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七 誠齋集 卷第二十八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二十九

誠齋集巻第二十八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詩

  朝天續集

   雪曉舟中生火

烏銀見火生緑霧便當水沉一濃炷却因断續更

氤氲散作霏微煖袍袴湏臾霧霽吐紅光烟如雲

表昇扶桒陽春和日曛滿室蒼顔渥丹疑醉鄉忽

然火冷霧亦滅只見紅爐堆白雪䆫外雪深三尺

强牎裏雪深一寸香

烏銀玉質金石聲見火忽學爆竹鳴腷腷膊膊久

不停白日坐上飛繁星不知何怒泄不平不知何

喜唧唧吟待渠自靜勿與爭切莫借箸怒復生到

渠緘口兩耳熱銅缾在旁却饒舌

   雪晴

天公有詔放朝晴排遣雲師嬾未行頭上忽張青

玉傘海東湧出紫金鉦雪山冰谷居然暖銀屋瑤

臺分外明二十四舩人笑語寒聲一變作春聲

   晚晴

日光射雪雪透紅雪光射日日吐虹何人鑄銀作

大地萬象都銀光中詩翁兩眼老病裏愛看晚晴

聊仰視眼睛空花忽乱起紫暈一輪三萬里

   甘露子一名地蠶

甘露子甘露子喚作地蠶亦良似不食柘桒不食

絲何湏走入地底藏不能作繭不上簇如何也蒙

賜湯沐呼我果謂之果呼我蔌謂之䔩唐林晁錯

莫逢他高陽酒徒咀爾不搖牙

   夜過楊州

秪今何許問迷樓更有垂楊記御溝除却瓊花與

紅藥楊州不是古楊州

新晴殘凍未全銷月戀冰河雪戀橋兩岸紅燈成

白晝楊州臘月看元宵

   雪霽曉登金山

焦山東金山西金山排霄南斗齊天將三江五湖

水併作一江字楊子來從九天上瀉入九地底遇

嶽嶽立摧逢石石立碎乾坤氣力聚此江一波打

來誰敢當金山一何强上流獨立江中央一塵不

隨海風舞一礫不隨海潮去四旁無蔕下無根浮

空躍出江心住金宫銀闕起峯頭槌鼓撞鍾聞九

州詩人踏雪來清游天風吹儂上瓊樓不為浮玉

飲玉舟大江端的替人羞金山端的替人愁

   題金山妙高堂

金山未到時羨渠奄有萬里之長江金山既到子

長江不見只見千步廊老夫平生不奈事㸃檢風

光難可意老僧覺我見睫眉引入妙高臺上嬉不

知老僧有妙手巻舒江山在懐袖挂上西牎方丈

間長江浮在爐煙端長江南邊千萬山一時飛入

兩眼寒最愛簷前絶竒處江心巉然景純墓僧言

道許乃浪傳龍宫特書珠貝編初云謝靈運愛山

如愛命掇取天台鴈蕩怪石頭疊作假山立中流

又云王逸少草聖入神妙天賜瑠璃筆格玉硯屏

仍將大江作陶泓老夫聞二説沉吟未能決長年

抵死催上舩徘徊欲去空茫然

   竹枝歌有序

  晚發丹陽館下五更至丹陽縣舟人及牽夫

  終夕有聲蓋謳吟歗謔以相其勞者其辞亦

  畧可辨有云張歌歌李歌歌大家著力齊一

  拖又云一休休二休休月子彎彎照幾州其

  聲凄婉一唱衆和因櫽括之為竹枝歌云

呉儂一隊好児郎只要舩行不要忙著力大家齊

一拽前頭管取到丹陽

莫笑樓舩不解行識儂號令聴儂聲一人唱了千

人和又得蹉前五里程

舩頭更鼔恰三槌底事荒雞早(⿱𥫗𠤳)啼戲學當年度

闗客且圖一笑過前溪

積雪初融做晚晴黄昏恬靜到三更小風不動還

知麽且只牽舩免打冰

岸旁燎火莫闌殘湏念児郎手脚寒更把緑荷包

熱飯前頭不怕上高灘

月子彎彎照幾州幾家驩樂幾家愁愁殺人來闗

月事得休休處且休休

幸自通宵暖更晴何勞細雨送殘更知儂笠漏芒

鞋破湏遣拖泥帶水行

   過京口以南見竹林

行從江北别梅兄㱕到江南見竹君却憶西湖湖

上寺梅花如雪竹如雲

   過吕城閘

閘頭洲子許團欒古廟蕭條暮雨寒榆柳千株無

半葉各青一樹碧琅玕

泊舩到得暮鍾時等待諸舩不肯齊等得舩齊方

過閘又湏五鼓到荆溪

昨宵聴盡掉謳聲愁裏無眠達五更今夕雨寒泥

又滑作何計㑹速天明

等到舩齊閘欲開舩舩捩拖整㠶㧪一舩最後知

何故日許時間獨不來

纔聞開閘總驩欣第一牽夫有喜聲只得片時天

未黒後來天黒也甘行

道是行舩也未行老夫誤喜可憐生要知開閘真

消息記取金鉦第二聲

   再過常州

淮浦回春舫荆溪又早炊向來迎客處還似迓儂

時父老今餘幾山川别後竒旧游休再至再至只

成悲

   晝睡聞鴈

夢裏霜鴻呌絶天䰒鬆睡眼起來看慇懃甓社湖

中客送我南皈到恵山

   横林望見恵山寄懷尤延之

恵山一别十年强雪後精神老更蒼白玉屏風三

萬丈半天遮断大湖光

恵山孤絶未為孤下有詩仙伴却渠占断恵山妨

底事無端更占洞庭湖

平生玉樹伴蒹葭晩嵗春蘭隔菊花咫尺遂初堂

下水寄詩猶自怨人遐

   遣騎迎家久稽來訊

還家家尚緬迎家家未來去住兩不知安否更相

猜偶思十年事誰謂今嵗乖始我離高安述職朝

天街中外理難必骨肉心與偕同室忽分塗老情

非不懐入京就一列汲汲營尺攘墻屋亟求完婦

子豈我催前知來期杳更用辛苦為屬以王事出

寒舲如江淮風霜厲宵泳山水薦曉環六朝幾宿

草事往空餘哀夢收児女書喜極睫為開一欣雖

非實差慰腸九回皈帆払恵山良訊傳荆涯啟緘

復非真旅思弥不佳舩門且看雪呼僮滌荷杯

   舟中奉懐三館同舎

岸樹枝枝瘦汀蕪節節節枯雲留雪且風與屋相

呼一老凍欲死羣仙知也無更縁詩作祟病骨轉

清臞

   過望亭

望亭昔嵗過皈舩柳為蹁蹮杏為妍今日溪山渾

似旧雪蘆風荻兩蕭然

牎間雨打淚新斑破處風來呌得酸若是詩人都

富貴遣誰忍餓遣誰寒

暮鴻作陣猛相追風有何忙也急吹惱殺詩人真

枉却雲牎霧閤不曽知

兩岸山林總解行一層送了一層迎天公收却春

風面拈出酸寒水墨屏

朝朝暮暮見長河見了長河只厭他却愛畫師能

畫水不看死浪與生波

晴河不似雨中看晴裏波紋只簟班却是雨河新

樣巧簟間織出小金鐶

   跋黄文若詩巻

五字長城璧不如䑕肝蟲臂得関渠竹坡集裏曽

相識驚見蘭亭繭紙書

   垂虹亭觀打魚斫鱠

橋柱踈踈四寂然亭前突出八魚舩一聲磔磔鳴

榔起驚出銀刀躍玉泉

六隻輕舠攪四旁兩舩不動水中央網絲一撒還

空舉笑得倚欄人断腸

漁郎妙手絶多機一網收魚未足竒剛向人前撰

勲績不教速得只教遲

鱸魚小底最為佳一白双腮是當家旋看冰盤堆

白雪急風吹去片銀花呉人號鱸鱠曰玉鱠太湖魲魚四腮通白色肉細味

美不腥松江鱸三腮黒脊肉麄味淡而腥見圖經

   過太湖石塘三首

纔轉舩頭特地寒初無風色自生湍堤横湖面平

分白水拓天圍分外寛一鏡銀濤三万頃獨龍玉

脊百千蟠若為結屋蘆花裏月笠雲蓑把釣竿

三萬六千頃見圖經

每過松江得偉觀玻瓈盆底飣乾坤天邊島嶼空

無際烟外人家澹有痕笠澤古今多浪士包山近

逺在何村季鷹魯望何曽死雪是衣裳月是魂

兀坐舩中只欲眠不如舩外看山川松江是物皆

詩料蘭槳穿湖即水仙將取垂虹亭上景都皈却

月觀中篇正縁王事游方外鑿齒弥天未當賢

   過八尺遇雨

垂虹亭登劣㱕舩又復毛空暗水天節裏無多好

天色闌風長雨餞殘年長去

去年今日鳯山頭児女團欒争勸酬不及松江煙

雨裏獨搔華髮一扁舟

細雨無聲忽有聲乱珠跳作万銀釘呼僮速買庉

村酒更煮鱸魚蓴菜羮庉音遁呉江地名其酒清洲

   過上湖

上湖名是實全非只合松江鴈鶩池若與五湖通

譜系澹臺湖弟太湖児澹臺湖属呉縣有澹臺滅明墓

   過平望

豈伹湖天好諸村總可人麥苗染不就茅屋畫來

眞行止隨縁著江山到處新十年三過此贏得𩯭

如銀

行得三吳徧清竒最是蘇樹圍平野合水隔别村

孤震澤非塵世松陵是畫圖更添一詩老載雪過

重湖

小麥田田種垂楊岸岸栽風從平望住雨傍下塘

來乱港交穿市高橋過得桅誰言破書篋檐取太

湖回

   葉叔羽集同年九人於櫻桃園錢襲明何

   同叔即席賦詩追和其韻

八座能分一日光題名猶記牓間黄看渠超出金

閨彦顧我曽為同舎郎高㑹九人尋水石縱談一

笑間宫商越王孫子瓊瑤句細把重吟恐脱忘

   右和錢襲明韻

天門金牓出槐宸四海同年骨肉親走馬看花纔

幾日曉星殘月半無人談間平叔元如玉句裏司

勲别有春欲把清新比梅雪却愁梅雪未清新

   右和何同叔韻

   秀州嘉興館拜賜春幡勝

中使傳宣下紫宸鏃頭濃染御香雲綵幡耐夏宜

春字寶勝連環曲水紋癡似土牛鞭不動老登金

馬媿無聞强簪華髪知難稱只有新詩頌万分

用鏃頭紙貼

   立春日舟前細雨

急風陣陣吹白塵著人怪底濕衣巾隔溪平林横

素練起從山脚縈山面近山如霧復如煙逺山失

却只餘天今朝春日得春雨潤物無聲非浪語

   漁舟

絶小漁舟葉似輕荻篷宻蓋不聞聲無人無釣無

蓑笠風自吹舩舩自行

   入長安閘

舩入長安恰五更㱕人都喜近臨平陰晴天色知

何似篷上惟聞掃雪聲

   記夢中紅碧一聮

喜教児聫句那知是夢中天窺波底碧日抹樹梢

紅覺後念何説意間難强通元來一夜雪明曉散

晴空

   過臨平

臨平放目渺無涯蓮蕩蘋汀不釘牌雪後輕舩四

撈漉断蘆殘荻緫成柴

人家㸃綴荻花林水繞堦除雪濕衿最是踈篱與

㫦竹脚根半入小河深

   庚戌正月三約同舎游西湖

不到西湖又兩年西湖風物故依然道旁松檜俱

無恙笑我重來雪滿顚

春光欲動意猶遲未許游人浪見伊只有梅花藏

不得隔籬穿竹出横枝

黄金牓掲集芳園只隔墻頭便是天西母雲車寒

未降鸎花作意辨新年

南北高峯巧避人旋生雲霧半腰横縱然遮得青

蒼面玉塔双尖分外明

下笁泉從上笁來前波後浪緊相催泉聲似説西

湖好流到西湖不要回

補種杉松逕巳成泥乾塵淨正堪行草芽併作傷

心碧只欠先生屐子聲

上竺諸峯深復深一重一掩翠雲衿只言人跡無

來路動地鍾聲與梵音

家家砌下過清泉寺寺雲邊占碧山走馬來看已

心醒更教選勝佳中間

樹生石上土全無只見青葱不見枯好在冷泉亭

下水為渠憑檻數游魚

閘住清泉似鏡平閘開奔浪作潮聲放開一板還

收去依旧穿沙繞石行

    題浩然李致政義㮣堂

非俠非狂非逸民讀書謀國不謀身一封北闕三

千牘再活西州六万人雨露晚從天上落芝蘭親

見掌中新仁心義槩絲綸語長掛巴山月半輪

   謝李君亮贈陳中正墨

麝煙薫透大夫松膠國吹成赤鯶公龍尾研磨碎

蒼壁䑕鬚飛動出晴虹誰言陳子草𤣥手突過蒲

家讀墨功老我久無椽樣筆爲君小楷注魚蟲

   贈SKchar正甫令子阿麟

精神玉雪眼㸃漆總角兩髦錦纒碧郎君未出客

已驚隔牎讀書鸞鶴聲松煙兎頴小三昧蠆尾銀

鈎略無對鍾王筆法老始成阿麟今纔十二齡七

十列傳十二紀白頭書生不能記乱抽架上聊試

渠横誦倒誦如流水二雅三頌已作箋要與毛鄭

争先鞭吟詩作賦更餘事不論五言兼七字奉常

先生有陰功翰苑仙人有家風高科好官手可唾

更看聲名寒天破老夫還曽浪語麽老夫還曽浪

語麽

   記張定叟煮笋經

江西貓笋未出尖雪中土膏養新甜先生别得煑

簀法丁寧勿用醯與塩巖下清泉須旋汲熬出霜

根生蜜汁寒芽嚼作冰片聲餘瀝仍和月光吸菘

羔楮雞浪得名不如來参玉板僧醉裏何湏酒湏

觧醒此羮一椀爽然醒大都煮菜皆如此淡處當

知有真味先生此法未要傳為公作經藏名止

   和丘宗卿贈長句之韻

君入㫦門纔一見我出㫦門風刮面皈來急問有

新詩勺勺舉似君不疑殿門握手冠纓絶烟如雲

破瞻秋月老懐勃欎久不開為君傾豁情既竭君

詩元自過黄初古雅可敬麗可娯詩壇端是一敵

國乃不自惜下取予向來交游半生死悼往喜喜

同彼此老夫懶性不便書毛頴為君浴清泚聖賢

何時同一中縱談社鷰與秋鴻芒鞋藤杖尋春風

天竺靈隱九里松古來樂事天慳與怪珍未必逢

良賈即今又欲駕官舩淮水中流送㱕虜金山獨

上妙高臺再與海若相詼諧㱕時藉手無一字教

君笑殺老誠齋

   大児長孺赴零陵簿示以雜言長孺旧名夀仁

好官易得忙不得好人難做湏著力汝要作好官

令公書考不可鑽借令巧鑽得遺臭千載心為寒汝

要作好人東家也是横目民選官無選處却與天

地長青春老夫今年六十四大児壯嵗初筮仕先

人門户冷如冰豈不願汝取高位高位莫愛渠愛

了高位失丈夫老夫老則老官職不要討白頭官

裏捉出來生愁無面見草萊老夫不足學聖賢有

前作譬如著碁著到國手時國手頭上猶更儘有

   正月五日以送伴借官侍宴集英殿十口

   號

殿下鞭聲再掣雷玉皇徐下九天來陰晴不定朝

來定五色祥雲霍地開

一㸃胡行朝漢天英符來自玉門闗旧時千嵗琵

琶語新學三聲萬嵗山

金鬛狻猊立玉臺双瞻御坐首都回水沉山麝薔

薇露潄作香雲噴出來

千官拜舞仰虚皇奉上瑤池万夀觴殿上双傳送

御酒檻前一曲繞虹梁

太極重開万物新 紹熙天子宴羣臣梨園好語

君湏聴玉暦初攽第一春詞臣SKchar正甫撰致語口號云玉暦初湏第一春

已賜儀鸞錦坐蒲起來再立聴傳臚君王欲勸羣

臣酒宣示天杯一滴無

猛士縁竿亦壯哉蹈空舞闊四裴回一聲白雨催

花鼓十二竿頭總下來

賜花新剪茜香羅篸徧烏紗未覺多花重紗輕人

更老擡頭不起奈春何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妙戲鬭程材未得天顔一笑開角觝罷時還

宴罷巻班出殿戴花回

賀老如何尾從班真官也作借官看君恩至重無

真假賜酒何曽味兩般

   三花斛

  省前見賣花檐上有瑞香水仙蘭花同一瓦

  斛者買置舟中各賦七字

侵雪開花雪不侵開時色淺未開深碧團欒裏笋

成束紫蓓蕾中香滿襟别𣲖近傳廬阜頂孤芳元

自洞庭心詩人自有薰籠錦不用衣篝炷水沉

    右瑞香

生來体弱不禁風匹似蘋花較小豐腦子醲薰衆

香國江妃寒損水精宫銀臺金琖談何俗礬弟梅

兄品未公寄語金華老仙伯凌波仙子更凌空

    右水仙

雪徑偷開淺碧花冰根乱吐小紅芽生無桃李春

風面名在山林處士家政坐國香到朝市不容霜

節老雲霞江蘺圃蕙非吾耦付與騷人定等差

    右蘭花

   再併賦瑞香水仙蘭三花

水仙頭重力纖弱碧栁腰支黄玉蕚娉娉嫋嫋誰

爲扶瑞香在旁扶著渠春蘭初芽嫩仍短嬌如穉

子無人管瑞香縁蔭濃如雲風日不到况路塵生

時各在一山許畦丁作媒得相聚三花異種復異

粧三花同韻更同香詩人喜渠伴幽獨不道被渠

教断腸

   寄題朱元晦武夷精舍十二詠

    精舎

憶我南溪北千巖萬岳亭妬渠紫陽叟詑殺一峯

    仁智堂

學子可憐生逺來參老子仁智若為談指似秋山

    隱永堂

夢裏長逢孟羮中亦見顔癡児入吾室真作采薇

    止宿寮

一老説談話諸君未要眠開牎放山月把酒奏溪

    石門塢

乱石堆成玉双峯便是門莫將塵底脚蹈涴塢中

    觀善齋

觀棊不作秋觀劉不作石要知麗澤功秪箇是消

    寒栖館

鍊王雲粘杵朝真露濕衣一聲半夜鶴月裏羽人

    晚對亭

大隱翠屏孤何許最正面日落未落時亭上來相

    鉄笛亭

誰將㸃漆金鑄作孤竹笛林外吹一聲震落千峰

    釣磯

月夜乗醉來垂竿曲溪曲水清無寸鱗釣得半輪

    茶竈

茶竈本笠澤飛來摘茶國墮在武夷山溪心化為

    漁艇

精金何曽逺秪在九曲北漁艇若不來弱水萬里

   和劉徳脩用黄文叔韻贈行

碧玉長篙黄篾篷兩淮煙月五湖風金梭織錦煩

詩匠瓊尺裁雲補化工去路江山隨意縁皈時桃

杏断腸紅岷峨二妙貽双璧萬丈光芒照病翁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二十八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