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雲漢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詩經‧大雅‧蕩之什‧雲漢


毛詩序:「《雲漢》,仍叔宣王也。宣王厲王之烈,內有撥亂之志,遇而懼,側身脩行,欲銷去之。天下喜於王化復行,百姓見憂,故作是詩也。」[1]


雲漢

倬彼雲漢,昭回于天。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喪亂,饑饉薦臻。
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圭璧既卒,寧莫我聽。


旱既大甚,蘊隆蟲蟲。不殄禋祀,自郊徂宮。上下奠瘞,靡神不宗。
后稷不克,上帝不臨。耗斁下土,寧丁我躬。


旱既大甚,則不可推。兢兢業業,如霆如雷。周餘黎民,靡有孑遺。
昊天上帝,則不我遺。胡不相畏?先祖于摧。


旱既大甚,則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無所。大命近止,靡瞻靡顧。
羣公先正,則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寧忍予?


旱既大甚,滌滌山川。旱魃為虐,如惔如焚。我心憚暑,憂心如薰。
羣公先正,則不我聞。昊天上帝,寧俾我遯?


旱既大甚,黽勉畏去。胡寧瘨我以旱?憯不知其故。祈年孔夙,方社不莫。
昊天上帝,則不我虞。敬恭明神,宜無悔怒。


旱既大甚,散無友紀。鞫哉庶正,疚哉冢宰。趣馬師氏,膳夫左右。
靡人不周,無不能止。瞻昊天,云如何里?[2]


昊天,有嘒其星。大夫君子,昭假無贏。大命近止,無爾成。[3]
何求為我?以戾庶正。瞻昊天,曷惠其寧?


《雲漢》,八章,章十句。


註解

  1. 烖,《延文本》作災。
  2. 卬,《延文本》作仰。下同。
  3. 棄,《唐石經》作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