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春秋變周之文(何休解)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春秋變周之文(何休解)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三家之傳,迂誕奇怪之說,《公羊》為多,而何休又從而附成之。
    後之言《春秋》者,黜周王魯之學與夫讖緯之書者,皆祖《公羊》。
    《公羊》無明文,何休因其近似而附成之。
    愚以為何休,《公羊》之罪人也。
    凡所謂《春秋》變周之文從商之質者,皆出於何氏,愚未嘗觀焉。
    滕侯、薛侯來朝。
    齊侯使其弟年來聘。
    何休曰:質家親親。
    故先滕侯而加錄齊侯之母弟。
    且夫親親者,周道也。
    先宗盟而後異姓者,周制也。
    鄭忽出奔衛。
    《公羊傳》曰:「忽何以名?春秋伯、子、男一也。
    詞無所貶。
    」何休曰:「商爵三等,春秋變周五等之爵而從焉。
    《記》:「諸侯失地名。
    」而文十二年成阝伯來奔,《公羊》亦曰:「何以不名?兄弟詞也。
    」忽之出奔,其為失國,豈不甚明,而《春秋》獨無貶焉。
    雖然,《公羊》何為而為此說也?《春秋》未逾年之君皆稱子,而忽獨不然,此《公羊》之所以為此說也。
    且《春秋》之書,夫豈一概。
    衛宣未葬,而嗣子稱侯以出會,書曰「及宋公衛侯燕人戰」。
    鄭忽外之撫援,內之無黨,一夫作難,奔走無告,鄭人賤之,故赴以名,書曰「顧忽出奔衛」。
    衛侯未逾年之君也,鄭忽亦未逾年之君也,因其自侯之而侯之,因其自名而名之,皆所以變常而示譏也。
    且夫以例而求《春秋》者,乃愚儒之事也。
    孔子行夏之時,乘殷之輅,服周之冕,又曰「郁郁乎文哉,吾從周」。
    由此觀之,夫子皆有取於三代,而周居多焉。
    況乎采周公之集以作《春秋》,而曰變周之文者,吾不信也。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