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六 誠齋集 卷第四十七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四十八

誠齋集巻第四十七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表

   謝復直秘閣表

守地云何蔑外庸之善狀自天有隕復中秘之榮

名敢云舊物之及躬允出新君之加恵臣中謝

念臣少也狷介老而頓頑非不知與世而同波明

哲無忤既未能枉道以合轍退休則冝詭民社以

西征寖山林之幽屏聖人復起品物咸亨覆載無

私豈獨軫遺簪之舊日月所照亦何有覆盆之偏

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治初清明德澤洋溢十行

一札雷厲風飛四海九州陽開陰閉展如孤逺與

被昭蘇臣敢不衘戢寵光䇿磨衰病假以嵗月畢

輸宣布之勤㱕于丘園於樂隂平之化

   謝宫寮轉兩宫表

御天介賚巳增一秩之優儲𨽻廣恩亟拜兩階之

寵邦榮狎至心震靡寧中謝伏念臣生而一寒仕

亦三已晚際乾坤之真主獲依日月之末光當髙

鴻横海之秋臣幸陪於羽翼及飛龍在天之且臣

自隔於風雲夫何皇極之尊尚記承華之舊翦焉

孤介紛此榮懐冒之則無翊運之勲遜之則為異

衆之行曹衛偕命既並受於王朝黄綺終辞敢獨

為於君子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唯天為大如日

之升鳳已冲霄未遽忘攀附之雅蛇斯入宇不遐

棄微㣲之畸臣敢不載丹乃心益素其履雖夕曛

巳迫寖收耕釣之餘生然朝露未先不疾糜捐之

義死

   進和 御製賜進士余復詩狀表

鈞天廣樂秩有踐之初筵雲漢為章賁思皇之多

士湛恩至渥隆禮惟新臣中謝恭惟 皇帝陛下

樂育英才旁招俊乂君子有酒多且㫖問以笙鏞

聖人之言逺如天冩之琬琰情文双止懐感萬斯

臣等典校簡編均霑慈恵慶霄在上與彼昭回之

光儒館献歌敬修𢋫載之職

   謝 御寶封囬自劾狀表

需章再凟力請祝釐之官聖筆洊頒俾安典校之

職巋然恩重沱若涕零臣某中謝伏念臣行能空

虚經術淺薄山哦浦咏未閑華國之文蟹躁螳剛

烏識立朝之體屬縁撰述之拙自列投劾之辞䝉

天日之龍光渙雷風而響答惟君父待小臣之禮

前此所無舉搢紳皆拭目而觀盛時創見誰謂襄

杇所能克堪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乾覆慱臨離明洞照憐臣老而幸㑹親

逢賔日之清明知臣野而朴忠未聴客星之漁釣

臣迫於威命恪所居官危跡難安少緩東門之車

馬踰時申控終采南山之蕨薇

   江東運副謝到任表

依日瀛洲汔無補報觀風江渚逺有光華職超七

閤之先境入六朝之勝厖洪所被緜薄何堪臣某

中謝伏念臣資未有竒學亦寡要蚤粗聞於先哲

耻墮在於凡民學之而欲行之每懐徇國老矣無

能為矣非曰忘君屬緣婚嫁之逼人輒控封章而

丐外自天從欲將指于征爰陞華於小龍俾給餉

於流馬篆金浮璧仰淳化之寶書炊玉連檣下陪

京之冰漕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丕承舜授廣運

禹思居九重之靚深所憂民瘼擇十道之採訪以

布寛條夫何衰遲亦在臨遣臣敢不慰彼黎庶同

爰咨諏九郡旱乾要令鴻鴈之集百吏清濁當謹

羊狼之分既竭嵗時之宣勞終祈田里之㱕老

   辭免贑州得祠進職謝表

謝病摧頹尚賦珍䑓之餼屬文論譔復超延閣之

班上無棄人下則徼福臣中謝伏念臣老不事事

才非竒竒三聖旁招蚤隨鷺廷之數初濳豫附晩

參鶴禁之僚方衆賢依乗風雲之秋乃微臣僵卧

山林之日把麾江海此朝士之榮光麗日崆峒亦

詩人之佳郡矧席過家之寵曾微待次之淹夫何

右臂之偏枯虚辱左等之重寄陳力就列不能者

止投閑置散乃分之宣籲天以聞伏地以俟閔勞

均佚仁不遐遺進律示褒禮亦異數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篤叙故舊恵兹罷癃軫少原之遺簪是

將厚俗存子方之老馬非取長塗而臣蕭然卧痾

行矣㱕盡燭青藜而談古豈復與英俊㳺立自茅

而祝釐尚能使聖人壽

   謝除特授煥章閣待制表

竹宫望祭洊綴奉瑄之司松殿通班復塵持槖之

選走循墻而莫避進谷以遑寧戴仁不貲感涕有

隕臣中謝恭以髙皇之淵懿煥乎堯帝之文章森

天上之寶書庋露下之玉宇河浮出太極是生於

兩儀雲漢昭回乗光下飾於萬物次對有列非賢

不居如臣者少而才疎老以病去逢聖明之求舊

亟號召以拔淹顧以有采薪之憂遂違不俟駕之

禮逃刑已幸即拜更優久㱕守東岡之陂扁舟載

月忽夢入西清之序榮光屬天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聖孝通神仁恩翊物念吾父有所愛之

大而况於人謂微臣如遺野之蛇未旌其隠曾是

正元之朝士得見㑹昌之新春告厥臣工昭其徳

意臣敢不吉蠲若厲顯相必齋仰瞻奎璧之芒寒

俯嚴香火之尊奉弱水三萬恍親銀闕之雲大椿

八千祝為黄屋之壽臣無任感天荷聖激切屏營

之至

   賀郊祀大禮赦書表

惟皇作極禮再舉於明禋見帝於郊躬八觚之肇

祀備成熈事敷錫庶民臣某中謝竊以儲精穆然

斯格神明之感有孚顒若乃來郊廟之驩偉上聖

之勃興赫䘲容之於樂乗觀䑓之日至款泰畤以

星陳嘉薦令芳衆樂融冶乾端呈露月穆穆以金

波神采宴娭靈裔裔其風馬一人慶頼百姓昭明

恭惟 皇帝陛下徳侔徃初恩被動植克綏先王

之禄祀以配天故得萬國心告于后帝均受釐之

萬壽式㱕胙於三宫臣老矣山林邈焉天日奉璋

左右有慙薪槱之詩鋗玉激揚願上休成之頌

   謝郊祀大禮進封開國子食邑表

帝望竹宫慶侈兩圭之祀子執榖璧恩陞五玉之

班仰在上以髙髙俯臨深而戰戰臣中謝竊以煇

胞翟閽之畀匪勞不訾公侯伯子之封可輕以假

而臣老㱕栗里病卧漳濱逢天子親郊之初隔諸

侯助祭之後籩豆維旅顧何力於駿奔土田附庸

乃不㓛而下拜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唯天為大

如日之升受命穆清俶載欽柴之燎湛恩汪濊溥

將枯木之榮臣謝生不貲矢死無霣㱕美報上願

賡小雅之章助順自天永祈大有之吉

   謝致仕轉通議大夫除寶文閣待制表

請老而凟再三始䝉制可增秩而職四等重拜恩

隆敢圗暮景之桑榆倍費慶霄之雨露臣中謝

以漢㱕䟽傅蔑聞及嗣之文唐遣孔戣且乏留賓

之養未有國朝之仁惠曲全臣子之行蔵自祖宗

而相傳至明聖而彌篤如臣淺陋首被厖洪年巳

至而呼天數斯凟矣王留行而曠日久而聽之若

不得已而乃從且無不盡其加厚豈唯老馬之罔

棄復許見犀而後行陟以文階之優進以寶儲之

峻雖卧野水白鷗之草未離春風玉笋之班大隠

而乃隠於朝廷在外而如在於王室一命再命三

命身及子以俱榮大書特書屢書言如綸而下飾油

雲朝沛落木秋萠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所性乾

坤之仁斯心父母之愛念士之砥節也在進退不

使其虧而上之待下也有始終必過其願遂假三

錫以張四維臣餘生幾何大徳不報歌頌盛業媿

非雙宋玉之才壽富多男惟有萬堯年之祝

   謝明堂大禮進封開國伯食邑表

惟皇有慶奉瑄玉於合宫曰叟何功執躬圭而啟

宇三加厚矣重拜榮如臣中謝伏念臣巳致為臣

猶進以律葢以孝理天下者不遺於小國而有事

于上帝者或及於配林奄有龜䝉荒魯僖之錫土

益以𨚍殿靦晏子之辭封大徳溥博以如天小心

進退而維谷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精禋燾載報

本祖宗祀乎明堂以教諸侯之孝光于四海故得

萬國之驩恵此翟閽燕及愆邁臣敢不礪乃末路

慨然永懐臣三千人同一心而報上伯七十里誓

九死以于蕃

   謝除寶謨閣直學士表

聖謨新閣森天上之寶書法從崇班綴西清之學

士墮慶霄之異數賁山澗之逺臣戴恩不貲圗報

無所臣中謝恭以光皇之立極煥乎丕訓之詒謀

曰都曰俞禹無間矣有典有則宋其興乎屹琁題

之造天乾坤闔闢蔵金匱而鏤玉雲漢昭回盍簡

英竒以司文献如臣者學焉將落老矣無能分甘

痼疾於煙霞敢夢末光於日月楓林楚水久違長

樂之鐘聲銀闕金宫忽近瀛洲之雲氣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慕親如舜對食見堯謂臣在昭考之

廷嘗陪鴻鵠之羽翼俾臣聨柱史之職盡䕶龜龍

之圗書而臣厯事四朝蔑聞寸効媿彼十八仙之

盛以文辭鳴惟兹三萬嵗之呼使聖人壽

   謝賜衣帶表

瀛洲方丈驚頭白以初登内帛宫衣偕腰黄而並

受廼九重之異數非八柄之彛章自天以來蹐地

而傴臣某中謝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典嚴在笥

惠篤薦紳軫仲由之緼袍錫之三服惻啓期之帶

索束以兼金而臣感恩不貲圖報無所蔑然緜薄

多慚疊雪之香薾爾摧頹第怯萬釘之寶

   謝郊祀大禮進封盧陵郡侯加食邑表

觚壇饗帝莫助宵衣之勤梓里建侯𠅤徼畫繡之

寵家有即拜巷無居人咸謂煙波之釣徒亦錫山

川而啓宇臣某中謝竊以士伯之賞𤓰衍地豈故

鄉買臣之守㑹稽位非列爵小臣何者異數兼之

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興禮從周由仁蹈舜郊祀

天地式尊祖而敬宗聲教朔南溥行慶而施恵而

臣㓛無横草恩與分茅執以信圭誦三復斯言之

玷佩之侯印肩萬邦維屏之忠

   謝以長男長孺官係陞朝議遇郊祀大禮

   封叙通奉大夫表

白烏九子天矜反哺之情丹鳳十行雨施流垠之

澤永錫爾類以及其親臣某中謝竊以神祖建官

元豐改制有若右光禄之秩實視小司冦之聨非

考績與異恩豈僭賞而虚授如臣所履久挂其冠

巢由外臣不在翟閽之數堯舜行徳尚同仁壽之

民赫然龍光飾是駑蹇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孝

通燾載恩被肖翹謂能仕而教之忠子承父訓故

率親則等而上人欲天從而臣雲月為家漁樵争

席三春寸草莫報青陽之暉億載萬年永祈黄屋

之壽

   謝除寶謨閣學士表

臣某言昨具狀奏乞免召命正月十五日伏凖去

年十二月十五日奉 聖㫖依所乞除寶謨閣學

士臣尋具辭免伏䝉 聖恩頒降詔書賜臣不允

仍凖告授臣寶謨閣學士通奉大夫致仕臣已於

三月二十九日望闕謝恩祗受訖者績無可考進

所職以為真禮過乎優更於家而即拜民之多幸

人謂斯何臣某中謝竊惟學士之名首出從班之

右非星辰聽履舊入長於六卿則雲漢為章久代

言於兩禁望實具美朝野乃孚如臣者少也戅愚

老而災疾六十六而解組夢隔日邉七十四而掛

冠蹟荒霞外夫何下澤之叟遽躐登瀛之仙花底

玉堂月伴桃源之棹雲間銀闕風恬蓬渚之舟覆

載無私豚魚其信兹蓋伏遇 皇帝陛下天仁老

老聖澤淵淵文獵渭濱上誤熊羆之繇漢招商嶺

何禆鴻鵠之歌祗辱詳延不稱明詔臣被恩汪濊

次骨榮懐擬周易八八卦辭俯慙家學同天皇九

九萬歳仰祝帝齡臣無任感天荷聖激切屏營之

至謹奉表稱謝以聞

   除寳謨閣學士謝賜衣帶鞍馬表

宫衣疊雪帶分寶以垂金天厩亜龍鞍被銀而歕

玉一之謂甚四者難并拜君賜之便蕃媿恩榮而

瑟縮臣中謝伏念臣奮身徒步抱膝一寒何四年

俯仰之間被再錫服乗之寵裂芰初驚齊服之華

破帽蹇驢未識宛駒之駿兹葢伏遇 皇帝陛下

衣被萬物駕馭羣材察臣罷駑皮連霜而逺放念

臣藍縷頭戴笠而苦吟萃此衆珍賁于一叟臣敢

不服之無斁喜以長鳴安吉新衣脫儒酸於陋巷

敲推緩轡歌帝力于康衢

   遺表

臣某言日華難縶方翳入於崦嵫霞痼弗瘳忽溘

先於溝岳須㬰忍死SKchar漠長辞臣某誠哀誠戀頓

首頓首伏念臣資也撲忠學焉狂狷少有聞於師

友直道而行長無必於㓛名得時則駕叨賜第於

髙廟受深知於孝宗光皇羽翼之不遺其如疾疢

聖主弓旌之屢及俾玷綸思臨其將終賁以今召

遂視星辰之履預加帷葢之恩平生所䝉晩嵗彌

寵而臣氷凘以盡器覆於盈氣息奄奄已咫尺於

黄壤精神眇眇猶奔騰於赤霄徒深慕戀之誠莫

効糜捐之報伏願 皇帝陛下聰明神武剛健正

中乾清坤夷暨聲教于四海天長地久為父母於

萬年臣無復再瞻於槐宸自此永沉於蒿里澘然

出涕仰止敶詞臣無任攀戀永訣之至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巻第四十七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