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國積弱由於防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中國積弱由於防弊
作者:梁啟超
1896年10月27日

  先王之為天下也公,故務治事;后世之為天下也私,故各防弊。務治事者,雖不免小弊,而利之所存,恒足以相掩;

  務防弊者,一弊未弭,百弊已起,如葺漏屋,愈葺愈漏,如補破衲,愈補愈破。務治事者,用得其人則治,不得其人則亂;務防弊者,用不得其人而弊滋多,即用得其人而事亦不治。自秦迄明,垂二千年,法禁則日密,政教則日夷,君權則日尊,國威則日損。上自庶官,下自億姓,游于文网之中,習焉安焉,馴焉扰焉,靜而不能動,愚而不能智。歷代民賊,自謂得計,變本而加厲之?及其究也,有不受節制,出于所防之外者二事:曰彝狄,曰流寇。二者一起,如湯沃雪,遂以滅亡。于是昔之所以防人者,則适足為自敝之具而已。

  梁啟超曰:吾嘗讀史鑒古今成敗興廢之跡,未嘗不悁悁而悲也。古者長官有佐無貳,所以盡其權,專其責,易于考績。(《王制》、《公羊傳》、《春秋繁露》所述官制,莫不皆然,獨《周禮》言建其正,立其貳,故既有冢宰、司徒、宗伯、司馬、司寇、司空,复有小宰、小司徒、小宗伯、小司馬、小司寇、小司空。凡正皆卿一人,凡貳皆中大夫二人,此今制一尚書、兩侍郎之所自出。《周禮》偽書,誤盡万世者也。)漢世九卿,尚沿斯制。(漢、晉間太常等尚無少卿,后魏太和十五年始有之。)后世懼一部之事,一人獨專其權也,于是既有尚書,复有侍郎,重以管部,計一部而長官七人,人人無權,人人無責。防之誠密矣,然不相掣肘,即相推諉,無一事能舉也。古者大國百里,小國五十,各親其民,而上統于天子,諸侯所治之地,猶今之縣令而已。漢世猶以郡領縣,而郡守則直達天子。后世懼親民之官權力過重也,于是為監司以防之;又慮監司之專權也,為巡撫、巡按等以防之;又慮撫、按之專權也,為節制、總督以防之。防之誠密矣,然而守令竭其心力以奉長官,猶懼不得當,無暇及民事也;朘万姓脂膏,為長官苞苴,雖厲民而位則固也。古者任官,各舉其所知,內不避親,外不避仇。漢、魏之間,尚存此意,故左雄在尚書,而天下號得人;毛玠、崔琰為東曹掾,而士皆砥礪名節。后世慮選人之請托,銓部之徇私也,于是崔亮、裴光庭定為年勞資格之法,孫丕揚定為掣簽之法。防之誠密矣,然而奇才不能進,庸才不能退,則考績廢也;不為人擇地,不為地擇人,則吏治隳也。古者鄉官,悉用鄉人,(《周禮》、《管子》、《國語》具詳之。)漢世掾尉,皆土著為之,(《京房傳》:房為魏郡太守,自請得除用他郡人,可知漢時掾屬無不用本郡人者,房之此請,乃是破格。)蓋使耳目相近,督察易力。后世慮其舞弊也,于是隋文革選,盡用他郡,然猶南人選南,北人選北。(宋政和六年詔,知縣注選,雖甚遠,無過三十驛。三十驛者,九百里也。)明之君相,以為未足,于是創南北互選之法。防之誠密矣,然赴任之人,動數千里,必須舉債,方可到官,非貪污無以自存也。土風不諳,語言難曉,政權所寄,多在猾胥,而官為綴旒也。古者公卿,自置室老,漢世三府,開閣辟士,九卿三輔郡國,咸自署吏,(顧氏《日知錄》云:鮑宣為豫州牧,郭欽奏其舉錯煩苛,代二千石署吏。是知署吏乃二千石之職,州牧代之,尚為煩苛。今以天子而代之宜乎?事煩而職不舉。)所以臂指相使,情義相通。后世慮其植党市恩也,于是一命以上,皆由吏部。防之誠密矣,然長佐不習,耳目不真,或長官有善政,而末由奉行,或小吏有异才,而不能自見也。古者用人皆久于其任,封建世卿無論矣,自余庶官,或一職而終身任之,且長子孫焉。

  爰及漢世,猶存此意,故守令稱職者,璽書褒勉,或累秩至九卿,終不遷其位,蓋使習其地,因以竟其功。后世恐其久而弊生也,于是定為几年一任之法,又數數遷調,宜南者使之居北,知禮者使之掌刑。防之誠密矣,然或欲舉一事,未竟而去官,則其事廢也;每易一任,必經營有年,乃更舉一事,事未竟而去如初,故人人不能任事。而其盤踞不去,世其業者,乃在胥吏,則吏有權而官無權也。古者國有大事,謀及庶人,漢世亦有議郎、議大夫、博士、議曹,不屬事,不直事,以下士而議國政,(余別有《古議院考》。)所以通下情,固邦本。后世恐民之訕已也,蔑其制,廢其官。防之誠密矣,然上下隔絕,民气散耎,外患一至,莫能為救也。古者三公坐而論道,其權重大,其体尊嚴。(三公者一相、二伯。)漢制丞相用人行政,無所不統,蓋君則世及,而相則傳賢,以相行政,所以救家天下之窮也。后世恐其專權敵君也,漸收其權歸之尚書,漸收而歸之中書,而歸之侍中,而歸之內閣;漸易其名為尚書令,為侍中,為左右仆射,中書侍郎,門下侍郎,為平章政事同三品,為大學士;漸增其員為二人,為四人,乃至十人;漸建其貳為同平章事,參知政事,為協辦大學士。其位日卑,其權日分,于是宰相遂為天子私人。防之誠密矣,然政無所出,具官盈廷,徒供畫諾,推諉延閣,百事叢脞也。古者科舉皆出學校,教之則為師,官之則為君,漢、晉以降,猶采虛望。后世慮士之沽名,官之徇私也,于是為帖括詩賦以錮之,浸假而鎖院,而搜檢,而糊名,而謄錄,而回避。若夫試官,固天子近侍親信之臣,親試于廷,然后出之者也,而使命一下,嚴封其宅焉;所至,嚴封其寓焉;行也,嚴封其舟車焉,若檻重囚。防之誠密矣,然暗中摸索,探籌賭戲,驅人于不學,導人以無恥,而關節請托之弊,卒未嘗絕也。古之學者,以文會友;師儒之官,以道得民。后世恐其聚眾而持清議也,于是戒會党之名,嚴講學之禁。防之誠密矣,然而儒不談道,獨學孤陋,人才彫落,士气不昌,徒使無忌憚之小人,借此名以陷君子,為一网打盡之計也。古者疑獄,泛与眾共,懸法象魏,民悉讀之,蓋使知而不犯,冤而得伸。后世恐其民這狡賴也,端坐堂皇以聳之,陳列榜楊以脅之。防之誠密矣,然刁豪者益借此以嚇小民,愿弱者每因此而戕身命,猾吏附會例案,上下其手,冤气充塞,而莫能救正也。古者天子時巡,与國人交,君于其臣,賤亦答拜,漢世丞相謁天子,御座為起,在輿為下,郡縣小吏,常得召見。后世恐天澤之分不嚴也,九重深閉,非執政末由得見。防之誠密矣,然生長深宮,不聞外事,見賢士大夫之時少,親宦官宮妾之時多,則主德必昏也。上下睽孤,君視臣如犬馬,臣視君如國人也。凡百庶政、罔不類是,雖更數仆,悉數為難。

  悠悠二千歲,莽莽十數姓,謀謨之臣比肩,掌故之書充棟,要其立法之根,不出此防弊之一心。謬种流傳,遂成通理,以縝密安靜為美德,以好事喜功為惡詞,容容者有功,嶢嶢者必缺,在官者以持祿保位為第一義,綴學者以束身自好為第一流。大本既撥,末亦隨之,故語以開鐵路,必曰恐妨舟車之利也;語以興机器,必曰恐奪小民之業也;語以振商務,必曰恐坏淳朴之風也;語以設學會,必曰恐導標榜之習也;語以改科舉,必曰恐開躁進之門也;語以鑄幣楮,必曰恐蹈宋、元之轍也;語以采礦產,必曰恐為晚明之續也;語以變武科,必曰恐民挾兵器以為亂也;語以輕刑律,必曰恐民藐法紀而滋事也。坐此一念,百度不張。譬之忡病,自惊自怛,以廢寢食;譬之痿病,不痛不痒,僵臥床蓐,以待死期。豈不异哉!豈不傷哉!

  防弊之心烏乎起?曰:起于自私。請言公私之義。西方之言曰:人人有自主之權。何謂自主之權?各盡其所當為之事,各得其所應有之利,公莫大焉,如此則天下平矣。防弊者欲使治人者有權,而受治者無權,收人人自主之權,而歸諸一人,故曰私。雖然,權也者,兼事与利言之也。使以一人能任天下人所當為之事,則即以一人獨享天下人所當得之利,君子不以為泰也。先王知其不能也,故曰:“不患寡而患不均。”又曰:“君子有絜矩之道,言公之為美也。”地者積人而成,國者積權而立,故全權之國強,缺權之國殃,無權之國亡。何謂全權?國人各行其固有之權;何謂缺權?國人有有權者,有不能自有其權者;何謂無權?不知權之所在也。無權惡乎起?曰:始也,欲以一人而奪眾人之權,然眾權之繁之大,非一人之智与力所能任也,既不能任,則其權將糜散墮落,而終不能以自有。雖然,向者眾人所失之權,其不能复得如故也,于是乎不知權之所在。故防弊者,始于爭權,終于讓權。何謂讓權?天下有事,上之天子,天子曰議以聞,是讓權于部院;部院議可,移文疆吏,是讓權于督撫;督撫以頒于所屬,是讓權于州縣;州縣以下于有司,是讓權于吏胥。

  一部之事,尚、侍互讓;一省之事,督撫互讓;一君之事,君國民互讓。爭固不可也,讓亦不可也。爭者損人之權,讓者損已之權。爭者半而讓者半,是謂缺權;舉國皆讓,是謂無權。夫自私之极,乃至無權。然則防弊何為乎?吾請以一言蔽之曰:因噎而廢食者必死,防弊而廢事者必亡!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4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9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