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一 論語 卷第二
魏 何晏 集解 景長沙葉氏觀古堂藏日本正平刊本
卷第三

論語八佾第三    何晏集解凢卄六章

孔子謂季氏八佾舞於庭是可忍

也孰不可忍也馬融曰孰誰也佾列也天子八佾諸

侯六卿大夫四士二八人為列八八六十四人也魯以周公故受王

者礼樂有八佾之舞今季桓子僣於其家廟儛之故孔子譏之也

三家者以雍徹馬融曰三家者謂仲孫叔孫季孫也

雍周頌臣工篇名也天子𥙊於宗廟歌之以徹𥙊今三家亦作此樂

子曰相維辟公天子穆穆奚取

於三家之堂苞氏曰辟公謂諸侯及二王之後也穆穆

天子之容也雍篇歌此者有諸侯及二王之後来助𥙊故也今三家

伹家臣而巳何取此義而作之於堂邪也子曰人而不

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苞氏曰言

人而不仁必不能行禮樂也林放問禮之本

曰林放鲁人也子曰大哉問禮與其奢也

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苞氏曰易和易也言

禮之本意失於奢不如儉也喪失於和易不如衷戚也子曰

夷狄之有君不如諸夏之亡也

曰諸夏中國也亡無也季氏旅於㤗山子謂

冉有曰汝不能救與馬融曰旅𥙊名也禮諸侯

𥙊山川在其封内者今陪臣𥙊㤗山非禮也冉有弟子冉求也時仕

於季氏救猶止也對曰不能子曰嗚呼曽

謂㤗山不如林放乎苞氏曰神不享非禮林放

尚知禮㤗山之神反不如林放邪欲誣而𥙊之子曰君子

無所爭必也射乎孔安國曰言於射而後有爭也

揖讓而升下而飲王肅曰射於堂升及下皆揖讓

而相飲也其爭也君子馬融曰多筭飲少筭君子之所

子夏問曰巧𥬇倩兮羙目盻兮

素以爲絢兮何謂也馬融曰倩𥬇㒵盻動目㒵

也珣文㒵也此上二句在衛風碩人二章其下一句逸也子曰

繪事㣪素鄭玄曰繪畫文也九畫繪先布衆色然後以素

分其間以成其文喻美女雖有倩盻羙質亦湏禮以成之也

禮㣪乎孔安國曰孔子言繪事後素子夏聞而解知以素喻

礼故曰礼後乎子曰起予者商也始可與

言詩巳矣苞氏曰予我也孔子言子夏能發明我意可與

共言詩巳矣子曰夏禮吾能言之杞不

足徴殷禮吾能言之宋不足徴也

苞氏曰徵成也杞宋二國名也夏殷之後也夏殷之礼吾能說之杞

宋之君不足以成之也文獻不足故也足則

能徴之矣鄭𤣥曰獻猶賢也我能不以其礼成之者

以此二國之君文章賢才不足故也子曰禘自既灌

而徃者吾不欲𮗚之矣孔安國曰禘祫之礼

為序昭穆也故毀廟之主及群廟之主皆合食於太祖SKchar者酌鬰鬯

SKchar於太祖以降神也既SKchar之後别尊卑序昭穆而鲁逆祀躋僖公亂

昭穆故不欲𮗚之矣或問禘之說子曰不知

孔安國曰荅以不知者為魯君諱也知其說者之

於天下也其如示諸斯乎指其掌

苞氏曰孔子謂或人言知禘禮之説者於天下之事如指示以掌中

之物言其易了也𥙊如在孔安國曰言事死如事生也

𥙊神如神在孔安國曰謂𥙊百神也子曰吾

不與𥙊如不𥙊苞氏曰孔子或岀或病而不自親𥙊

使攝者爲之不致敬於心與不𥙊同也王孫賈問曰

與其媚於奥寜媚於竈何謂也

國曰王孫賈衛大夫也奥内也以喻近臣也竈以喻執政也賈者執

政者也欲使孔子求眤之故微以丗俗之言感動之子曰不

然𫉬罪於天無所禱也孔安國曰天以喻君

孔子距之曰如𫉬罪於天無所禱於衆神也子曰周監

於二代郁郁乎文哉吾從周孔安國曰

監視也言周文章備於二代當從周也子入太廟

曰太廟周公廟也孔子仕魯魯𥙊周公而助𥙊也毎事問

或曰孰謂鄹人之子知禮乎入太

廟毎事問孔安國曰鄹孔子父叔梁紇所治邑也時人多

言孔子知礼或人以為知礼者不當𣸪問也子聞之曰

是禮也孔安國曰雖知之當復問慎之至也子曰射

不主皮馬融曰射有五善焉一曰和志體和也二曰和容有

容儀也三曰主皮能中質也四曰和頌合雅頌也五曰興儛與舞同

也天子有三侯以熊虎豹皮爲之言射者不伹以中皮爲善亦兼取

和容爲力不同科古之道也馬融曰爲

力爲力𬽹之事也亦有上中下設三科焉故曰不同科之也

貢欲去告朔之餼羊鄭玄曰牲生曰餼禮人君

毎月告朔於廟有𥙊謂之朝享也魯自文公始不視朔子貢見其礼

廢故欲去其羊也子曰賜也汝愛其羊我

愛其禮苞氏曰羊在猶所以識其礼也羊亡礼遂廢也

曰事君盡禮人以爲諂孔安國曰時事君者

多無礼故以有礼者爲諂也定公問君使臣臣

事君如之何孔安國曰定公鲁君謚也時臣失礼定公

患之故問也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

事君以忠子曰關雎樂而不滛

而不傷孔安國曰樂而不至滛哀而不至傷言其和也

公問社於宰我宰我對曰夏后氏

以松殷人以栢周人以栗曰使民

戰栗也孔安國曰九建邦立社各以其圡所冝之木宰我不

本其意妄爲之說因周用栗便云使民戰栗之也子聞之

曰成事不說苞氏曰事巳成不可復解說遂事

不諫苞氏曰事巳遂不可復諫止也既徃不咎

曰事巳徃不可復追非咎也孔子非宰我故歴言三者欲使慎其後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言其器量小也

曰管仲儉乎苞氏曰或人見孔子小之以爲謂之太儉

曰管氏有三歸官事不攝焉得

儉乎苞氏曰三歸娶三姓女也婦人謂嫁為歸攝猶兼也礼國

君事大官各有人大夫并兼今管仲家臣備軄非爲儉也曰然

則管仲知禮乎苞氏曰或人以儉問故荅以安得儉

或人聞不儉更謂爲得礼也邦君樹塞門管

氏亦樹塞門邦君爲兩君之好有

反坫管氏亦有反坫鄭玄曰反玷反爵之玷也

在兩楹之間人君有别外内於門樹屏以蔽之也若與鄰國君爲好

㑹其獻酢之礼更酌酌畢則各反爵於玷上今管仲皆僭爲之如是

是不知礼也管氏而知礼孰不知礼子

語魯太師樂曰樂其可知巳也始

作翕如也大師樂官名也五音始奏翕如盛也從之

純如也從讀曰縱言五音既發放縱盡其聲純純和諧也

皦如也言其音節明也繹如也以成縱之以純

如皦如繹如言樂始於翕如而成於三也儀封人請見

鄭玄曰儀蓋衛邑也封人官名也曰君子之至於

斯者吾未甞不得見也從者見之

苞氏曰從者弟子随孔子行者也通使得見也出曰二三

子何患於喪乎天下之無道乆矣

孔安國曰語諸弟子言何患於夫子聖徳之將喪亡邪天下之無道

巳乆矣極衰必有盛也天將以夫子爲木鐸

孔安國曰木鐸施政教之時所振也言天將命孔子制法度以号令

於天下也子謂韶盡羙矣又盡善也

國曰韶舜樂也謂以聖徳受禪故曰盡善也謂武盡羙

矣未盡善也孔安國曰武武王樂也以征伐取天下故

曰未盡善也子曰居上不寛爲禮不敬

臨喪不哀吾何以𮗚之哉

論語里仁第四   何晏集解凢卄六章

子曰里仁爲善鄭玄曰里者民之所居也居於仁者

之里是爲善也擇不䖏仁焉得智鄭玄曰求善居

而不䖏仁者之里不得爲有智也子曰不仁者不

可以久處約孔安國曰久困則爲非也不可以

長處樂孔安國曰必驕佚也仁者安仁苞氏曰唯

性仁者自然躰之故謂安仁也智者利仁王肅曰知仁爲

羙故利行之也子曰唯仁者能好人能𢙣

孔安國曰唯仁者能審人好𢙣也子曰苟志於

仁矣無𢙣孔安國曰苟誠也言誠能志於仁者則其餘無

𢙣子曰冨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

以其道得之不處也孔安國曰不以其道得冨

貴不處也貧與賤是人之所𢙣不以其

道得之不去時有否㤗故君子履道而反貧賤此則不

以其道而得之者也雖是人之所𢙣不可違而去也君子去

仁𢙣乎成名孔安國曰𢙣乎成名者不得成名爲君子

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

於是顚沛必於是馬融曰造次急遽也顛沛僵仆

也雖急遽僵仆不違於仁也子曰我末見好仁

者𢙣不仁者好仁者無以尚之

國曰難復加也𢙣不仁者其爲仁矣不使

不仁者加乎其身孔安國曰言𢙣不仁者能使不

仁者不加非義於巳不如好仁者無以加尚爲之優也有能

一日用其力於仁矣乎我未見力

不足者也孔安國曰言人無能一日用其力㫦仁者耳我

未見欲爲仁而力不足者也蓋有之乎我未之

見也孔安國曰謙不欲盡誣時人言不能爲仁故云爲能有耳

其我未見也子曰民之過也各於其黨

𮗚過斯知仁矣孔安國曰黨黨類也小人不能爲君

子之行非小人之過也當恕而勿責之𮗚過使賢愚各當其所則爲

仁之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言將至死

不聞丗之有道也子曰士志於道而恥𢙣

衣𢙣食者未足與議也子曰君子

之於天下也無⿺辶商也無莫也義之

與比也言君子於天下無⿺辶商無莫無所貪慕也唯義之所在

子曰君子懷徳孔安國曰懷安也小人

懷圡孔安國曰重𨗇也君子懷刑孔安國曰安於

小人懷惠苞氏曰惠恩惠也子曰放於

利而行孔安國曰放依也毎事依利而行也多怨

國曰取怨之道也子曰能以禮讓爲國乎

何有何有者言不難之也不能以禮讓爲國

如禮何苞氏曰如礼何者言不能用礼也子曰不

患無位患所以立不患莫巳知也

求爲可知也苞氏曰求善道而學行之則人知巳也

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哉曽子

曰唯孔安國曰直曉不問故荅曰唯也子出門人

問曰何謂也曽子曰夫子之道忠

恕而巳矣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

喻於利孔安國曰喻猶曉也子曰見賢思齊

苞氏曰思與賢者䒭也見不賢者而内自

省也子曰事父母幾諌苞氏曰幾微也當微

諌納善言於父母也見志不從又敬不違勞

不怨苞氏曰見志者見父母志有不從巳諫之色則又當恭敬

不敢違父母意而遂巳諌也子曰父母在子不

逺逰逰必有方鄭玄曰方猶常也子曰三

年無改於父之道可謂孝矣鄭玄曰孝

子在喪哀慼思慕無改其父之道非心所忍爲也子曰父

母之年不可不知也一則以喜一

則以懼孔安國曰見其夀考則喜見其衰老則懼之也

曰古者言之不出也恥躬之不逮

苞氏曰古之人言不妄出口者爲恥其身行之將不及也

曰以約失之者鮮矣孔安國曰俱不得中也奢

則驕溢則招禍儉約則無憂患也子曰君子欲訥

於言而敏於行苞氏曰訥遲鈍也言欲遅鈍而行欲

子曰徳不孤必有鄰方以𩔖聚同志相求

故必有鄰也是以不孤子游曰事君數斯辱

矣朋友數斯䟽矣數謂速數之數也

論語卷第二經一千二百一十二字注一千九百三十一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