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鎮州事宜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鎮州事宜狀
作者:李絳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46

臣等再三思度,敢不詳審。伏以鎮州人心固結,難即改移。鄰境事同,必相扶會。當其無事,則相疑沮,見有改易,則卻同心,意者以子弟為謀,他日還慮及此。情狀可見,事理昭然。今若欲除大臣守鎮,臣愚必知未可,不如且示懷撫,以收其心。所以頻有奏陳,伏冀俯存含忍,實慮別除人後,制命不行,即須興師,且事征討。蓋以江淮水旱,人力困窮,陛下每切憂勞,尚加賑恤,財賦所入,經用不充。今若鎮州用兵,須令諸處進計用兵數,供費已多。萬一四鄰之中,同類潛相扶結,相為影援,延引歲時,則為患益深,所費轉廣。縱陛下悉出府庫,以給軍須,若更淹延,將何及計?兵連之後,勢不得休,北狄西戎,素多奸狡,忽乘間隙,侵犯邊疆,又須興兵,以事防遏,首尾應敵,則內外憂危。臣等必知興師未可。自陛下臨禦天下,諸州連帥,頻建軍功,言事者不計始終,喜功者輕議討伐。今鎮州事勢,與劉辟、李錡不同。何者?劍南、淛西,本非反側之地,劉辟、李錡,暴生狂逆之心,唯以財貨誘人,人心本無結固,又四面皆是國家兵鎮,事與河北不同,所以懇請誅討,料其事勢,舉必萬全。今鎮州事宜,與此有異,外則結連勢廣,內則膠固歲深,以此用兵,必為不可。其劉濟、季安,雖有疾患,至於事體,與鎮州略同,若亡沒之後,或別有其便,即相其便可否,臨時裁制。伏以崇勳盛烈,底定四方,必有其時,可以斷致。自鎮州有故,臣夙夜思量,誠願因其此時,收得一道。事有未可,不敢因循,瀝竭肺肝,備陳愚款,貴得萬全之計,上酬不次之恩。事之安危,伏冀聖慮所切,惟望不納浮議,斷在宸衷。臣不勝懇切之至。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