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宣令除裴延齡度支使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宣令除裴延齡度支使狀
作者:陸贄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3

右。緣班宏喪亡,臣今日麵取進止。今當此選,總有四人:杜佑、盧徵、李衡、李巽。並曾掌判財賦,各有績用可稱,資望人才,亦堪獎任。聖旨以淮南未可移動,盧徵又近改官,令臣擇一人與江西追取李衡者。臣以支計之司,當今所切,常須銜制黠吏,不可斯須闕人。待追李衡,數月方到,或恐綱條弛紊,錢物隱欺。李巽近追到城,請授給事中,且令權判,若處理稱職,便除戶部侍郎,如材不相當,則待李衡到,別商量處分。既免曠廢於事,又得閱試其能,兩人之中,必有可取。陛下累稱穩便,許依所奏施行。臣又退更誠意思,以為無易於此。希顏適宣進止:「李巽知度支,恐未相當,且空與給事中。朕更思量,司農少卿裴延齡,甚公清有才,宜令判度支,便進擬狀來,其李衡亦從追取者。」伏以周制六官,實司理本,塚宰制國用,量入為出;司徒掌邦賦,敷教恤人。今之度支,兼此二柄,準平萬貨,均節百司,有無懋遷,豐敗相補,利害關黎元之性命,費省係財物之盈虛。加以饋餉邊軍,資給禁旅,刻吝則生患,寬假則容奸,若非其人,不可輕授。裴延齡僻戾而好動,躁妄而多言,遂非不悛,堅偽無恥,豈獨有識深鄙,兼為流俗所嗤。頃列班行,已塵清貫,更居要重,必斁大猷,是將取{}讎四方,貽殃兆庶。屍祿之責,固宜及於微臣;知人之明,亦恐傷於聖鑒。伏願重循前議,俯察愚誠,更於四人之中,選擇取其尤者,庶諧僉屬,不紊朝經。延齡妄誕小人,任之交駭物聽,臣雖熟知不可,猶慮所見未周。趙憬眼疾漸瘳,後日即合假滿,待其朝謁,乞更參詳。去邪勿疑,天下幸甚。謹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