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齋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四十八 誠齋集 卷第四十九
宋 楊萬里 撰 景江陰繆氏藝風堂藏景宋鈔本
卷第五十

誠齋集卷第四十九

       廬陵楊 萬里  廷秀

 啓

   賀周子充察院

恭審緑綈錫命白簡察亷本本洽聞久鬱行秘書

之望行行且止頓髙真御史之風一䑓得人羣月

改視恭惟某官絶俗以立於獨追古而與之齊揭

日月而行名昭垂而旁逹引星辰而上文逈映以

芒寒壯年旬致於雲霄妙手連收於科目時須士

重天豈賢遺然冊府淹留閲兩周而未徙惟宸衷

洞照度衆儁以超迁伸於久屈之中詭以盡言之

地士之未用志亦甚髙環而顧天下之無人為之

太息及乎受主知於當世竟以無聞衆皆艶於公

榮愚獨知其任重責備者四面而畢至過時則多

晦而弗追它人處之假以作仕塗之嵩少賢者得

此定知為羣枉之鷹鸇欲垂千載之芬香争觀一

舉之竒絶仄俟隆眷擢専中司某辱在鄉鄰最䝉

愛遇少而取所棄之竹馬自以不如今也望之似

於木雞居然失且仰英㳺而雨别讀除目以霜凝

己分飄零敢作綈袍之想未忘雅素或尋敗襖之

   賀永守沉侍郞徳和啓

湖山悠逺何至煩天子之從臣水石驩迎今乃得

主盟之詞伯惟雅度兩忘於出處而為邦一視於

邇遐斯民承師旅飢饉之餘遹求少憇明公挾經

濟恵康之具汔可小施恭惟某官所養要以佐時

其文出於餘力兩科之名若日月不以自多壯嵗

而身致雲霄葢非所欲綸省發帝之令天官除吏

之精盤詰四方衡尺諸彦是皆儁甚孰不聳然况

當舉朝阿匼之秋莫悟黠虜包藏之計一賢孤憤

九拜極言犯忌諱以直前旁觀喪膽吐忠嘉而徑

去曾不顧身一日掩漢廷之公卿羣凶憚汲直之

節義雖言本憂國豈願得鯁亮之聲然士知嚮方

遂争先名節之學其於扶世厥有大功正恐未蕃

宣之間又將見奮熈之拜某愚而好古拙以居今

俗物茫茫若為道合此心炯炯端向誰開欻符竹

之肇分撫庭松而獨喜亦豈有㪣金擊石之枝以

俟眷知庶幾作集烏跳魚之詩載歌尤異

   賀王宣子舍人知吉州啟

恭審得覲修門拜州江介又屈雲霄之步何足為

君子而喜之獨念父母之邦今乃得大夫之賢者

況以故吏而為新民出處不離於二天眷知雅辱

於一日則其距躍顧不切深恭惟某官北斗璇魁

左螭法從人謂非乆而大用歎其不可及之年公

乃特立而徑行耻為毋甚髙之論旣弗詭遇力求

外庸甫解亀於湘流復分虎於螺浦除書布出遺

老驩呼知鯫生舊出於門闌皆𭔃聲問訊於治狀

雖媿周昌之吃口不能言為賦少陵之詩眼未見

有眷首尾之親炙剽聲光而屬饜若循吏傳之所

書與講徳論之所頌昔聞其語今在斯人至於不

察而秋毫分匪怒而刻木畏陳陳滯訟渙若澌流

猝猝饟師了無箕㰸聞者頓歌於來暮翹然願見

以争先然無疾其驅士方惜陸君之去而最宜為

誥帝且思王某之文正恐未䦕府之間即有不俟

駕之召某終更不逺夢寐焉依問栁野亭敢望占

星於霧裡看舟草閣竚觀立馬於花邊

   回施少才謝漕司發解第一名啓

文之勍者不應無以異於人舉以裒然抑或足以

當其價繄外䑓之論秀任一路之拔尤私憂無環

竒傑出之英以塞屬望竟得此簡古天成之作更

益光華恭惟某官詞則油然而出氣則浩乎其沛

平生所聞於聲實久矣神交一且得見於儀刑驩

焉心契莫知筆陣之合謬與堵牆之觀過眼而迷

豈日賦之不别垂竿而釣果查頭之至前幸藉手

以見諸公將貴紙而誇列郡能未忘於私謝知貪

得於大篇方當新天子太息願治之初敷求剴切

行上子大夫悉意正議之對願畢忠精側聽第一

之臚式快少雙之望其於感頌難以厯陳

   囬黄監庫謝解

説經之宏以肆得臣與寓月焉論秀之抑以揚士

爕有何力也蔚儀觀之獨煒執禮文之更優私謝

有司要是忠愛之誼朗詠俊語端令寒陋之華恭

惟某官志不人隨學惟古是曲典謨以放乎誓葢

豈全書脱訓故以詣其微詎非逺識得人幸甚詢

衆曰然屈元愷之班庸何𨊱輊於鵬背上晁董之

對立見句傳於鼇頭感銘滋多揆叙猶未

   代何運使徳献賀史參政啓

恭審疇咨國勲參秉機政光堯之託以子不待致

商山之老人嗣皇之選於朝無以易甘盤之旧學

望重故人不以為驟功髙故位必極其酬凜然風

生聞者心服恭惟某官所學純乎仁義其躬蹈乎

直方儲禁詳延天獨以忠賢而遺上英㳺莫並世

固知台宰之屬公豈非以其承華之燕間葢嘗深

竭細旃之宻勿沃心以堯舜之道正色若臯伊之

倫治原後先人物良窳厚下足國訓兵笞戎其在

初九之濳巳定畫一之講清風發而日出應龍翔

而雲從不崇朝徧兩禁之華乃朞月贊万㣲之務

天之欲平治也時則可為學焉而後臣之政將焉

徃竚登顓面永相昌暉某綴以司存隔於賀列拊

身幸㑹巳居廟堂覆燾之中屈指太平當在樽俎

笑談之頃

   代福建何提刑與汪福州聖錫啓

伏以戎閫闗於安危端求禮樂詩書之帥帝心為

之憂顧特輟言語侍從之臣擁髙牙大纛之多為

上冡過家之寵光映行路氣囬先春公方自鵷行

而鼎來我亦持虎節而繼至以平生想見其風采

殆不知年乃今日恊同於寅恭若有所相恭惟某

官正心誠意之學尊主庇民之謨奏篇冕旒早居

諸老之右致位簪槖巳歎十年之遲葢其特立而

獨行冝其自重而難合既涉禁近果屹然而不隨

發為論思皆凜乎其可仰又厭承明之直來作諸

侯之師將盡行六籍之言以散作百城之福顧一

方之幸甚如四海之望何弼諧之須朝夕以冀某

問塗無㡬望履不遐君子為邦故應憇甘棠而無

訟有司布憲當亦閣丹筆以䝉成

   賀張丞相判建康啟

㳟審 制詔舊徳藩宣陪京留丞相於闗中深𭔃

本根之重用真儒於天下大和朝野之瞻恭惟某

官學術函三道原貫一得仁者之静應群動而不

究参化育之誠聴萬物之自遂補天而莫見其妙

洗日而不言其功顧徳裕何負於敏中乃元稹自

憎於裴度憂以王室居江湖而未忘樂乎韋編去

洙泗而無間人仰傅岩之雨天䦕衡岳之雲帝亟

召之己恨不早公其來止勿徐其驅姑煩東土之

保釐暫倚北門之卧䕶乾旋坤轉方用夏以變夷

風揮日舒要整軍而經武仰惟勲徳之元老素定

國家之逺謀諸將震于威名百蠻問其容貌正頼

指縱迄成廓清安石其如蒼生何巳快老成之起

司馬復相中國矣竚觀書贊之新某自賀荒涼恭

承教載文席之侍玉振每得而聞尺書之論金縢

今近乎䜟

   謝張丞相薦舉啓

上既起公將屬之大事公初薦士冝簡於異能何

誤及於覉單雅不縁於造請衆皆歆豔巳則懼思

竊以士有常言每病于時之無遇古之炯戒又歎

知人之甚難且如門下之旁招前此人材之豈少

不負所舉於今㡬何或賣知巳以進身居之罔怍

或自毁節以求合穢不忍聞謂懲羮而吹虀聽懸

榻之挂壁而大丞相好賢之誠意終不少衰視小

丈夫敗類之深情付之一莞惟忠義専圖於報國

凢薦延本務於滅私覬得其真以禆於治如某者

自知巳審用世則迂仰止前修非無願學之志欿

然朽質未有日新之㓛故其在翹材之中最號為

烈士之下庶幾受教於以反躬敢崇蠟言晞售玉

表為老聃之役亦既數年于相國之恩了無半語

此其所嚮夫豈自它葢身在於洪鈞何憂不逹恐

名浮於實行以累所知頃於取别之辰示以兼收

之諾迨衮衣之再煥果薦墨之先施至若一字之

褒奚啻三倍之價才之為用昔人所以觧事物之

盤根識以馭才君子所以為正邪之止水兼其才

識昭以文辞在名流避席而莫當寧謏聞披襟而

拜辱讀炳蔚敏明之譽知庸虚称塞之難兹葢伏

遇某官道隆帝者之師身任聖人之耦天以一老

復祖宗之太平相維幾人留功業於今日世方拭

目心佇告廷式眷湘中之士夫曾依墻仭之訓誨

剡公車之奏舉之僅及於四三在零陵之邦得者

乃踰於十半惟是行也愚實在焉凡此同挂於品

題巳入異時之坱圠誰不望賜以為至榮其敢不

請事贈言深蔵嘉恵豈有毫髪可補報於惠光不

辱門䦨獨保全於名節

   賀張魏公少傅宣撫啓

恭審召升亜傅命撫征師 太上皇非不知耆徳

之深留遺 嗣聖 新天子欲盡復中原之旧首

擢我公於皇彼天將降是任必有所試使大其成

彰之於大夫破斧之時凛其不折啓之於族庖更

刀之後用則無前厥惟相之夫豈人只恭惟某官

道徳之温如玉忠義之明於霜扶炎祚而置諸安

皆本其力遭䜛邪之壅於上益増其光一飯不忘

於 君尊四海惟愁於公老今而復起時正可為

仰涵養之素優諒規摹之先定辯幕孰智齋壇孰

才形勝於何而居疆敵情若為而得實虜之珍滅

必有日國之恢復必有期得一韓以在軍中𠋣而

須慶暦之捷捲三秦而取天下當不使漢髙之淹

然後布大𠕋之焜煌冠維師崇極皈相興運納民

隆平某千役載奔置郵以告喜不能語豈特以知

己之進為義動千心端復為本朝而欣賀

   賀張丞相除樞使都督

恭審疇咨元老首冠鴻樞自祖宗𣣔再相於旧臣

先施此典冝神聖又一新於督府爰举徽章國重

以人徳浮於位恭惟某官道侔三代之佐學關百

世之師即之温然乃名滿寰區而不處識其小者

謂材兼文武之有餘國論萬變而守如初孤忠百

鍊而難於合胡馬南牧折箠以斃其酋衮衣東征

投戈而拜吾父與其淹恤於邊圉曷若遄皈於廟

堂葢欲傾海以洗乾坤公之始願則不以賊而遺

君父誓不俱生上勉徇於精誠禮姑崇於宥宻闗

河響動華夏氣舒萬口驩呼孰不誦葛出師之表

諸生延竚又將賡武公入相之詩某吏畢言還郵

傳聿至語心獨喜尚見太平於桑蔭未徙之間引

頸非遥行望餘光於槐陰巳成之下其為頌詠罔

既敷宣

   賀張丞相再相啟

伏以風雲方壯公承 帝命以遄皈乾坤為開天

喜公皈而復相旄SKchar如堵驩抃成春惜其懐玉而

乆淹愛其據鞍而未老恭惟某官巍然三代之佐

展也百世之師惟有孤忠流坎不為之改使無䜛

口恢復豈待於今運屯則亨天定乃勝上方廓英

明之度人始知平泰之期閲百曹參曾何損益待

一傅說只可枝梧葢將正君以中庸大學之書强

國以慶暦元祐之政山川出雲而有時雨亟蘇吾

民日月亭午而無邪陰更求衆正次第起維新之

治庸詎曰中興之難聳觀逺圗倚俟丕烈某所欣

則大况適其逢挹彼梅羮敢萠染指之想顧如麥

飯或助加籩之須

   除臨安府教授謝張丞相啓

漫仕為親曾或美官之暇擇中都分教誰云宰物

之弗遺葢初心未敢於乞漿不自意何從而得鹿

古之所謂知巳今不在於我公伏念某生而丘園

少也筆研墮在百僚之底忽其半世之催頗𣣔陳

所抱於事功萬分其試獨不見若昔之賢聖幾許

其逢則復性以自怡彼在天其何與覔官聊復爾

耳干澤則謂之何三入脩門肯投書於光範再隨

宦牒甘摘紙於藍田不擬此來適遭大拜方震築

岩之雨首沾恵棘之雲繄天府之學官次賢闗之

教職立諸生於館下盍揀文儒授弟子於國中是

資矜式奚其誤墨及爾淺聞惟愁倚講席以不譚

此非子座敢歎無客氊而獨冷反教人爲兹葢伏

遇某官忠大而天爲通徳盛而人自服十年江海

草木亦望其遄皈再秉鈞衡社稷頓從而增重方

將文武之並用欲巻闗河於一征寸長不捐小子

何取某敢不職思其報學殖其耘售生徒以場屋

速化之方堪羞薄陋醫士俗於名節久頹之後所

願宣明

   代零陵吕令迎龔令啓

伏審馬蹄殘雪叱徒御以南來山意放梅掩詩人

之逺興聲隨風而先至仁與春而併囬欲罷不能

我自咲故軍之陋式歌且舞民争迎新令尹之賢

恭惟某官收㰸垂天之翔低SKchar製錦之功葢小試

惠綏於岩邑以養成經濟之壮懐愚溪西丘端未

妨於覔句石渠東觀即䄀召以讎書某日跂光塵

宵馳夢想千里命駕能無跋履之勞一尊論文行

有親炙之樂

   賀兵部胡侍郞啓

恭審對天之寵行复之卿持槖豈非至榮人輕則

否選衆而得此老國重方増一賢巳多四海有恃

恭惟某官傳道為諸儒之倡御風與造物者㳺見

於文章葢其土苴凛然忠義塞乎乾坤羣邪重足

而恐其來吾君注想而歎其屈召皈表著再閲星

霜夫何屢免而稀迁政縁自重而難合迨至人望

之極乃陟從班之崇方虞正道之寖㣲所賴我公

之獨在靈脩數化要囬天却日之㓛申椒不芳待

轉石㧞山之論至於珠璣境土疥癬裔夷憂不自

他慮非所急諫行則就道合則從其遂相之登要

路於百僚之上又有大者舉明主於三代之隆某

得之傳聞跫然欣喜豈特為郷里而賀與𫎇其光

以此卜朝廷之興實受其賜


   嘉定元年春三月男   長孺 編定

   端平元年夏五月門人羅 茂良 校正

誠齋集卷第四十九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