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於頔諡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於頔諡疏
作者:高釴 唐
本作品收录于《全唐文/卷0725

夫諡者,所以懲惡勸善,激濁揚清,使忠臣義士知勸,亂臣賊子知懼。忠臣義士,雖受屈於生前,死獲美名;亂臣賊子,雖竊位於當時,歿加惡諡者,所以懲暴戾,垂沮勸。孔子修《春秋》,亂臣賊子懼,蓋謂此也。垂範如此,而不能救,況又隳其典法乎!臣風聞此事,是徐泗節度使李奏請。李勳臣節將,陛下寵其勳勞,賜其爵祿車服第宅則可,若亂朝廷典法,將何以沮勸?仲尼曰:「唯名與器,不可以假人。」各器君之所司,若以假人,與之政也,政亡則國家從之矣。頔頃鎮襄漢,殺戮不辜,恣行凶暴;移軍襄鄧,迫脅朝廷,擅留逐臣,邀遮天使。當先朝嗣位之始,貴安反側,以靖四方,幸免鈇鉞之誅,得全首領而斃。誠宜諡之謬厲,以沮凶邪,豈可曲加美名,以惠奸宄。如此,則是於頔生為奸臣,死獲美諡。竊恐天下有識之人,謂聖朝無人,有此倒置。伏請速追前詔,卻依太常諡為厲,使朝典無虧,國章不紊。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