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罷姚州屯戌表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請罷姚州屯戌表
作者:張柬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75

臣某言:臣伏聞姚州者,古哀牢之舊國,絕域荒外,山高水深,自生人以來,洎於後漢,不與中國交通。前漢唐蒙開夜郎填筰,而哀牢不附。至光武末年,始請內屬,漢置永昌郡以統理之,乃收其鹽布氈罽之稅,以利中土。其國西通大秦,南通交趾,奇珍異寶,進貢歲時不闕。劉備據有巴蜀,常以甲兵不充。及備死,諸葛亮五月渡瀘,收其金銀起鹽,以益軍儲,使張伯岐選其勁卒利兵,以增武備。故《蜀誌》稱自亮南征之後,國以富饒,甲兵充足。由此言之,則前代置郡,其利頗深。

今鹽布之稅不供,珍奇之貢不入,戈戟之用,不實於戎行,賨貨之資,不輸於大國,而空竭府庫,驅率平人,受役蠻夷,肝腦塗地,臣竊為國家惜之。

昔漢以得利既多,曆博南山,涉蘭倉水,更置博南、哀牢二縣。蜀人愁怨,行者作歌曰:「曆博南,越蘭津,渡蘭倉,為他人。」蓋譏漢貪珍奇鹽布之利,而為蠻夷之所驅役也。漢獲其利,人且怨歌。今減耗國儲,費用日廣,而使陛下之赤子,身膏野草,骸骨不歸,老母幼子,哀號望祭於千里之外,於國家無絲發之利,在百姓受終身之酷臣竊為國家痛之。

往者,諸葛亮破南中,使其渠率自相統領,不置漢官,亦不留兵鎮守。人問其故:亮言置官留兵,有三不易。大率以置官夷漢雜居,猜嫌必起;留兵運糧,為患更重;忽若反叛,勞費更多。但粗設紀綱,自然安定。臣竊以亮之此策,妙得羈縻蠻夷之術。

今姚府所置之官,既無安邊靖寇之心,又無葛亮且縱且擒之技。惟知詭謀狡算,恣情割剝,貪叨劫略,積以為常。扇動酋渠,遣成朋黨,折支諂笑,取媚蠻夷,拜跪趨伏,無複慚恥。提挈子弟,唱引凶愚,眾會蒲博,一擲累萬。

劍南逋逃,中原亡命,有二千餘戶,見散在彼,專以掠奪為業。姚州本龍朔中武陵縣主簿石子仁奏置之,後長史李孝讓、辛文協並為群蠻所殺。前朝遣郎將趙武貴討擊,貴及蜀兵,應時破敗,噍類無遺。又使將軍李義總等往征,郎將劉惠基在陣戰死,其州遂廢。臣竊以諸葛亮稱置官留兵,有三不易,其言乃驗,至垂拱四年,蠻郎將王善寶、昆州刺史爨乾福又請置州,奏言所有課稅,自出姚府管內,更不勞擾蜀中。及置州後,錄事參軍李棱為蠻所殺。延載中,司馬成琛奏請於瀘南置鎮七所,遣蜀兵防守,自此蜀中騷擾,於今不息。

且姚府總管五十七州,巨猾遊客,不可勝數。國家設官分職,以化俗防奸,無恥無厭,狼籍至此。今不問夷夏,負罪並深,見道路劫殺,不能禁止。臣恐一朝驚擾,為禍轉大。伏乞省罷姚州,使隸巂府,歲時朝覲,同之蕃國。瀘南諸鎮亦皆廢,於瀘北置關,百姓自非奉使入蕃,不許交通來往。增巂府兵,選擇清良宰牧以統理之。臣愚將為穩便。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