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工人運動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工人運動
作者:鄧中夏 1923年
1923年12月15日

工人的群众不论在民主革命或社会革命中都占在主力的地位,有法兰西俄罗斯两大革命可以证明,我们应毫无疑义了。中国工人的群众有革命的趋向与可能,而且是革命军中最勇敢的先锋队,有香港海员和京汉路工两大罢工可以证明,我们亦应毫无疑义了。所以我们不欲革命则已,要革命非特别重视工人运动不可。


我是曾经做过工人运动的人,据经验告诉我,使我深深地相信中国欲图革命之成功,在目前固应联合各阶级一致的起来作国民革命,然最重要的主力军,不论现在或将来,总当推工人的群众居首位。因为工人实际生活之压迫,比任何阶级所受的要惨酷,要深刻;故工人决战的毫不逡巡踌躇的态度,亦比任何群众所做的要勇敢,要坚决些。


目前中国因为产业还未发达,新式工业下的工人可统计的只不过六十三万余名,连不可统计的,充其量亦不过一百万名,在数量上看,实在是四万万全人口中的少数了;但是,我们应该知道,工人数量虽少,工人在社会上所占的地位,实在比任何群众尤为重要。比方海员一罢工,可以使国内外的交通断绝;铁路一罢工,可以使南北的交通断绝!汉冶萍一罢工,可以使国内和日本多数大工厂停业;开滦一罢工,可以使铁路轮船及用户的煤炭蹶竭,洋船都要鳞次栉比的停在秦皇岛,开不出渤海口去;码头工人一罢工,可以使洋货不能登岸;市政工人一罢工,可以使全埠扰乱,这是何等伟大的势力呵!所以我们不能因其数量少而轻视之。况且中国资产阶级虽无力发展实业,外国的资产阶级终会挟其金钱武力来作越俎代庖的事,新式工业下的工人只有日益增多,终归有长成壮大之一日呢。故我们这些真诚做实际活动的革命青年,除做别种群众运动外,尤应特别注重工人运动才是呵。


中国的工人运动,原是最近三年的事,可是在这三年之中,工人却做出不少惊天动地的光荣事业来。如罢工,从香港海员罢工起,到京汉路工罢工止,其间差不多没有那一处那一路那一矿那一厂不罢工,固然罢工之中不少失败,然而胜利的总占多数。如组织,除各业小规模的“工会”“工人俱乐部”而外,关于总联合的大组织,海员有“中华海员联合总会”;铁路京汉、津浦、京奉、京绥、粤汉、正太、陇海、都有总工会,而且共同企图“全国铁路总工会”之成立,组织了一个筹备委员会。汉冶萍三处联合组织了“汉冶萍总工会”;湖南、湖北、广东都有“全省工团联合会”。固然组织有些不免幼稚或涣散,然而在中国民族向来缺乏组织性的当中,总算比任何群众团结得结实而热烈,总算是矮子当中的长子。这是何等不可轻侮而可宝贵的革命势力呵!


不幸京汉路失败以后,许多社会运动家不免动摇减少了他们向来重视工人运动的观念与热心,这未免太没有信心与毅力了。总而言之,不论革命的政策为了应付时局的必要而要如何变更,然而工人运动却是任何革命方式之下应该特别重视而不可变更的。不然,如此革命的基本势力犹不注全力使之更强固,更发展,而漫然高唱什么样式的革命,终归是建屋于沙土之上,恐怕墙壁未立,屋瓦未覆,已是歪歪斜斜的坍塌了。


固然工人运动为了当前的政治状况,有时进攻,有时保守:如从香港海员罢工到京汉罢工止,是进攻时期,从京汉罢工失败以后,是保守时期。但是保守是固守阵垒,仍不忘厉兵秣马,静以待时,若阵垒也不固守了,厉兵秣马的工作也抛却了,象这样,不是保守,乃是销灭。我所敬佩负中国革命唯一的使命的社会运动家呵!望你们仍鼓励向来重视工人运动的精神与热心,持续的努力呵!如此基础已立,功亏一篑的工人运动,你们因稍稍受了一点波折,便认为此路不通,要另辟他道,我恐怕你们再革命一万年,也不能成功呢。


我可敬畏的青年呵!中国革命的重担,只有由我们一肩挑着。我们固应分队到各种群众中去,特别是工人的群众我们不可轻忽了呵!


原载《中国青年》第9期

署名:中夏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3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