,貝冑朱綅,烝徒增增。
戎狄是膺,荊舒是懲,則莫我敢承。
俾爾昌而熾,俾爾壽而富。黃髮台背,壽胥與試。
俾爾昌而大,俾爾耆而艾。萬有千歲,眉壽無有害。


泰山巖巖,魯邦所詹。奄有龜蒙,遂荒大東。
至于海邦,淮夷來同。莫不率從,魯侯之功。


保有鳧繹,遂荒徐宅。至于海邦,淮夷蠻貊。
及彼南夷,莫不率從。莫敢不諾,魯侯是若。


天錫公純嘏,眉壽保魯。居常與許,復周公之宇。
魯侯燕喜,令妻壽母。宜大夫庶士,邦國是有。
既多受祉,黃髮兒齒。


徂來之松,新甫之柏。是斷是度,是尋是尺。
松桷有舄,路寢孔碩,新廟奕奕。
奚斯所作,孔曼且碩,萬民是若。


《閟宮》,八章:二章,章十七句;一章,十二句;一章,三十八句;二章,章八句;二章,章十句。


註解

  1. 一作穉。今正體為「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