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077下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七十七上 説郛 卷七十七下 卷七十八上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七十七下    元 陶宗儀 撰釵小志朱揆
  如夫人
  齊侯多内寵如夫人者六人
  教美人戰
  孫武以兵法見呉王闔閭於是出宫中美人百人分為二隊以王之寵姬二人為隊長
  妾與政
  王導有幸妾姓雷頗豫政事蔡公謂之雷尚書
  攜妓東山
  謝安棲遲東山放情丘壑好音樂每遊賞必以妓從
  開閣放妾
  王處仲嘗荒恣於色左右諫之處仲曰吾乃不覺爾如此甚易耳乃開後閣驅諸婢妾數十人任其所之
  妾為夫人
  杜佑議者謂佑治行無缺惟晩年以妾為夫人有所蔽云
  妓圍
  唐申王每冬月苦寒令宫女宻圍而坐謂之妓圍
  簾衣
  梁夏侯亶性儉率有妓妾十數並無被服每有客常隔簾奏樂時謂簾為夏侯妓衣
  白頭吟
  張跂欲娶妾其妻曰子誦白頭吟妾當聽之跂慙而止
  霓裳羽衣曲
  上皇令宫妓佩七寳瓔珞舞霓裳羽衣曲曲終珠翠可掃
  雪兒歌
  雪兒者李宻愛姬每賓朋文章有奇麗者付雪兒協律歌之
  絳紗帳
  馬融施絳紗帳前授生徒後列女樂
  肉臺盤
  南唐孫晟官至司空每食不設几案使衆妓各執一器環立而侍號肉臺盤
  以倡進
  漢武帝李夫人本以倡進
  婦女連百
  秦皇婦女連百倡優累千
  賜妓樂
  夏侯惇從太祖征孫權還賜妓樂名倡
  毆殺笛妓
  王愷嘗置酒女妓吹笛小失聲韻愷便令黄門毆殺之一座改容
  奪傷指
  張均妓多麗彈琵琶曲頂上有髙麗絲結趙詩争奪致傷二指
  綾羅袴褶
  武帝嘗降王武子家武子供饌並用琉璃器婢子百餘人皆綾羅袴褶以手擎飲食
  自為小君裁剪
  李紳為相時俗尚輕綃染蘸碧為婦人衣紳自為小君裁剪
  琥珀釧
  東昏侯為潘妃作一隻琥珀釧直七十萬
  樂天姬侍
  樂天詩曰菱角執笙簧谷兒抹琵琶紅綃信手舞紫綃隨意歌自注云皆臧獲名
  燕子樓
  張建封節制武寧納妓盼盼於燕子樓公薨不他適
  不許妾妝
  崔樞夫人治家整肅容儀端麗不許羣妾作時世妝
  呼琵琶
  蔡持正謫新州侍兒名琵琶嘗養一鸚鵡持正每呼琵琶即扣響板鸚鵡傳言呼之
  盡記歌詞
  歐陽永叔在汝隂時一妓能盡記公所為歌詞
  唱金縷
  杜秋娘金陵女也年十五為李錡妾嘗為錡唱金縷詞
  栁枝
  退之二侍姬名栁枝絳桃
  二妾歌舞
  樂天有二妾樊素善歌小蠻善舞
  記曲娘子
  張紅善歌每聽新聲一遍即能記其節奏後入宫號記曲娘子
  百濯香
  呉孫亮寵姬有異香歴年彌盛浣百遍不歇名曰百濯香
  善吹箎
  河間王侍兒朝雲善吹箎諸羌叛王令朝雲假為老嫗吹箎羌皆流涕復降語曰快馬健兒不如老嫗吹箎
  别錦兒
  韓渥集中有别錦兒詩
  房老
  石崇愛婢翔風年三十遂退之使為房老
  燒指吞炭
  髙聰有妓十餘人及病欲不適他人並令燒指吞炭出家為尼
  教誦賦
  蜀劉琰侍婢教誦魯靈光殿賦
  手語
  崔生謁一品問其疾與之手語
  善琴筝
  李汧公妾名七七善琴與筝
  香兒
  元載妓薛瓊英幼以香屑親飲啖之長而肌香故名香兒
  燭圍
  韋涉家宴使每婢執一燭四面行立人呼為燭圍
  宴客典斟
  陳無咎宴一客用一婢典斟必十二而後使滿以盡誠敬之道
  金牌盈坐
  河間王夜飲妓女謳歌一曲下一金牌席終金牌盈座
  笑春紅
  閬中參軍黄涉婢曰笑春紅死涉念之淚洒犀簾至皆損壞
  二花
  阮文姬挿鬢用杏花陶溥公呼曰二花
  妾無副衣
  諸葛亮答李嚴書云吾受賜八千斛今畜財無餘妾無副衣
  愛妾換馬
  後魏曹彰性倜儻偶逢駿馬愛之其主所惜也彰曰彰有美妾可換惟君所擇馬主因指一妓彰遂換之馬名白鵲故後人作愛妾換馬詩奏之絃歌焉
  婢皆讀書
  鄭𤣥家奴婢皆讀書一婢不稱㫖使人拽著泥中須臾一婢來問曰胡為乎泥中答曰薄言徃愬逢彼之怒
  以婢馬賭
  爾朱文畧豪縱不遜平秦王有七百里馬文畧敵以好婢賭取之明日平秦王致請文畧殺馬列婢以二銀器盛婢頭馬肉遺之
  以妓易帶
  嚴續相公歌姬唐髙給事通犀帶皆一代尤物因呼盧之㑹出姬解帶角之唐彩大勝乃酌酒令美人歌一曲而别
  我見亦憐
  南郡主見桓溫妾抱之曰阿子我見汝亦憐何况老奴
  侍女合彈
  韓退之晚年二侍女合彈琵琶筝
  妾不衣帛
  季文子相宣成無衣帛之妾無食粟之馬
  妓堂
  司馬郎君時貴好作妓堂然香煙薫之屋為之暗
  女倡著羅縠
  曹洪令女倡著羅縠之衣
  望江南
  李太尉鎮闗西日為亡姬謝秋姬作望江南曲
  弓腰
  梁羊侃妾孫荆玉能反腰貼地銜席上之珍謂之弓腰
  鏡兒善筝
  郭曖宴客有婢鏡兒善彈筝姿色絶代李端在坐時竊寓目屬意甚深曖覺之曰李生能以彈筝為題賦詩娯客吾當不惜此女李即席口號曰鳴筝金粟柱素手玉房前欲得周郎顧時時誤拂絃曖大稱善徹席上金玉酒器并以鏡兒贈李
  袖裏春
  元宗為太子時愛妾號鸞兒多從中貴董逍遙微行以輕羅造梨花散蕊裛以月麟香號袖裏春所至暗遺之
  金鳳皇
  周光祿諸妓掠髩用鬱金油傅靣用龍消粉染衣以沈香水月終人賞金鳳皇一隻
  鄭姬香
  鄭注赴河中姬妾百餘盡薰麝香氣數里逆於人鼻是嵗自京兆至河中所過瓜盡一蒂不獲
  梅妝閣
  郭元振落梅妝閣有婢數十人客至則拖鴛鴦擷裠衫一曲終則賞以糖雞卵明其聲也宴罷散九和握香
  窈窕湯
  嘉平二十五日叔良宿酲未解窈窕烹百和解酲湯進之隨飲而醒後遂依法作湯名窈窕湯
  染花奩
  郭代公愛姬薛氏貯食物以散風奩收妝具以染花奩
  謝郎衣
  蘇紫藭愛謝耽咫尺萬里靡由得親遣侍兒假耽恒著小衫晝則私服於内夜則擁之而寢耽知之寄以詩曰蘇娘一别夢魂稀來借青衫慰渇飢若使閒情重作賦也應願作謝郎衣謝亦取女袒服衷之後為夫婦
  不用落塵
  麗居孫亮愛姬也鬒髪香浄一生不用洛成疑其有辟塵犀釵子也註曰洛成即今箆梳似落塵子誤未考
  萱草浣衣
  鄭元令婢萱草浣衣萱草輒云郎君塵土太多令人手皮俱脱
  白團扇
  王珉與嫂婢通嫂知撻之珉好持白團扇婢製白團扇歌贈珉云團扇復團扇許持自障面憔悴無復理羞與郎相見
  枕畔著衣
  韓熙載北人仕江南致位通顯不防閑婢妾侍兒徃徃私客客賦詩有最是五更留不住向人枕畔著衣裳之句
  鳳窠羣女
  姑臧太守張憲使娼妓戴拂壺中錦仙裳宻粉淡妝使侍閣下奏書者號傳芳妓酌酒者號龍津女傳食者號仙盤使代書札者號墨娥按香者號麝姬
  玳瑁牀
  楚娘名伎也江都王寵之寢玳瑁之牀懸翡翠之帳
  諢衣
  穆宗以𤣥綃白書素紗墨書為衣服賜承幸官人皆淫鄙之詞時號諢衣
  春草
  白樂天有姬善舞名春草
  碧絹蚊幬
  宋武帝節儉張妃房惟碧絹蚊幬
  作芙蕖香
  歐公知潁州有官妓盧媚兒姿貌端秀口中常作芙蕖花香有蜀僧云此人前身為尼誦法華經二十年
  停隼旟
  劉禹錫泰娘詩風流太守韋尚書路旁忽見停隼旟
  半妝
  諺曰白頭花鈿滿面不若徐妃半妝
  幃婢作樂
  謝安夫人劉氏幃諸婢使在前作伎太傅暫見便下幃太傅索更開夫人云恐傷盛德
  青綃紫袖
  竟陵王青綃持拂紫袖吹簫
  鶬鶊止妬
  梁武平齊盡有其内獲侍兒十餘輩忌於郄后左右進言曰以鶬鶊為膳可以止妬
  寵盪墜牀
  顔延之有愛姬姬憑寵盪延之墜牀至損
  脂肉滑
  元稹詩越婢脂肉滑
  老不遣妾
  齊張瓌妓妾盈房或譏其衰暮畜妓瓌曰我少好音律老而方解平生嗜欲無一復存唯未能遣此耳
  卜姓
  禮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
  專房
  霍后傳寵之專房
  畫衣粉面
  梁陳士人春遊畫衣粉面絃歌相逐
  纎手烹
  白傅詩茶教纎手侍兒烹
  蘭葉載
  栁惲書請以一小蘭葉載桃葉小姬以徃
  燕燕相見
  趙飛燕姐妹並幸童謠曰燕燕尾涏涏張公子時相見
  響玉鳴
  楊士𢎞曰江南貴家每宴響玉一鳴青衣紅綃十許曹籠燈迎立
  巾箱之寵
  記曰豈惟炊爨之勞抑亦巾箱之寵
  顧語婢子
  韓愈序今人持被直三省丁寧顧婢子語刺刺不能休
  莫敢當夕
  禮妻不在妾御莫敢當夕
  聲清性惡
  魏武有一妓聲音清髙而情性酷惡欲殺則愛才欲置則不堪於是選一人聲及之便殺性惡者
  推婢墓中
  干寳父有寵婢母妬甚及父亡母乃生推婢於墓中後十餘年開墓婢伏棺而甦言其父常取飲食與之恩情如生
  榴花染
  詩鬱金香汗裛歌巾山石榴花染舞裠
  誚失婢榜
  唐人有誚失婢榜詩詩曰撫養在香閨嬌癡教不依總然桃葉寵打得栁花飛曉露空調粉春羅枉賜衣内家方妬殺好處任從歸


  妝樓記張泌
  玉觀音
  有女子缷冠者奉觀音大士甚肅比丘尼徃徃勸其修浄土云當作觀音觀觀其法身愈大愈妙自此夜恒夢見之然甚小若婦人釵頭玉佛狀一日其夫寄一玉觀音類夢中所見自是奉之益篤
  翡翠指環
  何充妓於後閣以翡翠指環換刺繡筆充知歎曰此物洞仙與吾欲保長年之好乃命蒼頭急以蜻蜓帽贖之
  粉指印青編
  徐州張尚書妓女多涉獵人有借其書者徃徃粉指痕並印於青編
  待闕鴛鴦社
  朱子春未㛰先開房室帷帳甚麗以待其事旁人謂之待闕鴛鴦社
  錢龍宴
  洛陽人有妓樂者三月三日結錢為龍為簾作錢龍宴四圍則撒珍珠厚盈數寸以班螺命妓女酌之仍各具數得雙者為吉妓乃作雙珠宴以勞主人又各命作餳緩帶以一丸餳舒之可長三尺者賞金菱角不能者罰酒
  油花卜
  池陽上巳日婦女以薺花㸃油祝而洒之水中若成龍鳳花卉之狀則吉謂之油花卜
  桃花⿰面
  北齊盧士琛妻崔氏有才學春日以桃花和雪與兒⿰面云取白雪與兒洗面作光悦取紅花與兒洗面作妍華
  十眉圖
  明皇幸蜀令畫工作十眉圖横雲斜月皆其名
  丹脂
  呉孫和悦鄧夫人嘗置膝上和弄水精如意誤傷夫人頰血洿袴帶醫者曰得白獺髓雜玉與琥珀屑當減痕及差有赤㸃更益其妍諸嬖人更以丹脂㸃頰以要寵
  薔薇水
  周顯德五年昆明國獻薔薇水十五瓶云得自西域以洒衣衣敝而香不滅
  妖態
  梁兾妻孫夀色美善為妖態作愁眉啼妝墮馬髻折腰步齲齒笑以為媚惑
  環榴臺
  呉王潘夫人以火齊指環挂石榴枝上因其處臺名曰環榴臺
  漆畫屐
  延嘉中京師長者皆著木屐婦女始嫁作漆畫屐五色采為系
  翦刀池
  翦刀池昔車𦙍讀書於此婦以女紅佐之落翦刀於此池
  半陽泉
  半陽泉世傳織女送董子經此董子思飲舀此水與之曰寒織女因祝水令暖又曰熱乃拔六英寳釵祝而畫之於是半寒半熱相和與飲
  香溪
  明妃姊歸人臨水而居恒於溪中盥手溪水盡香今名香溪
  以女名
  黄姑牛郎也馮婦勇士也皆以女名
  待女
  蘭待女子同種則香故名待女
  夜飛蟬
  杜甫每朋友至引見妻子韋侍御見而退使其婦送夜飛蟬以助妝飾
  醉來妝
  金陵子能作醉來妝
  黄昬散
  孫眞人黄昬散夫妻反目服之必和
  女奴
  猫一名女奴
  不勝匕箸
  飛燕驕逸體微病輒不自飲食須帝持匕箸
  王母小女
  太眞夫人王母小女也諱婉羅
  曉霞妝
  夜來初入魏宫一夕文帝在燈下詠以水晶七尺屏風障之夜來至不覺面觸屏上傷處如曉霞將散自是宫人俱用臙脂倣畫名曉霞妝
  金鳳
  除夕梅妃與宫人戯鎔黄金散㵼入水中視巧拙以卜來年否泰梅妃一㵼得金鳳一隻首尾足翅無不悉備
  吉慶花
  薛瑤英於七月七日令諸婢共剪輕綵作連理花千餘朶以陽起石染之當午散於庭中隨風而上徧空中如五色雲霞久之方没謂之渡河吉慶花藉以乞巧
  猫名
  張搏好猫其一曰東守二曰白鳳三曰紫英四曰袪憤五曰錦帶六曰雲圖七曰萬貫皆價値數金次者不可勝數
  女侍中
  北史後魏女侍中視二品然本後宫嬪御之職
  贈芍藥
  芍藥一名將離故鄭之士女取以相贈
  燕支
  燕支染粉為婦人色故匈奴名妻閼氏言可愛如燕支也匈奴有燕支山歌曰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繁息失我閼氏山使我婦女無顔色
  婦女封侯
  漢隂安侯乃髙帝兄伯妻羮頡侯母丘嫂也樊伉母吕𡡓封臨光侯
  西施毛嬙皆越女
  莊子注西施夏姬也勾踐獻呉又毛嬙司馬云古美人一曰越王美姬則二女皆越産矣
  斜紅
  斜紅繞臉蓋古妝也
  紅潮
  紅潮謂桃花癸水也又名入月王建詩宻奏君王知入月
  雪衣女
  廣南進白鸚鵡洞曉言辭呼為雪衣女一朝飛上妃鏡臺上自云雪衣女昨夜夢為鷙鳥所搏上令妃授以多心經記誦精熟
  印臂
  開元初宫人被進御者日印選以綢繆記印於臂上文曰風月常新印畢漬以桂紅膏則水洗色不退
  作剪刀
  姑園戯作剪刀以苜蓿根粉養之裁衣則盡成墨界不用人手而自行
  婦人之貴
  苗夫人其父太師其舅張河東其夫張延賞其子𢎞靖其婿韋皋近代婦人之貴無如此者
  嫂知音
  于頔令客彈琴其嫂知音曰三分中一分筝聲二分琵琶全無琴韻
  始影
  女星旁一小星名始影婦女於夏至夜候而祭之得好顔色
  七嵗女子
  如意中有七嵗女子能詩則天召見令賦遂别兄弟云别路雲初起離亭葉正飛所嗟人異雁不作一行歸
  愁眉
  梁冀婦改鴛翠眉為愁眉
  婦人卿婿
  王安豐婦卿安豐安豐曰婦人卿婿禮為不敬後勿如之婦曰親愛卿故卿卿我不卿卿誰復卿卿
  綠珠井
  綠珠井在白州雙角山下耆老云汲此井者誕女多美麗識者以美色無益以巨石填之迨後雖産女而七竅不完
  女表
  羊緝之女佩在母亡不飲食三日而死鄉里號曰女表
  女宗
  宋鮑蘇之妻不妬宋公表其閭曰女宗
  尼之始
  漢聽陽城侯劉俊等出家僧之始也又聽洛陽婦阿潘等出家尼之始也
  陳達妹
  陳達妹才色甚美髪長七尺石季龍以為夫人
  珠娘
  越俗以珠為上寳生女為珠娘生男為珠兒
  善臨冩
  劉秦妹善臨冩右軍蘭亭及西安帖足奪眞蹟秦亦當時翰林書人也
  書法
  書法蔡邕受於神人而傳崔瑗及女文姬文姬傳鍾繇衛夫人
  如平生
  李行修喪妻偶得稠桑老人以術見其妻如平生
  寡婦莎
  秦趙間有相思草節節相續又名斷腸草孀婦草寡婦莎
  鬱金
  鬱金芳草也染婦人衣最鮮明然不奈日炙染成衣則微有鬱金之氣
  盜冩
  女几陳市上酒婦也朱仲嘗於㑹稽賣珠一日仲以素書倚酒於女几家几盜冩學其術
  化蝶
  壞裠化蝶
  相思子
  相思子即紅豆赤如珊瑚詩所謂贈君頻采摘此物最相思
  紫雲娘
  魯敢遇仙女曰嘗見紫雲娘誦君佳句
  四十九妻
  彭祖喪四十九妻五十四子
  木瓜粉
  良人為漬木瓜粉遮卻紅腮交午痕
  練行尼
  孝文廢皇后馮氏眞謹有節操遂號練行尼
  女郎花
  詩曰木蘭開遍女郎花
  蘅蕪香
  漢武夢李夫人遺蘅蕪香覺而衣枕香三月不歇
  作裠
  燉煌俗婦人作裠攣縮如羊腸用布一疋皇甫隆禁改之
  錦襪
  馬嵬嫗得錦襪一隻過客一玩百錢前後獲錢無數
  妬女泉
  并州妬女泉婦女靚妝綵服至其地必興雲雨一名是介推妹
  鄉里
  沈休文山隂栁家女詩云還家問鄉里詎堪持作夫鄉里謂妻也南史張彪傳呼妻為鄉里云我不忍令鄉里落他處
  治家
  崔樞夫人治家整肅婦妾皆不許時世妝
  家法
  房太尉家法不著半臂
  並枕樹
  潘章夫婦死葬塚木交枝號並枕樹







  妝臺記宇文氏
  舜加女人首飾釵雜以牙瑇瑁為之
  周文王於髻上加珠翠翹花傅之鉛粉其髻髙名曰鳳髻又有雲髻步步而搖故曰步搖
  始皇宫中悉好神仙之術乃梳神仙髻皆紅妝翠眉漢宫尚之
  後有迎春髻垂雲髻時亦相尚
  漢武就李夫人取玉簪搔頭自此宫人多用玉時王母下降從者皆飛仙髻九環髻遂貫以鳳頭釵孔雀搔頭雲頭箆以瑇瑁為之
  漢明帝令宫人梳百合分髾髻同心髻
  魏武帝令宫人梳反綰髻挿雲頭箆又梳百花髻晉惠令宫人梳芙蓉髻挿通草五色花
  陳宫中梳隨雲髻即暈妝
  隋文宫中梳九眞髻紅妝謂之桃花面挿翠翹桃蘇搔頭帖五色花子
  煬帝令宫人梳迎唐八鬟髻
  挿翡翠釵子作日妝又令梳翻荷鬢作啼妝坐愁髻作紅妝
  唐武徳中宫中梳半翻髻又梳反綰髻樂遊髻即水精殿名也
  開元中梳雙鬟望仙髻及迴鶻髻
  貴妃作愁來髻
  貞元中梳歸順髻帖五色花子又有閙掃妝髻
  古今注云長安作盤桓髻驚鵠髻復作俀鬌髻一云梁冀妻墮馬髻之遺狀也
  晉永嘉間婦人束髪其緩彌甚紒之堅不能自立髪被於額自出而已呉婦盛妝者急束其髪而劘角過於耳惠帝元康中婦人之飾有五兵佩又以金銀瑇瑁之屬為斧鉞戈㦸以當笄
  太元中王公婦女必緩髩傾髻以為盛飾用髪既多不可恒戴乃先於木及籠上裝之名曰假髻或名假頭宋文帝元嘉六年民間婦人結髪者三分髪抽其鬟直向上謂之飛天紒始自東府流被民庶
  天寳初貴族及士民好為胡服胡帽婦人則簪步搖釵衫袖窄小
  楊貴妃常以假鬢為首飾而好服黄裠
  蜀孟㫤末年婦女治髪為髙髻號朝天髻
  理宗朝宫妃梳髙髻於頂曰不走落
  梁簡文詩同安鬟裏撥異作額間黄撥者捩開也婦女理鬟用撥以木為之形如棗核兩頭尖尖可二寸長以漆光澤用以鬆髩名曰髩棗競作薄妥髩如古之蟬翼髩也
  後周靜帝令宫人黄眉墨妝
  漢武帝令宫人掃八字眉
  漢日給宫人螺子黛翠眉
  魏武帝令宫人掃青黛眉連頭眉一畫連心細長謂之仙蛾妝齊梁間多效之
  唐貞元中又令宫人青黛畫蛾眉
  古今注云梁冀妻改翠眉為愁眉
  魏宫人畫長眉
  西京雜記云司馬相如妻文君眉色如望逺山時人效畫逺山眉
  五代宫中畫眉一曰開元御愛眉二曰小山眉三曰五岳眉四曰三峯眉五曰垂珠眉六曰月稜眉又名却月眉七曰分梢眉八曰涵煙眉九曰拂雲眉又名横煙眉十曰倒暈眉東坡詩成都畫手開十眉横煙却月爭新奇
  唐末㸃唇有胭脂暈品石榴嬌大紅春小紅春嫩呉香半邉嬌萬金紅聖檀心露珠兒内家圓天宫巧恪兒殷淡紅心猩猩暈小朱龍格雙唐眉花奴
  婦人畫眉有倒暈妝古樂府有暈攏髩之句
  今婦人靣飾用花子起自唐上官昭容所制以掩黥迹也
  隋文宫中貼五色花子則前此已有其制矣乃彷於宋夀陽公主梅花落靣事也宋淳化間京師婦女競翦黒光紙團靨又裝縷魚腮骨號魚媚子以飾靣皆花子之類耳
  美人妝面既傅粉復以胭脂調匀掌中施之兩頰濃者為酒暈妝淺者為桃花妝薄薄施朱以粉罩之為飛霞妝梁簡文詩云分妝閒淺靨繞臉傅斜紅則斜紅繞臉即古妝也
  婦人染指甲用紅按事物考楊貴妃生而手足爪甲紅謂白鶴精也宫中效之






  靚妝錄温庭筠
  婦人畫眉有倒暈妝故古樂府云暈眉攏髩又云暈淡眉目
  㸃唇有石榴嬌嫩呉香露珠兒内家圓洛兒殷淡紅心華的一作𤣥的又曰星的繁欽賦㸃圜的之濙濙又飛須垂的
  古樂府雙行纒詞云新羅繡行纒足趺如春妍呉均詩羅窄裹春雲
  諸葛恪曰穿耳貫珠蓋古尚也子美詩玉環穿耳誰家女
  晉惠帝令宫人梳芙蓉髻挿通草五色花又作暈紅籹延嘉中京師婦人作漆畫屐五色采為系又作紅絲屫梁簡文詩分妝閒淺靨繞臉傅斜紅斜紅繞臉古妝也周靜帝宫人黄眉墨妝


  髻鬟品段柯古
  髻始自燧人氏以髪相纒而無繫縛
  周文王加珠翠翹花名曰鳳髻又名步搖髻
  秦始皇有望仙髻參鸞髻凌雲髻
  漢有迎春髻垂雲髻
  王母降武帝宫從者有飛仙髻九環髻
  漢元帝宫中有百合分髾髻同心髻
  太元中公主婦女必緩鬢欣髻又有假髻
  合徳有欣愁髻
  貴妃有義髻
  魏明帝宫有涵煙髻
  魏武帝宫有反綰髻又梳百花髻
  晉惠帝宫有芙蓉髻
  梁宫有羅光髻
  陳宫有隨雲髻
  隋文宫有九貞髻
  煬帝宫有迎唐八鬟髻又梳翻荷髻坐愁髻
  髙祖宫有半翻髻反綰樂游髻
  明皇帝宫中雙鐶望仙髻迴鶻髻
  貴妃作愁來髻
  貞元中有歸順髻又有閙掃妝髻
  漢梁冀妻作墮馬髻
  長安城中有盤桓髻驚鵠髻又抛家髻及倭鬌髻王憲亦作解散髻斜挿簪
  周𢎞文少時著錦絞髻






  説郛卷七十七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