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衡/7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實知篇第七十八 論衡
知實篇第七十九
作者:王充
定賢篇第八十

  凡論事者,違實不引效驗,則雖甘義繁說,眾不見信。 論聖人不能神而先知,先知之間,不能獨見,非徒空說虛言,直以才智準況之工也。事有證驗,以效實然。何以明之?

  孔子問公叔文子於公明賈曰:「信乎,夫子不言、不笑、不取,有諸?」對曰:「以告者過也。夫子時然後言,人不厭其言;樂然後笑,人不厭其笑;義然後取,人不厭其取。」孔子曰:「豈其然乎?豈其然乎?」天下之人,有如伯夷之廉,不取一芥於人,未有不言、不笑者也。孔子既不能如心揣度,以決然否,心怪不信,又不能達視遙見,以審其實,問公明賈乃知其情。 孔子不能先知,一也。

  陳子禽問子貢曰:「夫子至於是邦也,必聞其政。求之與?抑與之與?」子貢曰:「夫子溫良恭儉讓以得之。」溫良恭儉讓,尊行也。有尊行於人,人親附之。 人親附之,則人告語之矣。 然則孔子聞政以人言,不神而自知之也。齊景公問子貢曰:「夫子賢乎?」子貢對曰:「夫子乃聖,豈徒賢哉!」景公不知孔子聖,子貢正其名。 子禽亦不知孔子所以聞政,子貢定其實。對景公雲「夫子聖,豈徒賢哉」,則其對子禽,亦當雲「神而自知之,不聞人言」。 以子貢對子禽言之,聖人不能先知,二也。

  顏淵炊飯,塵落甑中,欲置之則不清,投地則棄飯,掇而食之。 孔子望見以為竊食。 聖人不能先知,三也。

  塗有狂夫,投刃而候;澤有猛虎,厲牙而望。 知見之者,不敢前進。 如不知見,則遭狂夫之刃,犯猛虎之牙矣。 匡人之圍孔子,孔子如審先知,當早易道,以違其害。 不知而觸之,故遇其患。 以孔子圍言之,聖人不能先知,四也。

  子畏於匡,顏淵後,孔子曰:「吾以汝為死矣。」如孔子先知,當知顏淵必不觸害,匡人必不加悖。 見顏淵之來,乃知不死;未來之時,謂以為死。 聖人不能先知,五也。

  陽貨欲見孔子,孔子不見,饋孔子豚。 孔子時其亡也,而往拜之,遇諸塗。 孔子不欲見,既往,候時其亡,是勢必不欲見也。 反,遇於路。 以孔子遇陽虎言之,聖人不能先知,六也。

  長沮、桀溺偶而耕。 孔子過之,使子路問津焉。 如孔子知津,不當更問。 論者曰:「欲觀隱者之操」。 則孔子先知,當自知之,無為觀也。 如不知而問之,是不能先知,七也。

  孔子母死,不知其父墓,殯於五甫之衢。 人見之者,以為葬也。 蓋以無所合葬,殯之謹,故人以為葬也。 鄰人鄒曼甫之母告之,然後得合葬於防。 有塋自在防,殯於衢路,聖人不能先知,八也。

  既得合葬,孔子反,門人後,雨甚至。 孔子問曰:「何遲也?」曰:「防墓崩。」孔子不應。 孔子泫然流涕曰:「吾聞之,古不修墓。」如孔子先知,當先知防墓崩,比門人至,宜流涕以俟之。 〔門〕人至乃知之,聖人不能先知,九也。

  子入太廟,每事問。 不知故問,為人法也。 孔子未嘗入廟,廟中禮器,眾多非一。 孔子雖聖,何能知之? □□□:「以嘗見,實已知,而復問,為人法。」孔子曰:「疑思問。」疑乃當問也? 實已知,當複問,為人法。孔子知《五經》,門人從之學,當複行問,以為人法,何故專口授弟子乎?不以已知《五經》,復問為人法,獨以已知太廟復問為人法,聖人用心,何其不一也? 以孔子入太廟言之,聖人不能先知,十也。

  主人請賓飲食,賓頓若捨。 賓如聞其家有輕子〔泊〕孫,必教親徹饌退膳,不得飲食;閉館關舍,不得頓〔賓〕。 賓之執計,則必不往。 何則?知請呼無喜,空行勞辱也。 如往無喜,勞辱復還,不知其家,不曉其實。 人實難知,吉凶難圖。如孔子先知,宜知諸侯惑於讒臣,必不能用,空勞辱己,聘召之到,宜寢不往。 君子不為無益之事,不履辱身之行。無為周流應聘,以取削蹟之辱;空說非主,以犯絕糧之厄。 由此言之,近不能知。論者曰:「孔子自知不用,聖思閔道不行,民在塗炭之中,庶幾欲佐諸侯,行道濟民,故應聘周流,不避患恥。為道不為己,故逢患而不惡。為民不為名,故蒙謗而不避。」曰:此非實也。 孔子曰:「吾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是謂孔子自知時也。 何以自知? 魯、衛,天下最賢之國也。魯、衛不能用己,則天下莫能用己也,故退作《春秋》,刪定《》、《》。 以自衛反魯言之,知行應聘時,未自知也。 何則?無兆象效驗,聖人無以定也。 魯、衛不能用,自知極也;魯人獲麟,自知絕也。 道極命絕,兆象著明,心懷望沮,退而幽思。夫周流不休,猶病未死,禱卜使痊也;死兆未見,冀得活也。然則應聘,未見絕證,冀得用也。 死兆見舍,卜還醫絕,攬筆定書。以應聘周流言之,聖人不能先知,十一也。

  孔子曰:「遊者可為綸。走這可為矰。至於龍,吾不知,其乘雲風上升。今日見老子,其猶龍邪!」聖人知物知事。老子與龍,人、物也,所從上下,事也,何故不知? 如老子神,龍亦神,聖人亦神。 神者同道,精氣交連,何故不知?以孔子不知龍與老子言之,聖人不能先知,十二也。

  孔子曰:「孝哉,閔子騫!人不間於其父母昆弟之言。」虞舜大聖,隱藏骨肉之過,宜愈子騫。 瞽叟與象,使舜治稟、浚井,意欲殺舜。當見殺己之情,早諫豫止。 既無如何,宜避不行,若病不為。 何故使父與弟得成殺己之惡,使人聞非父弟,萬世不滅?以虞舜不豫見,聖人不能先知,十三也。

  武王不豫,周公請命,壇墠既設,筴祝已畢,不知天之許己與不,乃卜三龜,三龜皆吉。 如聖人先知,周公當知天已許之,無為頓復卜三龜。 知聖人不以獨見立法,則更請命,秘藏不見,天意難知,故卜而合兆,兆決心定,乃以從事。聖人不能先知,十四也。

  晏子聘於魯,堂上不趨,晏子趨;授玉不跪。 晏子跪。 門人怪而問於孔子。 孔子不知,問於晏子。晏子解之,孔子乃曉。 聖人不能先知,十五也。

  陳賈問於孟子曰:「周公何人也?」曰:「聖人。」「使管叔監殷,管叔畔也。二者有諸?」曰:「然。」「周公知其畔而使,不知而使之與?」曰:「不知也。」「然則聖人且有過與?」曰:「周公,弟也,管叔,兄也。周公之過也,不亦宜乎!」孟子,實事之人也,言周公之聖,處其下,不能知管叔之畔。聖人不能先知,十六也。

  孔子曰:「賜不受命,而貨殖焉,億則屢中。」罪子貢善居積,意貴賤之期,數得其時,故貨殖多,富比陶硃。然則聖人先知也,子貢億數中之類也。 聖人據象兆,原物類,意而得之。 其見變名物,博學而識之。巧商而善意,廣見而多記,由微見較,若揆之今睹千載,所謂智如淵海。 孔子見竅睹微,思慮洞達,材智兼倍,強力不倦,超逾倫等耳!目非有達視之明,知人所不知之狀也。 使聖人達視遠見,洞聽潛聞,與天地談,與鬼神言,知天上地下之事,乃可謂神而先知,與人卓異。今耳目聞見,與人無別,遭事睹物,與人無異,差賢一等爾,何以謂神而卓絕?

  夫聖猶賢也,人之殊者謂之聖,則聖賢差小大之稱,非絕殊之名也。 何以明之?齊桓公與管仲謀伐莒,謀未發而聞於國,桓公怪之,問管仲曰:「與仲甫謀伐莒,未發,聞於國,其故何也?」管仲曰:「國必有聖人也。」少頃,當東郭牙至。管仲曰:「此必是已。」乃令賓延而上之,分級而立。管〔仲〕曰:「子邪,言伐莒?」對曰:「然。」管仲曰:「我不伐莒,子何故言伐莒?」對曰:「臣聞君子善謀,小人善意。臣竊意之。」管仲曰:「我不言伐莒,子何以意之?」對曰:「臣聞君子有三色:驩然喜樂者,鐘鼓之色;愁然清淨者,衰絰之色;怫然充滿手足者,兵革之色。君口垂不〔吟〕,所言莒也;君舉臂而指,所當又莒也。臣竊虞國小諸侯不服者,其唯莒乎!臣故言之。」夫管仲,上智之人也,其別物審事矣。雲「國必有聖人」者,至誠謂國必有也。東郭牙至,雲「此必是已」,謂東郭牙聖也。 如賢與聖絕輩,管仲知時無十二聖之黨,當雲「國必有賢者」,無為言聖也。謀未發而聞於國,管仲謂「國必有聖人」,是謂聖人先知也。 及見東郭牙,雲「此必是已」,謂賢者聖也。 東郭牙知之審,是與聖人同也。

  客有見淳于髡於梁惠王者,再見之,終無言也。惠王怪之,以讓客曰:「子之稱淳於生,言管、晏不及。及見寡人,寡人未有得也。寡人未足為言邪?」客謂髡。〔髡〕曰:「固也!吾前見王志在遠,後見王志在音,吾是以默然。」客具報,王大駭曰:「嗟乎!淳於生誠聖人也?前淳於生之來,人有獻龍馬者,寡人未及視,會生至。後來,人有獻謳者,為及試,亦會生至。寡人雖屏左右,私心在彼。」夫髡之見惠王在遠與音也,雖湯、禹之察,不能過也。志在胸臆之中,藏匿不見,髡能知之。 以髡等為聖,則髡聖人也。 如以髡等非聖,則聖人之知,何以過髡之知惠王也? 觀色以窺心,皆有因緣以準的之。

  楚靈王會諸侯,鄭子產曰:「魯、邾、宋、衛不來。」及諸侯會,四國果不至。趙堯為符璽御史,趙人方與公謂御史大夫周昌曰:「君之史趙堯且代君位。」其後堯果為御史大夫。然則四國不至,子產原其理也;趙堯之為御史大夫,方與公睹其狀也。 原理睹狀,處著方來,有以審之也。魯人公孫臣,孝文皇帝時,上書言漢土德,其符黃龍當見。 後黃龍見成紀。 然則公孫臣知黃龍將出,案律曆以處之也。

  賢聖之知,事宜驗矣。賢聖之才,皆能先知;其先知也,任術用數,或善商而巧意,非聖人空知。 神怪與聖賢,殊道異路也。聖賢知不逾,故用思相出入;遭事無神怪,故名號相貿易。 故夫賢聖者,道德智能之號;神者,眇茫恍惚無形之實。 實異,質不得同;實鈞,效不得殊。聖神號不等,故謂聖者不神,神者不聖。 東郭牙善意,以知國情,子貢善意,以得貨利。 聖人之先知,子貢、東郭牙之徒也。與子貢、東郭同,則子貢、東郭之徒亦聖也。 夫如是,聖賢之實同而名號殊,未必才相懸絕,智相兼倍也。

  太宰問於子貢曰:「夫子聖者歟?何其多能也!」子貢曰:「故天縱之將聖,又多能也。」將者,且也。 不言已聖,言且聖者,以為孔子聖未就也。夫聖若為賢矣,治行厲操,操行未立,則謂且賢。 今言且聖,聖可為之故也。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從知天命至耳順,學就知明,成聖之驗也。未五十、六十之時,未能知天命、至耳順也,則謂之「且」矣。 當子貢答太宰時,殆三十、四十之時也。

  魏昭王問於田詘曰:「寡人在東宮之時,聞先生之議曰『為聖易』有之乎?」田詘對曰:「臣之所學也。」昭王曰:「然則先生聖乎?」田詘曰:「未有功而知其聖者,堯之知舜也。待其有功而後知聖者,市人之知舜也。今詘未有功,而王問詘曰:「若聖乎? 敢問王亦其堯乎?」夫聖可學為,故田詘謂之易。如卓與人殊,稟天性而自然,焉可學?而為之安能成?田詘之言「為聖易」,未必能成,田詘之言為易,未必能是;言「臣之所學」,蓋其實也。

  〔聖〕可學,為勞佚殊,故賢聖之號,仁智共之。子貢問於孔子:「夫子聖矣乎?」孔子曰:「聖則吾不能。我學不饜,而教不倦。」子貢曰:「學不饜者,智也;教不倦者,仁也。仁且智,夫子既聖矣。」由此言之,仁智之人,可謂聖矣。孟子曰:「子夏、子遊、子張得聖人之一體,冉牛、閔子騫、顏淵具體而微。」六子在其世,皆有聖人之才,或頗有而不具,或備有而不明,然皆稱聖人,聖人可勉成也。孟子又曰:「非其君不事,非其民不使,治則進,亂則退,伯夷也。何事非君,何使非民,治亦進,亂亦進,伊尹也。可以仕則仕,可以已則已,可以久則久,可以速則速,孔子也。皆古之聖人也。」又曰:「聖人,百世之師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聞伯夷之風者,頑夫廉,懦夫有立志;聞柳下惠之風者,薄夫敦,鄙夫寬。奮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聞之者,莫不興起,非聖而若是乎?而況親炙之乎?」夫伊尹、伯夷、柳下惠不及孔子,而孟子皆曰「聖人」者,賢聖同類,可以共一稱也。 宰予曰:「以予觀夫子,賢於堯、舜遠矣。」孔子聖,宜言聖於堯、舜,而言賢者,聖賢相出入,故其名稱相貿易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