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七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七十二 誠齋集 卷第七十三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七十四

誠齋集卷第七十三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記

   樞宻院官屬題名記

中書樞宻曰二府國朝之制也亦因也樞宻之屬

曰都承㫖副都承㫖曰撿詳曰編修在祖宗時都

承㫖則曽孝寛韓縝檢詳則王存劉奉世編修則

顧臨錢長卿皆其選也中興損益至今日都承㫖

檢詳各一員編修二員蓋六十年矣而壁記未立

今都承㫖李公昌圖乃克為之屬某記焉士之言

曰樞宻屬宰屬異劇與暇也暇者無事乎爾也樞

屬無事乎爾耶無是事無是官有是官斯有是事

矣有是事則必事其事事其事則不暇矣曰暇者

無乃不事其事而强諉曰無事乎事其事矣樞屬

之職足乎未也等而上之曰使曰副曰知院曰同

知曰簽書曰同簽書其號殊其建不並其爲長貳

均也建其長又建其貳又建其屬者何上之遺下

之神也下無以神其上而曰吾惟事其事足也可

乎古者工以藝諫蚳鼃以士師諫工與士師非諫

職也然事君之𧨏有非職者乎無也而爲樞屬顧

曰吾暇無事也否則曰吾事其事足矣否則曰吾

禆其上足矣至於事君之𧨏則曰思不出位又曰

不如守官外乎此非吾職也然則古之工與士師

過矣豈惟工與士師孟子曰立乎人之本朝而道

不行耻也然則孟子亦過矣其然乎不然吾徒獨

得而不思其職也淳熈十三年五月三日廬陵楊

某記

   劉氏旌表門閭記

朝請𭅺直秘閣權知吉州軍州事臣澬言伏奉淳

熈二年十二月戊寅朔甲午肆赦制書其一條曰

有孝行節義著鄉閭者令長吏以聞當議旌録今

安福縣以狀白稱奉議𭅺知𡊮州分冝縣謝諤及

貢士李燧等一千三百五十三人合辭言白伏見

貢士劉承弼孝友天至文行粹美事親以至孝聞

居母䘮哀毁柴立父病既死承弼𥸤天霣絶願以

身代父蹶然而蘓又三十年乃終里人異焉叔父

廷圭廷直継策第太常奉不自給承弼每絶甘分

少以助之同彦弟永弼既為叔父廷圭後承弼復

分以己田承弼受業于雩都知縣劉安世既沒率

同學制師服安福縣令玉棣丞劉穀死官下卧在

地承弼為棺歛丞尤窮空至鬻㓜女承弼聞之即

庚其直鞠于家及嫁後己女先丞女故相劉沆逺

孫有女貧不能㱕承弼亦任之嘗屬年饑道殣相

望公私赤立承弼曰勸分實難請從我始率子弟

倒廪振之不受一錢冨者子於是翕然化之無復

遏糴活者何數承弼所學殫洽江之西湖之南士

子輳集執經問學戸外屨滿環才雋士小大有就

承弼為文有古作者風直寳文閣王佐知吉州喜

士承弼摯詩文謁之佐遣騎招之則去己逺矣佐

太息曰劉承弼不惟能文亦復自重真此邦第一

人宣教𭅺劉清之嘗薦江西名士數人於轉運判

官劉焞以承弼為首承弼應里選嘗再舉於禮部

報聞其人孝行節義冝在旌録誠如制書謹昩死

以聞事下禮部禮部尚書臣雄權侍𭅺臣燾員外

郎臣端臣言劉承弼冝旌表門閭制曰可仍令長

吏致禮三年九月乙巳下尚書省尚書省下禮部

禮部下吉州州下安福縣於所居之前立綽楔門

夾之以䑓䑓髙十有二尺飾以丹堊蓻以嘉木云

淳熈十三年九月戊午楊某記

   范公亭記

廣徳决曹掾官寺之脽子城之椒負東迤南有亭

而小若黝若奭若倉若哲若翼斯擊若味斯革若

袨服巍弁之飭者范公亭也公之逸事孫莘老詩

之汪彦章書之公有遺墨張君杅戒仲刻之趙君

亮夫懋徳唶亭之圯作而新之圖與書來徴予記

之當公伏閤以死爭天下大事雷霆万鈞不栗不

折視大吏能回天却月者蔑如也則為獄掾時抱

爰書觝二千石其小大難易何如哉士之言曰我

將立朝州縣不足發也立朝矣又曰我將俟其大

者遇大事矣又曰業己然或曰如不聴何然則公

之所易士之所難而况公之所難乎予見今之仕

者一尉而㱕則後車若干乗行者立道旁不敢仰

視公止一馬又鬻之歩而㱕幾何不為今之仕者

之笑之也懋徳乃能仰公之髙風訪公之遺跡新

此亭以自見其尊賢之心韙矣抑嘗隂求幕下士

有能與懋徳爭是非如公者否公固不可復得使

公可得抑嘗自視能不為當時之太守盛恕公者

否亭之作否損益云乎哉年月日廬陵楊某記

   通州重修學記

通川故有學今太守監丞周公碩來作藩既拜先

聖周視厦屋雨風空穿杗桶蕞残退而深念將欲

作新亡所取訾忽寤曰四鄰束脩之問辞之則禮

缺受之則義缺流貤之於横舎其可廼断廼度廼

陶廼斵乃塈廼臒有殿有堂有齋有廊有門有墻

有百其楹有薙其唐於是舎采孔時齋宿孔修子

佩林如誦弦鏘如有茁斯童有野斯塾旁招幽討

靡不翔邦之士民靡不闓懌公移書於予曰子盍

記之予復之曰為我謝通川之士公之厚士亦劬

矣士何以報公予聞學者内而不外古也外而不

内古乎故自齊家而出至於平天下自脩身而入

至於格物出者止於三而入者極於五内外之詳

畧何如哉今有璞玉於此弗琢焉彫焉則大不作

圭小不作佩故身不可以不修也琢且彫矣而脉

理之不端瑕纇之不瑩則玉人者力倍而噐無就

故修身在正心理端矣纇瑩矣良工視之曰噫䃉

也則襮肖而裡不核故正心在誠意幸而玉也非

䃉也而主人慒焉莫之識則亦或毁干填或捐諸

溝而已故誠意在致知又幸而主人有寳而能識

矣問其所以寳或能言其粗莫能言其精則亦淺

之為知矣故致知在格物君子之學葢如此何謂

物其綱有三其端有四其典有五是物也天生烝

民之則者非歟究而至之是之謂格學者能用力

乎此則自士而進於賢自賢而跂於聖潜乎身溥

乎天下國家夫獨待於外乎哉士之報公不在此

其將焉在年月日具位某記

   浩齋記

某所親安福劉彦與以書來曰先君子得伊洛之

學於文定胡先生以浩名齋官游北南清貧沒齒

竟未克就齋房之一椽其不肖孤得中追惟先志大

懼霣墜以貽前人羞懸鶉捽茹銖積取餘以作新

此齋子吾先君子故人也願記其成以假其孤光

先君子尚有知其不銜於九京矣某得書攝衣正

冠端拜言曰某自少懵學先奉直令求師於安福

拜清純先生劉公為師而盧溪王先生及浩齋先

生俱以國士知我浩齋又館我每出而問業於清

純入而聴誨於浩齋一日問曰子見河南夫子書

乎曰未也退而求觀之則驚喜頓足歎曰六經語

孟之後乃有此書乎某今也年六十有三矣師友

零落殆盡道不加修徳不加進不但四十五十無

聞而已然不虗此生者猶以粗有聞於浩齋也彦

與能承先志作此齋先生於是為有後矣是可不

記或曰先生之浩葢將天地之塞今齋房乃爾隘

耶某曰此巳廣矣昔者先生名齋而未屋也有問

之以齋焉在者先生曰吾齋天地間無所不在因

指其書篋曰即吾齋也此己廣矣先生諱廷直字

諤卿登紹興乙丑進士第終宫左宣教郎知臨江

軍新喻縣以奉議郎致其仕淳熈己酉閏月十二

日門人朝散大夫直秘閣知筠州軍州事楊某記

   髙安縣縣學記

筠之負郭邑曰髙安故無學舍雖有附於州學之

西廡一小齋房號焉而已矣今宰陳君公璟作而

新之經始於昔嵗七月八日落成於今年正月既

望爰揭扁牓學子咸集且樂且詠有歎于列者曰

塗巷尚陋或曰棟宇尚庳或曰廩給尚窶予解之

曰二三子學在居處乎果在是兹塗之陋不陋於

顔之巷兹宇之庳不庳於憲之室兹廩之窶不窶

於陳蔡之羹彼聖賢者居之何如哉不然闢以軌

廓以千區餫以万鍾於二三子之學將益乎否也

使二三子開一卷之書於竹牗之下舉目而見堯

舜孔顔屬耳而聞金聲玉振潜心而得性與天道

家焉而親其親官焉而民其民國焉而君其君塞

則淑諸身亨則淑諸世於環堵乎取之不既充然

矣乎雖微學舍可不可也學職吳從周崔仁本孫

大成謁予記之為書其説淳熈六年閏月二十四

日廬陵楊某記梁溪尤袤書清江謝諤𨽻

   建昌軍麻姑山蔵書山房記

余同年何同叔謂余曰異里中有名山曰麻姑者

山水之勝甲大江之西距建昌郡城十里所山自

趾距椒称是道旁古松合抱皆二百年物瀑泉𩀱

流若自天而下有老子之宫曰仙都者枕山而居

隨山之髙下為屋或云蔡經之旧宅與王逺麻姑

邂逅之地或云仙者葛洪鍊丹之所其井故在而

顔魯公記伹云山頂有壇相傳麻姑於此得道則

前之二説然乎否乎未可知也異淳熈丁未之春

偶至山中為留一月一日藤杖芒屨乗興孤徃至

宫之西財數武間見松竹羅植相得為林前對五

峯下臨一水欣然㑹心因喟曰此地獨無喜事者

結屋數椽上建小閣用廬山李氏蔵書故事作一

山房使來游者登閣覧勝把卷倚欄顧不樂哉自

是此意徃來于懷雖去山未嘗去山也後一年客

裡逢今邦侯江君相語及之江曰當不忘此其冬

抵官下後一年郡事畢葺蠱者飭廢者舉後一年

廼諏其地践曩之言立屋六楹後贅一室前作重

霤廼閣其上月扉風𣠄縹渺飛動若出天半廼斵

文木廼架廼櫝經史百氏訪之旁郡是庋是物道

李惟賔鄧本受相與勠力春孟作之季而落之談

者以為山中盛事子盍為余書之俾來游者知賢

太守之文雅二道士之勞勩余曰諾為書其語江

君名自任三衢人恬退有守節用愛人不飾厨傅

不事要結而獨於此不計費同叔方䇿第時年最

少出拜同年生一坐皆屬之目余與之合而離離

而合三十七年矣今乃為國子主簿蓋其孤懷勝

韻與山林作縁也厚故身退而詩弥進位下而人

弥髙觀山房之舉可以得其槩矣紹熈初元九月

望具位楊某記

   郴州仙居轉船倉記

嶺隩惟郴厥土沙礫厥田磽瘠厥氓窶嗇氛勵濁

蒸旱暵重仍黔首艱食材官匱餫卬哺於衡堇堇

靡贏葢其川流自衡而上厥水益浅厥瀬益險厥

土益矗厥瀧六六㳂若激矢泝若躡磴米舟重屬

暫進寸歩忽退里所舟至鯉園膠而不前州家於

焉廩於兹岸徒旅請粟自此入郛復道山蹊犖确

齧足棘茨留行泥呻檐唏過信乃逹人勩費倍險

踰於磧估踰於糴徛歟今侯都公曹公至無幾何

旁諏博茹郭外十里亭曰仙居瀕江之糜一葦可

杭廼諗州𨽻我來自東書笈囊衣不賃不庸吾以

私人挈攜以從官僦之布封識如故盍以召匠三

十維艓維𢈔七楹廼廡其前爰受來粟廼墉其環

爰妥斯屋𨽻奉周旋于陸于川季春是經季夏斯

成罔朘于官罔痡于氓師飫且逸歌舞侯徳郴山

之石廼磢廼刻尚俾來者是式公字宗臣曰冠其

名誰其書之維同年生紹煕初元九月既望具位

楊某記

   新喻縣新作秀江橋記

秀江橋三大字煥學尚書謝公諤書也橋作於何

時屬役於淳熈丁未之冬僝㓛於己酉之秋也作

之者誰縣尹李君景和邑士丁君南隱承奉郎謝

君峴也秀江故無橋舟子專波濤以為利過者病

之兹役之興也是嵗江西大浸甿菜其色提舉常

平使者陸公洸以聞詔行振貸公奉詔錯事下二

尺木書諗郡若邑旁招鄉里修㓗之士志於甿而

肯力於公上者董之於是臨江軍新喻縣之士民

合辭以告干縣尹曰丁君某可於是縣尹具書禮

及門三諸君既至與縣尹言於常平使者曰飢民

不加少而廪粟不加多將奚以賙官有不賙之賙

則甿受不惠之惠謂冝如范文正公興役於饑嵗

可乎使者曰諾縣尹及君及謝君屬耆老而告之

王等六百人皆曰諾於是僦甿為工造舟為梁遐

邇奔輳運木挽土月千其人刳剡舴艋二十有竒

于銕于石載維載堤橋成泝而望者鳬鷗之泛清

波而將翔也履而過者若烏鵲之梁天漢而不沒

也於是甿之枵者果瘠者澤流者止而徃來之濟

者視淵為陵視水為炭視驚濤為坥塗縣人録其

役謁余記之余曰是可書也今夫見冬渉者其心

惻見春溺者其䫙泚然舟子專濟人之役而心不

動焉或利之也有司居濟人之位而政不及焉或

牽之也士君子旁觀動心而力不至焉或不位焉

者也今陸公庸李君李君位焉而莫之牽李君庸

丁君謝君丁君謝君不位焉而莫之辭丁君謝君

庸飢甿飢甿利焉而莫之怨夫惟飢甿利而舟子

始不利夫惟舟子不利而邦甿始不利然邦甿之

利大之難乎抑乆之難乎大而不乆邦甿之利其

不復為舟子之利乎未可知也後之人尚毌忽紹

熈初元十月九日具位楊某記

   真州重建壯觀亭記

儀真游觀登臨之勝處有二發運司之東園北山

之壯觀亭是也亭在城之北三里所曰城子山其

山截然平陳望之若横洲若長城若偃月岡阜靡

迤二十餘里廼迎大江之怒濤而東送之以入海

北走天長葢承平時兩京故道也亭之東有魏帝

䑓相傳魏武嘗自將十万師臨江乆不敢渡遂築

宫於𤓰歩山而去亭立北山之椒居髙視下江淮

表裏皆在目中自城中以望亭中如見髙人勝士

登山臨水而送㱕人也如仰中天之䑓縹渺於煙

雲之外也自亭中以望江南之群山如訾黄緑耳

竸奔爭馳而不可縶也如安期羡門御風𮪍氣隔

水相招而不得親也米元章嘗官發運司迨暇則

裴囬其上為之賦且大書其扁至建炎庚戍火于

索虜再葺至紹興辛巳又火于索虜雨簾雲棟剪

為荒煙野草垂三十年淮人過者罔不慨歎今太

守左侯昌時作藩之數月因艮齋先生謝公過逢

相與談斯亭訪遺址披榛而上巋然獨存廼誅草

茅廼屬工徒為屋三楹為垣百堵前敝以軒後䆳

以檻肇自淳熈十六年之八月迄來年之正月乃

成華不及汰庳不及陋無費於官無勵於民又種

萬松以繚其西北又蓻桃李梅杏楊柳千本以牣

其南谷儀真之士民登而樂之相與謁余記之且

曰吾侯秩滿將㱕 天朝留之不可惟侯奉法循

理節用愛人至於偫府𢈔繕溝壘訓兵戌虞疆場

夙夜畢力以整以暇江海盜SKchar悉縛致麾下姦慝

跡熄不敢竊發年穀荐登倍蓰他境因治之餘復

此壯觀州人耄倪再見承平氣象俾過之者得以

揖江南之形勝而起騷人之思北望神州而動擊

楫枕戈之想則斯亭豈特游觀登臨之勝而己哉

願為特書惠我淮土以詔于無止余曰諾哉紹熈

二年四月六日具位楊某記

   吉州新建六一堂記

廬陵地廣而民衆以故其事亦煩其多士為江右

甲朝廷視邦選侯其重視姑蘓霅川諸郡云紹熈

元年春 皇咨于相廬陵調守孰可於是莆陽方

侯崧卿以侍從之臣薦聞首當其擇既抵官下之

若干月教條既洽嵗事既登士民既孚迨暇因與

賔賛商畧曰是邦六一先生故鄉也而郡治寂無

紀焉非闕歟捐 --捐布三十万召匠視成官無所預誅

茅於郡圃之東三瑞堂之左為堂七楹踰月而落

之名以六一丞相益公聞而賛之曰甚善名堂雖

欲易焉得而易於是旁搜先生之遺墨伐石刻之

為屋居之又令永豊尉曹及士子陳其姓者葺先

生之先阡以存是邦之故事以囬先生之緒風以

答士民之長思移書於某曰子非先生之鄉人乎

於先生獨無情哉記斯堂子獨得辭其責哉某以

書賀侯曰六一堂昔在頴今在廬陵是非先生之

志也乎然在頴之華屋今為荒煙野草在廬陵之

荒煙野草今為華屋物之廢興天乎亦人乎先生

之賢天下敬之而其鄉里不敬之可乎不可也當

時敬之而後世不敬之可乎不可也然則鄉里之

敬先生後世之敬先生人也非天也葢人者可必

者也然間六一之堂其在永豊乎曰否不在永豊

其在郡治乎曰否然則敬先生者鄉里反薄而後

世反短歟人又不可必也先生之沒距今百有餘

嵗矣堂之在頴者化為荒煙野草矣而斯堂自頴

而㱕廬陵何其神也非人也天也雖然使吾邦不

逢今侯斯堂其能㱕乎然則天也亦人也既以為

侯賀又以為先生賀紹熙二年五月二十六日具

位楊某記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七十三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