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58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八上 説郛 卷五十八下 卷五十九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說郛卷五十八下    元 陶宗儀 撰梓潼士女志常璩
  文齊字子竒梓潼人也孝平帝末以城門校尉為犍為屬國遷益州太守造開稻田民咸頼之公孫述時拒郡不服述拘其妻子許之公侯招之不應乃遣使由交趾貢獻河北述平世祖嘉之徵拜鎮逺將軍封成義侯南中咸為立祠子忳有令德為北海太守
  李業字巨遊梓潼人也少執志清白太守劉咸慕其名召為功曹不詣咸怒欲殺之業徑入獄咸釋之公孫述累聘不應述怒遣鴻臚尹融持毒藥酒逼之業笑曰名不可毁身可殺不可辱也遂飲藥死述耻殺名士賻贈百匹子翬逃辭不受建武中蜀平光武下詔表其閭景毅字文堅梓潼人也太守丁羽察舉孝亷司徒舉治劇為沇陽侯相髙陵令立文學以禮讓化民遷太守上計吏守闕請之三年不絶以子顧師事少府李膺膺誅自免久之拜成都令遷益州太守上計吏民涕泣送之至沮者七百人白水縣者三百人值益州亂後米斗千錢毅至恩化暢洽比去米斗八錢鳩鳥巢其㕔孕育而去三府表薦徵拜議郎自免歸牧州劉焉表拜都尉為人亷正疾淫祠敇子孫惟修善為禱仁義為福年八十一而卒
  楊克字盛國梓潼人也少好學求師遂業受古學於扶風馬季長呂叔公南陽朱明叔潁川白仲職精究七經其朋友則潁川荀慈明李元禮京兆羅叔景漢陽孫子夏山陽王叔茂皆海内名士還以敎授州里常言圖緯空說去事希畧疑非聖不以為敎察孝亷為郎卒景鸞字漢伯梓潼人也少與廣漢郝伯宗蜀郡任叔本潁川李仲渤海孟元叔遊學七州遂明經術還乃撰禮畧河洛交集風角雜書月令章句凡五十餘萬言太守某貺命為功曹察孝㢘舉有道博士徵不詣然上陳時政言經得失又戒子孫人紀之禮及遺令期死𦵏不設衣襟務在節儉甚有法度卒終布衣
  張壽字伯禧涪人也少給事縣丞楊放家放為梁賊所得壽求之積六年始知其生存乃賣家鹽井得三十萬市馬五匹往蜀放道為羌所刼掠盡凡往三年計道逺不可得數乃單身詣涕泣自說衣其屢求遣放隨還郡召為中𠉀詔書除巫尉以身佩印盡來所有財物與三弟復為郡掾章平賦役嵗出三百五十萬遷功曹吏徙五官掾卒
  李餘涪人父早世兄夷殺人亡命母慎當死餘年十三問人曰兄弟相代能免母否人曰趣得一人耳餘乃詣吏乞代母死吏以餘年小不許餘因自死吏以白令令哀傷言郡郡上尚書天子與以財幣圖畫府廷
  寇祺字宰朝梓潼人也與邑子矦蔓俱學凉州蔓後為渤海王象所殺祺仗劍至象家值象病象謝曰君子不掩人無備安有為友報讐殺病人也祺乃還久之復往殺象由是察孝㢘為灞陵令濟隂相
  王晏字叔博涪人也與廣漢張昌𡩋叔受業太學昌為河南呂條所殺晏叔殺條事在叔解
  李助字翁君涪人也通名方校醫術作經方頌說名齊郭王以上多闕文
  李仁字德賢涪人也益部多貴今文而不崇章句仁知其不博乃遊學荆州從司馬德操宋仲子受古學以修文自終
  杜微字國輔涪人也任安弟子先主定蜀常稱聾闔門不出建興二年丞相亮領州牧選為主簿輿而致之亮引見與書誘勸欲使以德輔時微固辭疾篤亮表拜諫議大夫從其所志
  尹黙字思潜涪人也少與李仁俱受學司馬徽宋忠等博通五經專精左氏春秋自劉歆條例鄭衆賈逵父子陳元方服䖍注說畧皆誦述希復案本以左傳授後主後主立拜諌議大夫丞相軍祭酒子宗亦為博士耳李譔字欽仲仁子也少受父業又講問尹黙自五經四部百家諸子伎藝筭計卜數醫術弓弩機械之功皆致思焉為太子中庶子右中郎將著古文周易尚書毛詩三禮左氏注解太𤣥指依則賈馬異於鄭𤣥與王肅初不相見而意歸多同
  李福字孫德涪人也先主初為成都令建興九年遷巴西太守後為江州都督陽武將軍入為尚書僕射封平陽亭矦延熙初以前監軍司馬福同郡梓潼文恭仲寳亦以才幹為牧亮侍中從事丞相叅軍
  季姜梓潼文氏女將作大匠廣漢王敬伯夫人也少讀詩禮敬伯前夫人有子博女紀流三人季姜生康稚芝女始示凡前後八子撫育恩愛親繼若一堂祖母性嚴子孫雖見官二千石猶杖之婦跪受罰於堂厯五郡祖母隨之官後以年老不願逺鄉里姜亦常侍養左右紀流出適分已侍婢給之博好寫書姜手為作袠於是内門相化動行推讓博妻犍為楊進及博子遵婦蜀郡張叔紀服姑之教皆有賢訓號之三母堂亡義敇康稚芝婦事楊進如舅姑中外則之皆成令德季姜年八十一卒四男棄官行服四女亦從官舍交赴内外冠冕百有餘人當時榮之王氏遂世興
  杜慈涪杜季女巴郡虞顯妻也十八適顯顯亡無子季欲改嫁與同縣楊上慈曰受命虞氏虞氏早亡妾之不幸當生事賢姑死就養成室存亡等但欲在終供養亡不有恨願不易圖季知不可告而奪也乃宻謀與强逼迫之慈縊死
  敬揚涪郭孟妻楊文之女也始生失母八嵗父為梁盛所殺無宗親依外祖鄭行年十七適孟孟與盛有舊盛數往來孟家敬揚涕泣謂孟曰盛凶惡薄命為女非男比但惡讐未報未嘗一日忘也雖婦人拘制然父子恩深恐卒狂惑益君禍患君宜踈之孟以告盛盛不納安漢元年盛至孟家敬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大杖打殺盛將自殺孟止之與俱逃涪令雙勝出追聞其故而止安尉二門㑹赦得免中平四年涪令向遵為立圖表之
  漢中士女志常璩
  鄭子真褒中人也𤣥靜守道履至德之行乃其人也敎曰忠孝愛敬天下之至行也神中五徵帝王之要道也成帝元舅大將軍王鳳備禮聘之不應家谷口世號谷口子真亡漢中與立祠
  衛衡字伯梁南鄭人也少師事隠士同郡樊季齊以髙行聞郡九察孝亷公府州十辟公車三徵不應董扶任安從洛還過見之曰京師天下之市朝也足下猶之人耳何其在逺以虛名屢動徵書若至中國則價盡矣衡笑曰時有險易道有汙隆若樊季齊楊仲桓雖應徵聘何益於時乎茍無所則尼軻恓恓是以君平子真不屈其志其予之徒也哉吾何虛假之有安扶服之敬其言也
  鄧先成固人也景帝時御史大夫晁錯患諸矦强大建議減削㑹吳楚七國謀反假言誅錯故吳相袁盎譛帝殺之拜盎太常使赦七國七國遂叛鄧公為謁者人言軍事問曰七國聞晁錯死罷兵不對曰吳王即山鑄錢煮海為鹽謀反積數十年錯患之故欲削弱為萬世策諸侯謀之計畫始行身死東市諸侯莫憚内杜忠臣之口外為諸侯報怨臣竊為陛下不取也帝歎息曰吾亦恨之武帝初為九卿
  張騫成固人也為人强大有謀能涉逺為武帝開西域五十三國窮河源南至絶逺之國拜校尉從討匃奴有功遷衛尉博望矦於是廣漢縁邊之地通西南之蹇豐絶逺之貨令帝無求不得無思不服至今方外開通騫之功也
  張猛字子㳺騫孫也師事光禄勲周堪以光禄大夫給事中侍元帝帝當廟祭濟渭欲御樓船御史大夫薛廣德當車免冠乞頸血汚車輪陛下不得廟祭矣帝不悅猛進曰主聖則臣直今乘船危就橋安聖主不乘危故大夫言之帝曰曉人不當如是耶後與周堪俱以中正為幸臣𢎞恭石顯所譛毁乍出乍徴堪會以疾卒猛自殺楊王孫成固人也治黄老家累千金厚自奉養臨終告其子曰我死躶𦵏以復吾真但為布囊盛尸入地七尺既下從足引脱其囊以身親土其子不忍見王孫友人祁矦諫之王孫曰厚𦵏無益死者也夫殫財送死今日入明日發此真無異暴骸中原裹以幣帛隔以棺槨含以珠玉後腐朽乃得歸土不可故吾欲早就真宅祁矦無以易卒躶𦵏如其言
  李郃字孟節南鄭人也少明經術為郡侯吏和帝遣使者二人微行至蜀宿郃𠉀舍郃為出酒夜飲露坐郃問曰君來時寧知二使何日發來耶二人怪問之郃指星言曰有二使星入益部後一人為漢中太守命為功曹察孝㢘遂馳名為尚書郎徙左丞稍遷至尚書僕射尚書令拜司空又進司徒清公直亮當世稱名順帝世薨李固字子堅郃子也陽嘉三年以對策忠亢拜議郎大將軍梁商后父也表為從事中郎授荆州刺史值州部有亂至州先友其賢者南陽鄭叔躬宋孝節零陵支宣雅表薦長沙桂陽太守趙厯卒已奏免江夏南郡太守孔疇髙賜等州土自然安靜按本傳固奏髙賜等贓穢賜等懼罪厚賂梁冀仍徙固太山太守徙泰山太守克寧盜賊入為將作大匠多致海内名士南陽樊英江夏黄瓊廣漢楊厚㑹稽賀純光禄周舉侍中杜喬陳留楊倫河南尹存東平王惲陳國何臨清河房植等皆𫎇徵聘轉大司農順帝崩太后臨朝拜太尉與后弟大將軍梁冀太傅趙峻並録尚書沖帝崩時徐揚有盜賊太后欲不發喪須召諸王至固爭不可言國家多難宜立長君太后欲専權乃立樂安王為質帝質帝崩太后復與梁冀謀所立固與司徒南郡胡廣司空蜀郡趙戒書與冀引周勃霍光立文宣以安漢之策閻鄧廢立之禍言國統三絶期運厄㑹興崩之漸在斯一舉宜求賢王親近不可寢嘿也冀得書召公卿列矦議所立三公及鴻臚杜喬僉舉清河王蒜冀然之奏御太后中常侍曹騰私恨蒜說冀明日更議廣戒從冀固與喬必爭蒜宜立中興才也且年長識義必有厚將軍冀不聴策免固喬嵗餘取下獄以無事出之京師市邑皆稱千萬嵗冀惡其為人所善更奏擊之固書與二公曰吾欲扶持漢室使之比隆文宣何圖梁將軍迷謬諸子曲從以吉物為凶成事為敗漢家衰微從是始矣將軍亦有不利吾雖死上不慚於天下不愧於人求義得義死復何恨遂自殺二公得書歎息流涕士民咸哀哭之桓帝無道冀尋受誅漢家遂微政在閹宦無不思固也
  張亮則字元修南鄭人也為牂牱太守威著南土永昌越嶲夷謀欲反亮則換臨其郡相諫而止號曰卧虎以戍狄勲遷䕶羌校尉徵拜扶風又換臨桂陽皆平盜賊巴郡板楯反拜隆集校尉鎮漢中徙梁州刺史又為魏郡太守所在稱治靈帝崩後大將軍袁紹表為長史不就丞相曹公拜度遼將軍
  趙宣字子雅南鄭人也出自寒微以温良博雅太守犍為楊文方深器異之遂察孝㢘官至犍為太守
  趙瑶字元珪琰字稚珪凡七兄弟宣子也皆以令德著聞瑶少有公望瑶始為緱氏袁趙二公相與書曰趙瑶在緱氏猛虎歸迹百里均耳叔平何難遷扶風太守徙蜀郡司空張温謂之曰昔第五伯魚徙蜀郡為司空掃吾第以待足下矣瑶曰諾尋換廣漢卒琰始為青州刺史部下清肅徙梁相徵拜尚書不就卒
  陳綱字仲卿成固人也少與同郡張宗受學南陽以母喪歸宗為安衆劉元所殺綱免喪往復之值元醉卧還須醒乃殺之自拘有司㑹赦免三府並辟舉茂才拜𢎞農太守初至有兄弟自相責引退是後無訟者在官九年卒天子痛惜賜其家錢四十萬
  李法字伯度南鄭人也桓帝時為侍中光禄大夫數表宦官太盛椒房太重史官記事無實録之才虚相褒述必為後笑帝怒免為庶人恬然以咎失為已責久之徵拜汝南太守遷司𨽻校尉湛然無自得之容
  李燮字徳公太尉固子也父死時二兄亦死燮為姊所遣隨父門生王成亡命徐州傭酒家酒家知非常人以女妻之延熹二年梁冀誅後月經陽道暈五車吏官上書昔有大星升漢而西捲舌揚芒迫月熒惑犯帝座則有大臣枉誅星在西方太尉固應之今暈如之宜有赦命録其遺嗣以除此異於是下赦燮得返舊四府並辟公車徵議郎與趙元珪潁川賈偉節荀慈明張伯慎為友伯慎為潁川太守與慈明交相言論偉節與焉京師以為臧否伯慎問趙元珪曰德公所言何元珪曰無言也伯慎追歎曰當如德公兒輩徒靡沸耳慈明亦寤而心變拜東平相國王為黄巾所沒得出天子復封之燮以為不可果敗遷京兆尹時人為之語曰李德公父不欲立帝子不欲立王
  陳雅字伯臺成固人也靈帝時為諫大夫閹宦用事上䟽曰昔孝和帝與中常侍鄭衆謀誅大將軍竇憲由是宦官秉權安帝幼沖和憙太后兄大將軍鄧隲輔政太后適崩中常侍江京等殺隲安帝登遐黄門孫程又殺車騎將軍閻顯孝桓帝又與中常侍單起等共誅大將軍梁冀陛下即祚太傅陳蕃大將軍竇武尚書令尹勲等欲誅宦官絶其奸擅盡忠王室建萬世策機事不宻為中常侍朱瑀等所殺此皆陛下所見今宦官强盛威傾人主天下鉗口莫敢言者海内怨望妖異並作四方兵起萬姓辛苦陛下尚可以安奈後嗣何帝不省納出為巴郡太守年七十五卒臨終戒其子曰期運推之天下將大亂雄夫力爭無以資財為意吾亡依山薄𦵏亡嵗餘靈帝崩大將軍何進復為黄門所殺海内果亂終成三國也
  閻憲字孟度成固人也名知人為綿竹令以禮讓為化民莫敢犯男子杜成夜行得遺物一囊中布錦二十五疋求其主還之曰縣有明君何敢負其化童謡歌曰閻尹賦政既明且㫤去苛去辟動以禮讓遷蜀郡民泣涕送之以千數
  李厯字季子太尉固從弟也少修文學性行清白與鄭康成陳元方齊名弱冠拜新城令朝請都督
  程苞字元道南鄭人也光和二年上計吏時巴郡板楯反軍旅數起征伐頻天子患之訪問益州計考以方畧苞對言板楯忠勇立功先漢為帝義民羌入漢中輒𫎇其力東征南戰世有功勞由不料䘏以致叛亂非有僣盜能相羣殺兵臨之未必卒得不如但選明能太守恩信懷服自然安定矣天子從之卒如其言後在道卒祝龜字元靈南鄭人也年十五逺學汝潁及太學通博蕩達能屬文太守張府君竒之曰吾見海内士多矣無如祝龜者也州牧劉焉辟之不得已行授葭萌長撰漢中耆舊𫝊以著述終
  段崇字禮髙南鄭人也太守河間鄭廑命為主簿永初四年凉州羌反溢入漢中從廑屯褒中羗東攻廑欲戰崇諌不可願固壘待之廑不聽出戰敗績崇與門下吏王宗原展及子勃兄子伯生摧鋒死戰衆寡不敵崇等皆死羌遂得廑殺之
  程信字伯義南鄭人也時為功曹守居馳來赴難殯殮廑喪送還鄉里訖乃結故吏冠盖子弟二十五人謀共報羌各募敢死士以待時太守鄧成命信為五官元初二年羗復來信等將其同志率先𡚒討大破之信被八創死天子咨嗟元初五年下詔書賜信崇家穀數千斛有王宗原展及嚴孳李容姜濟陳巳曹㢘勾矩劉旌九人皆以令義為鄭廑所命王宗原展與廑同死孳容等七人與信共并命詔書既賜崇信家又賜九子家穀各五百斛給死事
  燕邠字元矦趙嵩字伯髙南鄭人也陳調字元化仲卿孫也邠為刺史郤儉從事使在葭萌與從事董馥張𦙍同行儉為黄巾賊王饒趙播等所殺邠聞故哀慟說馥㣧赴難二子不可邠歎曰使君已死用生何為獨死之牧劉焉嘉之為圖象學宫誅馥等嵩事太守蘇固固為米賊張修所疾殺嵩痛之仗劍直入修營殺十餘人幾獲修死陳調少尚遊俠聞固死聚賓客百餘人攻修大破之進攻修營乃與戰以傷死又有陳術字申伯作耆舊𫝊者也失其行事厯新城魏興上庸三郡太守及錫光等不列也
  穆姜安衆令程祗妻司𨽻校尉李法姊也祗前妻有四子興敦覲豫穆姜生二子淮基祗亡興等憎惡姜姜視之愈厚其資給六子以長幼為差衣服飲食凡百如之久興等感寤自知失子道謁南鄭獄受不愛親罪太守嘉之復除門戸常以二月八日社致肉三十斤酒米各二斛六斗六子相化皆作令士五人州郡察舉基字稚業特雋免為南郡太守
  泰瑛南鄭楊相妻大鴻臚劉巨公女也有四男二女相亡敎訓六子動有法矩長子元珍出行醉母十日不見之曰我在汝尚如此我亡何以帥羣弟子元珍叩頭謝過次子仲珍白母請客既至無賢者母怒責之仲珍乃革行交友賢人兄弟為名士泰瑛之教流於三世四子才官隆於先人故時人為語曰三苖不止四珍復起杜泰姬南鄭人趙宣妻也生七男七女若元珪稚珪有望五人皆令德其教男也曰中人情性可上下也在其檢耳若放而不檢則入惡也昔西門豹佩韋以自寛宓子賤帶弦以自急故能改身之恒為天下名士戒諸女及婦曰吾之委身在乎正順及其生也恩自於撫愛其長之也威儀以先後之體貌以左右之恭敬以監臨之懃恪以勸之孝順以内之忠信以發之是以皆成而無不善汝曹庶幾勿忘吾法也後七子皆辟命察舉牧州守郡而漢中太守南鄭令多與七子同嵗季考上計無不修敬泰姬執子孫禮
  禮珪成固陳省妻也楊元珍之女生二男長娶張度遼女惠英少娶荀氏皆貴家豪富從婢七八資財自富禮珪敇二婦曰吾先姑母師也常言聖賢必勞民者使之思善不勞則逸逸則不才吾家不為貧也所以粗食給吾者使知苦難備獨居時二婦再拜奉教從孫奉上微慢珪抑絶之感悟革行遭亂流行宗表欲見之必自嚴飭從子孫侍婢乃引見之曰此先姑法也四時祭禮自親養牲釀酒曰夫祭禮之尊也年八十九卒惠英亦有淑訓母師之行者也
  文姬南鄭趙伯英妻太尉李固女也父為梁冀所免兄憲公季公罷官歸文姬歎曰李公滅矣乃與二兄議匿弟燮父門生王成亡命徐州涕泣送之謂成曰託君以六尺之孤若李氏得嗣君之名義參於程杵矣久之遇赦燮得還行喪服闋勅之曰先公為漢忠臣雖死之日猶生之年梁冀以族弟幸得濟豈非天乎慎勿有一言加梁氏加梁氏則連主上是又掇禍也奉行之燮成在徐州各異處傭賃而私相往來成病亡燮四時祭之陳順謙成固人也順謙適鄧令曹寧十九寡居長育遺孤八十餘卒兄弟陳䂓著書歎述之惠謙適張亮則在扶風官下吏白欲重禁嚴防以肅非法元修訪於恵謙恵謙曰恢𢎞德教養㢘免耻五刑三千盖亦多矣又何加也兄弟伯思學仙道惠謙戒之曰君子疾没世名不稱不患年不長也且夫神仙愚惑如繫風捕影非可得也伯思乃止陳伯臺稱云女尚書之後耳
  禮修趙嵩妻張氏女也姑酷惡無道遇之不以禮修終無愠色及寧父母父母問之但引咎不道姑卒感寤更慈愛之鄉人相訓曰作婦不當如趙伯髙婦乎使惡姑知變可謂婦師矣後姑病女來省疾姑却之曰我死固當絶於賢婦手中後遭米賊嵩死乃碧塗面亂首懷刀託言病賊不逼也養遺生女依父叔立義終身者也韓樹南南鄭人趙子賤妻也子賤初為郡功曹李固之誅詔書下郡殺固二子憲公季公太守知其枉遇之甚寛二子託服藥死具棺器欲因出逃子賤畏法敇更驗實就殺之及固小子燮得還子賤慮燮報仇賃人刺之燮覺告郡殺子賤初樹南諫子賤子賤不從及臨死許共并命兄弟嫂侍婢視守之經百餘日乃紿兄嫂曰念一死萬不得生不敢復圖死也上下以為信然無幾時於幕下自殺
  孝子傳徐廣
  老萊子至孝奉二親行年七十著五綵斒斕衣弄雛鳥於親側
  吳恒之性至孝母𦵏之夕設九飯茶每臨一祭輒號慟斷絶至七祭吐血而死
  羅威母年七十天寒常以身温席而後授其處
  杜孝巴郡人也少失父與母居以至孝稱後在成都母喜食生魚孝於蜀截大竹筒盛魚二頭塞之以草祝曰我母必得此因投中流婦出汲乃見筒横來觸岸異而取視有二魚含笑曰必我壻所寄熟而進之聞者嘆駭吳人陳遺為郡吏母好食鍋㡳焦飯遺在役恒帶一囊每煑食取焦者以貽母
  郭巨河内温人也妻生男謀曰養子則不得營業妨於供養當殺而埋焉鍤入地有黄金一釡上有鐵劵曰黄金一釡賜孝子郭巨
  閔子騫事後母極孝騫衣以蘆花御車失靷父怒笞之撫背之衣单父欲去後妻騫啟父曰母在一子寒母去三子单
  管寧避地遼東遇風船人危懼皆叩頭悔過寧惟諐言咎念常如厠不冠而已向天叩頭風亦尋靜
  巴郡文壤母死墳土未足耕一畆地為壤羣鳥數千銜所作壤以著墳上
  北平陽公輦水作漿以給過者兼補履屩不取其直天神化為書生問云何不種菜曰無菜種即與數升公種之化為白璧餘皆為錢公得以娶婦
  王靈之廬陵西昌人喪父母二十年鹽酢不入其口所住屋夜有光庭中橘樹隆冬三實
  吳猛年七嵗時夏日伏於親牀下恐蚊䖟及父母鄧展父母在牗下卧多蚊展伏牀下以膚飼之
  陳𤣥陳太子也後母譛之陳侯令自投遼水魚負之以出𤣥曰我罪人也故求死耳魚乃去
  蕭芝忠孝除尚書郎有雉數十頭飲啄宿止當上直送至岐路下直及門飛鳴車側
  余嘗至綏安縣逢途逐猴猴母負子没水水雖深而清乃以㦸刺之自脇以下中斷脊尚連䏚着船中子隨其傍以手捫子而死












  幼童傳劉昭
  任嘏
  樂安任嘏者十二就師學不再問一年通三經鄉人歌曰蔣氏翁任氏童言蔣氏之門老而方篤任家之學幼而多慧
  楊氏
  楊氏子者梁國人也九嵗甚聰慧孔君平詣其父父不在乃呼兒出為設果果有楊梅指以示兒此君家果兒即答曰未聞孔雀是夫子家禽
  夏侯榮
  夏侯榮字幼權沛國譙人也幼聰慧七嵗能屬文誦書日千言經目輒識之
  祖瑩
  祖瑩范陽人十二為中書學生博士張天龍講尚書選為都講生徒悉集瑩夜讀書勞倦不覺天曉誤持同房生趙郡李孝怡曲禮卷上座置禮於前誦尚書三篇不遺一字
  孫士潜
  士潜字石龍六嵗上書七嵗屬文金樓子自叙曰余六嵗解為詩奉勅為詩曰池萍生已合林花發稍周因而稍學為文也











  髙道傳賈善翊
  司馬承禎
  開元中文靖天師與司馬承禎各就枕忽聞小兒誦經聲泠泠如金玉天師窺之額上有小目如錢光照一席逼而聴之乃承禎腦中聲也
  張果
  明皇問葉法善張果何人法善曰混沌初分白蝙蝠精也果嘗乘一白驢日行數萬里夜即疊之其厚如紙置巾箱中以水噀之復成驢也
  蘇校書
  蘇校書者好酒唱望江南善製毬杖外混於衆内潜修真每有所闕即以毬杖干於人得所酬之金以易酒一旦於郡中白日升天
  朱桃槌
  朱桃槌居女毛村草服素冠晦名匿位織履自給口無二價或招以弓旌或遺以尺牘並笑傲不答後虚室而逝
  袁起
  袁起者後漢時湘中人在鄉忽醉三日始醒起吐皆聞酒氣自云起與天人共飲
  李生
  李生不知何許人與李羲範善一夕詣别曰某受命於冥曺主給一城内戸口逐日所用之水今月限既畢不可久住後三日死矣所缺者顧送終之人少一千錢託道兄貸之因曰人世用水不過日用三五升過此極有減福折算切宜慎之
  郄法遵
  郄法遵居廬山簡寂觀道行精確獨力檢校以厯數年全無徒弟



  方外志闕名
  王江
  王江魏之考城人嘗舉周易學究不遂慨然有超世之志醉則卧衢路或值雪則邏者戲以雪埋之其氣蒸然消釋盡去或值其宴坐從旁竊聴之潺潺然若流水之聲此盖仙經所謂飛精入腦晝夜之間水聲潺湲不絶者是為金丹第二轉之應也
  張明
  張明者永靜農家子也有道人者呼去入牢山授以修煉内丹之法明後館於劉毅一日塞其兩楹間使毅立階阼上明袒臂中立頓撼支體俯而噦者數四忽仰而大呼噴吐一赤丸其大如橘霞彩四發時毅家人婦女皆竊窺之光芒射隙間皆驚明却立須臾復吸而吞之出謂毅曰此吾十五年之所養也翌日不告而去莫知所之
  胡恬如
  胡恬如道髙卧雲林善隂陽緯𠉀星厯推步罏火黄白之事景福年遇上蔡人馬處謙賣卜於世憫其瞽疾而致孝於二親學術未至旨甘不足因挈入山授其推課之訣嵗餘業就送之出山












  列仙傳劉向
  初武帝好方士淮南王招致賓客有枕中鴻寳秘宻之書言神仙使鬼物及鄒衍重道延命之術世人莫見先是安先謀反伏誅向父為武帝治淮南王獄獨得其書向幼而從之因得受讀及宣帝即位修武帝故事向與王章王喬等並以通敏有才進侍左右及見淮南鑄金之術上言黄金可成上使向典尚方鑄金費多不驗下吏當死兄隠安成侯乞入國中半贖向罪上亦以其才得減死論復徵為黄門侍郎講五經於石渠至成帝時向既司典籍頗修神仙之事乃知鑄金之術實有不虛仙顔久視真乎不謬但世人求之不勤者遂緝上古以來三代秦漢博采諸家言神仙事約載其人集斯傳焉赤松子者神農時人雨師
  𡩋封子者黄帝時人也世傳為黄帝陶正
  馬師皇黄帝時馬醫也
  赤將子輿者黄帝時人
  黄帝者號曰軒轅
  方囘者堯時隠人也
  偓佺者槐山採藥人也堯時人
  容成公者自稱黄帝師亦云老子師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陳人生於殷為周柱下史闗令尹喜者周大夫也
  呂尚者冀州人也避紂亂隠於遼東西適周釣於磻溪嘯父者冀州人也少在西州市上補履
  師門者嘯父弟子也為夏孔甲龍師
  務光者夏時人也
  仇生者不知何所人當殷湯時為木正
  彭祖者殷大夫也姓籛名鏗帝顓頊之孫
  陸終氏中子卭疏者周封史也
  介子推者姓王名光晉人也
  馬丹者晉人也當文侯時為大夫
  糓城鄉平常生者不知何所人也
  陸通者云楚狂接輿也
  葛由者周成王時人也
  江妃二女者不知何所人也逢鄭交甫者
  范蠡字少伯徐人也事師太公望為越大夫
  琴髙者趙人也以鼓琴為宋康王舍人
  寇先者宋景公時人也
  王子喬者周靈王太子晉也
  㓜伯子者周蘇氏客也
  安期生者瑯琊阜鄊人也
  酒客者梁市上酒家人也
  任光者上蔡人也趙簡子嘗聘之
  蕭史者秦穆公時人也
  祝鷄翁者洛人也
  朱仲者㑹稽人也髙后時來獻珠
  修羊公者魏人也後以道干景帝
  稷丘君者泰山下道士也武帝時為立祠
  崔文子太山人也
  赤須子者豐人也秦穆公時作魚吏
  東方朔平原厭次人也
  鈎弋夫人者齊人也姓趙武帝幸之生昭帝
  犢子鄴人也
  騎龍鳴者渾亭人也
  王柱者不知何所人也
  園客者濟隂人也或云陳留濟陽氏
  鹿皮公者淄州人也
  山圖者隴西人也
  谿父者南郡傭人也
  谷春者櫟陽人也成帝時為郎
  昌容者常山道人也
  隂生者長安中渭橋下乞兒也
  子英者舒鄉人也
  毛女者字玉姜在華隂山中自言始皇宫人也
  服閭者不知何所人也往來海邊
  文賔者太丘鄉人也
  商丘子胥者髙邑人也
  子尚者楚語而細音不知何所人
  陶安公者六安鑄冶師也
  赤斧者巴戎人也
  呼子先者漢中闗下卜師也
  負局先生者不知何所人也語似燕代間人
  朱璜者廣陵人也
  女丸者陳市上沽酒婦人也
  黄阮丘者睢山道士也
  陵陽子明者銍鄉人也
  木羽者鉅鹿南和平鄉人也
  𤣥俗者自言河間人也


  神仙傳葛洪
  予著内篇論神仙之事凡二十卷弟子滕升問曰先生云仙化可得不死可學古之得仙者豈有其人乎予答曰秦大夫阮倉所記有數百人劉向所撰又七十餘人然神仙幽隠與世異流世之所聞者猶千不得一者也故𡩋子入火而陵烟馬皇見迎於䕶龍方囘變化於雲母赤將茹葩以隨風涓子餌术以著經嘯父别火於無窮務光游淵以哺薤仇生却老以食松卭疏煑石以錬形琴髙乘鯉於碭中桂父改色以龜腦女丸七十以増容陵陽吞五脂以登髙商丘咀菖蒲以無終雨師鍊五色以屬天子先轡兩虬於𤣥塗周晉跨素寉於緱氏軒轅控飛龍於鼎湖葛由策木羊於綏山陸通匝遐紀於槖盧蕭史乗鳳而輕舉東方飄幘於京師犢子鬻桃以淪神王柱飛行以餌砂阮丘長存於睢嶺英氏乘魚以登遐修羊陷石於西岳馬丹迴風以上徂鹿翁陟險而流泉園客蟬蛻於五華予今復抄集古之仙者見於仙經服食五方百家之書先師所說耆儒所論以為十卷以傳知真識逺之士其繫俗之徒思不經微者亦不强以示之則知劉向所述殊甚簡畧美事不舉此傳雖深妙竒異不可盡載猶存大體竊謂有愈於劉向多所遺棄也晉抱朴子葛洪稚川題
  廣成子者古之仙人也居空同黄帝造焉
  若士者古之神仙也莫知其姓燕人盧敖見之
  彭祖者姓籛名鏗帝顓頊之𤣥孫至殷末年七百六十嵗
  蒙谷山沈文太者九疑人也
  白石先生者中黄丈人弟子也至彭祖已年二千有餘嵗皇初平者丹溪人也金華牧羊者
  衛叔卿者中山人也
  沈羲者吳郡人也
  李八百者蜀人也莫知其名
  王逺字方平東海人也
  墨子者名翟宋人也仕為大夫
  孫博者河東人也
  班孟者不詳何人也或云女子也
  王子者姓章名震南郡人也周幽王徵之不起
  天門子者姓王名綱
  北極子者姓隂名恒
  太陽子者姓離名明本王子同年之親友也
  太隂女者姓蘆名仝太陽子敎以補道之要
  太𤣥女者姓顓名和治王子之術
  黄極子者姓柳名融
  馬鳴生者齊國臨淄人也本姓和字君賢
  隂長生者新野人也
  天師張道陵字輔漢沛國豐縣人也
  茅君者名盈字叔中咸陽人也秦始皇時學道幾年道成治句容山君之次弟名固字季偉季弟名衷字思和亦得成真
  欒巴蜀郡成都人也
  漢淮南王劉安髙皇帝親孫也
  李少君者齊人也漢武帝時人
  王真者上黨人也嘗見魏武帝時年已四百嵗
  陳長者在嶼上已六百餘嵗
  劉綱者下郡人也初居四明山後為上虞令
  樊夫人劉綱妻也
  東陵聖母廣陵海州人也適杜氏師事劉綱
  孔元方者許昌人也
  涉正者字元真巴東人也
  焦先生者字孝然河東人也
  孫登者不知何許人也
  靈壽光者扶風人也
  嚴清者㑹稽人也
  趙翟者字子榮上黨人也
  宫嵩者琅琊人也
  容成公者字子黄遼東人也行𤣥素之道年二百嵗善房中之術
  許由巢父服箕山石流黄丹今在中岳山中
  石陽服三黄得仙
  清平吉者沛國人也漢髙帝時卒
  王都仲者漢人也漢元帝嘗見之
  漢旗門郎程偉妻者得道者也
  葛𤣥洪族祖字孝先吳大帝欲加以榮位𤣥不可左慈者字元放廬江人也
  王遥者字𤣥伯遼鄱陽人也
  太山老父者莫知姓名漢文帝嘗詣之
  劉根字君安長安人也漢孝成帝時為郎中
  壺公者不知其姓名費長房得其道
  尹軌字公度太原人也
  董奉者字君異侯官縣人也吳先主時得道
  李根字子源許昌人也
  李意期蜀都人也漢文帝時人
  王興者陽城人也漢武帝時人
  黄敬字伯嚴武陵人也
  甘始者太原人也
  薊子訓者齊人也
  分象者字元則㑹稽人也
  伯山甫者雍州人也
  黄山君者修彭祖之術年數百嵗猶有少容
  魏伯陽者吳人也
  陳安世者京兆人也
  李阿者蜀人也
  九靈子者姓皇名化
  絶洞子者姓李名修
  劉政者沛人也
  王烈者字長休邯鄲人也
  鳳綱者漁陽人也
  東郭延者山陽人也
  樂子長者齊人也
  和貴者字仲理遼東人也
  黄蘆子者姓葛名起
  曽女生者長樂人也
  封君達者隴西人也
  劉京者本孝文帝侍郎也
  董仲君者臨淮人也








  續神仙傳沈汾
  古人神仙舉世知之飛騰隠化俗稀可覩先賢有言人間得仙之人猶千不得其一況史不書神仙之事故多不傳於世詳其史意以君臣父子理亂忠孝之道激勵終古也若尚虚無自然之道則人無所拘制矣史記言三神山在海中仙人居金銀宫闕不死之藥生其上人有至者則風引船而去終莫能到斯亦激勵之意也大哉神仙之事靈異罕測初之修也守一鍊氣拘謹法度孜孜辛勤恐失於半塗往海儲山積功之髙者便為仙官卑者猶為仙民十洲間動有仙家四十萬耕植芝田課計頃畆如稻焉是仙官分理仙民及人間仙凡也其隠化者如蟬留皮換骨保氣固形於岩洞然後飛昇成於真仙信非虚矣汾生而慕道尤喜積書及長遊厯凡接髙士所說兼復積年之間聞見皆銘於心又以國史不書事散於野矧當中和兵火之後墳籍猶缺詎有秉筆札而述作處世斯久又漸希𫝊惜哉它時寂無遺聲今故編集其事分為三卷兾持兹好事君子道之以資談柄用顯真仙者哉
  飛昇一十六人  内女真三人
  𤣥真子姓張名志和㑹稽山隂人也
  藍采和不知何許人也
  王老坊州宜君縣人也
  道華自言蛾眉山來泊於河中永樂觀
  馬湘字子然杭州鹽官縣人也
  鄔通微莫知何所人也
  金可紀新羅人也
  賀自真莫究其來也
  鄷去奢衢州龍丘人也
  張氏道名𤣥靜縣令昇之女鄠縣尉李言之妻也戚氏道名逍遥冀州南宫人也適同邑薊潯
  宋元白不知何許人
  賣藥翁莫知其姓名
  謝自然蜀華陽女真也
  茅淑女真人也
  朱儒子永嘉安固人也
  許碏自稱髙陽人也
  隠化二十人
  孫思邈京兆華原人也
  張果隠於常州條山往來汾晉間
  劉商彭城人也家長安
  許宣平新安歙人也
  劉□小字宜歌瞻兄也
  羅方象不知何許人
  李珏廣陵江陽人也
  李昇字雲舉自言江夏人也
  葉千韶字魯聰洪州建昌人也
  徐鈞者不知何許人
  王可交蘇州華亭人也
  錢朗字内光洪州南昌人也
  司馬承禎字子微隠天台山
  曹德林自言從東海青嶼山來遊於曲江東海蓬萊鄉人也
  聶師道字宋徵新安歙人也
  羊愔者太山人也
  殷七𠤎名文祥又名道筌不知何所人也
  譚峭字景昇國子司業珠之子
  杜昇字可雲自言京兆杜陵人也







  集仙傳曽慥
  道家者流學黄老神仙之術鍊形成氣鍊氣成神及道成形神俱妙遥興輕舉浮遊蓬萊變化超忽將與山石無極其次坐脫立亡有所謂尸解按真誥云人死必視其形足不青皮不皴目光不毁無異生人毛髮盡脫但失形骨者皆尸解也又云尸解之仙但不得御華葢乘飛雲登太極遊九宫其中有火解者要之一性常存周遊自在有道士宿植根本積功累行乃能飛昇是以三千行滿獨步雲歸兹語信而有証或修心鍊性自日益至於日損自有為至於無為功成丹就住世成仙固自有次第又云親遇至人餌丹藥得要訣不假修為一起直入蓬萊之地則繫於縁分如何耳劉向有列仙傳葛洪有神仙傳沈汾有續仙傳予晩學養生潜心至道因采前輩所録神仙事迹并所聞見編集成書皆有証據不敢増損名曰集神仙傳異代事得於碑碣者姑以其世冠於卷首其年不可考者次之其著見於本朝者又次之至於亡其姓名者皆附之卷末中有長生久視之道普勸功周同証道果浮生光景如流生老病死苦隨之事在勉强而已覽者詳焉紹興辛未至遊子曾慥述岑道願江陵人也隋末已百餘嵗
  翟法言字乾祐䕫州雲安人也唐天寳十四載年四十一矣
  王昌遇梓州人也大中十三年成道
  楊雲外字慕仙徐州人也唐大中末抵萬洲
  爾朱洞字通微不知何許人也唐懿宗朝學道
  鍾離𫞐字雲房不知何許人也唐末入終南山
  呂嵓字洞賓又字希聖九江人也曾授真簽於正陽子應靖不知何許人唐僖宗時為封令
  屈突無為字無不為世不知其牒但云五代時得道人張鼇不知何許人也唐末得道
  賀元不知何許人仕五代時至晉為水部
  馬自然不知何許人也
  張四郎眉州人也
  黄損不知何許人也五代時仕南漢為尚書僕射陳搏字圖南譙郡人也唐長興中舉進士不第
  郭忠恕字恕先不知何許人也漢湘隂公辟以事王昭素酸棗人也開寳二年召至講易
  趙靈運不知何許人也雍熙中為睦州令
  穆若拙莫詳其牒端拱中為洛州肥鄉令
  張无夢字靈隠鳳翔盩厔人也真宗召見
  楊谷字虚白太室山人也真宗召之
  藍方字道元亳州人也仁宗召至
  劉昉字中明酸棗人也
  晁迴字明達澶州人仁宗時以太子少保歸老
  劉凡字伯壽開封尹華之子
  雷應本馮翊人家全州
  鮮于先生蜀州人也嘗為司戸參軍
  劉誼字宜翁湖州人也少登進士科官至二千石王安國字平甫臨川人也神宗時入崇文館
  髙存不知何許人也政和初監泰州酒務
  石延年字曼卿其先幽州人
  張大夫魏州人也亡其名官至押班
  周從泗州鼎族也
  馬宣悳不知何許人仕至宣悳郎
  田端彦齊魯間人也崇寧中僉事荆南節度府
  傅林青州人也
  劉希岳字秀峰漳川人也端拱中為道士
  王江考城人也
  趙吉泰州人也
  張用成字叔平天台人也一名百端熙寧二年遇異人劉卞功濱州人也徽宗三召之不應
  劉生棣州人也
  張繼先信州貴溪人天師道陵三十代孫也
  武抱一建康人也
  徐問真濰州人也
  袁元不知何所人也
  徐忍公不知何許人少為京都徐氏携養
  孫希齡不知其里居亦莫詳何代人
  李鑒天不知何人太平興國初來逰蓬州
  陳太初眉川道人子也蘇軾方八嵗與先生同學徐守信海陵人也人稱為神翁徽宗召之
  劉元真字子真華原人也
  劉益京兆藍田人也徽宗召之
  景知常鄧州人也太宗時從趙秙襖至闕下
  姚道真合州人也
  楊扆榮悳人也
  塗辭蓬州人也
  王鶴不知何許人也
  趙筆師不知何所人也
  張子充字元實邵武人也
  趙元精良山人也
  張先生黄州人也
  張明永静軍人也
  田三禮不知何許人也元豐中教授洺州
  王老志濮州人徽宗召至
  陳舉蘇州人也
  張士遜字順之光化人
  木生奉天人也
  率子㢘衡山農夫也
  水丘子真州人也
  段穀不知何所人也
  李昊劍州人也
  施無疾不知何所人也
  王山人不知何所人來遊于東都
  李士寧字安道蓬州人也
  張閏不知何所人也
  張風子不知何所人也
  張開光中江人也
  越崖夏州人也
  竇道士山東人也
  梁公趙州人也
  黄道覺蓬州蕘牧童也
  普道成東平人也
  崔知古舒州靈仙觀道士
  李五郎汝州宻人也
  馮五郎永康青城人也
  皇甫先生唐州人也
  王先生隠王屋山常衣紙襖人呼王紙襖
  房先生不知始何許人延安房氏養為子
  祝太伯不知何所人嘗為傭於信州貴溪
  褚先生不知何所人嘗遊東都
  張先生池州人也
  孫賣魚楚州人也徽廟解衣衣之
  焦覺洛州人也
  趙道翁蜀人也
  吳大郎大名成安人也
  周貫不知何許人也治平熈寧間往來南昌郡
  潘谷伊洛間人也
  劉野人青州人也
  魏二翁濮雷澤世農也徽宗召至
  郝老兒鄭州人也
  趙先生趙州人也
  井柳華州蒲城人也
  牛道士不知何許人
  呂道者鳳翔寳鷄人也
  王帽師居涪陵
  羅晏子少明閬州人也
  袁處仁䕫州雲安人也
  張世寧太原人也
  董隠宿州人也
  郭竹師汾州人也
  曾志靜廬陵人也
  趙麻衣不知何所人唐僖宗時道者避於終南山王履順思州人也
  劉信㐮邑兵也
  魏守清鳳翔逃卒也
  朱有經州人也少竄名五符
  杜模鼈冀州人也
  石道人齊州人也坐法而黜
  覃道翁開州鈐下卒也
  靳清絳州𫝊置卒也
  王吉單州老兵也
  王友秦中人也嘗從軍
  覃道人與覃道翁俱𨽻開州五符中人
  朱慶開封人也少𨽻尺籍
  袁青潁州兵卒也
  孟德神勇軍之退卒也
  何仙姑零陵人也
  于仙姑鳳翔人也徽宗召至
  向湍字東叔文簡公之後從仙姑學道
  何氏二女秣陵人也
  鄭仙姑徽州人也
  張姥王氏獲也
  劉妍代州嫗也
  張仙姑南陽人也
  徐道生山陽軍婦也
  冠嫗晉寧人也
  侯道姑兖州妓也


  江淮異人録吳淑
  錢處士天祐末遊於江淮嘗止金陵楊某家中夜忽起曰地下兵馬相閧云接令公聒我不得眠人莫之測明日義祖自京口至金陵時人無有預知者錢又每為䜟詩說方來事言李氏之祚曰髣髴之間倍初吳氏有江東四十六年而李氏三十九年或謂楊氏自稱尊至禪代二十年故髣髴倍之耳
  周廣順初江南伏龜山圯得石函長二尺廣八寸中有鐵銘云維天監十四年秋八月𦵏寳公于是銘有引曰寳公嘗為偈大字書於版帛羃之人欲讀之者必施數錢乃得讀訖即羃之是時名士陸倕王鈞姚察而下皆莫知其㫖或問之云在五百年後至卒乃歸其銘同𦵏焉銘曰莫問江南事江南自有馮乘雞登寳位跨犬出金陵子建司南位安仁秉夜燈東隣家道闕隨虎遇明徵其字皆小篆體勢完具徐鉉徐鍇韓熙載皆不能解及煜歸朝好事者云煜丁酉年襲位即乘雞也開寳八年甲戌江南國滅是跨犬也當王師圍其城而曹彬營其南是子建司南位潘美營其北是安仁秉夜燈也其後太平興國三年淮海王錢俶舉國入覲即東隣也家道闕竟無錢也隨虎遇戊寅年也











  說郛卷五十八下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