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杜相公論房杜二相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謝杜相公論房杜二相書
作者:柳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27

冕再拜上書相公閣下:昨得蔣起居書,伏承相公以冕《論房杜二相書》並《答江西刑政論》共四本,以付史館。冕惕然自失,懼辱相公之厚意,遂取舊本,刪改數處,愧無運斤之妙,徒有傷手之責,謹隨狀獻上,退而自慚。去年又續奉相公手疏,以國家承文弊之後,房杜為相,不能反之於質,誠如高論。又以文章承徐、庾之弊,不能反之於古。愚以為不然。故追而論之,以獻左右。

且今之文章,與古之文章,立意異矣。何則?古之作者,因治亂而感哀樂,因哀樂而為詠歌,因詠歌而成比興。故《大雅》作,則王道盛矣;《小雅》作,則王道缺矣;《雅》變《風》,則王道衰矣;詩不作,則王澤竭矣。至於屈宋,哀而以思,流而不反,皆亡國之音也。至於西漢,揚、馬以降,置其盛明之代,而習亡國之音,所失豈不大哉?然而武帝聞《子虛》之賦,歎曰:「嗟乎!朕不得與此人同時。」故武帝好神仙,相如為《大人賦》以諷之,讀之飄飄然,反有淩雲之誌。子雲非之曰:「諷則諷矣,吾恐不免於勸也。」子雲知之,不能行之,於是風雅之文,變為形似;比興之體,變為飛動;禮義之情,變為物色,詩之六義盡矣。何則?屈宋唱之,兩漢扇之,魏晉江左,隨波而不反矣。故蕭曹雖賢,不能變淫麗之體;二荀雖盛,不能變聲色之詞;房杜雖明,不能變齊梁之弊。是則風俗好尚,係在時王,不在人臣明矣。故文章之道,不根教化,別是一枝耳。當時君子,恥為文人。《語》曰:「德成而上,藝成而下。」文章技藝之流也,故夫子末之。是以四楊荀陳,以德行經術,名震海內,門生受業,皆一時英俊。而文章之士,不得行束修之禮。非夫兩漢近古,由有三代之風乎?惜乎係王風而不本於王化,至若荀孟賈生,明先王之道,盡天人之際,意不在文,而文自隨之,此真君子之文也。然荀孟之學,困於儒墨;賈生之才,廢於絳灌。道可以濟天下,而莫能行之;文可以變風雅,而不能振之。是天下皆惑。不可以一人正之。今風俗移人久矣,文雅不振甚矣,苟以此罪之,即蕭曹輩皆罪人也,豈獨房杜乎?

相公如變其文,即先變其俗,文章風俗,其弊一也。變之之術,在教其心,使人日用而不自知也。伏維尊經術,卑文士,經術尊則教化美,教化美則文章盛,文章盛則王道興。此二者,在聖君行之而已。冕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