詰鳳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詰鳳
作者:陳黯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67

嚐得揚雄云:「君子在理若鳳,在亂亦若鳳。」謂隱見之得宜也,將欲神之以為鑒。逮覽其《劇秦美新》,則有異乎是。雄仕漢,遇新室之亂,以不能去之,又懼禍及,乃為斯文以媚而取容。嗚呼!鳳固若是耶。果若是,則鳳遇矰繳而猶回翔其間邪!夫君子之仕也,所以行其道,道之不行也,則可以明其節。彼莽之不臣,雄時在列,宜以君臣之義,興亡之理,匡救之以行其道;苟畏其威,愛其死,則可投簪高謝,以明其節。詎有苟祿貪生,徇非飾詐,廣引秦過,以譽惡德,是稔其篡逆也!與古之持顛扶危死名節者,背而馳也。則向者所著若鳳之說,得不為誣鳳也哉!雞常禽也,晦曉而不昧其候;鳳靈鳥也,理亂而不知其時耶!噫!言之不思,有如是耶。或曰:「古人之臨危制變,亦有權焉。雄知莽之不可匡也。故矯為其辭,姑務脫禍,是亦權也。子何過之深歟?」曰:不然。夫權者,聖人有焉,所以不失其道,未見舍其道而從其權。昔仲尼仕魯,以季桓子荒齊樂,知其不可匡也,乃去之。曾不聞矯為其辭以求容於魯。雖仲尼日月其德人之不侔,然雄亦慕仲尼之教者,以著書立言為事,得自易哉!夫立言者,豈不欲人從教耶,且已不能信人,況求信於人乎?語曰:君子先行其言而後從之。豈斯言可欺也哉!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