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沈後漢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謝沈後漢書
作者:謝沈 東晉

本紀[编辑]

光武帝紀[编辑]

  00一 光武攻淯陽不下,引兵欲攻宛,至小長安,與甄阜戰,敗。(汪。黃)──《水經注》卷三一淯水注

  00二 甄阜等敗光武于小長安東,乘勝南渡黃淳水,前營背阻兩川,謂臨比水,絕後橋,示無還心。漢兵擊之,三軍潰,溺死黃淳水者二萬人。(汪。黃)──《水經注》卷三一淯水注

安帝紀[编辑]

  00三 永初六年,正月甲寅,謁宗廟。(汪。黃)──《范書安帝紀》注

[编辑]

禮儀志[编辑]

  00四 太傅胡廣博綜舊儀,立漢制度,蔡邕依以為志,譙周後改定以為禮儀志。(姚。汪。黃)──《續漢禮儀志》注

祭祀志[编辑]

  00五 蔡邕引中興以來所修者為祭祀志〔一〕。(姚。汪。黃)──《續漢祭祀志》注

  〔一〕 蔡元培以為「志」乃「意」之訛。甚是。邕避桓帝諱,改「志」為「意」,然後人多因舊例,稱其為志,故未改。

  00六 上以公卿所奏明德皇后在世祖廟坐位駮議示蒼〔一〕,上言:「文武宣元祖祫食高廟,皆以配,先帝所制,典法設張。大雅曰:『昭哉來御,慎其祖武。』〔二〕又曰:『不愆不忘,帥由舊章。』〔三〕明德皇后宜配孝明皇帝於世祖廟,同席而供饌。」(姚。汪。黃)──《續漢祭祀志》注

  〔一〕 蒼,即東平王蒼。

  〔二〕 《·大雅·下武>作「昭茲來許,繩其祖武」。

  〔三〕 見《詩·大雅·假樂》。

天文志[编辑]

  00七 蔡邕撰建武已後,星驗著明,以續《前志》。譙周接繼其下者。(姚。汪。黃)──《續漢天文志》注

五行志[编辑]

  00八 死者以千數〔一〕。(姚。汪。黃)──《續漢五行志》注

  〔一〕 此言安帝永初元年,郡國大水,漂沒民人之慘狀。

  00九 九年〔一〕,揚州六郡連水、旱、蝗害。(姚。汪。黃)──《續漢五行志》注

  〔一〕 乃延熹九年。

郡國志[编辑]

  0一0 牛蘭山〔一〕。(姚。汪。黃)──《續漢郡國志》注

  〔一〕 此山在南陽郡魯陽縣,《續漢志》作「牛蘭累亭」。

  0一一 屬國降羌胡數千,居山田畜〔一〕。(姚。汪。黃)──《續漢郡國志》注

  〔一〕 故安定郡所屬之參巒有青山,乃降羌胡所居之地。

列傳[编辑]

劉盆子傳 劉恭

  0一二 赤眉攻雍鄉〔一〕。(姚。汪。黃)──續漢郡國志注

  〔一〕 雍鄉在東郡燕縣。

  0一三 赤眉入長安時,式侯恭以弟盆子為赤眉所尊,故自繫。赤眉至,更始奔走,式侯從獄中參械出街中。──御覽卷六四四

岑彭傳

  0一四 光武攻洛陽,朱鮪守之。上令岑彭說鮪曰:「赤眉已得長安,更始為胡殷所反害,今公誰為守乎?」鮪曰:「大司徒公被害,鮪與其謀,誠知罪深,不敢降耳。」彭還白上,上謂彭復往明曉之:「夫建大事,不忌小怨。今降,官爵可保,況誅罰乎!」〔一〕(黃。鈴木)──黃輯

  〔一〕 黃輯曰輯自文選卷四三邱遲與陳伯之書注,鈴木輯稿亦然。胡刻本作謝承書,汪輯從之。

鄭敬傳

  0一五 〔鄭敬字次卿,汝南人〕〔一〕。閑居不修人倫。新遷都尉逼為功曹〔二〕。廳事前樹時有清汁,以為甘露。敬曰:「明府政未能致甘露,此清木汁耳。」辭病去,隱處精學蛾陂中。陰就、虞延並辟,不行。同郡鄧敬因折芰為坐,以荷薦肉,瓠瓢盈酒,言談彌日,蓬廬蓽門,琴書自娛。光武公車徵,不行。(姚。汪。黃)──范書郅惲傳注 ○ 御覽卷五0二

  〔一〕 據御覽卷五0二補。

  〔二〕 新遷本名新蔡,屬汝南郡,王莽所改。

楊厚傳

  0一六 楊厚字仲桓,廣漢人。潛身藪澤,耦耕誦經。司徒楊震表薦其高操,公車特徵,不就。益州刺史焦參,行部致謁。厚惡其苛暴,時耕於大澤,即委鉏疾逝。參志恚之,收其妻子錄繫,欲以致厚。遂不知厚所在,乃出其妻子〔一〕。(汪。黃)──御覽卷五0二

  〔一〕 汪輯不注所出,且多脫文。黃輯轉錄自惠棟後漢書補注卷八,又於謝承書中重出。皆非。

鍾離意傳

  0一七 鍾離意譏起北宮,表云:「未數年,豫章遭蝗,穀不收,民饑死,縣數千百人。」(汪。黃)──續漢五行志注

竇武傳

  0一八 三君者,一時之所貴也〔一〕。竇武、劉淑、陳蕃少有高操,海內尊而稱之,故得因以為目。(汪。黃)──世說新語品藻注

  〔一〕 范書黨錮傳「貴」作「宗」。

李膺傳

  0一九 俊者,卓出之名也〔一〕。(汪。黃)──世說新語品藻注 ○ 史略卷二

  〔一〕 范書黨錮傳作「言人之英也」。

符融傳

  0二0 符融字偉明,少為都官郎〔一〕,恥之,委去。私事少府李膺,膺常貴融。融幅巾褐衣,振袖清談,膺捧手高聽,歎息不暇。郭林宗始入京師,詣融。融一見與定至交,海內服融高識。公府連徵不就〔二〕。(注)──御覽卷五0二

  〔一〕 范書本傳作「都官吏」。李賢注引續漢志曰:「都官從事,主察舉百官犯法者。」又曰:「融恥為其吏而去。」按都官從事乃司隸校尉屬官,其下設有書佐,則融所任乃書佐之職,非郎也,作「吏」是。

  〔二〕 汪輯入謝承書,非。

龍丘萇傳

  0二一 龍丘萇,吳郡人。篤志好學,王莽篡位,隱居太(山)〔未〕〔一〕,以耕稼為業。公車徵,不應。更始時,任延年十九,為郡東部尉,折節下士。鍾離意為主簿,自請萇為門下祭酒。延教曰:「龍丘先生,清過夷齊,志慕原憲〔二〕,都尉洒掃其門,猶懼辱之,何召之有!」〔三〕(汪。黃)──御覽卷五0二

  〔一〕 據范書本傳改。參見謝承書龍丘萇傳注。

  〔二〕 原憲,參見謝承書龍丘萇傳注。

  〔三〕 汪輯全文入謝承書,截取部份作此傳。黃輯分入兩書,俱轉鈔於惠氏後漢書補注卷一七。皆不妥。今依宋本御覽入謝沈書。

張奉傳

  0二二 張奉字公先,弟表字公儀,河內人。兄弟少有高節,立精舍教授,惡衣麄食。太傅袁隗以女妻奉,送女奢麗,奴婢百人,皆被羅縠。輜軿光路。婦入門數年,奉往精舍,有如路人。其妻待奉入朝,乃徑前跪曰:「家公年老,不以妾頑陋,使侍君巾櫛,自知不副雅操。君如欲執梁鴻之高節,妾欲懷孟光之徵志。」奉無以答。妻悉徹玩飾被服。奴婢著縵帛,執紡績具,奉然後納之。諸公連徵不就,謂之「張氏兩賢」〔一〕。(汪。黃)──御覽卷五0二

  〔一〕 汪、黃二輯作謝承書,非。

閔貢傳

  0二三 閔貢字仲叔〔一〕。(姚。汪。黃)──范書周黃徐姜申屠傳注

  〔一〕 汲本、殿本范書注曰出謝承書,宋紹興本及汪文盛本作謝沈書,點校本從後者,今亦從之。

樊英傳

  0二四 樊英字季齊,順帝備禮徵拜五官中郎將。數月,以病遜位歸。──御覽卷二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