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淮西管內水損處請同諸道遣宣慰使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淮西管內水損處請同諸道遣宣慰使狀
作者:陸贄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473

右。奉進止:「淮西管內貢賦既闕,所緣水損簡擇宣慰使,此道亦不要遣去者。」

臣聞聖王之於天下也,人有不得其所者,若已納之於隍,故夏禹泣辜,殷湯引罪。蓋以率土之內,莫非王臣,或有昏迷不龔,是由教化未至,常以善救,則無棄人。自希烈亂常,汙染淮甸,職貢廢闕,責當有歸,在於編,豈任其咎。陛下息師含垢,宥彼渠魁,惟茲下人,久罹脅制,想其翹望聖化,誠亦有足哀傷,儻宏善救之心,當軫納隍之慮。今者遣使宣命,本緣恤患吊災,諸道災患既同,朝廷吊恤或異,是使慕聲教者絕望,懷反側者得詞,棄人而固其寇讎,恐非所以為計也。昔惡饑乞糴於秦,大夫百里奚曰:「天災流行,國家代有,救災恤鄰道也。行道有福。」丕豹則請因而伐之,穆公用百里奚之言,拒丕豹之請,且曰:「其君是惡,其人何罪?」遂輸粟以救之。其後秦饑,乞糴於晉,晉大夫虢射曰:「無損於怨,而益於寇,不如勿與。」慶鄭曰:「幸災不仁,貪愛不祥,怒鄰不義,不如與之。」惠公信虢射之謀,違慶鄭之議,遂閉糴以絕焉,是歲惡國複饑,秦伯又饋之粟,曰:「吾怨其君,而矜其人。」終於秦穆霸強,晉惠擒辱。是知棄怨而施惠者,可以懷敵;計利而忘義者,罔不失人。此乃列國諸侯,猶務恤鄰救災,矧君臨天下,而可使德澤不均被者乎!議者多謂淮右薦饑,國家之利,臣等愚見,以為不然。必若興有征之師,問不庭之罪,因災幸濟,已爽德征,儻又難於用兵,望其艱窘自弊,利害之勢,或未可知。夫悍獸之情,窮則攫搏,暴人之態,急則猖狂。當其迫阨之時,尤資撫馭,苟得招攜以禮,便可底寧,備慮乖方,亦足生患。竊以帝王之道,頗與敵國不同,懷柔萬邦,唯德與義,寧人負我,無我負人,故能使億兆歸心,遠邇從化,猶有凶迷不複,必當人鬼同誅,此其自取覆亡,尚亦不足含怒。今因供稅有闕,遂令施惠不均,責帥及人,恐未為允。伏惟聖鑒,更審細裁,量其所擇,諸道使並未敢宣行,伏候進止。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