説郛 (四庫全書本)/卷120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十九下 説郛 卷一百二十上 卷一百二十下

  欽定四庫全書
  説郛卷一百二十上   元 陶宗儀 撰清異録一陶榖
  天文
  龍潤
  李煜在國時自作祈雨文曰尚乖龍潤之祥
  跋扈將軍
  隋煬帝泛舟忽隂風頗𦂳歎曰此風可謂跋扈將軍
  竒水
  雨無雲而降非龍而作號爲竒水
  天公絮
  雲者山川之氣今秦隴村民稱爲天公絮
  赤真人
  周季年東漢國大雪盛唱曰生怕赤真人都來一夜春後大宋受命
  吼天氏
  呂圜貧秋深大風隣人朱錄事富而輕圜後叠小紙擲圜前云呂圜洛師人也身寒而德備一日吼天氏作孽獨示威於圜
  聖琉璃
  王衍伶官家樂侍燕小池水澄天見家樂應制云一段聖琉璃
  艶陽根
  僞閩中書吏韋添天字謎云露頭更一日真是艶陽根
  碧翁翁
  晉出帝不善詩時爲俳諧語詠天詩曰髙平上監碧翁翁
  冷飛白
  老伶官黄世明常言逮事莊宗大雪内宴鏡新磨進詞號冷飛白
  天公玉戲
  比丘清傳與一客同入湖南客曰凡雪仙人亦重之號天公玉戲
  花鞴扇
  俗以開花風爲花鞴扇潤花雨爲花沐浴至花老風雨斷送葢花刑耳
  驚世先生
  驚世先生雷之聲也千里鏡電之形也
  迷空歩障
  世宗時水部郎韓彦卿使髙麗卿有一書曰博學記偷抄之得三百餘事今抄天部七事迷空步障威屑教水冰子氣母屑金秋明大老天河
  地理
  黄金母
  汾晉村野間語曰欲作千箱主問取黄金母意謂多稼厚畜由耕耘所致
  空青府
  契丹東丹王突買巧石數峰目爲空青府
  隱士泥
  秣陵孟娘山土正白色曰白墡土周䕶始調塗其四堵因呼隱士泥
  寵仙
  桑維翰夀辰韋潛德獻太湖石一塊上有⿰金𮥼字金飾曰寵仙
  琉璃變
  劉東叔賦臘月雨云且雨且凍山徑滑是誰作此琉璃變
  青銅海
  汴老圃紀生一鉏芘三十口病篤呼子孫戒曰此土十畆地便是青銅海也
  七絃水
  武夷山有石如立壁巔隱一泉分七𣲖山僧顛堅名爲七絃水
  十辛
  積麥以十辛良下子不得過三辛收潑不得過三辛上塲入倉亦用辛日
  君道
  蕭閒大夫
  劉鋹僭立奢麗自恣在宮中自稱蕭閒大夫
  候窻監
  南漢劉晟殿側置宮人望明窓以候曉宮人謂之候𥦗監
  摘瓜手
  人君號能選才者莫如唐太宗然瀛洲十八人許敬宗乃得與如摘瓜手耳取之既多其中不容無濫
  掃國眞人
  隋裴寂待選京都一日郊飲遇老人畫地上沙土曰掃國眞人太宗又曰玉環天子𤣥宗又曰丹丘上聖憲宗告寂云三百年中最雄者此三人耳
  彩局皃
  開元中後宮繁衆侍御寢者難於取捨爲彩局兒以定之集宮嬪用骰子擲最勝一人乃得專夜官璫私號骰子爲剉角媒人
  大昏元年
  王曦紹僭號梁閩越淫刑不道黄峻曰合非永隆恐是大昏元年
  紫明供奉
  武帝宣内供奉賜坐食甘露毬蜜搗山藥油浴既退侵夜宮嬪離次上獨映琉璃燈籠觀書久之歸寢殿王才人問官家今日以何消遣上曰綠羅供奉已去皂羅供奉宮人特髻不來與紫明供奉燈相守熟讀尚書無逸篇數遍朕非不能取熱閙快活正要與弦管尊罍暫時隔破
  容易郎君
  晉少主志於富貴纔進姓名即問幾錢拜官賜職出於談笑幸臣私號容易郎君
  媚猪
  劉鋹昏縱角出得波斯女年破瓜黑腯而慧艶善淫曲盡其妙鋹嬖之賜號媚猪
  官志
  風力相國
  越公楊素專恣既久包藏可畏四方寒心不敢直指故以風力相國槩之
  潤家錢
  南溪地狹力弱事例卑猥州縣時㑹僚屬不設席而分饋阿堵號潤家錢
  分身將
  梁將葛從周忠義驍勇每臨陣東西南北忽焉如神晉人稱爲分身將
  肉雷
  來紹乃唐酷吏俊臣之裔天禀鷙忍以决罰爲樂嘗宰郃陽生靈困于孽手創造鐵繩千條或有令不承則急縛之仍以其半槌手往往委頓每肆枯木之威則百囚俱斷轟響震動一邑時呼肉雷
  百和參軍
  袁象先判衢州時幕客謝平子癖於焚香至忘形廢事同僚蘇收戲刺一札伺其亡也而投之云鼎炷郎守馥州百和叅軍謝子平
  赤心榜
  張聿宰華亭治政凜然凡有府使賦外之需直榜邑門民感其誠指爲赤心榜
  小宰羊
  時戢爲青陽丞潔已勤民肉味不給日市豆腐數箇邑人呼豆腐爲小宰羊
  牛皮綳鐵鼓
  蘇州錄事叅軍薛朋龜廉勤明察胥吏呼爲牛皮綳鐵鼔言難謾也
  軟繡天街
  本朝以親王尹開封謂之判南衙羽儀散從粲如圖畫京師人歎曰好一條軟繡天街近日士大夫騎吏華繁者亦號半里嬌
  脯掾
  何敬洙帥武昌時司倉彭湘傑習知膳味就中脯腊尤殊敬洙檄掌公厨郡中號爲脯掾
  裹頭冰
  宋城主簿祝天貺勵已如冰玉百姓呼爲裹頭冰天貺去後和甄來尉頗得天貺餘味加以儒而文民間語曰去了裹頭冰却得一段著脚琉璃
  名字副車
  鄧州别駕令狐上選政貪性疎百姓呼名字副車人事
  閙侯
  侯元亮馬氏時湖湘宰退居長沙門常有客宴㑹無虛日人目爲閙侯
  九龍燭
  杜黄裳當憲宗初載深謀宻議眷禮敦優生日例外别賜九龍燭十挺
  呷大夫
  家述常聿修仕偽蜀爲太子左贊善大夫西人皆滑稽聿修伺述酒瓮將竭叩門求飲未通大道已見罍恥濡筆書壁曰酒客乾喉去唯存呷大夫
  九福
  天下有九福京師錢福眼福病福屏帷福吳越口福洛陽花福蜀川藥福秦隴鞍馬福燕趙衣裳福
  蠭窠巷陌
  四方指南海爲烟月作坊以言風俗尚淫今京師鬻色戸將及萬計至于男子舉體自貨進退恬然遂成蠭窠巷陌又不止烟月作坊也
  手民
  木匠總號運金之藝又曰手民手貨
  女及第
  齊魯燕趙之種蠶收繭訖主蠶者簪通花銀碗謝祠廟村野指爲女及第
  不動尊
  宣武劉錢民也鑄鐵爲筭子薄遊妓求釵奩劉子辭之姥曰郎君家庫裏許多青銅教做不動尊可惜爛了風流抛散能使幾何劉子云我爺喚筭子作長生鐵况錢乎
  甌宰
  廣席多賓必差一人慣習精俊者充甌宰使舉軄律衆
  金搭膝
  温韜少無賴拳人幾死市魁將送官謝過魁前拜逾數百魁釋之韜每念之以爲恥既貴達拍金薄搭膝帶之曰聊酬此膝
  女行
  胭脂虎
  朱氏女沉慘狡妬嫁爲陸愼言妻愼言宰尉氏政不在巳吏民語曰胭脂虎
  冠子蟲
  俗罵婦人爲冠子蟲謂性若蟲蛇有傷無補
  補闕燈檠
  冀州儒李大壯畏服小君萬一不遵號令則叱令正坐爲綰匾髻中安燈盌然燈火大壯屏氣定體如枯木土偶人諢目之曰補闕燈檠
  黑心符
  萊州長史于義方著黑心符一卷録以傳後黑心者繼婦之德名也
  君子
  髯佛
  滑州賈寧性仁恕賑饑救患耆稚愛慕之以寧多髯遂皆以髯佛呼之
  老雅陳
  巴陵陳氏累世孝謹鄉里以老雅陳目之謂烏鴉能反哺也
  百悔經
  閩士劉乙嘗乘醉與人争妓女既醒慚悔集書籍凡因飲酒致失賈禍者編以自警題曰百悔經自後不飲至于終身
  樂天羮
  周維簡隱洪州西山嘗云得米三四石樂天羮七百二十碗足了一年之費
  私麽
  蟲使
  莊宗時伶官朱國賓天姿乖狠衆皆畏恨以其閩人號爲蟲使
  腹兵
  荆楚賈者與閩商争宿邸荆賈曰爾一等人横面蛙言通身劒㦸天生玉網腹内包蟲閩商應之曰汝軰腹兵亦自不淺葢謂荆字從刀也
  瓮精
  螺川人何畫薄有文藝而屈意於五侯鯖尤善酒人以瓮精誚之
  釋族
  的乳三神仙
  太祖陳橋時太后方飯僧于寺懼不測寺主僧誓以身蔽上受禪賜的乳三神仙
  引飯大師
  禪家未粥飯先鳴槌維那掌之藂林目浄槌爲引飯大師維那爲欒槌都督
  鉢盂精
  行脚僧驚舉子驢舉子不忿僧曰麻衣鬼著汝何時㑹林舉子揚鞭曰鉢盂精且理㑹取養命圓
  雙撚布
  長安素上人四時止雙撚布爲三衣執一鬼脚杖而已
  寄生囊
  梓潼雙燈寺僧書一頌曰撞來好箇寄生囊云云趺坐而化
  泥融覺
  比丘無染遊廬山春雨路滑忽仆石上由是洞見本原士大夫稱爲泥融覺
  紫織方
  獲嘉秃士貫微僭奢如貴要子弟旋織小叠勝羅染椹服號紫織方
  三隻韈
  去習者雲行至峨眉山而隱蓄三隻韈常用二補一嵗久裂帛交雜望之茸茸焉自呼爲獅子襪
  仙宗
  饕餮仙
  近世事仙道者不務寡欲多捜黄白術貪婪無厭宜謂之饕餮仙
  
  昌九
  宜春太守虞杲郡齋植昌蒲五檻次子夢髯翁自號昌九言願賜保養
  科名草
  杜荀鶴舍前椿樹生芝草明年及第以漆彩飾之安几硯間號科名草
  蕉迷
  南漢貴璫趙純節性惟喜芭蕉凡軒𥦗館宇咸種之時稱純節爲蕉迷
  綠天
  懷素居零陵菴東郊治芭蕉亘帶幾數萬取葉代紙而書號其所曰綠天菴曰種紙厥後道州刺史追作緑天銘
  馨列侯
  唐保大二年國主幸飲香亭賞新蘭詔苑令取滬溪美土爲馨列侯擁培之具
  蕭寒郡假節侯
  蘆之爲物大類此君但霜雪侵陵改素爲愧耳故好事君子號蘆爲蕭寒郡假節侯
  
  綠卿
  王彪臨池賦云碧氏方澄宅龜魚而蕩𣻌綠卿髙拂宿烟霧以參差
  平頭筍
  海南島中一類筍極腴厚而甚短島人號平頭筍
  文章樹
  張曲江里第之側有古柘嘗因狂風發其一根解爲器具花紋甚竒人又以公之手筆冠世目之曰文章樹
  蚱蜢竹
  江湖間有一種野竹其葉糾結如蟲狀山民曰此蚱蜢竹也
  鞾鞵樹
  金鄉路上一老榆往來者就樹下易草屨例以其舊懸而去行人指爲鞾鞵樹
  邊幼節
  余爲筍効傅休奕作墓誌曰邊幼節字脆中晉林琅玕之裔也以湯死建隆二年三月二十五日立石
  
  小南强
  南漢地狹力貧不自揣度有欺四方傲中國之志每見北人盛誇嶺海之强世宗遣使入嶺館接者遺茉莉文其名曰小南强及本朝鋹主面縛僞臣到闕見洛陽牡丹大駭歎有縉紳謂曰此名大北勝
  睡香
  廬山瑞香花始緣一比丘晝寢盤石上夢中聞花香烈酷不可名既覺尋香求之因名睡香四方竒之謂乃花中祥瑞遂以瑞易睡
  獨立仙
  孟昶時每臈日内官各獻羅體圏金花樹子梁守珍獻忘憂花縷金于花上曰獨立仙
  錦洞天
  李後主每春盛時梁棟𥦗壁柱栱階砌並作隔筒宻挿雜花榜曰錦洞天
  黄玉玦
  錢俶以弟信鎭湖州後圃芙蓉枝上穿一黄玉玦枝梢交雜不知從何而穿也信截幹取玦以獻人謂真仙來遊留此以驚世耳
  樓羅厯
  劉鋹在國春深令宫人鬪花凌晨開後苑各任採擇少頃勑還宮鎖花門膳訖普集角勝負于殿中宦士抱關宮人出入皆捜懷袖置樓羅厯以驗姓名法制甚嚴時號花禁負者獻耍金耍銀買燕
  紫風流
  廬山僧舍有麝囊花一藂色正紫類丁香號紫風流江南后主詔取數十根植于移風殿賜名蓬萊紫
  婪尾春
  胡嵪詩缾裏數枝婪尾春時人罔喻其意桑維翰曰唐末文人有謂芍藥爲婪尾春者婪尾酒乃最後之杯芍藥殿春亦得是名
  金剛不壊王
  懿宗賞花短歌云長生白久視黄共拜金剛不壞王謂菊花也
  雨天三昧
  孟昶春餘宴後苑飛紅滿空昶曰彌陀經云雨天曼陀羅華此景近似今日觀化工之雨天三昧宜召六宮設三昧燕
  瀛州玉雨
  司空圖菩薩蠻謂梨花爲瀛州玉雨
  嚴山圭木
  韓恭叟離合巗桂二字爲嚴山圭木
  百宜枝杖
  酴醿木香事事稱宜故賣挿枝云百宜枝杖此洛社故事也
  花腊
  腊粉流愛重酴醿盛開時置書冊中冬間取以挿髩葢花腊耳
  香瓊綬帶
  薛能賞酴醿詩云香瓊綬帶雪纓絡
  花太醫
  蘇直善治花瘠者腴之病者安之時人競稱爲花太醫菓
  瑞聖奴
  天寶年内中柑樹結實帝日與貴妃賞御呼爲瑞聖奴
  餘甘尉
  鄴中環桃特異後唐莊宗曰昔人以橘爲千頭木奴此不爲餘甘尉乎
  省事三
  北戎蓮實狀長少味出藕頗佳然止三孔用漢語轉譯其名曰省事三
  蜜父䗶兄
  建業野人種梨者詫其味曰蜜父種枇杷者恃其色曰䗶兄
  赤誌翁
  予嘗以鴨卵及蓮枝一捻紅餉符昭逺介還送一詩云聖胎初出赤誌翁醜杖旁扶赤誌翁
  河東飯
  晉王嘗窮追汴師糧運不繼蒸栗以食軍中遂呼栗爲河東飯
  雞冠棗
  睢陽多善棗雞冠棗宜作脯醍醐棗宜生啖或謂棗是聖花皃
  紅雲宴
  嶺南荔枝固不逮閩蜀劉鋹每年設紅雲宴正紅荔枝熟時
  月一盤
  蜀孟昶月旦必素飱性喜薯藥左右因呼薯藥爲月一盤
  玉角香
  新羅使者每來多鬻松子有數等玉角香重堂棗御家長龍牙子惟玉角香最竒使者亦自珍之
  鐵脚梨
  木瓜性益下部若脚膝筋骨有疾者必用焉故萬家號爲鐵脚梨
  黄金顙
  丘鵬南出甘蔗啖朝友云黄金顙
  百二子
  河東葡萄有極大者惟土人得啖之其至京師者百二子紫粉頭而已
  御蟬香
  洛南㑹昌中瓜圃結五六實長幾尺而極大者類蛾綠其上皺文酷似蟬形圃中人連蔓移土檻貢上命之曰御蟬香挹腰綠
  百子瓮
  果中子繁者惟夏瓜冬瓜石榴故嗜果者目瓜爲百子瓮
  獨子青
  遼東一處有瓜若澆沃則以酒代水實成破爲十段若段中止有一子而長數寸食一顆可作十日糧國人珍之名獨子青
  瓜戰
  吳越稱霅上瓜錢氏子弟逃暑取一瓜各言子之的數言定剖觀負者張宴謂之瓜戰
  鼻選
  瓜最盛者無踰齊趙車擔列市道路濃香故彼人云未至舌交先以鼻選
  褉寶
  崔逺家墅在長安城南就中褉池産巨藕貴重一時相傳爲褉寶又曰玉臂龍
  九天材料
  一時之菓品類幾何惟假蜂蔗川糖白鹽藥物煎釀曝粉各隨所宜郭崇韜家最善乎此知味者稱爲九天材料
  
  崑味
  落蘇本名茄子隋煬帝縁飾爲昆侖紫瓜人間但名崑味而已
  千金菜
  髙國使者來漢隋人求得菜種酧之甚厚故因名千金菜今萵苣也
  百嵗羮
  俗號虀爲百嵗羮言至貧亦可具雖百嵗可長享也
  子母蔗
  湖南馬氏有雞狗坊卒長能種子母蔗
  一束金
  杜頤食不可無韭人惡其噉候其僕市還潛取棄之怒罵曰奴狗奴狗安得去此一束金也
  和事草
  䓗和羮衆味若藥劑必用甘草也所以文言曰和事草
  玉乳蘿萄
  王奭善營度子弟不許仕宦每年止火田玉乳蘿萄壼城馬面菘可致千緡
  筍奴菌妾
  江右多菘菜粥筍者惡之罵曰心子菜葢筍奴菌妾也
  笑矣乎
  菌蕈有一種食之令人得乾笑疾士人戲呼爲笑矣乎
  麝香草
  蒜五代宮中呼麝香草
  鍊鶴一羮醉猫三餅
  居士李巍求道雪竇山中畦䔫自供有問巍曰日進何味荅曰以鍊鶴一羮葢爲鍊得身形似鶴形也醉猫三餅巍以時蘿薄荷搗餅爲餅問者語所親者以清饑道者旦暮必以菜解
  纒齒羊
  袁居道不求聞達馬希範間延入府希範病酒厭膏膩居道曰大王今日使得貧家纒齒羊詢其故則蔬茹
  浄街槌
  瓠少味無韻葷素俱不相宜俗呼浄街槌
  
  迎年佩
  咸通後士風尚於正旦未明佩紫赤囊中盛人參木香如豆様時時傾出嚼吞之至日出乃止號迎年佩
  師子术
  潛山産善术以其盤結醜怪有獸之形因號爲師子术
  却老霜
  却老霜九鍊松脂爲之辟穀長生
  日面天腸福衢夀車
  太清草木方云服雲母者成日面天腸餌鍾乳者登福衢夀車
  草創刀圭
  髙麗博學記云酥名大刀圭醍醐名小刀圭酪名水刀圭乳腐名草創刀圭
  火輪三昧
  凡病膏肓之際藥效難此鍼灸之所以用也鍼長於宣壅滯灸長於氣血古人謂之延年火又曰火輪三昧
  火靈庫
  昌黎公愈晩年頗親脂粉故事服食用硫黄末攪粥飯啖雞男不使交千日烹庖名火靈庫公間日進一隻焉始亦見功終致絶命
  回頭青
  香附子湖湘人謂之回頭青言就地剗去轉首已青也禽
  羮本
  郝輪陳别墅畜雞數百外甥丁權伯勸諭輪畜一雞日殺小蟲無數况損命莫知紀極豈不寒心輪曰汝要我破除羮本雖親而實疏也
  挿羽佳人
  豪少年尚畜鴿號半天嬌人以其蠱惑過於嬌女艶妖呼爲挿羽佳人
  家常膃肭臍
  膃肭臍不可常得野雀久食積功固亦峻𦂳葢家常膃肭臍也
  婆娑皃
  鄭遨隱居有髙士問何以閲目對曰不注目於婆娑皃即側耳於鼓吹長謂玩鷗而聽蛙也
  黑鳳凰
  禮部郎康凝畏妻甚有聲妻嘗病求烏雅爲藥而積雪未消難以網捕妻大怒欲加捶楚凝畏懼涉泥出郊用粒食引致之僅獲一枚同雀劉尚賢戲之曰聖人以鳳凰來儀爲瑞君獲此免禍可謂黑鳳凰矣
  兀地奴
  世呼鵝爲兀地奴爲謂其行步盤跚耳
  減脚鵝
  御史符昭逺曰鴨頗類乎鵝但足短耳宜謂之減脚鵝
  瓦亭仙
  鸛多在殿閣䲭尾及人家屋獸結窠故或有呼瓦亭仙者
  肉寄生
  章貢小蒙川蘇氏山林多鳩賓客滿坐可悉饜飫一網數十百咄嗟可具故其黨戲之曰此君家肉寄生也
  啞瑞
  于頔董天休俱爲鄜州從事頔文辨天休木訥而衣冠甚麗一日有吏人獲錦雉來獻頔笑曰此物毛羽粲錯但鳴不中律呂亦啞瑞而已矣
  長生網
  鶉之爲性聞同類之聲則至熟其性必求鶉之善鳴者誘致則無不獲自號引鶉爲長生網
  族味
  鶉捕之者多論網而獲故雌雄羣子同被鼎俎世人文其名爲族味
  碧海舍人
  隋宦者劉繼詮得芙蓉鷗二十四隻以獻毛色如芙蓉帝甚喜置北海中曰鷗字三品鳥宜封碧海舍人碧一作北
  人日鳥
  南唐王建封不識文義族子有動植疏俾吏錄之其載鴿事以傳寫訛謬分一字爲三變而爲人日鳥矣建封信之每人日開筵必首進此味
  納膾塲小尉
  取魚用鸕鷀快捷爲甚人遂謂曰小舟即納膾塲鸕鷀乃小尉耳
  相如錦
  相如文君用鷫鸘裘貰酒長沙浪士王渲與名倡董和仙客爲麗服塗鷫鸘狀號相如錦久而都下亦效之獸
  白沙龍
  馮翊産羊膏嫩第一言飲食者必推馮翊白沙龍爲首
  珍郎
  天后好食冷修羊腸張昌宗冷修羊手札曰珍郎殺身以奉國
  角仙
  華清宮一鹿十年精俊不衰人呼曰角仙
  玉署三牲
  道家流書言麞鹿麂是玉署三牲神仙所享故奉道者不忌
  糟糠氏
  僞唐陳喬食蒸肫曰此糟糠氏面目殊乖而風味不淺也
  金鞍使者
  王昶傾金錢市名馬凡得五匹各有位號曰金鞍使者千里將軍致逺侯渥洼郎驥國公
  尾君子
  郭休隱居泰山畜一猢猻謹恪不踰規矩呼曰尾君子
  綠耳梯
  江南後主同氣宜春王從謙常春日與妃侍遊宮中後圃妃侍覩桃花爛開意欲折而條髙小黄門取綵梯獻時從謙正乘駿馬擊毬乃引鞚至花底痛採芳菲顧謂嬪妾曰吾之綠耳梯何如
  白雪姑
  余在輦轂至大街見揭小榜曰虞太博宅失去猫皃色白小名曰雪姑
  肉胡床
  吉祥座杜重威馬也肉胡床景延廣馬也
  肉竈燒丹
  開運中術士曹盈道來謁自陳能肉竈燒丹借㕔修養詢其説肉竈者末生硃砂飼羊羔腯乃供厨借㕔者素女容成閉陽采隂之意









  說郛卷一百二十上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