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三 誠齋集 卷第三十四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三十五

誠齋集卷第三十四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詩

  江東集

   與次公㓜輿二子登伏亀樓

周遭故國是山圍對境方知此句竒偶上伏亀樓

上望一環碧玉缺城西

   寒食前一日行部過牛首山

嶺花袍紫不知名澗草茸青取次生便是常州草

蟲本只無蚱蜢與蜻蜓

頭上髙垂碧玉盆誰將漂絮尚殘痕青天幸自秋

江樣須若三絲兩縷雲

緜山恨骨巳寒灰儘禁厨煙肯更囬老病不禁餿

食冷杏花餳粥湯將來

出了長于過了橋紙錢風裏樹蕭騷若無六代英

雄骨牛首諸山肯爾髙

單車一節又行春敢爲觀風惜病身只是檐頭無

櫑子枉教喚作蹈青人

檮藍作雨兩宵傾生怕難乾急放晴一路東皇新

曬染桒黄麥緑小楓青

一春今嵗兩中和信道韶華定較多二月半頭花

巳盡脱空日月退還他

   宿金陵鎮穏寺望横山

再見横山滴眼新山曽勸我脱官身燈籠簫鼓年

年社酒醆鸎花處處人忽憶諸公牡丹㑹轉頭五

柞去年春野雲墟月空荒寺兩袖寒風一帽塵

   明發棲隱寺

木魚一呌衆僧聚老夫登車欲前去仰頭見天俯

見路明明是晝不是暮如何今晨天地間咄咄怪

事滿眼前將為是夜着月輪巳沒星都落將謂

是晝休銀河到曉爛不收皎如江練横天流中流

㸃綴金沙洲元來海底蚤浴日雲師閉闗不教出

羲和揮斧斫雲闗取將一道天光還天光淡青日

光白道是銀漢也則得雲師强很不奔堆作沙

洲是碎雲

   寒食日晨炊姜家林初程之次日也

百五佳辰匹似無合教追節却離居萬家寒食初

㱕鷰一老春衫政寒驢耄栁巳僧何再髮孺槐纔

爪可犀𬞞兒書早問㱕程日不用嗔渠只笑渠

   午憩褚家方清風亭

此老忒踈放與春無怨私何須寒食日恰是别家

時荒店兩三隻野花千萬枝前山有底恨也學客

開眉

莫道迎春好迎春是送春可憐一條路知老幾多

人坥緑偏宜韈飄紅併可絪青帘好消息今日榨

頭新

   宿新市徐公店

篱落踈踈一逕深樹頭新緑未成陰兒童急走追

黄蝶飛入菜花無處尋

春光都在栁梢頭㨂折長條挿酒樓便作在家寒

食看村歌社舞更風流

   風花

海棠桃李雨中空更著清明兩日風風似病癲無

藉在花如中酒不惺鬆身行楚嶠逺更逺家寄秦

淮東復東道是殘紅何足惜後來併恐没殘紅

   曉過葉家橋

雞唱嗔人睡鴉啼唁客勞近山煙外逺矮竹苣邊

髙老矣猶長鋏悠哉未大刀繞圩無𮦀𣗳一色栁

新繅

圩峻愁今路山行羡昨朝閉牎深坐轎合眼過危

橋岸近何由到魂驚半欲銷寄言薛丞相最穩是

輕船

   過楊二渡

青跡無痕可得尋不將詩眼看春心鸎邊楊栁鷗

邊草一日青來一日深

兩日山尋儘野花今晨水眺如桒麻春風嬌得

千垂栁恰限身才箇箇斜

栁見風時舞便輕觧將衮遍趂鸎聲道他誇逞腰

肢着風罷元來倦不勝

   宿青山市

青山業主是玄暉太白無錢典得伊緫是詩仙休

更訟兩蓑分釣一魚磯

雲塗霧抹澹葱曨萬匹霜綃𦋐王龍中有雙峯不

爭長諸峯情願長雙峯

近看青山却朗然更無半㸃霧和煙一峯是石高

多少到得峯頭即到天

市心酒店客來嘗且酹仙家十二郎鸚鵡鸕鷀何

處覔只將老瓦當瑤觴

   題青山市汪家店

小小樓臨短短墻長春半架動紅香楊花知得人

孤寂故故飛來入竹䆫

   過廣濟圩

圩田歳嵗鎮逢秋圩户家家不識愁夾路垂楊一

千里風流國是太平州

兩渠水夾一堤寛箇是東皇大御園旋挿緑楊

能幾日新枝巳自不勝繁

桒疇一眼鬱金黄麥壠千機緑錦坊詩卷且留燈

下看轎中只好看春光

   清日午憩黄池鎮

莫笑孤村小市頭花邊人出浦邊游緑楊拂水雙

浮鴨碧草粘天一落鷗嬾困風光酣午睡陰沉天

氣嫁春愁阿誰道是清明節我對清明喚作秋

   宿横岡

我豈忘懐一畒居誰令愛讀數行書秋南春北鴈

相似栁思花情鸎不如上市魚鰕村店酒帶花菘

芥晩春𬞞長亭一醉非難事造物相撩莫管渠

   夜雨曉發横岡

醖造通宵雨慇懃數日風加三濃穉緑第一淡薦

紅潤物初非惠司春豈有㓛老農私獨喜不羡去

年豐

   道旁雨中松

莫信秦人五大夫一生清苦不敷SKchar也將青王琱

釵子一一釵頭綴雨珠

   宿新豊坊詠瓶中牡丹因懐故園

客子泥塗正可憐天香國色一枝鮮雨中晚㪘寒

如此燭底宵暄笑粲然自覺玉容㣲婉軟急將翠

掌護嬋娟江南也有新豊市未羨賔王酌聖賢

天下花王絶世無儂家移得洛徽蘓花頭每朶一

千葉親手前春五百株雪白猩紅相映帶嬌黄釅

紫更敷SKchar鄉䰟開眼㱕將去飛過長江彭蠡湖

   宛陵道中

溪繚雙衣帶橋森百足蟲傘聲松徑雨巢影栁塘

風犬誤隨行客牛偏識牧童追程非要緩路滑試

怱怱

  題趙昌父山居八詠

   竹隱

大隱隱於酒小隠隱於竹何不呼麴生來同此君

宿

   晏齋

五陵槿梢花千駟草頭露冨貴人始傳屢空今

不數

   苔竹軒

青士長得瘦翠兄工買貧向來素愛者巳賺一詩

   兩峯堂

蹈得草鞋穿行得汙脚損却換一枝藤拄到雙玉

   巳矣軒

蠻觸無休日菟裘有别天撫松非巳矣采菊未悠

   倚雲亭

俗子令眼白瑞峯令眼青自移聼兩榻且上倚雲

   霞牗

夕借月為燭晨將霞作簾猶言貧到骨不悟取傷

   青氊堂

客來借氊看笑指一書䇿不管賣不行且圖偷不

   曉晴發黄杜驛

望後月不落偏於水底明對懸雙玉鏡併照一金

鉦忽值山都合渾無路可行多情小花徑導我度

千縈

巷竹欹將倒林花濕不飛緫將枝上雨洒入轎間

衣睛色猶全嫰春寒肯便㱕秪能欺客子户户閉

荆扉

   初曉明朗忽然霧起巳而日出光景竒怪

明發望逺山一一粲可數幽人萠望心便被山靈

妬逡廵出神通變化足驚怖初將兠羅綿擘作霏

微絮週遭褁世界仰視失天宇高懸赤瑛盤不計

丈尺許下照空濛間紅光貫輕素中有人物影紛

紜競來去亦各有所持莫辨是何具猶嫌未竒怪

别出竒怪處珠立一路幢瑤森四山𣗳横空金橋

梁㧞地玉窣堵駭目方諦觀捲地急收去恍疑刮

眼膜依舊認山路那知幻與真不記夢兼寤神游

峩眉山誑俗笑佛祖笑誑却被誑佛祖還笑汝

   晨炊杜遷市煑笋

金陵竹笋硬如石石猶有髓笋不及杜遷市裏笋

如酥笋味清絶酥不如帶雨斸來和籜煑中含柘

漿雜甘露可虀可膾最可羮繞齒蔌蔌氷雪聲不

須呪笋莫成竹頓頓食笋莫食肉

   新路店道中

去秋行部惨山容得似春山意態濃嫰緑峯當新

雨後亂紅花發爛晴中仙姿玉骨丹青冩霧鬢風

鬟錦綉幪染得筆頭生五色急將描取入詩筒

   嘲道旁楓松相倚

雙楓一松相後前可憐老翁依少年少年翡翠新

衫子老翁深衣青布被更看秋風清露時少年再

換輕紅衣莫教一夜霜雪落少年赤立無衣著老

翁深衣却不𢙣

   雨後田間𮦀紀

稻田滴水價千金溪澗求分不肯分一雨萬畦都

水足却將傾㵼作溪渾

田水高低各闘鳴溪流奔放更驩聲小兒倒撚青

梅朶獨立茅簷看客行

行到深村麥更深放低小轎過桒陰再三𫝊語春

寒道好為農家惜緑針

晴路無泥亦未埃野雲儘薄不全開滿山都是長

松樹無數楊花何處來

正是山花最閙時濃濃淡淡未離披映山紅與昭

亭紫有木花而淺紫名昭亭花挽住行人贈一枝

   宿白雲山奉聖禪寺

徑夾長松照地青眼看髙閣與雲平出林殿脊先

知寺滿路花枝未見鸎上到峯頭千嶂合下臨嶺

脚一溪横山寒入骨氷相似氷殺人來却道清

   登奉聖寺千佛閣

一𨾏竒峯入眼中看來𨾏𨾏是竒峯好山道是無

重數少説青蒼十萬重

逺山細膩近山麄别處求麄也則無更向逺山山

外看教君病眼一𨾏枯

長誦懸崖置屋牢此詩此閣晚相遭閣中未覺高

低在下到山門始是髙

何許飛來𨾏白鷗碧山貼出雪花浮倚欄只管移

床立看到雙鷗没處休

   過寧國縣

薄日烘雲未作霞好峯怯冷着輕紗絶憐山色能

隨我政用花時不在家騎吏那愁千里逺牡丹各

挿一枝斜細看文脊空多肉不似青陽看九華

山正在寧國縣其髙大不减九華伹無九峯

   桒茶坑道中

兩邊山束一溪風盡日行程在井中猶喜天圍能

里許井中那得箇寛通

田塍莫笑細於椽便是桒園與菜園嶺脚置錐留

結屋盡驅柿栗上山顛

沙鷗數箇㸃山腰一足如鉤一足翹乃是山農墾

斜崦倚鉏無力政無聊

下山入屋上山鉏圖得生涯緫近居桒眼未開先

着椹麥胎𦂯茁便生鬚

秧疇夾岸隔深溪東水何縁到得西溪面秪銷横

一視水從空裏過如飛

蠶麰今嵗十分强催得農家日夜忙已縛桁竿等

新麥更將了木撑欹桒

晴明風日雨乾時草滿花隄水滿溪童子栁陰眠

正著一牛喫過栁陰西

山根一徑抱溪斜片地絻寛便數家漫挿漫成堤

上栁半開半落路旁花

   明發周村彎

不住寛鄉住甕門那知世上有乾坤環將峻嶺包

深谷圍出餘天與别村茅屋相挨無著處花溪百

摺不教奔江淮地逈寒無價宣歙山寒更莫論

   過主嶺

昨日山行尚有村今朝嶺塞更無門仰攀苔磴上

絶頂却倒籃輿下峻巒身覺去天𦂯寸許岸臨

無地不堪看前頭尚有芙蓉在此嶺難登未是難

芙蓉嶺最険在婺源五嶺之數

   過胡駱坑

説盡山寒未識寒此間寒不是人間巖崖泉凍琉

璃澗氷雪雲封翡翠山一檐衣裳都著盡兩邊牎

子更深闗聳肩縮頸仍呵手無䇿能温兩脚頑

巳被山寒病老身車徒溪涉更艱勤霧皆成㸃元

非雨日出多時未脱雲猿鳥一聲人不見松杉四

塞徑無痕十分晴暖儂何福肯借曦光三五分

   安樂廟頭

誰遣詩家酷愛山愛山説得口瀾翻千峯萬嶺争

投奔一陟三休却倦煩堆案滿前何處著枯腸飽

後豈能餐殘嵐䞉翠渾無用包寄金陵同社看

   未至安樂坊隔林望見霜鏗嶺兩峯特竒

天知老子厭凡山别放潛環伏寶看一行横林

遮嶺脚兩峯如笋出雲端舉頭瞥見還驚遯到骨

清竒特地寒彼此相遭有縁法悔將嗔喜觸巑岏

   安樂坊牧童

前兒牽牛渡溪水後兒騎牛囬問事一兒吹笛笠

簮花一牛載兒行引子春溪嫰水清無滓春洲

細草碧無瑕五牛逺去莫管他隔溪便是群兒家

忽然頭上數㸃雨三笠四蓑趕將去

   宣歙道中

天齊玉立萬孱顔三日深行紫翠間便是昨來千

佛閣望中見此兩州山詩家寒刮少陵骨宫樣髙

梳西子鬟秪好遙看莫登覽今晨登處鬢都班

   新安江水自績溪發源

金陵江水只鹹腥敢望新安江水清皺底玻瓈還

觧動瑩然酃渌却消酲泉從山骨無泥氣玉漱花

汀作珮聲水記茶經都未識謫仙句裏萬年名

云借問新安江見底何如此又云何謝新安水千尋見底清

   宿黄土龕五更聞子規

通宵不睡睡方竒夢裏驚聞新子規秪是一聲巳

腸断况當三月落花時不論客子愁無那便遣家

人聴亦悲㱕到江西㱕始了江東㱕得未為㱕

   明發黄土龕過髙路

又過崢嶸兩峽間也無溪水也無田嶺雲放脚寒

垂地山麥掀髯翠拂天碧王屏風吹不倒青綾步

障買無錢詩人冨貴非人世猶自凄凉意惘然

   寄題周元吉左司山居三詠

    酣賦亭

詩酒如今誰主盟須還酣賦老先生三盃兩醆鶯

花底一斗百篇談笑成太白自翻新樂府小蠻度

入妙歌聲生前身後名兼飲二事何曽有重輕

   可止亭

金印龍章屬市朝清風明月屬漁樵世皆蠻觸君

知止渠自王公我豈驕真箇㱕田何必賦自家甘

隱不縁招老夫三徑都荒了松菊雖存巳半凋

   適菴

莫道蓴鱸不近名儘談鵬鷃未忘情醉中賭得苕

溪月醒後還輸茂𫟍鶯豈但二豪俱不見向來三

傑亦何成有人來問適菴趣便是公榮也一觥

   晨炊泉水塘村店無肉只賣笋蕨嘲亭父

屠門深閉底須愁土銼無煙也莫羞笋便落林猶

勝肉蕨纔出土更燒油萬錢下箸今安在一飯流

匙飽即休吾道藜羮元不糁至今諱殺古陳州

人諱餓殺孔夫子

   髙梘石嶺雨中雲氣蔽SKchar山色隱顯

絶頂仙人冨寶熏水沉山子不論斤堆從平地到

天半併作清香一炷焚煙繞翠鬟蒼玉佩身披白

縠素羅帬更將萬斛薔薇露洒作桒麻萬頃雲

   詠績溪道中牡丹二種

    絲頭粉紅

   淡醋紅千葉蹙皺渾是花片無蘂甚麗其

   香清軟花頭重五六两許

看盡徽蘇譜與園牡丹未見粉絲君春羅淺染醋

紅色王板蹙成帬摺紋頭重醉餘扶不起肌香淑

處澹仍芬老夫生有栽花癖客裏相看為一醺

   重䑓九心淡紫進退格

  明紫外有大片托盤甚瑩不皺中盛碎花片

  而碎片之中又突起九髙片髙下皆皺蘂欎

  金㸃綴生於髙下花片之上甚佳其香清媚

  而㣲酷

紫玉盤盛碎紫綃碎綃擁出九嬌饒却將些子欎

金粉亂㸃中央花片稍葉葉鮮明還互照婷婷風

韻不勝妖折來細兩輕寒裏正是東風折半包

   宿三里店溪聲聒睡終夕

破驛荒村山路邊斜風細雨客燈前子規一夜啼

到曉更待溪聲始不眠

   曉行道旁杜鵑花

泣露啼紅作麽生開時偏值杜鵑聲杜鵑口血能

多少不是征人淚滴成

   曉行聞竹雞

山行三日厭泥行幸自今晨得一晴又聼數聲泥

滑滑情知浪語也心驚

一畨行路一畨愁還自児時到白頭路不喚君君

自去為誰著直略急不㱕休

   曉過新安江望紫陽山懐朱元晦

紫陽山下紫陽翁今住閩山第㡬峯退院㱕來罷

行脚被他强占一江風

   明發茅田見鷺有感

自歎平生老道塗不堪泥雨又驅車鷺鶿第一清

髙底拂曉溪中有幹無

   雨中春山

誰作春山新幛子尖峯為筆天為紙近看㸃綴八

九山山外逺山三萬里紙痕惨淡逺山昏上有長

松青到雲自嫌松色太青在旋拈粉筆輕輕蓋須

㬰粉淡松復青至竟逺山描不成

   明發西館晨炊藹岡

盤䔫盂飯趂朝飢爭指枯腸作地基不覺南山新

笋蕨攙先占却未多時

人家爭住水東西不是臨溪即背溪拶得一家無

去處跨溪結屋更清竒

也知水碓妙通神長聼春聲不見人若要十分無

漏逗莫將戽斗鎮隨身宣歙就田水設碓非若江溪轉以車輻故碓尾大於

身鑿以盛水水滿則尾重而俯杵乃起而春

何須名苑看春風一路山花不負儂日日錦江呈

錦檨清溪倒照映山紅

   明發祈門悟法寺溪行險絶

右縁絶壁左深溪頭上春霖脚底泥溪裏仰看應

落膽閉牎闗轎不教知

一𣲖泉從千丈崖轟霆跳雪㵼將來無論驚殺行

人著兩岸諸峯震欲摧

山不人煙水不橋溪聲浩浩雨蕭蕭何須雙鷺相

温暖鷺過還教轉寂寥

溪行盡處却穿山忽有人家併有田幸自驚心小

寧貼誤看田水作深川

山行政好又逢溪况是危峯斗下時知與此溪有

何隙遣他不去秪相随

巳是山寒更水寒酸風苦雨併無端詩人瘦骨無

半把一任殘春料理看

   過閶門溪

  祈門縣悟法寺下並大溪陸行二十里許兩

  山環合復立雙石刺天如門溪水過雙石之

  間極險名曰閶門縣之得名以此也門外乃

  可登舟

黟祈二邑水分源到此同流怒政奔忽值兩山盤

作峽更峩雙石挿為門中通翠浪𦂯容線仰看青

天細似盆灧澦瞿唐姑未問秪經此險巳銷䰟

   閶門外登溪舩

步下新舩試水初打頭𭣄載適逢予一椽板屋𦂯

經雨兩面油牎好讀書剰買春風木芍藥亂篸棐

几竹籧篨清溪浮取松亭子賞徧千山不要驢

上得舩來恰對山一山頃刻變多般初堆翠被百千

摺忽㧞青瑤三兩竿夾岸児童天上立數村樓閣

電中看平生快意何曽夢老向閶門下急灘

當面峯頭些子雲坐看吹作雨紛紛朝來山路能

愁我今者溪舩正要君逺嶺䡖盈横皺縠明牎撩

亂觸驚蚊猶爭新漲一篙碧遮莫飄蕭二十分

選甚天時晴未晴舟行終是勝山行蓬忺雨㸃斜

偏好枕慣波聲夢不驚幸自車徒小休息又聞鼓

笛閙將迎偶然囬首來時路一夜霜毛一倍生

無家不住曲溪邊秪種髙山不種田絶壁入天天

入水亂篙鳴石石鳴舩百灘春浪雪頭過兩岸林

花鏡底眠㱕路商量更舟楫廬山彭蠡好風煙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三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