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蘊山詩集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謝蘊山詩集》序
作者:姚鼐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惜抱軒文集/卷04

南康謝蘊山先生,奮跡江湖、回翔詞館者十餘年,出而分符秉節者又二十餘年。鼐初識之於庶常館中,時先生之年尚少,而文彩已雄出當世矣。自是與先生屢有離合,惟丙申、丁酉之歲,遼東朱子潁轉運淮南,邀鼐主梅花書院,適先生來守揚州,其時相從最久。遊蓋接影於山水之區,三人屢以酬詠相屬。先生才豐氣盛,銳挺猋興,不可阻遏。非特如鼐輩者,望而自卻,雖才雄如子潁,亦未嘗不以為可畏也。然先生殊不以所能自足,十餘年來,先生之所造,與時俱進。

今者觀察河、淮,自定其詩集成若干卷,而往時宏篇麗制,人所驚歎以謂不可逮者,先生固已多所擯去矣。夫豈非才高而心逾下,識精而志彌遠者歟?是以其詩風格清舉,囊括唐、宋之菁,備有閎闊幽深之境,信哉!詩人之傑也。

且夫文章、學問一道也,而人才不能無所偏擅。矜考據者每窒於文詞,美才藻者或疏於稽古,士之病是久矣。鼐於前歲見先生著《西魏書》,博綜辨論,可謂富矣!乃今示以詩集,乃空靈駘蕩,多具天趣,若初不以學問長者。余又以是知先生所蘊之深且遠,非如淺學小夫之矜於一得者。然則謂之詩人,固不足以定先生矣。

子潁自去淮南,奄終於京國。獨先生從宦益久,功名益盛,文章亦益多。今子潁遺集,得其子白泉觀察鐫板江寧,鼐方為之序,而先生集亦適來。回憶疇昔往來兩君之間,盡睹文章之豪俊。日月逾邁,駑憊如故,而兩君之集,將並大傳於時,與名其間,其為可感歎而愧恧者又何如也?是為序。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