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闕啜忠節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論闕啜忠節疏
作者:郭震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205

往者吐蕃所爭,唯論十姓四鎮,國家不能舍與,所以不得通和。今吐蕃不相侵擾者,不是顧國家和信不來,直是其國中諸豪,及泥婆羅門等屬國,自有攜貳。故讚普躬往南征,身殞寇庭,國中大亂,嫡庶競立,將相爭權,自相屠滅,兼以人畜疲癘,財力困窮,人事天時,俱未稱愜,所以屈誌且共漢和,非是本心能忘情於十姓四鎮也。如國力殷足之後,則必爭小事,方便絕和,縱其醜徒,來相吞擾,此必然之計也。今忠節迺不論國家大計,直欲公為吐蕃作鄉導主人,四鎮危機,恐從此啟。頃緣默啜憑陵所應處,兼四鎮兵士歲久貧羸,其勢未能得為忠節經略,非是憐突騎施也。忠節不體國家中外之意,而別求吐蕃,吐蕃得誌,則忠節在其掌握,若為複得事漢?往年吐蕃於國,非有恩有力,猶欲爭十姓四鎮;今若效力樹恩之後,或請分於闐、疏勒,不知欲以何理抑之?又其國中諸蠻,及婆羅門等國,見今攜背,忽請漢兵助其除討,亦不知欲以何詞拒之?是以古之賢人,皆不願夷狄妄惠,非是不欲其力,懼後求請無厭,益生中國之事。故臣愚以為用吐蕃之力,實為非便。

又請阿史那獻者,豈不以獻等並可汗子孫,來即可以招脅十姓?但獻父元慶、叔仆羅、兄倭子,並斛瑟羅及懷道,豈不俱是可汗子孫?往四鎮以他匐十姓不安,請冊元慶為可汗,竟不能招脅得十姓,卻令元慶沒賊,四鎮盡淪。頃年忠節請斛瑟羅及懷道俱為可汗,亦不能招脅得十姓,卻遣碎葉數年被圍,兵士饑餒。又吐蕃頃年亦冊倭子及亻業羅並拔布相次為可汗。亦不能招得十姓,皆自磨滅。何則?此等子孫,非有惠下之才,恩義素絕,故人心不歸。來者既不能招攜,唯與四鎮,卻生瘡痏。則知冊可汗子孫,亦未獲招脅十姓之算也。今料獻之恩義,又隔遠於其父兄,向來既未樹立威恩,亦何由即遣人心懸附?若自舉兵力勢能取,則可招脅十姓,不必要須得可汗子孫也。

又欲令敦虔瓘入拔汗那,稅甲稅馬,以充軍用者。但往年虔瓘已會與忠節擅入拔汗那,稅甲脫馬,臣在疏勒,其訪不聞得一甲入軍,拔漢那胡不勝侵擾,南勾吐蕃,即將倭子重擾四鎮。又虔瓘往入之際,拔汗那四面無賊可勾,恣意侵吞,如獨行無人之境,猶引倭子為蔽。今此有娑葛強寇,知虔瓘等西行,必請相救,胡人則內堅城壘,突厥則外伺邀遮,必知虔瓘等不能更加往年,得恣其吞噬。內外受敵,自陷危道,徒與賊結隙,令四鎮不安,臣愚揣之,以為非計。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