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御臣之術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論禦臣之術
作者:魏徵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39

臣聞知臣莫若君,知子莫若父。父不能知其子,則無以睦一家。君不能知其臣,則無以齊萬國。萬國鹹寧,一人有慶,必藉忠良作弼,俊乂在官,則庶績其凝,無為而化矣。故堯舜文武,見稱前載,鹹以知人則哲,多士盈朝,元凱翼巍巍之功,周召光煥乎之美。然則四嶽九官,五臣十亂,豈惟生之於曩代,而獨無於當今者哉?在乎求與不求,好與不好耳。何以言之?夫美玉明珠,孔翠犀象,大宛之馬,西旅之獒,或無足也,或無情也。生於八荒之表,途遙萬里之外,重譯入貢,道路不絕者何哉?蓋由乎中國之所好也。況從仕者,懷君之榮,食君之祿,率之以義,將何往而不至哉?臣以為與之為忠,則可使同乎龍逢比幹矣。與之為孝,則可使同乎曾參子騫矣。與之為信,則可使同乎尾生展禽矣。與之為廉,則可使同乎伯夷叔齊矣。然而今之群臣,罕能貞白卓異者,蓋求之不切,勵之未精故也。若勖之以公忠,期之以遠大,各有職分,得行其道。貴則觀其所舉,富則觀其所養,居則觀其所好,習則觀其所言,窮則觀其所不受,賤則觀其所不為。因其材以取之,審其能以任之。用其所長,掩其所短,進之以六正,戒之以六邪。則不嚴而自勵,不勸而自勉矣。故《說苑》曰:「人臣之行,有六正六邪,行六正則榮,犯六邪則辱。」

何謂六正?一曰萌芽未動,形兆未見,昭然獨見存亡之機,得失之要,預禁乎未然之前,使主超然立乎榮顯之處,如此者聖臣也。二曰虛心盡意。日進善道,勉主以禮義,諭主以長策,將順其美,匡救其惡,如此者良臣也。三曰夙興夜寐,進賢不懈,數稱往古之行事,以勵主意,如此者忠臣也。四曰明察成敗,早防而救之,塞其間,絕其源,轉禍以為福,使君終以無憂,如此者智臣也。五曰守文奉法,任官職事,不受贈遺,辭祿讓賜,飲食節儉,如此者貞臣也。六曰國家昏亂,所為不諛,敢犯主之嚴顏,麵言主之過失,如此者直臣也。是謂六正。

何謂六邪?一曰安官貪祿,不務公事,與代浮沉。左右觀望,如此者具臣也。二曰主所言皆曰善,主所為皆曰可,隱而求主之所好而進之,以快主之耳目,偷合苟容,與主為樂,不顧後害,如此者諛臣也。三曰內實險詖,外貌小謹,巧言令色,妒賢嫉能。所欲進,則明其美,隱其惡;所欲退,則明其過,匿其美。使主賞罰不當,號令不行。如此者奸臣也。四曰智足以飾非,辯足以行說,內離骨肉之親,外構亂於朝廷,如此者讒臣也。五曰專權擅勢,以輕為重,私門成黨,以富其家,擅矯主命,以自顯貴,如此者賊臣也。六曰諂主以邪佞,陷主於不義,朋黨比周,以蔽主明,使黑白無別,是非無間,使主惡布於境內,聞於四鄰,如此者亡國之臣也。是謂六邪。

賢臣處六正之道,不行六邪之術,故上安而下理。生則見樂,死則見思,此人臣之術也。《記》曰:「權衡誠懸,不可欺以輕重;繩墨誠陳,不可欺以曲直;規矩誠設,不可欺以方圓;君子審禮,不可誣以奸詐。」然則臣之情偽,知之不難矣。又設禮以待之,執法以禦之。為善者蒙賞,為惡者受罰,安敢不企及乎?安敢不盡力乎?國家思欲進忠良退不肖,十有餘載矣,徒聞其語,不見其人何哉?蓋言之是也,行之非也。言之是,則出乎公道;行之非,則涉乎邪徑。是非相亂,好惡相攻,所愛雖有罪,不及於刑;所惡雖無辜,不免於罰。此所謂愛之欲其生,惡之欲其死者也。或以小惡棄大善,或以小過忘大功,此所謂君之賞不可以無功求,君之罰不可以有功免者也。賞不以勸善,罰不以懲惡,而望邪正不惑,其可得乎?若賞不遺疏不遠,罰不阿親貴,以公平為規矩,以仁義為準繩,考事以正其名,循名以求其實,則邪正莫隱,善惡自分。然後取其實,不尚其華,處其厚,不居其薄。則不言而化,期月而可知矣。若徒愛美錦,而不為人擇官,有至公之言,無至公之實,愛而不知其惡,憎而不知其善,徇私情以近邪佞,背公道而遠忠良,則夙夜不怠,勞神苦思,將求至理,不可得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