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八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十一 誠齋集 卷第八十二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八十三

誠齋集巻第八十二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序

   石湖先生大資参政范公文集序

子疇昔之晨與客坐堂上遥見一健步黄衣負一

笈至庭下呼而諏其奚自曰自参政公范氏也發

其笈公之文集在焉索其書讀之則公之子莘叩

頭請曰莘不天不自霣越而先公一夕奄忽棄其

孤莘欲死而不敢者有先公付託之重任在方先

公之疾而未病也日夜手編其詩文數年成集凢

若干巻逮將易簀執莘手而授之且曰吾集不可

無序篇有序篇非序篇寕無序篇也今四海文字

之友惟江西楊誠齋與吾好且我知㣲斯人疇可

以囑斯事小子識之若莘則何敢請而先公之治

命不敢墜惟先生哀而諾之予執書抱遺編而泣

曰万里與公同年進士也公先進至為朝廷大臣

與天子論道發政坐廟堂進退百官而万里環堵

荒寒之士也何敢與公友公不我薄陋而辱友之

万里不敢拒公亦不敢以執政俟公也今忍死丁

寧之託其敢辞初公以文學材氣受知 夀皇自

致大用至杖漢節使强虜即其庭伏穹廬不肯起

袖出私書切責之君臣大驚有自階闥之嬖竊位

樞臣者其勢方震赫公沮之竟不奉詔而去其所

立又有不凢者矣若夫劌心於山水風月之埸彫

龍於言語文章之囿此我軰覉窮酸寒無聊不平

之音也公何必能此哉古語曰争名者必於朝争

利者必於市是二人者使之以此易彼二人者其

肯乎哉非不肯也不願也非不願也亦各樂其樂

也詩人文士挾其所樂足以敵王公大人之所樂

不啻也猶將愈之故王公大人無以傲夫士而士

亦無所折於王公大人今日乃自屏其所可樂而

復力争夫士之所甚樂所謂不虞君之涉吾地者

其不多取乎然公之詩文非能工也不能不工耳

公風神英邁意氣傾倒拔新領異之談登峯造極

之理蕭然如晉宋間人物他人戞戞吃吃而不能

出諸口者公矉呻噫欠之間猝然談笑而道之則

其詩文之工豈十日一水五日一石之謂也哉甚

矣文之難也長於臺閣之軆者或短於山林之味

諧於時世之嗜者或漓於古雅之風牋奏與記序

異曲五七與百千不同調非文之難兼之者難也

至於公訓誥具西漢之爾雅賦篇有杜牧之之刻

深騷詞得楚人之幽婉序山水則柳子厚傳任狹

則太史遷至於大篇決流短章㰸芒縟而不釀縮

而不僒清新嫵麗奄有鮑謝奔逸雋偉窮追太白

求其隻字之陳陳一倡之嗚嗚而不可得也今四

海之内詩人不過三四而公皆過之無不及者予

於詩豈敢以千里畏人者而於公獨㰸衽焉於是

文士詩人之難者易偏者兼矣其不盛矣乎嘻人

琴今俱亡矣廣陵散今此聲遂絶矣惠子不生莊

子不死復何道哉復何道哉公之别墅曰石湖山

水之勝東南絶境也 夀皇嘗為書兩大字以揭

之故號石湖居士云公諱成大字至能世為姑蘓

人其世次言行職官則有少保大觀文大丞相益

國周公之銘詩在紹熙五年六月十一日誠齋野

客廬陵楊万里謹序

   羅允中尚書集説序

六經易之外惟書最古而其事最明其辞最直其

道最易行也然自伏生以放于今學者每病乎通

之難者何也訓故家者流曰象必有類義必有比

不釋某象其類某肖也不解某義其比某若也其

學能使人由類以釋象由比以解義及膠者為之

若問津焉取信於告者之味而不取至於行者之

趾不迷焉則窮焉義理家者流曰訓故糟粕也義

理精醇也守訓故忘義理是味糟粕而忘精醇也

其學能使人自流而泝源及躗者為之至指秫稻

為糟粕而水泉為精醇廢秫而飲泉以求㫖酒之

味可乎師𫝊家者流曰梓必般奕必秋而况經乎

其學能使人不以今薄古不以已廢人及蚩者為

之如得曹氏食野葛張老食堇之方秘而蔵之他

日遇疾出而試之有不殺人者乎心㑹家者流曰

道欲自得其有羕者雖盡善猶非自得而況未必

盡善乎其學能使人見獨而超詣及鑿者為之如

幻人之吐火可曜也不可以燎也今有人合是四

家者流而一之為訓故而不膠為義理而不躗為

師承而不蚩為心㑹而不鑿去四家者之短而集

四家者之長使學者兼四家者之善而愈四家者

之病其惟吾友羅惟一允中尚書集説之書乎尚書

集説者集諸家之説也自孔氏疏義而下八九家

與焉大抵存其大槩而通其精㣲去其抵捂而合

其通達至於文意自相矛盾者則又出已見以補

其缺易其説以達其意如論正錯之説謂賦之有

九等者以九州相推比言也賦之有錯者以四州

相推比言也如論三江之説謂天下之物皆五行

也五行一隂陽也隂陽散於五行五行散於萬物

其本一也其本既一豈有不可合哉如論伊尹放

太申之説謂伊尹初未嘗放其君曰放者使君居

憂於外古無是禮以明天下之大法也蓋大申之

縦欲敗度女子小人導之也居憂於桐則女子小

人不得以熒惑之矣三年䘮畢則奉之以㱕故夫

子序書不曰思庸復㱕于亳而曰復㱕于亳思庸

如論有一于此未或不亡之説謂譬之一身五蔵

六腑其一受病則其五六相傳五六皆傳則死矣

一心之病亦猶是焉愛身者不可以一蔵之病為

未必死而不懼愛國者不可以一事之失為未必

亡而不憂此説予尤愛之可以為有國者之上藥

巳是皆先儒所未有之説而允中之所得者也

允中自叙謂去古雖逺前聖賢雖不可作而受中

秉彞根於人心者不可泯也惟一豈敢多遜哉士

友皆謂其言信而非矜云年月日誠齋野客楊万

里廷秀序

   送郭才舉序

人之聰明有不用無不達也不用而不達咎在不

用用而不達咎在不精用而精精而達物何堅而

不攻理何幽而不窮哉今夫日星行於天漏刻製

於人製者有限而行者無窮也而精於數者乃能

以吾有限之器而推夫無窮之行然則天亦不能

逃於人乎哉吾友人郭克明之子才舉書生也以

賣文授徒為生産作業今乃得耿中丞張平子之

學製一噐於此而盡天行於彼使夫二曜五緯二

十八經崑崙旁礴於三十萬里之間其行也止也

常也變也皆不遁吾盈尺之噐是何從而來哉曰


古人之法也然古人之法常存而古人之意不傳


何也豈非吾之聰明有用有不用有精有不精故

耶才舉所謂用其聰明而精者也然則以吾之聰


明而用焉用而精焉於以求堯舜禹湯文武周公


孔子之學而曰有不達者可乎然彼之學宜難而


易此之學宜易而難何也予於是乎有感慶元丁


巳二月既望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杜必簡詩集序


吾州户曹掾趙君彦法以公事行縣因訪予於南

溪之上贈予七言古詩一篇命意髙秀下語有氣

力予驚異焉則勞之曰豫章代出詩人今君家進


賢山谷江西之𣲖今有人矣吉州司户官雖小曽

屈詩人杜審言予於趙君亦云君曰寒廰有此詩

人而無其集非缺歟近已旁搜逺摭得其詩四十


二首將刻棗印印以傳諸好詩者且以為寒廰之

寳玉大弓願得先生一言以叙其説予謝曰逢澄


江而不敢詠者詩人畏謝功曹也予於必簡獨無


畏乎必簡先賢予後學一也唐人詩國朝諸公尚

宗之況予乎二也必簡之師其競已甚又有少陵

以為之孫遂建大將鼓旗以出獨主百世詩人之

夏盟無是孫有是祖予猶畏之況逢是祖挾是孫

乎三也鳥無世鳯獸無種麟王仲任自以其言為

至矣然山谷之父少陵之祖可曰寕有種哉今觀

必簡之詩若牽風紫蔓長即水荇牽風翠帶長之

句也若鶴子曵童衣即儒衣山鳥怪之句也若雲

隂送晚雷聲忽送千峯雨之句也若風光新柳報

宴賞落花催即星霜𤣥鳥變身世白駒催之句也

予不知祖孫之相似其有意乎抑亦偶然乎至如

往來花不發新舊雪仍殘如日氣抱殘虹如愁思

看春不當春明年春色倍還人如飛花攪獨愁皆

佳句也三世之後莫之與京也宜哉然則仲任之

言未必然也然必簡之後有子美而子美之後宗

文宗武皆無聞焉則仲任之言夫豈不然矣乎趙

君其為我商略焉慶元乙卯熟食日誠齋野客楊

万里序

   定齋居士孫正之文集序

大江之南郡國以多士名者莫廬陵若也每大比

興能士之羣試于有司者至於盈數蓋有過之無

不及也故以儒名家而世業者尤多其間如廬陵

印岡之羅吉水蘭溪之曽龍泉之孫又世於儒之

尤者也至於連年収科相望者羅氏七人曽氏四

人而孫氏三人孫氏視二人若加少然三氏者或

散而羣從至於同産三人相継収科者惟羅氏之

仲謀仲謨仲憲及孫氏之從之正之㑹之而已此

又盛之尤者也然仕之盛者羅氏惟一人今為二

千石曽氏一人為二千石一人今為右史而孫氏

則一人為二千石一人為天官小宰豈不又盛矣

哉孫氏三人以文行相髙以聲名相摩將皆光顯

矣而正之獨不幸蚤世豈不甚痛矣哉始予與從

之尊公立誼大夫同薦于鄉既又與從之同薦相

識最早晚乃識正之於中都是時嵗在辛卯正之

來詣太常奏名試集英殿下考官國子司業林謙

之得其所對制䇿驚曰此王符潛夫崔寔政論之

作也將寘之異等而其中用魏鄭公名遂不果然

林公見予每屢歎不一歎也正之自是名滿中都

朝士以不識為恨正之既與予别學日益進文日

益奇名日益著其文雅而肆工而不琱多至百千

言寡至數語皆切於理不迂於事適於用不惟其

辞讀之沛然若決九川趾四海有不可禦之勢徐

而察之無一辞半語越凖繩踰律令者此集是已

淳熙戊申予與從之同在三館初得之既喜其文

復悲其人不幸而未有逢也未有逢可也未有逢

而少假之年獨不可歟既無逢於人復無逢於天

予是以重悲之後之覽斯文者必有與予同其悲

者矣必有悲之甚於予者矣雖然同㱕於盡物之

究也使正之富貴夀考得志於一世其究不㱕於

盡哉彼皆㱕於盡此獨有不盡者予又何悲焉正

之名逢年正之其字也享年四十五終官從政郎

南安軍上猶縣令自號定齋居士云慶元乙卯

二月朔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眉山任公小醜集序

紹興丙子 髙宗皇帝厲精更化載震乾剛有赫

離明緫攬福威四闢言路廩廩乎慶厯元祐之未

逺也而士習壞隤噤莫先發眉山任公來自遠方

厯詆諸公移書執法詭以死義其言劘切痛心刮

骨見者朗誦聞者逓吿傳之紙貴於是任公之名

一日滿四海天下之士識與不識皆想見其風采

予時為贑之椽曹既恨不得端拜其人而師尊之

又恨當時未大用之以咸唐虞而登禹湯也後三

十年予為丞相府長史而公之子今新安史君寺

丞清叟時為掌故一見傾豁定交首問公無恙則

已即世久矣問公終官何曹則内不過奉常簿正

攝尚書𭅺外不過祥刑使者而已問公之文集則

網羅放失詮次未就也蓋予之昔恨未有以釋之

而反増益之也予與寺丞公别又十年今年三月

七日寺丞公自新安不逺二千里走兩騎以書抵

予曰執事嘗問先集今已編就矣執事既愛敬先

君歎恨不置愛其父及其子愛其人及其文今以

一編寄執事執事愛之執事不序之可不可也予

再拜而三讀之蓋其五七䆳於追古其四六閎於

騁步其千百長於論事大氐詩文孤峭而有風稜

雄健而有英骨忠慨而有毅氣蓋將與唐之貞元

元和本朝之慶厯元祐諸公競轡而先路非近世

陳陳相因累累隨行之作也或謂以公之賢且文

而不遇惜也有三病焉其此故之以歟賦性病太

剛立朝病太直作文病太奇是公之三病也然兹

三病者他人病其一猶足以髙一時而名後世況

於三乎公今病其三坐此以不遇固也然使公於

斯三病者去其一而其名滅去其二而其徳衰去

其三而其傳冺則是去三病而得三病也公諱盡

言字元受忠敏公諱伯雨之孫待制公諱象先之

子至清叟家學不替今四世云慶元庚申誠齋野

客廬陵楊万里謹序

   三山陳先生樂書序

宋自 藝祖基命順應天人 太宗集統清一文

軌 真宗懿文倬彼雲漢 仁宗深仁天地大徳

英宗廣淵克肖四聖至于 神宗厲精天綱發憤

王道丕釐制作緝熙百度集五朝之大成出百王

而孤雄聲明文物煥乎有章相如所謂五三六經

之傳揚雄所謂泰和在唐虞成周不在我宋熙豐

之隆其將焉在於是太常博士臣陳祥道上體

聖意作為禮書一百有五十巻其弟太學博士臣

暘作為樂書二百巻然未就也至 哲宗時祥道

以禮書献至徽宗時暘以樂書献中更多難二書

見之者鮮焉今年二月丙子朝奉大夫權發遣建

昌軍事三山陳侯岐送似樂書一編以書抵万里

曰岐學殖荒落稽古剌經則岐豈敢然幼師先君

樞宻嘗因請業而問焉曰士奚若而成於樂先君

曰聖門之樂驟而語未可也抑從先儒而問津焉

則鄉先生陳公晉之有樂書在小子志之岐自是

求其書老而後得之舒鼎昭兆不足為古瓘斚紀

甗不足為珍然不敢私也是用刻棗與學者公之

願執事發揮而潤色之以詮次于先生序篇之左

方俾學者有稽焉万里發書披編而三讀之蓋逺

自唐虞三代近逮漢唐本朝上自六經下逮子史

百氏内自王制外逮戎索網羅放失貫綜煩悉放

鄭而一之雅引今而復之古使人味其論玩其圖

忽乎先王金鍾天球之音鏘如於左右也粲乎前

代鷺羽玉戚之容躍如於前後也後有作者不必

求之野證之於杞宋而損益可知焉讀之至女樂

之篇曰女樂之為禍大矣齊人遺魯孔子行秦人

遺戎由余去晉出宋褘帝疾愈虞受二八邦政乱

則執編而歎曰鑠哉言乎其有國者之膏肓而醫

國者之玉札丹砂乎斯人也不有斯疾也上也斯

人也有斯疾也而服斯藥也次也斯人也有斯疾

也而吐斯藥也無次矣慶元庚申其位楊万里謹

   澹菴先生文集序

故澹菴先生資政殿學士忠簡胡公中興人物未

能或之雙也紹興戊午 髙宗皇帝以 顯仁皇

太后駕未返不得已將以大事小屈尊和戎先生

上書力争至乞斬宰相在廷大驚金虜聞之募其

書千金三日得之君臣奪氣知中國有人奉

皇太后以㱕自是胡馬不南者二十年昔魯仲連

不肯帝秦秦軍聞之為却五十里後人疑之以為

説士之夸辞以今揆古古為夸以今觀今今亦夸

乎信所見疑所聞古今一也吾 宋之安强不以

百萬之師而以先生之一書後之人聞之者烏知

其不若今之人聞仲達之事者乎亦以為夸未可

知也若今之人親見先生之事則誰以為夸者今

事之夸與否可信與否不較也使後之人無所疑

於古之人者先生歟今不信古古奚病焉後不信

今必當有時而無不信矣逢其事思其人嗚呼先

生之功其逺矣哉先生之功其逺矣哉先生之文

肖其為人其議論閎以挺其記序古以馴其代言

典而嚴其書事約而悉其為詩蓋自觝斥時宰誔

寘嶺海愁狖酸骨飢蛟血牙風呻雨喟濤譎波詭

有非人間世之所堪耐者宜芥於心而反昌其詩

視李杜夜郎夔子之音益加恢奇云至於騷辞涵

茫嶄崒鉥劌刻屈扶天之幽洩神之瘦槁臞而不

瘁恫愀而不懟自宋玉而下不論也靈均以來一

人而已是數者得其一猶足以行於今而傳於後

而况萃其百者乎何其盛也何其盛也先生既沒

後二十年其子澥與其族子渙族孫柲裒輯先生

之詩文七十巻目曰澹菴文集欲刻板以傳貧未

能也之官中都舟過池陽太守蔡侯必勝相見因

問家集慨然請其書刻之命郡文學周南董振之

學錄何巨源校讎之未就而蔡侯移守山陽雷侯

孝友顔侯棫踵成之嗟乎先生功被于中國名震

于夷狄文範于學者學者得其片言半簡猶寳之

師之求見其書之全何可得也今三侯獨能刻而

傳之以幸學者夫先生此集為之百年而始成使

學者得之今乃一日而盡見三侯之用心可不謂

賢矣哉而蔡侯首發其端可不謂又賢矣哉万里

嘗學於先生者先生之言曰道六經而文未必六

經者有之矣道不六經而文必六經者無之先生

之文其所自出蓋淵矣乎而万里何足以知之先

生廬陵人諱銓字邦衡澹菴其自號也若其世繫

厯官行事則丞相益國周公書于神道碑矣慶元

己未八月二十八日門人通議大夫寳文閣待

制致仕楊万里謹序

   龍湖遺藳序

予嘗觀 本朝登科記自建隆以放于今日其中

甲科在前列十數人者其不至於公卿者不加多

也姑無望其至於公卿也其不至於臺閣者又不

加多也姑無望其至於䑓閣也其不至於部剌史

二千石者又不加多也不以其遴之艱故揠之峻

歟吾友衡陽叚昌世字秀成以達學儒先起草萊

淳熙乙未大對有卓詭切至之忠言當

聖心者擢第在甲科之四不寧唯十人之前而已

不曰遴之之艱歟然同年生其前乎季成二三人

者或持鈞樞或掌絲綸而季成獨不幸蚤世終官

于水衡都内而止耳哀哉季成天之生斯人也其

無意耶而才且賢謂無意不可也其有意耶而不

位且不幸謂有意不可也豈其前之不可者天而

後之不可者非天耶抑前之不可者非天而後之

不者天耶抑亦前後之兩不可者皆天或皆非天

耶哀哉季成哀哉季成季成既沒其子光朝詮次

其詩文得十四巻曰龍湖遺藳予嘗與季成同朝

且同官又嘗唱和詩巻其詩清婉而其文清潤讀

其集見其人了了在目中也而其人亡久矣其人

亡其文存其人豈真亡也夫可輟巻而永慨也夫

慶元戊午十月晦誠齋野客楊万里序

   存齋覽古詩断序

或問士孰難曰静難有人乎曰有誰歟曰括蒼何

公徳噐何由知其静曰予嘗與公同朝嘗詳觀而

宻察之矣他人有心我欲知之焉攸知之蓋其發

在意其達在色其著在辞有弗干于之意必忤有

弗違違之色必改有弗競競之辞必拂欲揜之能

乎弗能也若何公者求其斯三者而不見其一也

非静者歟或曰異乎吾所聞矣吾聞何公于之無

忤意而意有威於五兵違之無改色而色有凜於

秋霜競之無拂辞而辞有厲於烈風何公亦有動

矣然乎哉予固心疑之而未有以釋也今年九月

公之子塗江宰子穎以公所著之書覽古詩断者

遺予且命予序之予披而讀之蓋上自三代下訖

五季其間天下國家之大事君臣父子之大義其

治乱其中失其淑慝其正邪其焯然者公一弗以

議為也有至善晦於裏而不白於其表大惡伏於

隠而莫覿於其顯當時後世不可得而知者公皆

擿之於䇿書之外暴之於天日之下揭之市朝而

公之以衮斧予驚且歎曰予之知公淺之為知矣

或者之言信矣雖然或者之言則信而或者之知

公抑又淺於予也夫断古之書非静者作之莫能

也静故明明故決明則不惑決則不遷是書也其

在六藝其深於春秋者耶其静之至者耶因書其

説以答子頴徳器諱侑存齋其自號也子穎名洪

其賢有父風云慶元己未十一月三日誠齋野客

楊万里序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八十二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