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看閩西農民造反的成績——福建通信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請看閩西農民造反的成績——福建通信
作者:惲代英
1930年3月12日
本作品收錄於《红旗》和《中国苏维埃
 1930年2月,恽代英以中央代表身份到厦门指导中共福建省第二次代表大会。3月12日在《红旗》三日刊第83期上发表了这篇通信,当时没有署名;同年5月编入《中国苏维埃》一书时署名“代英”。

  列位,你們都聽見過國民黨張貞、劉和鼎、金漢鼎諸位大人,怎樣勞師動眾的去圍剿閩西朱毛土共,你們都親身領受過國民黨攤派剿共公債,領受過反共軍隊拉夫騷擾的深仁厚澤,你們可曾知道閩西出了一件什麽大了不得的事?

  真的!真是一件大了不得的事,閩西農民反了:什麽朱毛紅軍便是來幫助他們造反,什麽土共便是指的那些本地造反的農民。你真以為閩西現在亦只是一種普通的什麽革命,好比蔣介石革命便打倒了張作霖、吳佩孚,自己做起國民政府主席,好比汪精衛又要革蔣介石的命,亦想來搶一個國民政府主席做做?閩西完全不是這一回事情。閩西不是什麽普通的革命,他是造反,他是要鬧一個天翻地覆,把全世界翻轉過來。

  你們說閩西做了一些什麽事呢?讓我來一件件事告訴你們。

(一)趕走了國民黨[编辑]

  閩西的農民把他們那裏收租的地主紳士一齊都打倒了,那些窮苦的佃戶與那些田地不夠養活自己的自耕農,他們都起來象發狂一樣的,搜殺他們鄉村的地主紳士。沒有殺到手的亦被他們驅逐掃除了一個乾凈。他們把鄉村所有的田地,都拿來重新分過,他們自己耕種便都歸自己享受。

  你們一定要奇怪,象這樣無法無天的事,國民黨官府肯答應麽?自然不答應的。但閩西的農民不但是要打倒那般收租的地主紳士,他們一樣是要打倒那般坐地收捐、收稅、派款、派糧的國民黨官府。他搜殺國民黨官府正好象搜殺那般地主紳士一樣。你們不聽見他們將國民黨旅長大人郭鳳鳴,老實不客氣的殺了懸首示眾嗎?!你們不看見他們將國民黨還有好幾位大人,如盧新銘、陳國輝等,打得夾起狗尾巴向漳、泉、閩北一帶亂跑嗎?他們真是反了!他們何曾把國民黨官府看在眼上?

(二)成立了蘇維埃政府[编辑]

  你們或者奇怪,閩西農民把國民黨官府趕起走了,他們怎樣過日子?他們象這樣下去,誰還能管誰呢?他們把地主、紳士趕了分田地,那田地各有肥瘦大小,怎樣會分得均平?他們這樣下去,不要自己間爭得打破頭嗎?

  說也奇怪!他們完全沒有這樣一回事。他們現在過得非常舒舒服服,從前爭田爭水的事現在一概沒有了。為什麽呢?因為他們有一個新的辦法。

  他們在一個鄉村裏面,許多事都是靠著開群眾大會解決。例如他們分田地,便是由群眾大會自己討論,自己定出分配的標準,自己指定調查並照料分配的人。這樣分配下來,大家心滿意足,沒有一句話說。

  其實這亦是自然的,你們曉得,從前閩西農民在地主官府下面,要交租,又要完糧,又要上捐,又要派款,他們那時候簡直沒有法子生活下去。有些農民一年都沒有米進口,並且連紅薯亦沒有吃,他們只有吃紅薯渣。現在造反成功,居然分了田地,而且分田地完全是他們自己作主,這正好比從地獄走上了天堂,還有什麽話說呢?

  而且即令他們有什麽話要說,有什麽爭端,亦是很容易辦的,他們那時仍舊是開群眾大會解決。群眾大家怎樣說,便怎樣辦,誰亦不能說這還不是十分公道。

  他們不但一鄉的事這樣辦,一區的事,一縣的事,亦差不多是這樣辦的。自然一區一縣的事,不能將一區一縣的群眾都召集在一處開大會解決事情。他們的辦法,是在各鄉舉代表到區開會解決一區的事。各區舉代表到縣開會解決一縣的事。同時亦由縣、區以下各工廠、作坊、軍隊舉代表參加。他們說,這樣的群眾大會或代表大會,便是他們的政府。他們替這種政府起一個名字,便叫做蘇維埃。

  真虧他們有這樣的一個好辦法,怪不得他們用不著地主、紳士、國民黨官府,要將這般人殺他一個乾凈了。

(三)土地歸農民[编辑]

  你們說,閩西把所有田地都分配了,是不是把一些自耕農的田地,亦和地主紳士的田地一樣,拿去分配去了呢?為什麽打倒地主紳士,卻連起自耕農民亦一樣要打倒呢?

  自然沒有打倒自耕農的話,他們本來只是反對那些坐著吸血收租的地主紳士,這種地主紳士亦是一般農民所痛恨的,他們為什麽到把所有田地都分配了呢?很簡單的原因是那裏自耕農民五分之四都是不夠養活自己,這些人象佃戶一樣要求分配田地。把所有田地分配了並不是打倒自耕農,而是使他們可以獲得更多的田地。不過這種辦法,對於那些田地可以養活自己而有余的自耕農民是有些不利的。但這種農民在閩西一百個人中間不過只四五個,他們這點小小的不利,大家便不管他了。

  閩西農民的意思,亦並不希望各地農民將來造反的時候,都象他們這樣做。不過無論如何,總要將地主紳士的田地拿出來給佃戶與貧農分,至於怎樣分法盡可以由各鄉自己解決。

(四)分土地的方法[编辑]

  你們問,拿什麽標準分田呢?

  閩西農民現在所做的,多半是拿各地人口與田地平均分配(亦有少數地方不是這樣做的)。他們在大會中舉了人到各家去調查田畝人口,舉了老練的農民估定田地的大小肥瘦,便定出了分配的方針。削了很多木簽,寫上田的號數,收幾石谷,及歸誰個耕種,帶同群眾前去插定。這便算將田地分給了誰個,以後便由他耕種。

  你們想,那樣調查田畝不會有少數不好的農民隱瞞不報實數,以多報少的毛病麽?自然,有些地方亦有過這樣的事。但分田時要宣布給全鄉群眾,本鄉的事很難隱瞞過本鄉的人。並且他們亦議了一個懲罰的辦法,如少報幾畝將來便少了幾畝。所以這種隱瞞不報實數的事是很少看見的。

  不過按人口分配田地,現在確實發現有些不好的地方,因為這樣分配田地,是不問分得田地的人耕作能力如何的,這樣便會使老弱殘病的人都得了田地,但他們自己卻不能耕種。因此,所以有些田地荒廢起來,再不然便會私自租給人家耕種,成了變相的地主一樣。再不然,亦會看見有些地方,許多青年兒童亦去耕田,反轉將他們讀書遊戲的時候白送掉了。

  現在閩西農民已經看出這些毛病,正在設法改良。他們已有的辦法,是禁止田地私自租給人家耕種,有田地荒廢的收回給有力耕種的人去耕種。並舉行農產品展覽會比賽,鼓勵大家發達農村生產。至於青年兒童的勞動,卻同時在設法減少或禁止。

  在有些地方,他們還有些分不完的田地,便作為大家公共的田地,這種田地現在有兩種辦法,一是仍舊交給人家耕種,收三成土地稅做蘇維埃(代表會議)政府經費,一是農民公共為蘇維埃耕種。現在這兩種辦法都在試驗中,不過閩西農民都覺得還是公共為蘇維埃政府耕種的辦法好。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