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五 誠齋集 卷第六十六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六十七

誠齋集卷第六十六

      廬陵楊 万里 廷秀

 書

   答廬誼伯書

某再拜誼伯丞公學士即日良月晴寒伏惟涉筆

有相台候動止萬福庭闈壽康長幼有慶某孤苦

餘生不自意全故人不逺千里遣一个行李訪問

生死此意矣無以當之如何𭔃新作兩軸盥病手

摩老眼疾展快讀所謂如行山隂道中山川映發

使人應接不暇也諸牋如謝蔡卿薦書者最佳惨

澹之味剖劂之功大氐神駿祖蘇氏蕭散宗后山

非今所謂四六者也至於古文如送蔡漕序其初

論逺近等詞數行布置以韓至中間數語圜折反

覆氣骨殊似半山老人也雖泳之未幽咀之未永

育之未就然譬之學良庖者一旦使之爲周人之

蚳醢魯人之胾羮晉人之胹蹯未必盡似也而其

風味小異嘗者知其非族庖之所能市脯之所有

也甚賀甚賀惟詩似未甚進蓋體未宏放句未鍜

鍊字未汰擇借使一兩聮可觀要之未可摘誦令

人洞心駭目也如成敗蕭何等語此不應收用詩

固有以俗為雅然亦須曽經前軰取鎔乃可因承

爾如李之耐可杜之遮莫唐人之裏許若箇之類

是也昔唐人寒食詩有不敢用餳字重九詩有不

敢用糕字半山老人不敢作鄭花詩有不敢用糕

字半山老人不敢作鄭花詩以俗爲雅彼固未肯

引里母田婦而坐之於平王之子衛侯之妻之列

也何也彼固有所甚靳而不輕也知下問文字之

意甚誠且廹故盡言而無忌足下能不督過否不

督過矣能不芥蔕否不芥蔕矣能樂從否徴詩文

某自常州及歸途及山居有七百詩廣東四百詩

多未能致居憂三年守言不文之禮詩文皆不作

近財免䘮程帥來覔江西宗𣲖詩序蓋渠盡得𣲖

中二十六家全集刻之豫章學官此一鉅題也初

得程之書頗有楚莊王不徳而貪以遇大敵之歎

亦旣强作數百言𣶂矣今送一本足下詞源方如

桃華水生見此可以𥬇老人筆力之退當曰吾不

敬子矣湖南諸司皆無一日雅坐視名勝不能誦

佳句扵百寮之上獨有媿悵而已然至寶所在神

光異氣天且不秘人其能揜之哉所幾强飯自愛

不宣

   荅徐賡書

某再拜載叔徐君足下宿昔辱臨晤語有頃知嗜

學之不淺鑽文之不惰將有以應吾君俊茂之求

而赴當世經濟之用也甚欣甚賀兹又䝉移書諏

以今日科目文詞之利病某陳人也敢知時世詞

章之利若病哉方掩荀躒之耳閉彌明之口之不

暇而暇荅乎哉非不敢也非不暇也聞之者必信

不也信與不信固非所宜恤而又足下諏之而不

置𦕅復狂言蓋聞文者文也在易爲賁在禮爲績

譬之爲器工師得不必解之以爲朴削之以爲質

丹雘之以爲章三物者具斯曰器矣有賤工焉利

其器之速就也不削不丹不雘解焉而已矣號於

市曰器莫吾之速也速則速矣於用奚施焉時世

之文將無類此抑又有甚者作文如作宫室其式

有四曰門曰無曰堂曰寢缺其一紊其二崇𠩲之

不倫廣狹之不類非宫室之式也今則不然作室

之政不自梓人出而雜然聽之於衆工堂則隘而

廡有容門則納千駟而寢不可以置一席室成而

君子棄焉庶民哂焉今其言曰文烏用式在我而

已是廢宫室之式而求宫室之美也抑又有甚者

作文如治兵擇械不如擇卒擇卒不如擇將爾械

鍜矣授之羸卒則如無械爾卒精矣授之妄挍尉

則如無卒千人之軍其禆將二其大將一萬人之

軍其大將一其裨將十善用兵者以一令十以十

令萬是故萬人一人也雖然猶有陣焉今則不然

亂次以濟陣乎驅市人而戰之卒乎十羊九牧將

乎以此當筆陳之勍敵不敗奚歸焉藉弟令一勝

所謂適有天幸耳抑又有甚者西子之與惡人耳

目容貌均也而西子與惡人異者夫固有以異也

顧凱之曰傳神冩照正在阿堵中又曰額上加三

毛殊勝得凱之論𦘕之意者可與論文矣今則不

然逺而望之巍然九尺之幹迫而視之神氣索如

也惡人而已乎抑又有甚者昔三老董公說髙帝

曰仁不以勇義不以力惟文亦然由前之說亦未

離乎勇力邦域之中也盍見董公而問之問而得

之則送君者皆自崖而返矣若夫前輩所謂古文

者某亦嘗耳剽而手追矣顧足下方業科目夫業

科目者固將有以合乎今之律度也合乎今未必

不違乎古合乎古未必售於今使足下合乎古而

不售於今足下何獲焉分土炭無愛也其它日之

俟不宣某再拜

   荅王季海丞相問爲嫡子報服書

某再拜昨承誨荅至感即朝㳟惟鈞候動止萬福

某今早原廟㑹㔫檢正京右司復告之以鈞誨欲

從宜加服以重大宗抗章釋位以免朝服二說可

行以否皆合詞以爲未安蓋禮所以别嫌明微者

也嫌莫大於尊卑之疑微莫嚴於豪髪之差是故

君子於所尊者伸則於卑者不得不詘矣於公義

有所隆則扵私恩不得不殺矣母者尊也嫡子雖

重然而卑也孝者天下之大公也慈者天下之達

私也尊卑無二極公私無两隆若夫禮重大宗律

有明文此禮之常也今也仰則怡壽母俯則悼嫡

子此禮之變也常則經用變則權行權者非權術

之權也權衡之權也權然後知輕重且禮經不純

素老萊子必戯綵丞相不忍於服朝服宜也至於

加服丞相必有所大不忍矣當大不忍之心發見

之時丞相從而察之此即天髙地下禮制行焉之

本意也春秋爲尊者諱豈惟諱其過差而已哉凡

吉凶哀樂無往而不諱也從其所當諱者而求之

則思過半矣古人舎魚而取熊掌者正於大小輕

重之疑而决之以從其一也孝與慈二者不可得

兼豈特魚與熊掌比哉聞見所及不敢泯黙願更

與博習於禮者熟議而酌取之泯黙願更與博習

於禮者熟議而酌取之詩不云乎赫赫師尹民具

爾瞻丞相此舉可不敬乎不宣某再拜

   與周子充少保書

某伏以涉秋益𤍠㳟惟觀使少保丞相小泊雲莊

天棐忠藎鈞候動止萬福相眷鈞慶某自得邸報

知釋位去國而莫知風帆所指近得尤延之書乃

知度夏於陽羡吾人仕宦有進便有退有出便有

處丞相學力豈不能藥河隄以障屋霤所可憾者

君子得時行道而不得究其緼耳然道之興廢聖

人歸之命斯文之興衰聖人歸之天則丞相又奚

憾焉當庚午試南宮丞相雪中𮪍一馬於前某荷

一繖於後之時豈知丞相至此布衣位極上宰此

外復奚須哉抑湯朝美飲醇酒之論丞相尚記憶

否已矣姑置是事獨世路風濤具可畏可近有讀

邸報感事詩去國還家一歳隂鳯山錦水更登臨

别來蠻觸㡬百戰險盡山川多少心何似閑人無

藉在不妨冷眼看昇沈荷花政閙蓮蓬嫩月下松

醪且滿斟當左席進步時髙揖辤去此舉甚善惜

再留耳聲利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輕就者固不爲世所恕蔡定夫

是也而不輕就者亦復不恕何哉朱元晦是也論

至於此則去就辤受皆不可耶可畏可畏某此間

隨分支吾儘可卒歳但年來家私事殊惱懐抱今

年閏月中男房下一男孫未晬而夭止有此一孫

耳苦哉苦哉丞相何時西歸别得修敬心畢無聊

屮屮奏記黄檗茶二斤聊復伴書竦仄竦仄願言

盡珍重理以繫善類之望

   荅胡季解書

某頓首再拜復書季解判院執事某今月二十七

日有皮秀才來訪坐定袖出執事書一封云有果

舉得官蕭君者以此書託轉致某發書讀之䝉執

事命戒令作先忠簡大資老先生文集序引某即

日下筆今以獻焉然是舉也初而驚中而喜卒而

疑夫焦僥氏者其長三十寸今有人詭之以負泰

山豈其任哉某是以始而驚世蓋有學𦘕三十年

者問其平生所冩則盡塗之人也一日乃得見子

都而冩焉一何其遭又何其榮也某是以中而喜

世有藏曹將軍之馬者或者病其瘠而加之肉又

有藏滕王之蝶者或者病其淡而加之鈆黄馬不

瘠矣蝶不淡矣然豈其眞哉某是以卒而疑某之

所以驚喜未畢而疑又繼之者何也昔者執事嘗

命某作老先生行狀矣某不自量其不能而輒不

辭遜遂擬作以獻焉執事不以爲不可也它日得

石本則或者增如其辭與某所獻者小異矣且如

老先生上皇帝書論和戎事某掇其粹精之尤

書之矣而或者增如之以全文謹案論語二十篇

而太史公作孔子世家所載者僅三十餘條由或

者之見則太史公之書缺矣曷不盡二十篇而載

之之冨也楊雄元后誅七百餘字作元后傳所載

此文十六字而已由或者之見則班書亦缺矣曷

不盡七百餘言而載之之華也又如老先生論士

大夫之懦某述其辭曰謂無勇婦人而或者增加

之曰謂無勇爲婦人謹案左氏傳曰楚人謂乳穀

謂虎於菟由或者之見則左氏之文缺矣曷不曰

謂乳爲穀謂虎爲於菟之明也大抵作者豐述者

約非好約而惡豐也每事而載之之豐將不勝其

載也某也慮淺而無深湛之思辭拙而無絺繪之

工固也然非或者所當過憂也夫斯文之淺且拙

自有斯人之職其咎或者何必任斯文之咎代斯

人之憂乎不曰過憂而奚也而執事不察從而行

之意者非執事之不察耶意者執事是時哀戚之

中不暇於察耶夫某昔以行狀而蒙或者之增加

矣今又以序篇而取或者之增加退之不云乎足

下之玉凡幾獻而足凡幾刖再尅之刑信如何也

某雖欲不疑得而不疑乎今所獻序篇之文萬一

有不得當於孝子慈孫之意非敢遂其非也不自

見其睫也願離婁子吹毛以盡告之某當敬受敎

一易再易數易敢以勞爲解哉惟勿使或者之説

再行焉則幸矣吾曹相從群居啇略文字之間初

喧而忿爭中靜而嘲戲此書生故態也此事寂寥

乆矣聊復供一莞不宣八月二十九日某再拜

   荅沈子壽書

某再拜子壽史君寺丞詩弟即日冬初㳟惟台候

動止萬福某頃在金陵聞子壽宅太夫人之憂嘗

走一𮪍𣶂唁辭念䘮不二事書中欲它及忍它及

乎此心耿然今未釋然也未幾某以臂痛謝病免

歸如病鶴出籠如脫免投林此意此味告之野人

野人𥬇而不荅告之此心此心受而不辭自此惟

山不深林不宻之爲恨山深而林宻予何恨哉猶

有恨者不蚤焉耳蚤非所恨也自此幽屏遂與世

絶上之不敢以無用之姓名入於脩門之下不敢

以無滋之書問至於通貴惟是平生方外之交一

世詩文之友遣於心而不去去於心而復來此一

事獨擾擾焉於吾心萬事俱遣一事猶在雖與世

絶有未絶者是亦心之一病也臂病無藥可療心

又病焉何藥可療哉一身有一病不幸也今吾一

身而二病焉幸乎不幸乎抑又有幸者遣之而不

去也去之而復來也如吾子壽也念之而不可見

也問之而不能往也不以其逺乎哉不以其病乎

哉以子之病且逺念子壽而不可見問子壽而不

能往是又大不幸者而曰幸云者相温以湿相濡

以沫相忘於江湖三者孰愈乎故曰抑又幸焉不

然能詩如子壽能文如子壽與人交不以燥濕凉

燠兩其心如子壽此而可踈孰不可踈有風北來

吹墮好音知故人之不我忘如我之不故人忘也

乙集新詩一篇三過也不惟三過也又將百過焉

使予駭然立躍然唶曰是非復呉下阿蒙矣大篇

若春江之壯風濤也短章若秋水之落芙蕖也歐

公云老夫當避路放它出一頭地今則不然雖欲

避路子壽已斷吾路矣雖欲不放出頭子壽已嶄

然其頭矣勍敵如此尚何言哉尚何言哉九江山

水國也天賜詩人賜之大江爲之旨酒兕觥賜之

廬山爲之籩豆大房賜之庾樓風月陶逕松菊爲

之毛庖胾羮酲於傷而飽於過是吾憂也詩於貧

而句於匱豈吾所憂哉側聞前茅未至葱佩未瑲

而水石驩迎鷗鷺候門矣吾不以爲子壽賀而以

爲江山賀也它日得句肯我𭔃乎有渝此盟詩神

厄之俾隊其詩毋入杜域一𥬇某㓜無知識妄意

學道愛人之事誤墮在一世爭奪之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今幸天脫

謝家東山已决終焉之志青鞋布韈從此始矣子

壽方爲時用而顧欲與吾游子壽利乎哉若曰非

利之謂也然而未敢求絶乎爾則亦未敢求絶乎

爾惟强飯自愛永爲風月之主人惟此之望世俗

暄凉頌禱之辭知子壽必不欠此如欠此其問諸

水濱

   答葛寺丞書

某一昨謝病免歸僵臥空山泉石之與曹猿鶴之

爲使己與世絶惟恐姓名之落人間聲光之墮塵

中也有如年丈以四海九州同年之契三年江上

從游之樂風亭月觀尊酒論文之反亦復影響昧

昧久不通元字脚非踈也顯晦之𫝑雖欲不異獨

得而不異乎郡中白粲之檣西歸長年三老劉其

姓明其名者闖然剥啄荆扉持雙鯉挈乗壺及八

缶云我葛同年之𭔃逺也端拜凾書披讀牋辭裂

下錦機鏘鳴瓊琚竒怪闘進應接不暇煙霞爲我

驩喜松竹爲我鼔舞便如揖絶俗出塵之標聆登

峰造極之論相羊乎賞心白鷺之間覽觀乎三山

二水之外也顧獨有可怪者一紙情話吾人事哉

雙緘世俗之禮豈吾人事哉若曰施之於所尊則

我與公非同等乎若曰施之於所敬則公於我非

繆敬乎深源所謂咄咄怪事不於此乎在復於何

在哉乆不奉謔小庚此債當爲我抵掌絶倒也老

來心中不挂一事獨有一苦事使我不悵惘而不

得也孰使吾悵惘而無與者非孤斟而無佳客乎

孰使吾悵惘而無聊者非有山珍而無海竒乎呼

酒未至愀然不怡酒旣至愈愀然不怡豈酒使我

至此使我至此者前之二無也今開乗壺則糟丘

之郭索不介紹而至啓八缶則東海之鯨魚不波

濤而來是夕爲公持以左手洗以苦酒邀歡伯酌

大白忽乎不知烏紗之落與否玉山之頽與否也

而况太白之死與未死伯倫之埋與不埋哉吾之

苦事不覺脫然去吾心也非公賜而誰賜也而來

書云某方味道SKchar而乃以滋味爲𭔃則陋矣某敢

有問年丈謂道烏在道在瓦礫道在坑谷獨不在

糟蟹鯨鮓乎道不在糟蟹道不在鯨鮓是爲道乎

是爲非道乎併供夫子之一莞新除名城未足多

賀年丈旣以爲某謝某獨得不以爲年丈賀乎小

啟别紙呈似乆不請益併求匠石之斵其蠅翼也

傳檐茶七十銙萬安産也里之士以此見饟者矜

之以爲不減雙井日鑄也及章貢雪糖八角併以

伴書匪報也某待盡山林而公方登用合并渺無

前期願言爲斯文珍重某臂痛不能親札敬占兒

軰代書皇恐不宣

   荅朱侍講

某再拜伏以春事將中苦雨未解㳟惟宫使待制

侍講契文辭帥不拜謁祠聽請天相合候動止萬

福某間者焉乆不脩問非踈也宜也自不俟駕

辱書語離之日嘗稟及病廢之人書問不應至朝

貴矣向丈忽以所賜手札來得之驚喜當其入也

固知其不乆也執古之道以强今之踐持已之方

以入時之圜是能乆乎不乆何病不乆然後見晦

老甚歎甚賀若老夫者不伹老而已今眞成一病

夫矣人日後一日略入州府一見益公又後三日

歸則大病矣倒卧如死欲起如癡坐則呻行則憊

自斷此生已與世絶而不我知者猶欲見分所啖

嗜者而謂吾晦老亦有是語乎世有噬腊而遇毒

者歸而諗其徒曰爾欲腊乎何以異於是乆缺謔

浪一𥬇所願貴珍以棟孔子堂安得合并以窮游

方之外

   與余右相書

某再拜伏以即辰仲夏之月暑風清微㳟惟大丞

相精忠格天獨力挈國三神隤祉鈞候動止萬福

相門玉眷諸郎直閣蒙休惟均某謝病免歸掃軓

幽屏自分此生已與世絶伏自鈞座遣𮪍問訊生

死之後未幾㳟聞還朝堂徑兩社遂宅一相皆不

能奉尺書爲賀蓋山林野人姓名不應入脩門書

問不應至王公具勢則然耳今者敬拜尺一之版

体有弓旌之招榮光赫然下飾泉石仰荷 聖天

子不忘於遺簮大丞相尚軫於舊物便應朝聞命

不待夕而引道也伏念某年運而往來日無多精

神日以摧隤氣志日以槁落形容日以清羸新舊

在三里七里之間每欲訪之升車復下出門復反

惟請俸在郡中念它人耕之某炊之不見地主心

不安焉歳時間一往焉旣歸必大憊卧如死坐如

癡丘如履氷行如蹈虚蓋三日而後復初每竊自

歎材不適時性多忤物是身本無用今又衰病眞

無用矣如有用我將作底用哉其勢如此大丞相

以爲是能自駕柴車水浮陸走不逺二千里而詣

東闕北闕之下哉其不能明也又况進之難未若

退之難進之得機㑹未若退之得機㑹今大丞相

以其門墻之舊矜其老朽而收召之以風天下此

眞其退歸之機㑹也某得此機㑹而不乗之以歸

它日求歸其將焉歸已具公劄申聞欲望大丞相

力賜開陳俾遂老懐之大願特免此行再𢌿祠禄

以活餘生此實惠也惟大丞相洞視而財幸焉渺

無參侍之期願言愛身以及國永爲天下國家之

   再與余丞相書

某再拜叨䝉 上恩頒以召節實以抱病日久形

影謹存心與身謀各不相保已具公劄懇辤方跼

蹐以俟可而今月十一日再凖三省奉六月十二

日 聖旨不許辭免㳟鈞承鈞慈親染煙霏霧結

之妙畫報以玉珮瓊琚之偉詞綈袍之恩遺簮之

念皭然鋪張於繭紙之上感極至泣不知所云仰

慙皇上之異知重媿丞相之故意惕然震懼無地

寘躬蓋亟欲力疾而造前又自度衰羸之難强深

恐垂死之病身終不能寸步自致也再殫悃欵仰

凟聦聴伏念某乎生萬事無以瘉人至於愚誠有

所必不爲者如矜異衆之行如立欺世之論如干

矯俗之名皆深耻而必不爲者故靡召不應未嘗

僞辭扉官不拜未嘗力免此等事人皆信之非惟

某自信而已也丞相亦信之非惟人信之而已也

而今也 聖主詳延之意丞相旁招之勤何獨不

洋洋焉動其心乎誠以年日益侵病日益加心往

而形不隨身行而力不應故也古人云隨時三年

時去我走去時三年時在我後某之仕也其不類

此乎否也非命也夫非命也夫某嘗三入朝見士

大夫力疾而不得辭者多矣有旣至朝列而死者

矣其未至也朝廷遲之其旣死也朝廷惜之臣之

事君其死亦何足惜哉然有有益之死有無益之

死死於國事死於道路其死均也然孰有益孰無

益也其有益也爲下者奚以惜其無益也爲上者

奚以不惜某自計至孰借使力疾而强行恐未至

脩門未及半塗已先狗馬填溝壑矣豈不上詒君

相之憫恫乎意廹者無緩詞不自知其煩且瀆也

謹再具手劄申尚書省欲望大丞相力賜敷奏特

寢召命再𢌿祠禄以保全垂死之餘生生死肉骨

在大丞相一言而已不宣

   與四川制置書

某再拜伏以即辰春雪小霽寒競已甚㳟惟判府

制置龍學尚書尊契丈往護國西宗社𠋣重幸裔

震疊天人交孚台候動止萬福某疇昔之秋小皃

幼輿入京國之奏記於金華之賢府主故當無復

石頭驛事否始望期月報政即歸鈞軸未幾乃者

間有清獻一琴一鶴之行天之西北一柱孤撑八

極永妥茲仕顧不重茲事顧不偉耶枊隆興初元

王龜齡自吏部侍郎出帥䕫子有臨安府録畢參

軍祝櫰者抗䟽銀臺以諍孝宗上書政府以責執

政大意以謂王某之忠義謇諤借令不容於朝廷

亦盍寘之近藩緩急呼來䟽附奔奏無倉卒乏使

之憂今遣往萬里外非䇿之良也雖不報亦不留

行然一時翕然善類壯其毅吾道怙其助豈其今

日而謂天下無一祝櫰可不可也此某所以爲門

下賀而未敢爲朝廷賀也姑含是西氓庸無疾若

西備庸無罅漏門下備嘗而多閱之矣今之可以

盡言者昔之未敢盡言者也今之可以盡行者昔

之未得盡行者也留意留意朂之朂之此某所以

不爲門下賀而爲朝廷賀也妻姪羅全材受知及

恩其不淺而深也昭矣無禄不及䝉被故人作尹

眼為青也有開州太守陳師宋名公璟純誠可親

  可諏居於冝春亦江西鄊人也頃與某同

寮於髙安渠爲髙安宰官頼其集事而民䝉其福

敢以爲薦儻台座不疑其欺已或頼其用也一别

十年此行萬里願言珍重即歸而間兩社云




誠齋集卷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