謫掾江齋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謫掾江齋記
作者:沈亞之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736

謫掾沈亞之,廨居負江,方葦為牆止於堤防之下。堂序四辟,巽隅道門。雖江風奔怒,鷗瀁鷺澡,顧簷廡之閑,而拏緒不發。方暑,即盡提枕簟,假庥於佛域之中。雖緇衣煩厭,乃陽為不省也。一日,謀廨其西廂,將面水以敞之。而筆吏王扃前語之曰:「掾俸簞而食,或不能給,尚能及堂屋之為乎?且廨宇非久托,即更之,得不為尤乎?況葦茅之葺,輕弱易腐。人人動曆歲時,寧任再滿所用,直使馨裝並食以為之,無所顧,則郢壞阜磔。而澤遊木生,多不能材。漢流聳急,束代寡上,縱有必修巨(闕)重價又不當是用。曷若無易其故歟?」亞之曰:「誠爾也。然則吾以為肝者,膽附庸其中。為棲魂之館,故能專視而佐意,隨姿而啟情。今漢流右吾之居,不過數步,壅擁之患,不得日睹,由鄰顏冉而不親其德也。吾何能薄其實而厚其浮哉!」遂召工人庸人茅塗之者與計之,磨淄洗故,得充用者十五。太守聞之,與其薪十四。其餘則搜剪補輔,然後配材就構。雖細短不委,各輻輳以任。一棟七柱,助柢楣二桷,覆廈狹廡,重左而單右,若翅之將翔然。蕉旗竹篲,分植叢列,為帚風篩月之餌。方檻短折,麵江虛波。炳嶂委霞,影對彩紅。碧幟舍奔,給於所矚,遠邇高卑,龍若交黨,為宵清曉爽之借。暴陰色蒸,雷扇蹈震,神冶鼓焰,如金絙騰,擢趠糸柔[QVXR],為颭燭揮铓之骸,蓊然頹雲,若然漏曜,倏閃態狀,若笑若怒,相為端緒。馮坐之中,足以自廣。時太和五年五月十九日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