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二十四 誠齋集 卷第一百二十五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二十六

誠齋集卷第一百二十五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墓誌銘

   宋故蕐文閣直學士贈特進程公

   墓誌銘

淳熈甲辰十月一日万里旣除先太碩人之䘮又

三日江西安撫使給事程公遣𮪍蹟門遺以書曰

江西詩人淵林也祖于山谷先生𣲖于陳徐諸賢

謂之詩社而社中多逸詩某SKchar搜得之今刻𬃷以

𫝊而序引缼焉非君其誰宜為万里辞不獲命旣

呈似公公不為不可是時万里未識公也自是書

問還徃益宻情益親厚後八年万里將漕江東𬒳

㫖徃上 問囚過新安至休寕公遣人送酒相勞

苦又遣其子鉉遮見于逆旅是時以使事有指欲

見公而不敢也私念㱕塗當庚此願既而山路﨑

嶔難以再經拏舟東㱕至今以不識公為恨毎毎

流涕公聞之亦流涕蓋万里平生知舊相識而不

相知者有矣未有不相識而相知者也不相識而

相知者公一人而巳公旣没万里哭遣家僮弔焉

今鉉又以兵部王公寅所狀公之行實來謁銘万

里慟哭曰巳矣世無此知我者矣銘其忍辞公姓

程諱叔逹字元誠徽之黟縣人胃自重𥠖氏自伯

休及嬰晋元譚守新安民徳之詔賜田宅於歙因

家焉梁霊洗起兵拒侯景入陳以㓛封重安公謚

忠壯迨今廟食至天旺始徙黟云曽祖宗顔以子

顯謨閣直學士邁贈正議大夫祖逺以子楫之千

載贈奉議𭅺父晋之以公贈太中大夫三世娶胡

氏贈碩人公少頴異伯父竒之令從樞宻巫公學

方丱巳有俊聲年二十三第進士中書連除興國

軍光化軍教授以薦攺宣教𭅺除湖州教授秩滿

造朝虜酋亮將渝盟朝論二三公以書抵時宰陳

公康伯請厲兵馬守淮漢募異軍遣間諜理財用

陳大喜以為足強人意除通判臨安府府尹趙子

潚待下簡而亢公不為屈趙謂有䑓諌風即委以

府事且屏後覘焉見公剖决如流遂大相知除知

通州諸御史薦為䑓主簿未三月遷監察御史乾

道二年二浙大饑 孝宗皇帝憂之分遣即官御

史行視振貸公當行臨安諸邑先自府始奏謂受

粥之令及市而不及野請均之 上大喜語執政

曰誰肯為朕盡心如此旣周視諸邑見上 上迎

勞曰卿振民良苦公條上便冝曰豊荒在天感格

在人願益修省以召至和至如 祖宗朝巳行之

荒政若趙抃之㑹稽范純仁之襄邑斯二者可舉

行也若夫今日之急務願詔監司與帥臣察所部

之官吏或罷耎不勝任者罷之或奉行不應書者

罰之斯者不可緩也 上稱善除右正言見

上首論君臣聴納詞㫖剴切時巳和戎公言勿恃

和以為安必因和以為備復言廣盗始平湘㓂復

作蓋官於湖廣者或昏庸貪殘或遷客左官欲民

得其所難矣謂宜積擇部使者以察郡守妙簡守

臣以察縣令孰為公亷孰為苛刻或辟置或罷絀

至於一切利擾之政尤宜蠲損 上即詔群臣集

議于御史府選監司一人遂除張維廣西提㸃刑

獄郴㓂李金叛公復奏請廣開赦宥招降之門速

發旁近精銳之師應時討定無使越䡍二廣又言

龔遂治渤海諸持鋤為良民持兵為盗賊此安文

之䇿也張敞治膠東朋設募賞令相斬捕此勝之

之䇿也願下攸司著定捕斬除罪之令潭帥劉公

珙移書謂頼公建明表裡相應㓂遂平中書除吏

非法公言法制所以維持國体也要當遵守於上

則僥倖息於下夫不中銓者吏部不擬官法也未

出階官者中書不除官亦法也今則將仕登仕除

嶽祠之官矣非詞學上舎甲科者不注教官法也

今則州文學亦除教官矣近有宜州文學髙衮者

除襄陽教授考其爵里乃一時借𥙷乱法亦太甚

矣有㫖押衮㱕本貫又言諸𭅺皆蕐選也近乃有

為丞十月而遽攝貟者有監門數日而亦充數者

望申詔執政継自今必察才望優劣資格淺深時

有為淮漕者進死蝗公言日者廬州守臣張師顔

奏蝗倫田野今乃䛕言蝗自斃罪其可逃又有以

前從臣召還者請後免役錢公言身為通臣不以

道徳寛大推廣上意乃導為刻剥是可不斥遷左

司諌言民困於執役及和糴四弊 上曰朕當遣

使按察在諌省僅四閱月以母老且病四請外

上再三留之曰朕方欲用卿㝷以母憂去服除除

直敷文閣知池州時四年二月也引嫌攺衢當路

有不樂者遇官期至則輙以他人代凢五年至言

者論其非是始𫉬之官辞行首言

陛下厲精圖治未嘗不欲大為然有志不可不飬

飬志不可不審耗於事則昜怠速於用則或沮願

母徂宴安母急事功 上指飬志二字曰此言極

嘉五月攺江西轉運副使十月昜江東郷部也即

家拜命奉親之官邦人謂晝繡云旣眂事有曰本

司耗米曰和糴本錢曰去秋苗錢曰宣城砦木錢

皆蠲除之仍捐 --捐米數千石贍宣之乏徽州𮦀征有

曰驛料豆錢者多取八千緡即奏蠲减又言徽絹

銖兩昔䡖而今重民故益困有㫖十二萬匹减四

之一公喜謂人曰大哉聖主之仁一舉革二百年

之弊淳熈初元十月除浙西提㸃刑獄辞行

上曰朕欲留卿未可言去除宗正少卿太子左庻

子旣數日 上復問宰執程叔逹巳除庻子未其

簡記如此公言玉䐑凢例止紬實録而不網羅諸

書恐有放失㝷兼崇政殿說書 上前因論帝王

之學所以治國平天下之道願講求前代聖賢事

業而施之天下一日講周禮至泉府因言其法本

欲㰸市之不售與夫貨之滯者各從其抵而予之

所以惠民也而世儒乃假其息之說創青苗之法

以取二十二之息故天下卒受其弊用經之誤如

此因言今州縣知利而不知義受田租之粟則多

至加倍理訟獄之負則專務罰金甚至周内罪名

没入生業大則献義羡餘結𫞐貴小則私盗取資

妄用民日益困不可不懲 上曰亦非不懲更當

痛革右史蕭公燧在旁與聞出而大言於殿門曰

講讀官得人可為 朝廷賀㝷兼直學士院三年

四月兼中書舎人公以兼官過多力控兎云一日

召見因言傳聞江東淮南多旱願修徳朋政省刑

薄㰸庻人心恱而天意得  上曰亦聞江東閔

兩方以為憂而劉珙奏云巳得大雨可喜漢唐之

亡皆縁歳荒盗起朕毎憂念常至五六月不敢去

心公退謂人曰有君如此天下國家之福八月兼

𫞐給事中言詔令先書西省後至𤨏闥或昏暮丙

夜事之本末有不及知人之賢否有不及問望詔

自今除官行事必具事之本末人之閥閱連書于

前俾得参考不然依旧制繳奏十一月

召見賜坐 上曰卿制詔甚得体公稱謝乆之辞

起命復坐曰事無巨細盡言公言近日選人除授

超越 上曰何也公言舊京𡱈諸闕本以待選人

資淺之有才者今旣㱕銓部無以處之則徑除職

事官願以京𡱈諸闕仍舊㱕 朝廷公毎論諌

上必嘉歎即施行之再召見論敬天愛民有志事

㓛三事其論敬天曰臣承乏司宗纂修王牒因得

仰窺 陛下盛徳如讀尚書而作敬天圖臣願

陛下鑒圖而法文王不巳之心勿謂豊穰而怠憂

勤勿謂平泰而忘儆懼 上曰朕自為此圖頗𮗜

有益毎遇水旱則必披圖修省常𫉬感格後再召

見 上顧左右取圖示公曰人君享國乆長皆由

嚴㳟寅長尤當以為法公言 陛下旣知所以戒

又知所以法社稷生霊之幸復以親老請外

上曰朕方用卿何數求去退而力伸前請

上欲與郡而言者以為親年髙恐迎侍非便除直

龍圖閣提舉武夷山冲佑𮗚明年丁太中憂服除

七年五月除湖南轉運副使帥劉焞乆病廢事民

方怨咨公為辨訟决囚滌滯除弊遇水旱與蠲租

振贍人呼舞曰非運使我等皆當死徙嶺海矣又

下令通財以木司緡錢助衡郴道求者凢一萬三

千緡又代道州輸歳缺之錢一萬七千緡積逋大

軍錢三萬八千緡又與緫領趙汝𧨏奏除永州旱

米四萬餘石民感實惠百千人相率詣安撫司請

為表乞借留九年七月再除浙西提㸃刑獄餞者

塞涂其後潭帥季公椿竟以民言上聞時江西謀

帥 上命執政䟽其人 上指公名曰某也可近

季椿奏其甚得湖湘民心八月除秘閣修撰知隆

興府見 上極論郴桂盗賊之由撫御之要選任

之宜消弭之䇿洎至洪以所部多盗申嚴同𢙣及

他盗捕告之令一夕郭外僧舎有㓂其徒來告公

免其罪厚其犒盡縛群㓂尸諸市屬邑有八而毎

歳之賦十逋二三蓋有民巳流徙而田實汘萊者

亦有田不汗萊而業無主名者謂之逃閣公分遣

縣宫精敏者核其欺占其實百年蠧敝一日蕩去

州之材官曰親兵者千曰選中禁軍者亦千異時

士卒營居市居相半以故驕放公為之築室三百

餘區聚居一營月廪(“㐭”換為“面”)時服給授惟時晝訓夕警無

敢譁遨復請州置凖備將一貟擇其乆於履軍者

以管轄之上以其法刻板下之百郡云吉之兵譟

于牙門公以守臣與兵鈐不咸劾罷之揭賞禽賊

皆伏誅軍政肅然一道愓息十二月進集英殿修

撰因任公上體聖意下䘏民隱其惜官蔵甚於家

貨帥洪五年前後蠲除民賊為緡錢二十三萬有

竒為米斛一十一萬有竒談者以為多於王仲舒

云十三年八月 上一日忽宣諭執政程叔逹隆

興之政甚羙與進敷文閣待制再因任歳或小不

雨公毎禱雨舉室不茹葷感召如響部内連年有

秋民歌之曰公來江西熟公去江西旱十四年引

疾正祠章継上四月四日特轉一官提舉江州太

平興國宫去之日如始至在官束㫦之問近比宜

受者積八千餘緡皆入公帑因任至再冝受禮物

亦以犒軍旣㱕宅旁治小囿曰西壄有堂二曰葵

心曰秀野鑿池沼種花竹逍遥忘㱕十六年二月

太上皇帝登極轉一官以嘗為東宫講官再轉兩

官時舊學悉収召公獨以與執政隆興合符小忤

壅不以聞奉祠四載引年納禄遂以顯謨閣待制

致其仕  今上皇帝即位有詔撫問遣使賜銀

奩藥茗詔有渇見之語公感泣拜賜慶元二年

月特除蕐文閣直學士賜衣帶僉論始伸公年髙

益健一日對客忽有不屑人間世之語得疾無苦

惟日食寖减忽命左右扶掖端坐於寢奄然而逝

享年七十有八官宣奉大夫爵新安郡開國侯食

邑一千一百户遺表聞  天子閔悼加贈特進

娶黄氏封碩人先公五年卒子男四人鑄年十九

預國子第二名薦早卒鉉朝請𭅺行將作監主簿

鍚承議𭅺知江州彭澤縣事鎬早夭女四人適進

士黄汝崇奉議𭅺知潭州湘隂縣事黄榮通判台

州金㒜樞宻汪公之孫義實皆前卒孫男源洵俱

登仕𭅺女一人尚㓜公天姿靜重逮事四朝守正

不撓始終一節感  孝宗睠厚日思報稱所論

列封駮無少顧忌以故齟齬嘗因草詔

孝宗嘉賞顧左右問學士為誰以他學士對公終

不自言行巳敬事親孝和於族信於友撫姊妹甥

姪盡愛婚䘮賙之必厚旣以先夫人志飬不盡為

終天之戚復舉太中資産遺諸姪且官伯氏子慰

下泉意族人病於郷正之役則剖私田倡義役諸

郷俲之其利甚愽旣没里人築堂肖像祠焉嗜學

至老不釋卷六經諸史皆探根抵書法得急就体

生平著述曰玉堂制草曰玉堂備草曰表牋曰論

諌曰承蕐故實詩牋曰宏詞賦頌曰歌詩書啓記

序𮦀文凢六十八卷蔵于家其自述出處大節則

有四朝遺老𫝊公之未病前數夕忽有大星霣於

庭家人大驚没于慶元三年七月十四日葬于五

年二月二十二日其郷東亭其岡潭口銘曰

温温程公日行維冬風行維東萬物有融毅毅程

公玉立維嵩雪立維松衆正之宗旣介旣通不異

不同邦之夔龍氓之黄龔睠非不隆不詭其從不

究其冲其乖其逢

   刑部侍𭅺章公墓銘

紹興二十有一年時宰顓政燕居深念天下之忠

臣義士名相如忠献張公骨鯁如忠簡胡公之儔

終不附巳朝逐其一其一夕發將欲一網以食之

旣於是開告訏興羅織挈廷尉府作一大穽擇深

文吏為巳所鷹宣城章公儒者也

髙皇選於衆廼自刑部副𭅺擢為大理少卿以式

遏其熾或擿公曰今日士師非禾絹士師也盍去

諸公曰全軀以私淑寕捐 --捐軀以庇善人時宰毎事

諭意公念爭之必不從從之必不可進而唯唯退

而否士夫置對多所全度於是大忤其指因𢙣簽

書樞宻章夏諭言者撃去併波及公以為宗⿱眀皿

罪云公旣去而頻年大獄起矣至時宰死乃巳

孝宗嗣位之初旁招正人忠鯁輳集一日顧大臣

曰 光堯之朝有一廷尉不眎大臣喜怒為獄者

誰皆以公對召見除大理少卿天語褒嘉曰以卿

異時典獄不𮗚望大臣故用卿未㡬擢𫞐刑部侍

𭅺時乾道二年也未㡬以疾哀懇求祠官除右文

殿修撰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未㡬乃老進集英

殿修撰致其仕淳熈元年十一月戊申薨于里第

得年八十有二朝論嗟悼公諱燾字彦⿰氵専世居宣

城穉而卓偉淵渟山峙宣和間以周官經學名震

場屋自郷校貢辟雍升太學㑹兵革俶擾間関還

建炎二年以父任調廬州司户参軍處州龍泉

主簿攺監行在贍軍酒庫又攺泰州梁家垜塩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又攺行在酒庫所主管文字循承直𭅺紹興十四

年除大理司直明年授右通直𭅺除寺丞奉使廣

東鞠逹官獄以平允稱㱕朝轉右奉議𭅺除寺正

十八年遷刑部貟外𭅺明年轉右朝奉𭅺後二年

遂除大理少卿旣以忤時宰言罷未㡬

髙宗記憶除主管台州崇道𮗚轉右朝散𭅺未㡬

除知復州爲政平寛流徙皆㱕治聲上聞二十五

年復召爲大理少卿明年又以言罷又明年轉右

朝請𭅺二十九年起知蘄州其政如復而簡倹有

加名篴紋簟爲民角歯而爲守臣階梯自公痛革

至當暑卧榻不徹織蒲至今士大夫媿之邦民歌

之三十一年轉朝奉大夫提㸃湖南刑獄地逺畿

甸有司嫚令老吏舞文獄以賕成刑多頗纇公明

不察淵恕不縱狼平反居多民以不𡨚全州材官

執守臣以叛公單辞諭招即日請降觧甲還營公

獨戮其始謀者數人餘釋不問一郡以寕未㡬移

病請祠而去 孝宗御極遂見擢用將薨精神湛

然一語不乱惟語子孫以孝弟忠信明年十月八

日葬于宣之𦭘氏松山之原曽祖且不仕祖珌贈

太中大夫父元任朝奉大夫致仕贈光大夫公初

室萬氏継室陳氏十子綺監台州黄巖縣于浦塩

網臨安府學教授純信州司户参軍綰蘄州黄

梅主簿絃太平州當塗主簿皆迪㓛𭅺維從事𭅺

復州推官綜縡經綸業進士一女⿺辶商進士汪亨舉

孫男三十人女十二人公於文皆工而尤工於詩

與里中詩人周紫芝賡酧還徃詩筒牛腰斧藻江

山追𤥨風月佳句絶唱麗雅竒崛芻豢衆口簫勺

群聴至今言宣城詩人者前有梅謝後有周章云

公天性質儉不為蕐靡一裘𥙷紉真三十年仕踰

三紀不籝一簮得禄必分族婣友朋賙而無斁至

於一丘一岳乗興忘返理一山園于南山之陽命

曰南坡杖屨於斯觴詠於斯卧興於斯酒酣賦詩

殆無虚日終無一言及於聲利夜坐一燈讀書自

娯或覔紙作字得唐人楷法年餘八十筆力益遒

目力益強今世未有也教子無倦自作家訓繩以

禮法迪以文詞純網相継䇿第網尤能文出諸老

右不幸皆蚤世葬後二十八年縡自宣城徒歩來

廬陵訪予泣曰先公之阡碑石蒼蘚封之厚矣而

未鑱一詞以諗來者先公之客今惟先生在爾獨

無意乎万里曰敬受教乃摭侍𭅺陳公天麟之狀

著于編銘曰

紹興中年有宰而𫞐𥨸霆之威曀曀彼天晘彼異

巳弗翦弗止嗾彼屠伯宅之大理皇咨章公汝仁

汝忠襮圜裡方徃刓其鋒彼火而烈公水其焫彼

虎而咥公户其孽皐蘇所先于張所艱公𥬇不言

善人以全善者是怙𫞐者是忤公以是去公以是

舉 孝宗御天谷搜巖搴舉於幽間寘彼甘泉其

仁其愽其裔其渥其誰云者揪表之鶴

   朝奉大夫起居郎呉公墓誌銘

淳熈十三年十月二十二日 皇帝㑹慶節北使

來賀 命朝奉大夫起居郎呉公假禮部尚書館

之天寒公罷於匽薄是日嬰疾一足不良能行賜

告反室俾近醫藥予徃問疾則呼酒酌我取秘閣

新刻法書相與展翫疾蓋小愈至十二月二日奄

忽而逝疾再作云公諱燠字春卿世為衢之西安

人紹興甲戍䇿進士第調福州福清主簿循從政

𭅺授撫州州學教授以父憂去官除䘮授隆興府

府學教授弁冕胡簋與之一新書䇿蕞殘市之充

牣其教條不可犯而訓誘可樂士多卒學有就者

攺宣教𭅺知建康府浦城縣轉奉議𭅺邑名難治

始至訟帋千公疾讀十行俱下𡚒筆决遣文書為

清有𢙣少年挾兄弟盤㨿推埋目曰五虎公令縛

至庭皆置諸法㷀𭒀吐氣郷校無教公得民無後

者田皆㱕之學官於是齊房始聞誦弦聲邑以宫

鬻塩為賦稱責致塩配與民公私交病公致塩有

貲而下其估民樂與官為市賦入有羡至庚旧令

所逋之數萬計部使者以治行止聞有

詔詣丞相府察㢘為幹辨審計司轉承議𭅺有薦

公材可御史公自詭治劇得賀州辞行

上迎謂曰朕聞卿名乆公論奏三事 上曰甚善

姑牧逺民行且大用賀凋郡賦亦卯塩公行之如

浦城言所部便宣事謂南民貧不應租外復有丁

釆請蠲除之又二廣盗之勍者有減殊死為城且

徃徃亡命𢙢貽後患宜差擇伉健𣵀而為兵轉朝

奉𭅺踰年 詔舉可監司者䑓諌侍從皆以公應

上語大臣曰用此人遲十年矣自賀除荆湖北路

提㸃刑獄公事於是鄂之囚有司議抵死而實未

嘗殺人公即訊一語得情破械出之一郡驚異莫

傜楊秀禄嘯蠻獠㓂沅湘公即日單車引道或惎

以羽檄召兵曰此特其酋註誤其下群蠻何辜遣

吏諭招許以不死秀禄出降不戮一人十一年

召還賜 對首言今日民貧咎在踰侈宣嚴其禁

自貴近始又言沅靖之蠻非無人性官不擾之可

以無警要在擇長吏𭄿豪酋練峒丁又言江東道

路流民纍纍將徃黄州請耕間田宜令淮南有以

振業之 上皆恱至流民事則蹙然曰非卿朕不

聞此除尚書𭅺典吏部右銓有副使致仕應官其

子吏格以䇿名未三十年公折之曰此令謂身在

官而任其子者今致仕矣豈得援此吏軰股弁轉

朝散𭅺明年遷樞宻院検詳諸房文字遷司農少

卿論任子之法謂比年有自他官而除扈帶者在

職或兼旬或踰月則復還其舊其意不過覬覦觧

帶之恩度越止法之上徑轉横階或防團遥剌免

關陞叨䕃𥙷而巳且夫法之所謂實歴者謂滿二

歳今縱不及亦冝左職滿歳又論今歳災異重仍

星變地震仲春雨雪仲夏積隂近取諸身腠理䟽

則正氣傷願思所以致此者又言三省樞宻院六

部吏貟無慮一千三百人願下有司議省冗吏事

皆施行兼𫞐中書舎人中人有以製 郊見冠服

増秩者公封還詞頭近屬有用近比奏其門下客

𥙷官者公論至再遂寢遷起居舎人仍兼西掖遷

起居𭅺方 禋祀湛恩慶夀大賚書命塡委公從

容占吏訓辞爾雅得代言体一日造SKchar

陛下臨御二十五年厲精為治而庻績未熈意者

群臣未能仰体焦勞媮以愒日隤靡益甚不親細

務者併當務莫之急不按府吏者併良吏莫之舉

以甲兵之問不至廟堂為羙事則不先無事之備

以錢榖之數問之有司為當然則不計國用之虚

以献納論思為職者不過卑論以應故事以寅入

午出為職者不過充貟而書紙尾將何以使樞機

皆周宻上下無苟且盍有以振厲而一新之

上竦然曰卿老成鯁亮公旣没上愍之賻金帛有

加享年五有六曽祖常陸祖偲皆不仕父槩以太

學上舎賜進士第三為太守再為部使者所臨有

稱終官中奉大夫累贈至通奉大夫初室夏氏先

公三十年卒継室其娣也皆封㳟人子男三人垣

堮珽女四人長⿺辶商沈韶早卒次⿺辶商通直𭅺知岳州

蕐容縣事万俟侃次許嫁陳汶次㓜孫男一人鉉

女二人公介而和通而能立與人交粹然可即及

臨事有不可萬夫莫奪其在州縣見謂明習及立

朝乃以讜直聞家故貧性清苦毎分俸以賙其族

兄弟之子教其㓜而孤者嫁其女之貧者垣旣返

樞於衢以來年十一月庚申葬公同山朋果之原

公之弟烜狀其行來謁銘万里與公同年且同舎

又同志其又奚辞

銘曰

士呻其䇿人禹家稷言佩之縌言擿其埴仕邑及

州輻輳其猷寘彼京周何毅不柔顯允呉公學政

兩崇中外兩庸風行川通金玉 天聦山龍

帝躬推轂  九重蕐勛之隆旣螭我筆盍棟我

室有奄其畢有䀌無詰

   林運使墓誌銘

公諱孝澤字世𫝊莆田人也曽祖質故贈朝奉𭅺

祖𫝊故不仕父選故任承議𭅺致仕贈右中大夫

公少好詞章卓然自立一時流軰罔不推表大𮗚

四年升貢入太學宣和六年登進士第建炎初調

建陽縣尉再調南剣州順昌縣尉㑹有告其賊欲

犯城邑公不謀同寮不檄旁援獨計以為可先未

發禽也提兵宵征邌朋至其所賊方搥牛釃酒聚

神祠中乃突掩之無一人免者未㡬丁太夫人憂

當論㓛而郡僚有沮格者通判呉逵曰使賊而張

州且不保况邑乎是可不賞乃以聞服除授左承

事𭅺監建陽縣麻沙鎮稅秩滿調泉州晋江縣丞

太守器其詳整訟有積歳不決者一以屬公靡不

立断人情㥦焉公所至㢘於身力於職必欲以其

韞及物至于以私秋毫不可上官敬憚之通判興

國軍秩滿謁祠官之禄得主管台州崇道𮗚知南

康軍公為郡嚴而不苛吏不敢欺提舉廣南路市

舶有胡婦蒲持環産以献為子求官得之公持之

不下而言諸朝曰互市與夷按也舶之所入法㱕

有司以俟公上之須未有私献無益之物者倖源

一啓逺人何𮗚事遂寢朝論韙之即拜轉運判官

先是官吏以嶺南為非法令所能逺馭𩔖黷貨有

縣令挾太官要人囊槖之墨且横公得其受賕狀

即舉奏之一路震虩曰是何可犯觧印綬去者十

數人知漳州公年彌髙矣聴决益精明北邊有興

歛兵於漳以戍焉前守匱於賦故事戍者既行居

者増餐錢而州不時給其徒族立庭下不去有猘

色公不為動徐曰(⿱艹石)軰欲反必先殺我餐錢極無

幾爾獨不可強取叱令還營取一二尤者寘之法

而令月庚之衆服其腵歳大疫為糜鬻藥里賙路

𢌿死不能掩埋者官為棺㰸部使者上最遷提㸃

廣南東路刑獄公力辞不就 天子髙之攺除直

秘閣主管建寕府武夷山沖佑𮗚訓詞曰循良之

吏吾所重止足之人吾所敬中秘之直吾所惜

朝廷方行綜核之政切齒汙吏有言於丞相者曰

林公雖老持節郷 肅一路獨不可耶丞相然之

白上除公本路轉運副使命下八郡聳然曰此真

監司也公即以郷里引嫌有㫖趣公入奏公謂所

知曰以南之命旣得辞矣顧拜今命辞逺樂近非

人臣義章再上 朝廷知不可疆致復𢌿祠禄是

乾道六年也公則蕭然自放因旧葺廬䟽渠引

泉周以花竹日哦其間故人過逢瀹茗弈棊杯酒

淋浪其樂殆非塵中有也明年正月十八日疾終

得年八十有三後九月葬南郭五雲寺之東北公

性澹然無外嗜與人交一見傾底裡至遇事凛不

可犯南康臨漳歳𠋣山澤之入以佐公帑公盡捐

以𢌿民遇過使客燕饗倹而敬賔亦憮然滿意公

自律清苦一夕視事竟有持燭送公至闑内者公

曰此官燭也亟命持去林氏自唐正元旌表門閭

公始葺之敷文閣直學士王公十朋詩而碑焉公

娶阮氏封安人先卒男二人㮤左迪㓛𭅺新台州

州學教授枅左奉議𭅺秘書省秘書𭅺出知信州

女二人⿺辶商文士方庭賁方自誠孫十人文之為信

州貴溪縣尉居之千之並將仕𭅺餘尚㓜枅立朝

巋然弗激弗隨予晚與枅同朝而厚予得外𥙷枅

追送予曰先君子竁而未碣非SKchar實有待子其人

哉予謝不能旣㱕廬陵枅又遣一个走二千里來

請銘曰

士穉而節石漱雪齧蔇耉而洿毀珠負塗我芻我

駒我亨我衢我日我晡疇舒其驅林公烺烺閩粤

之望天子是奬南東其蕩公SKchar以辞孰完不隳孰

溢不欹胡耋不㱕莆城之南佛屋之北言蓻其柏

以妥公宅清風肅而氷之玉之式訛彼貪尚或忸

   提刑徽猷檢正王公墓誌銘

公諱囬字亜夫世居九江五季有仕于閩者因家

焉徙温之瑞安曽祖岳祖霈皆不仕父佃贈中奉

大夫妣黄氏贈令人配丁氏封宜人公初入太學

名聲彰徹登紹興甲戍第歴婺州永康縣尉吉州

左司理参軍知建寕府建安安豊軍安豊二縣監

行在左蔵西庫幹辨諸司糧料院出守濠州除提

舉江西常平茶塩攺江西轉運判官移福建轉運

判官召還為尚書户部𭅺官將作監大理少卿検

正中書門下省諸房公事除直徽猷閣浙西提刑

主管建寕武夷山冲佑觀攺知湖州除江東提刑

以疾請老再得祠禄積官至朝議大夫享年七十

有二卒于正寢實紹熈三年十二月二十有九日

也公永康以明稱太守汪尚書聖鍚尤器之毎事

委公邑人稱平又為之修學校教生徒老則教以

慈少則教以悌有感㮣流涕者廬陵地接湖廣盗

賊出没狴犴充斥公行以勤恕圄空四五毎曰公

生明信矣時太守尚書王公佐風釆峻邁寮吏震

聳乃獨知公事必詢焉且曰王决曽學到古人才

非近用某不及也卒以此語薦於 朝諸公亦交

章攺京秩得建安未赴丁中奉憂除䘮得安豊地

當邊徼撫字之外無日不討其髙年及秀民愽

形𫝑熟講守禦於是周知兩淮要害使者上其治

行丁母憂除䘮得左帑畢力舉職且曰韓魏公不

畢此官吾敢不勉遷糧料院凢百官之奉緫焉在

京百司官為賦錢僦民為傔謂之雇募乃有借兵

人於外郡而以錢他用者公請革其弊知濠州辞

行 夀皇曰守邊之道無出威信公再拜而退至

廪(“㐭”換為“面”)帑赤立歳復大侵旁郡皆然無所告糴淮北

有粟而非我疆故事守令莫敢使文公禱於天願

以身徇廼召里長貸以公錢踰淮私懋旬挾之間

得斛數萬民食之嬴波及旁郡來歳大穰慨然曰

文事武借闕一不可於是増修州學有民兵統轄

徐弼𠋣官毒民公首流之老姧讋焉亡命越境莫

可禁止公取其尤二十餘人月有廪(“㐭”換為“面”)給使各固封

守戒之曰一失其風於汝乎得材官且千役以與

皁初不知戰公簡軍實肅蒐苗厚勞來數月間一

變精銳威憺遐 邇盗敓屏跡有二山曰横澗曰

韭山在百里所公躍馬按行知其緩急民可保焉

圖之以献及為江西常平使者勤恤民隱發㰅吏

姧風稜凛咸稱神明時贑吉南安建昌四郡告旱

公速振貸請除租荒政大修民無殍江西稲郷而

常平義倉郡邑乾𣳚多去其籍公稽之情得小郡

負亦以萬數然止令庚二年之粟就攺將漕時

⿺辶商歳豊公念前日之旱廼請于 朝願以官所蔵

緡錢三千萬分命諸郡糴焉明年江西杲大旱頼

之以濟江之徳安兩稅告重表之分宣病於月輸

皆請損之閩之臨汀栁配鬻塩民乆不堪公諏其

由請正經界召為尚書𭅺付以其事文告所曁汀

民踴躍㑹復召為大匠遷廷宰SKchar兩省事叢擬議

精敏刻决忠實執政稱歎如復 勑令之司以防

舞文罷詔獄以存大躰皆 夀皇從公請世見今

天子首陳圖中與嚴虜借請核名實通言路而法

聖政之說尤切其說曰  髙宗之紹興

夀皇之淳熈致治之道曰修身以學約巳以倹莅

政以勤用人以公誠心以格天虗中以聴言寛以

接下仁以愛民此其要也願 陛下取兩朝

聖政而𮗚之使大臣時陳於前經筵日誦於側即

其切於時者力行之公在省中歳餘來去甚力乃

使浙西力求祠官從之數月起知湖州湖士夫淵

林也公以耆徳填之上下恱服又訪郡之大利修

湖漊増城堞建利濟院有盗夜殺牛牛逸愬烏程

尉尉不省復愬㱕安尉尉視之傷焉然牛怒觸人

無敢近者尉聞于州公遣卒𫝊呼示以判事牛即

俯聴盗竟得云聞者異之或歌之曰謂牛不能言

何以愬其𡨚謂牛能觸何以俯而伏信及豚魚疇

不曰迂牛聴公令不顯公政中奉家故貧無田有

屋三楹中奉謂於公曰吾兄弟四而屋楹三將焉

寘一弟吾欲遜焉公即承命僦居郭外奉親徙焉

邑人義之公旣仕乃有田百畒及知濠州盡以其

入分族親亦承先志云公器識宏深襟度寛愽

論設施加人數等料事如神物無遁情然按物𥙿

和亦不可犯臨事荘毅乃復可親嘗曰吾有三不

欺一曰君二曰人三曰巳自少慷慨有大志艱勤

窮空澹無愠色人之善必稱過必揜急赴才必拔

奉巳過倹以先一家食不重SKchar衣不綺麗雖御僮

僕未嘗疾語一門之内穆如春風初居峴山晚卜

築北湖自號峴湖居士在湖州  朝廷方欲用

之而求去益切旣憲江東㱕至峴湖摩挲鄰曲問

訊親旧喜不自勝居亡何移疾乞掛其冠云子男

四人自強文林𭅺監  行在省倉上界門自⿺辶商

將仕𭅺自修以公遺澤𥙷官自治尚㓜女五人⿺辶商

承直𭅺前安豊軍安豊縣主簿呉琰進士項淵松

何致慮迪切𭅺前南安軍星子縣主簿周㝢孫男

五人泰之鼎之益之履之復之女三人公有峴湖

堂不啻足齊予嘗為賦之名士如尚書程公泰之

禮部陸公務𮗚倉部周公可大賦之者尚多初丁

冝人先卒公親𥧾二竁於峴山佛屋後而虚其一

孤將以十月二十八日奉公合葬焉前期公長

子自強以公之行實來請銘予於公為同年且同

朝晚且親乃哭而銘之曰

我入㫦門公至自温我出建鄴公藩苕霅當其同

朝胥從逍遥逮其𥙷外胥懋風退我㱕㡬時聞公

塴沱若其洟滴為誄辞有煒廟器琮璧胡簋不祼

后帝而揜諸瘞其旣九京疇不傷之其未九京疇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知漳州監丞呉公墓誌銘

公諱松年字公叔永嘉人曽祖諱比故不仕祖諱

充故贈右光禄大夫父諱表臣故任敷文閣直學

士右太中大夫提舉江州太平興國宫累贈少師

母鮑氏𥘿國夫人伍氏宜人公伍出也以䕃𥙷官

初主平江崑山簿監南嶽廟由國子監書庫官遷

刪定官書成攺秩攝登聞院將遷擢而少師以

夀皇府翊善議出閤事罷去公亦請外歴徽台二

州簽書判官𠫊公事其在徽州悉力吏治無文士

脫略囊篋細碎之意大守多病予告以公明敏委

以郡事吏牘填委或累月不省者公一日决之如

流守𠋣以集秩滿㱕至中途聞少師病篤捐 --捐妻子

犯波濤舟人無色公不為動翼日至家少師一見

⿰目𡨋台州秩滿得湖南轉運司幹辦公事部使者

知公能文牋奏悉以倩公毎一篇出大者百千小

者數語詞意絶人給事莫公濟嘗歎曰公叔下筆

無一㸃塵氣何必減汪彦章孫仲益時迸亮入㓂

湖南餉師粟斛四十萬當遣吏護送衆懼公獨請

行舳艫銜尾先至師次糧道以濟丞相魏國張公

居長沙望重四海名士輳集獨視偉公毎見必促

席語移日且勉之曰君不必苦心屬文當為有用

之學且與其子敬夫游公自是盡棄其學而學焉

魏公再相首薦公于朝及其宣撫江淮招公議軍

政公以國事方急不告妻子而行通判明州太守

榮陽趙公伯圭母秀王夫人疾革委攝郡事公宿

于郡舎盡瘁戮力事整而辨時有死囚數十公察

其有𡨚色即呼而前温色辞次問之皆號泣曰我

海漁也吏執以來日夜笞掠便誣服為盗公宻遣

吏験問海濵枯魚之肆杲然一日釋二十七人郡

中驚服先是詔𭅺官以上舉所知尚書薛公良朋

中書舎人洪公邁給事胡公沂直院莫公濟少卿

胡公襄皆以公名聞秩滿造胡丞相陳公俊卿一

見竒之除將作監丞㑹中都官待次者例𥙷外攺

江西安撫司参議官江西饑米斗數十百錢公捐 --捐

俸以活饑者除知南剣州賜對便殿 夀皇勞曰

吾舊學之子也因訪以天下事公敷奏詳明所陳

四事如得天意固民心録名將子孫革武舉試文

上甚喜至延平首條上民事一曰差注廵検須武

舉中選或住子曉民事者二曰理訟先逮詞首三

曰商旅不得操兵事皆施行有氓誣其主人以殺

其子者獄乆不决公験問不三日得實又明日獲

其子於建寕蓋氓匿之云人以為神暇日則召SKchar

史與之論文入學校與諸生講經義時薦舉乆敝

有挾諸公貴人書至者公一不省廷語于衆曰薦

舉本意舉賢才及治行而巳挾貴而問豈薦舉本

意哉先是郡之材官多以請託𨽻尺籍公一不聴

一日入蒐庭大閱許其子弟畢集試其蓻能簡其

驍勇𣵀以為兵俄有㫖集諸郡材官詣 行在所

按試士氣𡚒甚挽強穿札為閩郡最第賞減㑹課

三年其治郡大氐慕朱邑及去延平之民遮道涕

泣為之立祠旣入朝執政議以公為尚書𭅺

上曰呉某治郡有聲朕欲再𢌿以名郡遂得漳州

未之官而卒實淳熈七年二月丁酉也得年六十

有二終官朝散大夫初少師官通判夢一浮屠傾

然而瘠謂巳曰帝詔予為而子視其謁云杭州祥

符寺及觧官道杭公生焉㓜頴悟甫六七歳日誦

數千言年二十三侍少師居婺州晝夜讀書甚至

嘔血少師以文名一世公盡得其學弟三人皆師

友公得同薦書而公獨不第乃試宏詞科隱秩秘

文過目不忘同學如丞相洪公适給事莫公濟皆

推其業之精公風神髙邁談間傾坐超然如晋宋

間人物好古樂道經明行㫦不競於進慤而澹介

而通寡欲而有守平居簡出終日簡編筆研間遇

㑹心處即書于牖户為文深厚古雅有前軰風有

詩文二十卷曰江湖集尤愛于兄弟從兄御史䑓

主簿某病革託以死生弟宗學教授某在閩中屬

疾公聞之疾走至其官下未㡬卒公護䘮以㱕力

貧以葬拊二室之孤不啻巳子所至得俸不以入

門不買田宅分以周族親同寮之急與游皆名勝

如王公十朋鄭公伯熊林公光朝吕公祖謙尤

云初室周氏封冝人永嘉先生行巳弟之子也能

通孝經論語孟子諸書與公徳對云前五年卒継

室潘氏亦封宜人後十二年卒子男四人壊文林

𭅺前饒州軍事推官璪承直𭅺前監建康府提領

𠩄南酒庫琰文林𭅺前安豊軍安豊縣主簿㓜為

人後公卒㱕其宗以公䕃琯尚㓜女六人希韞適

文林𭅺瑞州軍事推官周若鑑希孟⿺辶商迪㓛𭅺前

潮州司法参軍薛澤季蘭⿺辶商進士周及次未嫁次

⿺辶商修職𭅺永州零陵縣主簿楊長孺次⿺辶商進士鄒

畢孫男三人洵澥深女四人諸孤以八年九月乙

酉葬公于吹䑓郷西山法濟院之陽遷周氏宣人

祔焉至紹熈壬子二月壬寅復以潘氏宜人祔其

左方予與公初定交長沙中同官豫章公之子璪

晚復與予同官髙安大児長孺因得壻公之門交

莫厚焉親莫至焉公旣葬之十二年癸丑四月璪

以書來曰先人未有銘詩微先生其誰宜為則追

銘之曰

公叔風神白而長身如光風霽月之無塵公叔詩

文老而日新如日光玉㓗而不陳公叔搢紳意行

無津如我馬旣同而躄其趾我車旣攻而方其輪

嗟嗟公叔一炊𮮐之詘而萬斯年之伸公叔一去

于今㡬春意其上虚空而跨緑耳下大荒而𮪍麒

麟也耶

   朝議大夫直徽猷閣江東運判徐公墓誌

   銘

淳熈有賢御史建寕徐公予聞之舊矣而願見莫

之遂立朝莫之同也歳在庚子予為常平使者于

嶺表之東公為刑獄使者于其西是秋澤宫當貢

士公之子逸試于東漕之有司首遺予書其詞甚

度其意甚暱也且呼予為同年之兄予荅書亦以

是呼公退而閱同年小録求公姓名而不見至慶

元巳未七月十一日偶閱 本朝登科記得公姓

名甚喜熟視乃紹興辛未牓也蓋前予一牓云不

知公何以云爾也豈其知愛之深而誤墨及之耶

後七日其子逹遺予書叙先契且以朝奉大夫宗

正少卿郭公徳麟所狀言行來謁銘予歎曰豈偶

然哉予其可辞公諱詡字元敏胄自太末五季乱

徙建之浦城臨江曽祖諱伯祖諱安常父諱彭年

以公贈朝散大夫母楊所生母張皆贈太㳟人大

夫公早棄場屋為詩千百自號散翁事見吏部朱

公松韋齋集中曰彦猷者其字也二子公其仲也

年二十九䇿進士授左迪㓛𭅺主紹興府㑹稽縣

簿帥曹泳權臣姻家也詭公督租公首捕府之胥

長逋租者二人杖之荷校以徇帥噎黙不敢問陞

左從事𭅺移建康府上元縣丞帥貴倨甚府縣官

日趨走庭下公始進見如律三日禮畢獨趨賔次

帥知其不屈乃皆免之公有十論極陳時政利病

未嘗出於人漕使左司𭅺中徐公度不知於何見

之稱歎以為通逹國体一再薦於朝後帥韓公仲

通毎疑事必諏於公公言無不盡頗忤意而卒薦

公攺左宣教𭅺知處州龍泉縣宗室子有寓居浮

屠者散子錢漁厚息市民物不讎直一日有鬻薪

炭者數人皆碎首來訴公即分遣吏卒逮捕卒置

諸法有逹官私橋黄柟水而請官役民者公不可

讒之郡守錢竿竿反薦公讒者恧焉歳饑公將發

常平之廪(“㐭”換為“面”)以振民丞難之公曰儻有罰吾任其咎

丁母憂除䘮中書除監行在𫞐貨務一日

孝宗皇帝召見時宰席乆虚公首論宰相難其人

者由職事官不精擇也今日之宰相前日之侍從

給舎䑓諌也今日之侍從給舎䑓諌前日之職事

官也  陛下於用人之際常苦乏材而不知職

事官乃宰相所由入之門不可不擇也

上曰甚喜又論凢薦舉當以㢘為本而才藝次焉

古之薦舉兼舉其巳行之事不但任其未為之過

謂冝増其所舉之詞曰某人有某能嘗任某官為

某事以知其廉庻不敢欺  上首肯之且勞公

曰知卿靖退不事請謁是日除監察御史乃参知

政事李公彦頴薦也公初不知明年李公出帥東

浙以書抵公曰剛方挺特良副所期蓋李公知公

乆矣屬有 詔令朝臣言事公極論時弊數千言

其要有八曰正朝網杜私謁節吏貟之入流審進

言之聴納立根本以自治嚴守禦以防邊盡地力

以捄荒禁奢侈以正俗章下時宰不恱公姿貎嚴

冷未嘗以辞色假人中外嚴憚蜀人號為鉄面御

史公受 詔監秋試有國子生江元者陳牒願與

太學生同試元殿中侍御史宰SKchar⿰氵専之猶子也⿰氵専

以文書諷有司公不荅又為時宰所不恱遂除廣

南西路提㸃刑獄至部 詔兼攝漕事時容盗李

接𥨸發前漕臣韓磊請留餉鄂州大軍錢五萬緡

及焉塩事司錢二千萬緡以給求盗之費

朝廷從之公辞焉請自給主帥盗平以給餉不匱

増一秩 訓詞曰不仰給於 朝廷不支移於鄰

路接旣擒帥臣奏㓛而將士匈匈公因極論有未

嘗親矢石去賊百餘里而得官者其胥曰蔣璘陳

正陳永輔其卒長曰劉政至於將臣王圭張麟旣

克復欎林又觧化州之圍而賞反太薄化州守臣

何偉以數百市人弱卒抗數千方張之盗保全一

城有以見其才不顧家室守節不貳有以見其忠

上官SKchar搜其罪而秋豪無實有以見其㢘今不䝉

賞而反削籍孰不𡨚之不報貶公兩秩吏部尚書

鄭公丙訟公𡨚  上遂除公湖北路提㸃刑獄

而何偉亦復官𢌿郡又攺公成都利州路復官兩

秩又攺成都府路轉運判官窒罅漏節浮費以紓

逺民之力州縣兩稅徃徃加㰸及粟帛芻秣之估

皆重公嚴為禁止蜀之大家多偽占名數以逭征

徭至有一户析為四五十者中産下農寔受其弊

公與之為期許其自占得實者二萬有餘細民頓

蘇𥠖州邊事有興其費無藝分前後庚輸緡錢凢

二十三萬云攺知遂寕府除直徽猷閣公𠩄至政

必先學校去西路日盡捐 --捐公錢七千餘緡市田一

百六十畝以廪(“㐭”換為“面”)成都之府學彭州郡文學劉大臨

來告曰生貟滋衆而食不足將散矣公曰此吾職

也於是蠲其州𫞐酤之錢四百万及官所𣳚入民

田數百畒以給之公凢再奉詔監護蜀之𩔖省試

其場屋之弊至預泄試題及是夜半鋟板巳定公

盡昜之宿弊頓革𠩄得皆儒先公嘗按縣令楊世

方又却前淮東緫領宇文子震之私謁兩家怨之

至移謗書於本路憲趙善譽按公聚㰸至十餘万

緡不俟朝命而徑以此錢為民代輸夏租欲以是

媚於民而掩其貪暴之迹 上省其章顧謂宰臣

王淮曰徐某能以十万緡為民代輸貪暴者能之

乎攺知泉州㱕至上饒攺江東路轉運判官受命

一日而𣳚淳熈十五年三月十有三日也享年六

十有六積官至朝議大夫爵至浦成縣開國男食

邑三百户公在金陵時帥韓公委公受芻秣之輸

故事束芻私其一錢公獨不受韓公一日稱公之

廉而及之客有對曰一錢亦何足愛韓公曰不然

積而計之議得千緡誰其不愛後公在廣右嘗論

奏以為監司郡守應用之錢曰公使者自有名錢

今乃於上供留州之錢肆其轉移無有限制漕計

郡計安得不乏而取之民乎謂冝第州郡為三等

帥守監司凢五等公使之錢月給㡬何迎送㡬何

帟幕帷帳㡬何過是者以簠簋不飾坐之赴利路

憲至郢始值𠉀吏以官錢蜀劵數千緡來曰道里

費之外皆應㱕中府公不啓封到部盡還諸郡公

自為監司郡守帟幕未嘗更造至興元未乆而去

悉還於官不留一物所至騶閧宴集饋餉悉從簡

倹其行部非故事秋毫無𠩄愛公性寡耦然𠩄交

皆當世名流如陳公之茂莫公濟趙公彦端翁公

䝉之沉公度蕭公之敏丞相周公必大葛公邲最

厚晚乃受知於鄭公丙李公椿陳公居仁在蜀所

敬畏者范公仲圭胡公晋臣公篤於宗親周䘏中

表自廣右還葬死者之無㱕營孤女之未嫁性嗜

學隆冬沍寒㸐膏申且尤䆳於經熟於左氏春秋

西漢書酷好資治通鑑所居不庇風雨日哦其間

人不見其喜愠自蜀還蜀貨無一物惟載書百餘

篋有詩文奏議經觧八十九卷目曰東野居士集

蔵于家公初娶陳氏継全氏董氏皆贈封㳟人子

二人逹文林𭅺新監台州黄岩買納塩監逸迪㓛

𭅺前監常州糴納倉女二人長⿺辶商卿貢進士周端

書次進士楊楫孫男三人損之將仕𭅺呉𭅺山奴

及孫女二人俱㓜以紹熈元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葬于忠信郷新興里之夏村師姑原銘曰

靡乎其為流奚渉弗遒規乎其為運奚鶩弗進頑

頑徐公單杭而逆風曰予其通方輪而九曲曰予

其速惟金玉爾身皭然不塵以對于古人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二十五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