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四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三 誠齋集 卷第五十四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五十五

誠齋集卷第五十四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啓

   賀 皇孫郡王年節啓

頌椒上日遹𮗚七始之華奉玉慈宫式介萬年之

壽開必先而有衍昌厥後以無疆㳟惟

皇孫節使郡王茂質蘭芬芳猷玉振九重春色繚

漢殿以一新三世綵衣慶堯年之八秩曽孫來止

福禄攸同某辱在儲寮仰逢邦慶允極欣欣之喜

莫陳毣毣之思

   囬譚提舉啓

白髪千莖老思故友梅花萬里難得一枝夫何漢

水之錦鱗逺𭔃蒼梧之雲物嘅其歎矣欲徃從之

載惟南溟摶扶之池未逺中州清淑之氣山有龍

目離攴之實水有夜光明月之珍蓋地産不足以

當其竒故人物間出而蔚其傑曲江振開元天寳

之烈余襄起嘉祐慶暦之名今兹復見於一賢吾

亦何畏於二老文則甚古凜有栁州雅健之風用

雖未宏已著韓子精荒之觧眷乃作鹹之筴壞於

言利之臣粤之東西病及上下帝擇儒者福彼遐

甿謂宣母我以酌民言開其敢議不必避礙以合

上意幸其樂聞惟不計俗吏速化之勲自能得斯

民乆利之實辱在末契願禆下風

   賀 皇孫郡王冬節啓

緯協珠囊占五星之同軌時和王燭吹六琯之浮

灰 -- 灰 榖且維新閎休紹至㳟惟

皇孫節使郡王生而宣哲學以明誠日月就將上

動三宫之喜春秋鼎盛下開萬嗣之祥裒對昭時

導迎純嘏某叨塵儲𨽻得望容暉方天地閉蔵之

時所先安性則壽冨康寕之福於以延年

   賀 皇孫平陽郡王年節啓

節在椒盤慶集頌花之詠春囬蘭殿祥開奕葉之

光錫厥鴻禧集于朱邸㳟惟

皇孫節使郡王聦明生稟學問夙成新而又新副

兩親之歡喜且而復且承二聖之光華某自媿陋

儒叨塵儲𨽻遲遲春日願勤輕璧之㓛秩秩徳音

動中式金之度

   囬二廣譚提舉賀新除秘書少監啓

伏以作SKchar西曹安得將無同之對校文東𮗚俾讀

所未見之書可能下筆之有神自𥬇上車而不落

永懐平生乆要之友超然命世淵偉之英龍翔韶

鈞之攵桔鬲昭代鳯舉金碧之使光華逺郊挈攜

軰流推擇氣𩔖已䝉嘘枯吹生之力更詒浮聲切

響之牋遠所不如故應舉韓泰而自代佩之無斁

庻勿忘王粲之好音

   囬郴州丁端叔直閣謝到任啓

㳟審一麾出守五馬來南令修於庭户之間不嚴

而治民和於壠畒之上式舞且歌㳟惟判府直閣

發身以文賦政以學中外多譽士皆曰非小用之

才邇遐並𮗚公豈有不可為之郡建牙近止拄笏

蕭然平心蠻俗之悍輕送眼郴山之竒變橘暗蘇

仙之井苔荒義帝之碑御板輿升輕𨊱不妨將母

而行樂凌太虗横碧落即看奮翼而怒飛某辱在

與游偶遲修慶攬四六之妙語讀再三而益慙善

頌惟深敶詞未既

   與吉州守王弱翁啓

一麾出守五馬南來威惠先庚不待賢史君之三

令吏民旁午載欣郡愽士之重臨無勞施為講若

寕壹㳟惟判府寺丞剛大以直之氣鬼壘絶俗之

材當其在布衣之中名滿兩學及其立朝端之右

望傾一時丞哉農扈之繁偉矣風稜之峻君子之

所恃以為砥柱小人之所憚以為肅霜惟其持方

而入圜是以難進而易退孰知上意似厚江西擇

兩禁論思之英于宣帥閫至一道採訪之使特起

儒先復疇勝流作填吾郡雲飛川泳將見諸賢意

氣之協同雨卧風餐側聴百姓詠歌之和樂又恐

有先一州之怨當不免選諸表之求某請外天從

皈田日逼就荒三徑喜淵明松菊之猶存願受一

㕓效許子衣冠之自織襞牋不腆遣𮪍以聞

   囬筠州交代俞守寺正啓

蹋鳯沼之瓊瑶旧綴鵷鸞之末製劍池之𦴻蓞新

分符竹之餘矧辱從於大小籍咸之游兹復託於

前後趙張之契此其情誼之不淺豈俟聲畫而後

明㳟惟交代判府寺正人門之懿兩隆學政之源

一致懐連城而佩明月中㴠珠玉之輝提千將而

運青萍外迎犀兕之觧蚤横翔於九𣗥婁決讞於

二桃草緑圜扉星沉貫索至今籍甚談者韙之作

江西道院之主人佳政自是其餘事侍天上玉皇

之香案細書即趣於遄皈某倦飛作痴幽討成癖

摧隤病鶴出樊籠而未能摩挲曉猿幸蕙帳之無

恙荷上恩之優渥畀近郡之便安囲棊而焼襖衣

知故人之尚爾折梅而𭔃驛使媿芳訊之先焉敢

拜重勤願言多謝

   筠州到任謝周右相啓

天上仙山旣收朝蹟江西道院復畀便藩未容卒

歳之淹巳趣班春之蚤伏念某山林野性筆研苦

心作賦非工敢自許同時之司馬草玄何用焉知

有後世之子雲偶當聖賢相逢之辰墮在英俊並

游之列紛十年其奔奏耿再命以來皈或惎之以

繞月之烏或怵之以遇風之鷁彼意非𢙣此愚不

移居亡㡬何又復妄發顧子平昏嫁之役咄咄逼

人乞牧之江海之麾怱怱就道方還舎而稅駕將

息交以絶游平章溪山検校松菊忽戍𤓰之接近

戒行李於斯須求閑得壮暫静復動自無仙骨非

関羞薄於蓬萊猶假守符來酌清冷於丹井服之

無斁揆厥所元兹蓋伏遇丞相盛徳格于皇天孤

忠貫日月乎白日所期相業至周召而乃留豈俾

吾君為堯舜而弗克旁招諸彦同底隆平有如木

疆亦在匠斵某敢不䇿其後倦礪乃旣愆於斯何

先願賦豈弟宜民之雅以報其上庻㡬中和樂職

之詩

   回余復狀元啓

伏審入奉制䇿遂冠掄魁新天子將大有為端不

喜阿匼苟容之士諸老生皆未能對忽驚聞忠慨

深烈之言㳟惟狀元先輩SKchar鍾七閩海山之英名

出六館秀孝之表問學河漢豈屑原夫之兩聨時

世文章政堪莞爾之一𥬇惟厚於藴而不市故搜

其珍而獨逢首裒然而嘉之其無曰問津速化之

徑先立乎其大者可援夫識路疾驅之㓛某老矣

洿朝皈歟在夢春蠶食葉偶得聞下筆之聲秋鷹

當雲復預𮗚整翮之舉凜然髙𧨏惠我好辞何以

報之聊復爾耳其所稱述未詳發揮

   荅第二人曽漸殿元啓

伏審言揚大廷名亜舉首劉蕡過董豈惟二三䇿

之嘉曹參次蕭猶在十八侯之右㳟惟殿元輩以

英妙未壯之齒挾磊落不世之才把釣而拂珊瑚

臞然山林枯槁之士排雲而呌閶闔勇哉義奮發

之辞徒步來大江之西一日驚盛名之下平生學

力當不為摘頷之資後日壯懐以此占攖鱗之舉

某旧鄰郷社新識風裁偶陪集賢之堵墻與聞九

賔之臚句未遑進牘先辱贈文不敏有云何足以

   荅第三人王介殿啓

伏審奏篇乙覽分鼎甲科探曲江之花豈計較王

盧之後起明光之草終追随季孟之間㳟惟殿元

先輩稟寳婺山川之英𫝊東萊伊洛之學簡編燈

火不作老生陳腐之談師友淵源吐為忠臣剴切

之對言鋪張而看萬名臚句以在三家理故可移

於官事無難者學不能行謂之病子其懋之某老

矣無悰黯然懐旧不廻東野悵題字以相看如見

元賓喜惠書之甚似未遑㫦慶乃辱見臨不敏有

云何足以謝

   謝李壁通判啓

伏以荆溪假守甞識李君父子之間蓬島挍文⿺辶商

逢元方兄弟之至知來臨之再枉亦走見而兩乖

如相避然政不觧此㳟惟府判大中家傳金匱石

室之學身為瑶林瓊𣗳之英詒我五七之篇重以

四六之語明月之珠夜光璧忽銜䄂以滿襟虎豹

之文鸞鳯之音併眩眸而盈耳巳戒走卒謹偵行

塵折SKchar𠉀門順下風而三肅揮麈落飯聴新雨而

一談摧謝惟深修辞何述

   謝李𡌴制幹啓

伏以長身玉立猶及瞻一老之下風有子璧連今

又仰二難之偉器彼此交謁來徃不逢何人事之

好乖念親友而作𢙣恭惟制幹𫝊學奕葉摛文載

英伯仲並游於上都聲名傾動於朝著雪山藥園

之賦轇轕莊騷雲溪草堂之詩盪摩甫白自𥬇年

過於半百忽逢歒至而作双左枝右梧𮗜應接之

不暇前茅後勁欲進退而未能摧謝惟𭰹修辞莫

   與淮東劉緫領啓

伏以江西道院甞依剌史之天京口計䑓復託王

人之庇繄一生淺陋之迹乃再逢庥䕃之私㳟惟

奉使緫領郎中氣蓋諸公名髙當世尊主庇民之

學夙藴胸中經天緯地之文不專𥿄上早擢東堂

之桂煥騰南斗之星中外踐更譽處焯著朝廷議

論出諸老未言之先州部按行震百吏澄清之表

帝心妙簡事任彌隆昭哉列宿之華給此上流之

饟即皈簮筆持槖之列豈待積日累月之淹某老

矣懐皈謁焉補外不圖衰病之迹辱在存全之餘

修禮以㳟依仁則篤其為欣頌未究敷陳









誠齋集卷第五十四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