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毛筆之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題未定」草(五) 論毛筆之類
作者:魯迅
1935年9月5日
逃名
本作品收錄於:《且介亭雜文二集》和《太白

署名黄棘發表

國貨也提倡得長久了,雖然上海的國貨公司並不發達,「國貨城」也早已關了城門,接著就將城牆撤去,日報上卻還常見關於國貨的專刊。那上面,受勸和挨罵的主角,照例也還是學生,兒童和婦女。

前幾天看見一篇關於筆墨的文章,中學生之流,很受了一頓訓斥,說他們十分之九,是用鋼筆和墨水的,這就使中國的筆墨沒有出路。自然,倒並不說這一類人就是什麼奸,但至少,恰如摩登婦女的愛用外國脂粉和香水似的,應負「入超」的若干的責任。

這話也並不錯的。不過我想,洋筆墨的用不用,要看我們的閒不閒。我自己是先在私塾裡用毛筆,後在學校裡用鋼筆,後來回到鄉下又用毛筆的人,卻以為假如我們能夠悠悠然,洋洋焉,拂硯伸紙,磨墨揮毫的話,那麼,羊毫和松煙當然也很不壞。不過事情要做得快,字要寫得多,可就不成功了,這就是說,它敵不過鋼筆和墨水。譬如在學校裡抄講義罷,即使改用墨盒,省去臨時磨墨之煩,但不久,墨汁也會把毛筆膠住,寫不開了,你還得帶洗筆的水池,終於弄到在小小的桌子上,擺開「文房四寶」。況且毛筆尖觸紙的多少,就是字的粗細,是全靠手腕作主的,因此也容易疲勞,越寫越慢。閒人不要緊,一忙,就覺得無論如何,總是墨水和鋼筆便當了。

青年裡面,當然也不免有洋服上掛一枝萬年筆,做做裝飾的人,但這究竟是少數,使用者的多,原因還是在便當。便於使用的器具的力量,是決非勸諭,譏刺,痛罵之類的空言所能制止的。假如不信,你倒去勸那些坐汽車的人,在北方改用騾車,在南方改用綠呢大轎試試看。如果說這提議是笑話,那麼,勸學生改用毛筆呢?現在的青年,已經成了「廟頭鼓」,誰都不妨敲打了。一面有繁重的學科,古書的提倡,一面卻又有教育家喟然興歎,說他們成績壞,不看報紙,昧於世界的大勢。

但是,連筆墨也乞靈於外國,那當然是不行的。這一點,卻要推前清的官僚聰明,他們在上海立過製造局,想造比筆墨更緊要的器械——雖然為了「積重難返」,終於也造不出什麼東西來。歐洲人也聰明,金雞那原是斐洲的植物,因為去偷種子,還死了幾個人,但竟偷到手,在自己這裡種起來了,使我們現在如果發了瘧疾,可以很便當的大吃金雞那霜丸,而且還有「糖衣」,連不愛服藥的嬌小姐們也吃得甜蜜蜜。製造墨水和鋼筆的法子,弄弄到手,是沒有偷金雞那子那麼危險的。所以與其勸人莫用墨水和鋼筆,倒不如自己來造墨水和鋼筆;但必須造得好,切莫「掛羊頭賣狗肉」。要不然,這一番工夫就又是一個白費。

但我相信,凡有毛筆擁護論者大約也不免以我的提議為空談:因為這事情不容易。這也是事實;所以典當業只好呈請禁止奇裝異服,以免時價早晚不同,筆墨業也只好主張吮墨舐毫,以免國粹漸就淪喪。改造自己,總比禁止別人來得難。然而這辦法卻是沒有好結果的,不是無效,就是使一部份青年又變成舊式的斯文人。

八月二十三日。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