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會於澶淵宋災故(襄三十年)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會於澶淵宋災故(襄三十年)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春秋之時,忠信之道缺,大國無厭而小國屢叛,朝戰而夕會,夫子蓋厭之矣。
    觀周之盛時,大宗伯所制朝覲、會同之禮,各有遠近之差,遠不至於疏而相忘,近不至於數而相瀆。
    春秋之際,何其亂也,故曰春秋之盟,無信盟也,春秋之會,無義會也。
    雖然,紛紛者,天下皆是也。
    夫子將譏之,而以為不可以勝譏之也,故擇其甚者而譏焉。
    桓二年會於稷,以成宋亂。
    襄三十年會於澶淵,宋災故。
    皆以深譏而切責之也。

    《春秋》之書會多矣,書其所會而不書其所以會。
    書其所以會,桓之稷、襄之澶淵而已矣。
    宋督之亂,諸侯將討之,桓公平之,不義孰甚焉?宋之災,諸侯之大夫會,以謀歸其財,既而無歸,不信孰甚焉?非不義不信之甚,《春秋》之譏不至於此也。
    《左氏》之論,得其正矣。

    皆諸侯之大夫,而書曰某人某人會於澶淵,宋災故,尤之也。
    不書魯大夫,諱之也。
    且夫見鄰國之災,匍匐而救之者,仁人君子之心也。
    既言而忘之,既約而背之,委巷小人之事也。
    故書其始之為君子仁人之心,而後可以見後之為委巷小人之事。
    《春秋》之意,蓋明白如此。
    而《公羊傳》曰:「會未有言其所為者,此言其所為何?錄伯姬也。」
    且《春秋》為女子之不得其所而死,區區焉為人之死錄之,是何夫子之志不廣也!
    《穀梁》曰:「不言災故,則無以見其為善;澶淵之會,中國不侵夷狄,夷狄不入中國,無侵伐八年,善之也,晉趙武、楚建之力也。」
    如《穀梁》之說,宋之盟可謂善矣,其不曰息兵故,何也?嗚呼!《左氏》得其正矣。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