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女子解放與家庭改組”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慰慈这篇文章的见解很可以补救现时人所主张的缺点。现在有许多人提倡“小家庭”,以夫妇儿女为单位。这是很不错的。但这种个人主义的小家庭是一种奢侈品。除少数很有余钱的人家,决不能多雇男女仆人,所以家妇的职务格外加重,哪有余力来做真正解放的事业呢?我并不是说解放了的妇女便不该做煮饭炒菜洗衣裳的事。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一个女子是很配做学者或美术家的,因为社会的组织不完备,她不能不在她的小家庭里做那煮饭洗衣裳的事,这岂不是社会的大损失吗?所以慰慈说的“新家庭的事务非由多数家庭组织团体同力合办不可”是比“小家庭”的主张更进一层了。

  (原载1919年8月10日《每周评论》第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