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百十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百十 誠齋集 卷第一百十一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一百十二

誠齋集卷第一百十一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尺牘

   與徐丞相

某伏以大冬有俶霽暉未舒即辰㳟惟𮗚使大𮗚

文左丞相上能芒寒造物與游霄垠咸若河嶽盡

護鈞候動止萬福恩閎相婘錫羡姟兆某山鹿野

麋之姿夫須獨速之生耄矣病矣已矣於身外事

於人間事恍兮如隔世矣猶有痛掃溉而不除者

胸中一㸃耿耿感激投分之意氣不侵乆要之然

諾雖欲如寒灰之不燃槁木之不芽病未能也而

况野人之塊辱在化工大鈞之播寸草之心未報

陽和三春之暉是可忘也孰不可忘也然𩀱鯉尺

素之敬有虚月於中涓千里命駕之約意寒盟於

載書不曰肉黄頭白眉髙頥隠坐則有垂釣之傴

行則有可笑之躄而然耶抑亦石齧我趾龍覆我

艇陸則有犖确之徑水則有洶歘之濤而然耶每

一念之未始不作𢙣數日也若夫清風明月必思

玄度髙山景行獨仰仲尼皇天后土實臨此心側

聞相君潭潭公府與珠履落之乆矣東望佳氣想

見緑野之堂碧瓦拂日翹材之館華裾織翠獨樂

之園花竹秀野反顧荒傖曾不得陪燕雀佀亀魚

於上下曵長裾彈剣鋏於前後良可憐哉良可憐

哉廬陵自七月十三日不雨一行槁乾至九月一

日大田可以縱燎自九月二日雨一行霖滛至于

今日遺秉又復生耳餘生逢此咄咄書空坐待土

銼之不煙塵甑之不粒也老瓦盆癭藤尊不待寄

嵇叔夜之書而鄭不来矣三衢嵗事定復何似丞

相袖中有作霖之手而小靳於九州四海獨不可

貤及於鄰里鄉黨乎專走便了奏記東閤略無一

物可以伴黄耳者竹萠五十斤人面子乾餘甘乾

各一千合晋越贄諸籩人真所謂野人之羙芹子

雖有區區之意亦已踈矣惟不標而出之大門之

外有萬其幸天扶柱石人徯鹽梅可不寳之珍之

愛之重之以荅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其意耶以公㱕兮之雅尚能為

聖世賡載之

   再與余丞相

某屬者專僕奏記㳟想聞逹兹復賤豤親戚澧州

推官呉承直頃䝉鈞慈頒賜照牒舉辛酉年上

半年攺官親民任使丞相一倡群公並和今得舉

主四員矣嗣嵗且至渠今遣僕奏記拜請奏牘一

宗文字敢祈鈞㫖頥指典籖特賜剡發以授去僕

以㱕有萬其感㳟惟如天之恩某實並受之

   荅新車輅王判院

某伏以積雨新晴六合清節即日㳟惟子林判院

鄉友㱕𨊱錦繡待綴班行神介燕喜台候動止萬

福某㳟審錫綸言於殿墄除車府之户郎寄徑於

斯亭衢孔邇㳟惟驩慶某小緩修賀廼辱相先偶

以三子皆出無分勞者罷於書問臂痛復作自此

恐與管城子永絶交矣口占刁筆吏摧謝併惟大

   荅安福徐令謙亭

某伏以郞日至後睛寒㳟惟安城大夫徐君執事

惠化宜民廣譽旁達有相之道台候動止萬福某

生無他好而惟文詞之好顧近世古音絶響乆哉

談學問者薄之以為技騖儷偶者殻之以為淡於

是退之之五弦可薪而南豊之八珍可屏矣談不

自意彭蠡之濵有執事者獨奏人之所莫奏而味

人之所不味頭白SKchar黄之叟𥨸伏林下聞其風而

悦之豈不欲屬垣其霖雨崩山之遺音染指于函

牛献黿之惠餕哉大児長孺曰翁嗜之児有之當

翁奏翁啖也斗藪敗篋未始云獲而大瑟中琴山

膚海錯畢陳于前矣滿聴清鏘大嚼雋永何其竒

也又何其冨也如論盗書見憂國之逺圖如緫壁

記見勤民之深惻如吴畫記續愚溪之断弦每𥨸

嘆惜古文其遂熄矣延斯道之光以炳來者不在

執事其將焉在楙之竟之進而益進其又有弘於

此者乎惠我無疆言之不足𭔃贈潭帖古碑曰燭

皆清且佳敢不重拜惟為斯文自愛當有夜誦子

虗者

   與衡州陳通判

某伏以即辰景廹凋年霜酣霽日恭惟判府太中

分月湘江開雲衡嶽民咏豈弟天迪仁賢台候動

止萬福某不慙耄及慕用下風吉蠲頴泓徹名謁

者邈未瞻進賢之冠輙進保金軀之頌式竚馹召

怒飛鵷行某蓋䆒觀近代人物之鼎盛莫三山若

也而鼎盛之中華乎冠出者孰居太丘子孫之右

者前有兩博士之制科後有一樞相之斗魁磊磊

相望日杲星垂宗不乏人執事以撑霆裂月之筆

収片玉一枝之名清風震山游刃破竹年甫强仕

而聲已溢世昔人謂士元非治中别駕不足以展


僕則謂雖治中别駕亦未足以展執事也然東坡


倅杭濓溪倅䖍在二先生則為不遇矣顧不為兩


郡江山之遇耶僕是以不以衡湘為執事慶而以


執事為衡湘慶今人恐未知耳若老杇之人方幽


屏待盡猶及見執事之蜚鳴也及今相聞獨不可


乎惟執事財幸


某竦息再拜敬問台閎玉婘即日恭惟尊尊㓜㓜


受祉山則有廬陵委願奉承之某皇恐僣有至貇


中男次公不習為吏自試譏征適有天幸乃得走

趨服事於旗纛旄麾之下親炙薫陶於宗師道徳

之側抑諺有之鄭渠無旱畒崑山無礦土前之説

以徼恩紀之芘後之説以匄樂育之惠惟執事垂

意焉

   荅范監税

某伏以凋年受代嗣嵗来㱕即日㳟惟判院直閣

契丈新除近天神介台𠉀動止萬福某間者闊焉

乆不聞問乃心尊徳無頃焉置忽檻誨帖驚喜不

勝㳟承来諗如先集刻印行矣僝功将有分賜於

野人者病眼作花苦無異書以金箆之日徯此賜

如飢腸雷轉而望胹蹯如渇肺塵生而須危露也

未見願言寳珍大業立俟明廷孔鸞之集

   荅贑州張舍人

某屬者行李還返因之奏記以謝嘉惠且一再祈

恩以妻姪孫羅令為門下薦乞特輟今年上半

年首章京削以為破白之舉兹辱遣騎墜以玉字

之書諗以金諾之實大師之櫜兠㦸纛曾未西柄

而春風已先到河陽之桃李矣厖恩特逹何異老

身之親得出其門也多言何足以冩中心之感官

壺拜賜臨行遺愛而不忘一野人况十邑之甿乎

書吏續食併深銜戢餞行二詩别紙呈似依依知

己之意抑亦見姟兆之一端云

   與湖北𫝊提舉

某伏以即日由元至人猶寒已暄㳟惟提舉寺丞

登𭣄霜清風采嶽動百吏震疊群黎謳謡天迪神

保台候動止萬福某謹三肅九頓首奏記謁者仰

惟財幸

某半生漫仕十里九山常摧輈焉顧獨有負恃而

矜喜者不曰盡交天下之名勝乎而其尤者則未

有過於草堂一家之父子兄弟間者也初與侍郎

公同朝一見如舊相識継與郎中公同朝立談到

金石處最後與内翰公在朝則簉羽在外則合符

僕之於執事事契似不薄也然有遺恨者識機未

識雲覩元方而未覩季方也搢紳先生曰執事詩

似父文似兄徳業節㮣似二祖其名位宜過之無

不及也而尚乗孟博之車按夀昌之𢈔宜乎否也

惟執事小須之時有求於執事者非執事者有求

於時也某老矣病矣已棄人間事矣不敢復讀天

下之書不敢復言天下之事矣然猶惓惓於執事

而不能去者詩人不云乎空餘見賢心忍渴望梅

嶺執事幸無忽

某惶恐再拜僣問列㦸拂日之門安期羡門之婘


即辰㳟惟由尊及稺茂介春祺某也里居庸詎無

一事可以效牛馬走之役者願承命戒某惶恐致

敬之初不應及其私抑聞之菀彼栁斯鳴蜩嘒嘒


言大者之旁小者無不容也第三男㓜輿騃不更

事初學為吏今充慈利監税之員適有天幸廼獲

走趨服事一世之先生長者諺云鄭渠無旱畮崑


丘無礦土前之説願以徼福繡衣使者覆露之恩


後之説願以沾匄文章巨公教育之恩惟執事惻

   荅本路彭提刑

某㳟承使華賜以誨墨彂襲六為七之學摛駢四

儷六之詞如遺所尊豈僕敢拜敬以㱕納仰乞賜

知趙户荷領略欲見職令之辨渠千台造且夕必

自呈爵里也某惶恐復有至懶南昌令長孺乃某

長男也不才試邑適有天幸乃得趨事繡衣之下

風敢祈先生長者賜以萬間廣厦之庇或他時考

察所部官吏之殿最願沾丐薦墨之膏潤寒士寸

進繫此一援手千鈞之巨力抗之則九垓之上棄

之則九淵之底惟仁人動心焉不勝祈扣深切之

   荅臨江葉守

某伏以維仲之冬積雨新霽即日㳟惟判府判院

契丈流化名城㫷年報政民樂豈弟天迪忠賢台

候動止萬福今兹書雲蒨絢迎日舒長陽氣潜萠

君子道長裒對小至瑞慶大來某以國䘏不敢哦

烏嗚拊𦈢之音為巍巍大厦之賀反勤長者勞之

賚之天落雲錦之書月對華星之字三反九復清

風襲人又重之以縹玉之酒金漿醪先薦屏攝洗

琖開嘗漢之蘭生隋之玉薤沙洛之醁酃程郷之

若下風味勝絶何必減焉冷牎凍壁頓生春温有

萬其感契丈以石林先生之聞孫祥刑使者之賢

子芝蘭玉樹趾羙前芳文學政事兩有家法平易

近民之聲中和樂職之頌風自北而南洋洋盈耳

也乗此一陽之復遂膺三節之召徑登春風玉笋

之班某也蓋日望之髙蓋列棨之門安期羡門之

婘即日㳟惟尊尊㓜㓜受祉山則廬陵豈無一事

可以効牛馬走者驩以承命

   荅本路彭提刑

某屬者上記以謝剡薦羅親之恩蓋出於聞而知

之也既而羅来訪具能言契丈所以延竚者甚厚

既飲食之又餽贐之又命舟以載之其擾清治端

不少也媿感何已兹䝉遣騎墜教申之以名酒之

餉兼以石刻且辱妙句寵和壓倒倡者拜受有萬

其感旧苦臂痛偶三子皆之官無分労者罷於書

問舊疾復作不能執筆敬倩女壻陳丞代書此心

殊不滿也併幸台恕

   荅萬安趙宰

某伏以即辰至後景長積雨小霽㳟惟載道知縣

朝議契丈鳴弦政成民咏惠和神勞豈弟台候動

止萬福近新進奏判院曽仲卿相過極談龍頭書

院絶境江卿未有恨不得飛墮其間𮗚文物之盛

也兹䝉遣騎墜教有霜柑黄雀山藥之餉厚意所

臨拜受珍感舊苦臂痛偶三子皆之官無分勞者

罷於書問舊疾復作不能執筆敬倩女壻陳丞代

書此心殊不滿也併幸台恕

   荅隆興張帥

某㳟承緘翰絫繭重以名酒㫖多洗琖開嘗漢之

蘭生隋之玉薤沙洛之醁酃程鄉之若下視此風

味之勝絶何必減焉榮感之𠂻巳奏記摧謝矣别

楮又勤親染華星之字暖律之詞燠体押至連雲

無柄病身莫𭔃而嚴鄭公之眼獨為少陵野老而

青焉窮途易感不知老淚之沱若也小男㓜輿前

月二十四日已之官澧浦之監河矣而天寒既至

霜雪旣降老妻有小痼疾怯寒特異迨春㣲和當

議行期也

   荅福師張子儀尚書

某伏以即辰書雲舊絢迎日舒長㳟惟判府安撫

華學尚書尊契丈台斗祥光詩書元帥威惠允洽

天天咸若裒對小至瑞慶大來台𠉀動止萬福某

昨六月間新安福林簿侍問来自三山云有㱕者

某因之奏記以賀建牙且謝㦸纛出修門之日賜

書告行其中稱某與徐逹書酷似栁子云者今䝉

髙𧨏不逺千里遣一騎寄𩀱魚驚喜披讀乃知此

書未逹何也契丈幕府肈開曽㡬何時而平易近

民之聲中和樂職之頌已與風俱馳與川争流君

子時雨之化儒者徳風之政故應如許類非俗吏

之所能為也而來教乃謂自令似之官之後頓起

㱕歟之興何也西京之韋父子丞相本朝之吕大

小申公公家先正大参炳靈在上門户之責不責

之賢孫而誰責也契丈勉之頒貺羅池蕉黄漆園

髹噐君謨水蒼之銙鍊師蛺蝶之羅歳時雜記又

得異書此意厚矣降拜不勝感戢之至辱問近詩

今有山居雜興二十四絶句謹録呈似未見君子

願言珍重乗此一陽之復遂膺三節之召先之以

世官申之以韋吕且且望之

某惶恐再拜敬問契家玉婘即日亞歳令節㳟惟

尊尊㓜㓜受祉山則大児長孺近七月庀職南昌

縣事中男次公去歳仲冬庀職衡之安仁税務小

男㓜輿前月下澣啓行赴澧之慈利税務仰䝉諏

及故禀有委願承命戒

   荅贑州張右史移廣西帥

某今月十一日已令書吏龔世榮持斐然之文呈

似矣今辱遣騎下教乃十六日之書蓋两不相值

偶然参差耳計程當已上逹也㳟審帝謀元帥公

應疇咨自玉虹翠浪之鄉建羅帶碧篸之纛㳟惟

慶愜某僣有至𢢽妻姪孫從政郎靈川令羅

冠收科能文能政幸得仰事詩書之帥敢乞先生

長者特輟慶元七年上半年一京削爲之破白之

薦一經拈出諸司必和不翅某受此恩也拳拳至

   荅臨江葉守賀年

某伏以即辰自元至人猶寒已燠㳟惟某官㫷年

而化千里而謡神明扶持台候動止萬福某黄冠

野夫又逢献嵗遐想𦘕㦸森衛華裾如葱躋彼公

堂稱觴介夀隔一帶水罔克駿奔寸心悁然獨有

跂跂乃䝉特遣行李墜以玉書尉存劬愉訪問生

死三肅使者感榮萬斯占謝勿草何以報徳上言

加餐飯下言長相思先賦是詩以為善禱卿月昇

金掌王春度玉墀後賦是詩以為善頌云

   荅隆興府張帥

某伏辱專介疾馳中宿而至手札下逮累百其詞

報以大児屬疾之詳既遣和緩以視之又委斯立

以主之曲折指縱戒以持重朝曛存問反復商略

家蔵萬金之良藥輟以餌之古人三年之宿艾訓

以炷之小變則為之蹙頞小退則為之觧顔竟與

起死可謂更生蕞爾小官愛若已子壽載鞠育之

恩何以尚之奉教感泣以喜以悲亦得大児親書

報以小愈惟是銜恩戴仁不知所報抗囬之草顧

印之亀未慊由𠂻之萬分也以謝一二仰惟訾省

   荅隆興府張帥

某㳟承行李押至恩書單𫝊将命兼程而駿奔及

門者弗越於信次先諗之以児疾之小愈申告之

以児軆之復初深惟生死肉骨之恩私彌覺河海

華嶽之淺鮮何以論報莫知所云當令此児効死

門下抑折骨絶筯而後已奚服箱歴塊之足辞雖

不足於使令猶庻㡬於夙夜某舊苦手痛近偶復

作留二介七日今晨僅能執筆抒謝已後矣不勝

主臣不勝主臣

   與湖廣緫領林郎中

某惶恐白事廬陵兩年旱潦而吉水爲甚且如貧

家嵗收米郷小斗九百餘石而去秋放佃户田租

主分米四百石他户可類推也㳟聞使司移文委

本州趙倅同吉水𥘿宰和糴米二萬石此聲一

𫝊民户駭懼若乗去秋八九月米熟之時糴之尚

恐無可糴者而使司之命乃十二月之命今民間

安得餘米以應公上之糴乎萬一州縣奉行則號

令必峻追逮必急榖價必倍民食必艱敢望上應

列宿之暉下燭民瘼特與改命速行住糴則一邑

生齒免轉從他邦損瘠溝岳仁人如天之恩何止

活千人而已秦宰有公劄子來求某一言於使臺

併以呈似

   荅經略左史張舍人

某㳟承一个行李墮八法親書寄似三碍拜受悚

感適此小溪驟漲春雨断橋亦無栁隂之小舟可

以利渉者而又野人蝸牛之廬門不容轍巷不容

𨊱元戎小隊櫜兠拂日斾旌絳天前苐所次羅閩

所呵将於何而頓之得免照臨乃幸乃荷草草摧

謝十分未見其一端也

  靈川羅令巳荷季諾賜以禰章敢望終惠

   與周丞相

某絫得謝幹書云丞相許為其先碑題蓋今此

文已就敬委陳倩持以呈似文有傷理有避礙有

害辞者願即塗攺復擲還此本當一一師用先是

石人峯詩仰勤妙䟦詞藻滂葩源委洞徹盡發曹

劉李杜未睹之秘𮗚者以為某之詩真足以當此

不知老先生眼力到處胸中藴此一叚詩評乆未

吐出特因某而發故借石人峯以装鋪席如子羙

之黄四娘退之之毛仙翁東坡之雲龍山人半山

之方仲永耳所謂周子之兄之前不得談荘生之

化為蝶也荷荷長孺次公㓜輿前後皆拜薦禰之

墨三子知免且有進寸之望矣感恩豈有涯哉

   與淮西韓緫領

某惶𢙢白事廬陵兩年旱潦而去年為甚五月大

水自六月不雨至于九月幸而間有陂塘車戽者

捄得三五分而十月一雨連五六十日髙者生耳

下者為泥土且如貧家歳收鄉小斗九百餘石而

去秋放佃户田租主分米四百石他户可以一葉

知秋也屬者㳟聞緫卿曽丈行下倅㕔収糴米七

萬石趙倅及州民上下恟懼不知所出趙君即具

公文乞行蠲免⿺辶商有天幸而台座肈新緫䑓之政


仰䝉特免其半此恩不貲州民始有更生之望然

此舉若乗去秋米熟之時糴之尚𢙢無可糴者今


民間旱後入春安得餘米以應公上之須萬一尚

糴其半則州縣奉行號令必峻追逮必嚴榖價必

倍民食必艱敢望上應列宿之暉未忘舊部之民

特與改命盡與蠲免則一郡生齒免轉從他邦


瘠溝岳仁人如天之恩何止活千人而已趙倅以


某受門下之知不淺來諉某為邦民一言有書來

囑敢併以呈似

   荅吉州趙倅

某屬嘗奏記仰于使㕔給牓約束水利事特䝉報

教其應如響一鄉之民鼔舞恩紀何必減子威芋

魁之謡不寕唯某一家耄稚之感恩而已兹領誨

帖命戒韓緫卿免糴之書尤見勤民之仁心某亦

受賜一人之數聞之距躍三百驩以奉承敬以呈

似覽畢望頥指書吏緘而蠟之幸甚

   賀本路俞運使赴召

某今晩得邸報㳟審契丈膺受璽書徴還金闕即

𫝊除目遂冠從班㳟惟驩慶某辱在與游之末其

喜其抃尤在人先老身逺跡欲送南浦其路無繇

敬哦唐律兩章以餞班公登仙之行惟一覽幸甚

幸甚

   荅湖北趙主管

某昨䝉維舟江滸迂轡山墅猿鶴驚喜泉石焜燿

老病之人何榮如焉伏奉誨帖加遺少失元直之

藥四客卿三墨兵一周栗之誌拜受至感㣲小詩

今以呈似諸公牛腰併㱕行李

   與湖北唐提刑

某屬者一再奏記㝷當徹聞兹復三瀆未語先忸

伏自台座未登攬之初嘗亟以親戚澧州吴推

為薦亦聞進拜即辱異知稱賞其才而歎惜其淹

許以論薦而告以少待此意已不貲矣然以諸公

間皆薦人来那融未行極知區處不易今則上半

年文字已不敢希覬矣某亦豈敢咄咄相逼第吳

推秩滿近在今冬考任過足已有舉主四員所大

闕者所極緊者正患未有職司與合尖之章也二

者之恩舍門下誰適者代者今夕至則詰朝秼其

駒矣嗟乎殆哉岌乎某誠不識好𢙣千控萬告欲

望台𫝶特輟今年下半年一京削以成就之吳推

一生昇沉視此一舉豈惟吳推感此燾載生成之

恩某實並受之諸公所薦多有初到任者似未渠

晩也意迫詞危併祈未督過之尤幸尤幸

某恰作此書間忽得大児知南昌縣事長孺遣人

来報示小児㓜輿誤䝉異顧特招入䑓蹔攝幹官

老夫婦聞之驚喜伏自惟念非常之寵不貲之恩

孺子眇然何以堪此連雲大厦遂得託而棲九里

洪河遂得挹其潤豈不謂之如天之福哉更望先

生長者教育後進訓廸其所未能涵容其所不逮

終始芘存而全度之不勝大願

   荅吳節推

某昨晩長孺遣人遞至手誨諭及唐憲文字事氷

氏之子蟬翼之力不能成事至勤再三今復𣶂唐

丈一書就令南昌人持至武陵憲䑓投下却詣澧

浦奉報仍批戒㓜輿令時復一提之也豤切之詞

不遺餘矣後欲復作蔑以加矣其濟與否非所及

矣公幸察我公幸恕我

  花皆竒品千葉無贗第石門劉氏二株皆未

  見花枝葉一色二種也去秋來書云二種非

  也

   荅新塗縣鄭宰

某伏以即日禊事孔邇毛空峭寒㳟惟判縣朝議

契兄學道愛人㫷年報政民咏神聴台候動止萬

福某敬㳟上記以謝先施伏惟財幸

某屬者簉朝丈丈侍郎朝退一字之行意氣金石

亦聞梧竹鸞鵠五色炳蔚剰欲滿聴戎談以濯軟

紅役役卒嵗竟乖㣲尚遺恨逮今敢圖𧨏槩崇崛先

我継好一封雲錦飛墜荆扉訪問死生激烈衰懦

自視欿然何以稱此惠也侍郎起居状遂得剽聞

便覺玉立長身在吾目中欣遇豈少哉最聲藉甚

下轉上聞宻縣故事曽謂泰山不如林放乎盍少

須之

   荅虞制機虞知府

某㳟承伯仲不逺數千里遣一个行李賜以手札

申以長牋示以先師相言行委以銘詩某也師相

先生老門生也且嘗職大史其何敢辞第所示言

行數千萬言古人所謂終身不能究其説者某今

年七十有五衰病垂死安能歴覽且如國史張魏

公本傳及莆田葉陳二丞相墓銘其家子弟皆撰

成行状一編不過四五十版二三萬字某所書止

存五六千字皆三年而後來取敢望伯仲視此三

家凡例纂成一編版數字數皆以此為準却再示

及當為落筆䝉貺厚禮既未作文字豈敢虚受己

對來介坼封㸃數依前緘封責來介交領回納宅

庫伏幸察至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一百十一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