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五 誠齋集 卷第五十六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五十七

誠齋集卷第五十六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啓

   荅周子中監丞賀除待制啓

伏以接霊圉於間館已冐祠官之除森寳書於玉

堂復塵次對之選方抗章而祈免致抒謝之少臯

㳟惟某官文行追乎前㫦名實冠乎昭代晋伯之

與㣲仲仰玉山兩峯之並寒東坡之及頴濵豈金

攴秀華之小異除進退通塞之外無優劣季孟之

間既袖手以旁觀請懸車而不得清標絶俗髙節

邁倫元方之難為兄中表每慙於先用卓茂之拜

太傅㓛名何必於早年某㓜辱與游永矢同志忘

形而到爾汝婁分燈燭之光握手而出肺肝靜看

衣狗之變一出而試两俱無逢豈其所操之畸皆

非速售之韞雖𣏞流漱石終随髙蹈以相依然濁

泥清塵曷曰下風之敢望偶誤膺於異數遽先辱

於慶牋燁霜開電坼之光以華其老鏘玉佩瓊琚

之韵大振厥詞先之以河東吹送之私申之以渭

北論文之好心万其感言多奚為

   荅撫州周通判

㳟審端䇿辰良紆印組之方寸下車燕喜割風月

以平分朝發六一其郊其里之郷暮登半山若蟠

若距之閣庭闈咫尺官府穹崇雖名兩地之暫殊

其實一望而可接忠孝兼羙家國俱榮㳟惟府判

直閣學𫝊省齋之衣職屈士元之驥以三十年涵

飬之充實乆遁其光與二千石協同於寅㳟姑小

其試獨不見虹蜺紫翠之暈其下乃珠玉潜伏之

暉有至珍而未沽無深閟之能揜過庭詩禮瞻夫

子之在前錫山土田竚魯公之拜後某自𥬇老病

其誰嘉矜擁髙蓋以及門繽其𮗚者焚枯魚而酌

醴豈曰禮云忸燕賀之未伸駭鯉封之先甲靖言

多謝不蓋有訧

   囬周丞相賀進爵開國子轉太中大夫

伏以進周家列爵之封其班視子增賈傅超遷之

秩有命在塗顧同時冐寵之疊双甫通日拜嘉之

先一有待而謝乃失之皐兹蓋伏遇致政少傅大

𮗚文左丞相國公洪化𭊌枯上仁播物柳舒梅放

皆在春風吹万之中川泳雲飛孰出元氣函三之

外某身其餘㡬望巳無他乆爭席於漁村尚挂名

於官簿連城明月首勤相慶之環詞墜露落英頓

   賀周丞相年

伏以二年正月挈天地以趍新泰階六符開月星

之明穊倬彼造化為工之處郁乎雲烟非霧之祥

㳟惟某官一氣轉乎鴻鈞二儀為之交泰揭載陽

之日以照平泉之水石斂觧凍之風以熈曲阜之

山川侵雪色漏春光玩萱草栁條之變餐朝霞飲

沅瀣迫方瞳緑髪之仙某青笠遣心白鑱託命聯

句洛社願聞中立拉花之詞守歳咸家敬献子羙

頌椒之祝

   賀周子中監丞年

伏以三日立春方過寒氣土牛之送二年正月又

見盍簮𭬒馬之喧有羙一人來同万福㳟惟某官

人物標的文章主盟剪水鏤氷琱天葩而覷巧御

風𮪍氣與造物以同游裒對履端之告元乗成泰

吉而彚進雲隨白水聊小詠於鸎花日射黄金即

髙吟於烟草某老兼疾至坐感時迁江路野梅敬

𭔃一枝之信椒盤栢酒阻称千歳之觴

   荅周子中

屬聞二難胥集方尋對床聴雨之盟一乘載奔願

簉㑹弁如星之列望行塵而未至悵人事之好乖

覺再回於生意惓惓有感㗲㗲無央仰惟鈞慈俯

賜燭照

   荅周丞相送糟⿱觧虫朽木團

㳟承妙摛走送幽餉疊雙戾止則百拜斯郭索束

装更挾帶糟之味餦餭彫杇新翻寒具之油豈加

籩之敢甞敬造祢而先薦同我婦子分此絶甘俾

公夀臧餘無以報

   再荅周丞相賀除待制

帝有恩言陞之次對臣無虗受方且控辞適寸心

恍駭之不遑致尺牘摧謝之小緩首䝉相國軫記

腐儒先之瓊琚玉佩之偉詞申之以鉄畫銀鈎之

妙墨非烟非霧豈不榮色正而芒寒如絲如綸尚

未𫉬下拜而登受姑徐有頃別摯謝牋不容𮪍吏

之空皈先為感悰而張

   荅𠮷守

比䝉聖恩擢寘次對自顧弗稱甫兹固辭致小緩

於謝牋廼先勤於慶牘發緘朗詠摛詞有瑲玉佩

瓊琚恍從霄漢而下墯破甑敝帚忽覺名價之頓

髙俟登受於絲綸顓敬修於札翰姑謝誨劄非曰

報章仰惟台慈俯垂亮察

衝泥而皈弛擔甚憊忽傳魚繭之良訊共歎燕鴻

之失期辞㫖丁寕意氣凄断其爲感激罔旣敷宣

   賀太守年

伏以送寒氣以土牛春方迎於帝皥喧盍簮之𭬒

馬歳又慶於王正有韙邦君之賢允洽國人之頌

㳟惟某官奉詔寛大頒飛中和春日載陽散作万

家之叶氣東風觧凍潜泰吉之違離半月瞻仰二

天江路野梅敬𭔃一枝之信椒盤柏酒阻称千嵗

之鵤

   荅廣東唐憲

㳟審崇朝而易三節洊䟽東関之恩出使而占二

星不離南斗之次光芒所被中外載瞻㳟惟某官

以清節兩唐之子孫有髙名千古之風烈秀林間

之桂拂蒼玉之嶒峨折嶺上梅漱碧海之芳潤爰

自珠宫之市就領氷坻之鹺曽不踰時復移司憲

欲知聖主急賢之意於屢迁而小𮗚從此春風立

笋之班即一超而直入某新摩病眼快睹除書曽

燕賀之未遑忽鯉封之先墜媿喜兼集攄冩奚窮

   荅廬陵黄宰

伏以乗槎犯斗泊秋日之樓䑓拄杖穿花歩寒溪

之金碧究十里九山之険抵千岩万岳之幽未童


子之譍門已羽人之響屐㳟惟某官鐔城寳SKchar


水聞孫句法親𫝊蓬掃花當出迎千里之命駕折


荷薦芰庻小欵一尊之論文


   賀周丞相戊午年冬

伏以日在牽牛應周官之測景月居繫馬申吕令

以警農仰占東垣上相之𨇠正集南極老人之次


㳟惟致政少傅大𮗚文左丞相國公鈞陶万𩔖寅

亮兩儀迎一丈三尺之暉載臨履永上方有千歳

之頌以慶踐長某齧雪絶甘鏤永自苦𢙣風動地

誰憐獨冷之餘愛日行天幸在負暄之下謂之善

禱未易立談仰惟鈞慈賜之下燭

   賀余丞相得祠禄

㳟審謁告五旬屹然堅卧而不動遣使十反詔以

留行而莫囬奔騰東華之紅塵追送岀関之紫氣

𮗚者歎息光于古今㳟惟某官謨合皐陶之嘉身

任伊尹之重故邦家之杌隉(“工”換為“土”)拯之以一手而天下

之危疑决之以片言昇啓明掃朝霞寅賔出日降

元精扶太極昭格于天方當命珪相印賞㓛之秋

乃賦清風明月閑人之句車㡬兩馬㡬駟豈惟帝

賜䟽傅之金蕃四國宣四方更醉王餞申伯之酒

分十連之重𭔃冠三殿之大稱竟請真祠皈榮郷

社凛全名髙節之獨著夐前侯故相之未曾鷗鷺

候門爭前飛而相導鵷鸞囬首仰遐舉之孤騫某

辱知彌深聞問欲舞千里命駕當尋山行水宿之

盟一尊論文巳作金㫪玉應之夢喜而不寐情見

乎辞



誠齋集卷第五十六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