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中山先生自述在海外蒙難禱主脫險函感言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讀中山先生自述在海外蒙難禱主脫險函感言
作者:嚴霽青
1928年12月

刊於《真光雜誌》民國十七年十二月第廿七卷第十二號。

嗚乎、今日全世界全中國人民。雖皆知中山先生之所以爲革命盡瘁而死。然而今日全世界全中國人民。尚不知中山先生之所以爲革命冒險而生。其盡瘁而死。則烈烈轟轟。經他人之蓋棺論定。其冒險而生也。則眞眞鑿鑿。由本身之下筆直陳。蓋其親函述逋亡在外。避縲絏之羈。揆厥始初。得生還之樂。全由誠求上帝。歷七晝夜而靈感斯通。非僅倚賴外人。達一信函而生機始續。否則依人存活。自由花早已萎枯。與世浮沈。寄生草終歸泯沒。尚何望於風波歷險。獲救渡紅海之神恩。日月無飭。保臨時白宮之人格哉。然則若按公理。用敢斷言。凡我人士居恒。機關會集。不崇拜中山先生則已。果眞崇拜中山先生。勢必於讀其遺囑而後。靜默三分鐘。尤當於存其遺書之中。追求三一主。夫原書具在。遺墨猶新。縱非玉匣琅函。星章燦燦。要抵金書鐵券。天語煌煌。且當時窮極呼天。若何悲慘。痛深搶地。有甚夷傷。倘非眞宰見憐。曷克脫離死地。設乏活神拯救。恐難免戮刑場。此大札之親揮。由親知而確執。不容僞飾。蓋揮洒血淚以成。奚俟謙言。直破裂腹腸而出。故信今此之流傳。足動衆人之感悼。比之摩西火烈之碑文。居然十誡。比之正朔春秋之鐵筆。莫贊一辭。則以其一生九死。正當時奪命之關頭。非若三民五權。尚從容謀國之主義也。嗟乎。殷憂所以啓聖。至誠始能感神。彼夫虞舜順親底豫。純從于田號泣而來。商湯革命告成。卽屬禱雨精誠之至。奈何今時政府。當軸名流。於中山先生不記微時。頓忘患難。甚至救時方策。雖列憲章。而容共謀猷。尚加疑謗。而於其當日之危言危行。不暇研求。大本大經。未知遵守。毋亦視青天白日之旗。便足表其經歷。而黃種赤熛之禍。不復見於來茲也哉。茲謹照爲刊錄。(其親筆原函存香港麥梅生君處。經製版印佈於本誌第廿四卷第五號。幷另印單張在上海四川路橋北挽浸會書局發售。)而復系以歌詞。亦曰因人成事。大英雄斷不屑爲。在地若天。我民國行將實現。夫亦惟在遠法華盛頓之戡亂興邦。近師孫先生之滅仇復國。舉兢兢業業。爲基督之眞徒。特光光明明。作偉人之先導云爾。詩曰

精神成革命。湯武天下定。革命具精神。中山健絕倫。然而精神何所有。非主保護難奔走。精神何自來。非主道路誰爲開。中山先生革命早。四十餘年亡海島。有時偷渡回中原。無人不望從征討。征討未成先啓疑。虜廷待若等窮奇。通牒中外嚴搜緝。隨時隨地生命危。生命危。危何懼。有眞宰。爲之拒。特不虔禱不應之。網羅隨地皆可施。先生陷此網羅內。七晝七夜求護持。果然靈貺下幽渺。心神頓慰無懊惱。况逢傳書有外賓。頓獲奧援殊矯矯。雖然奧援賴有人。人第假手全憑神。迄今遺書表原委。絕非虛飾顯然眞。獨怪革命多種子。不知其生知其死。其生實主救贖來。不然功業焉至此。君不見古大衛。由主拔出選民內。畢生幸福左右之。如挈孩提爲母累。又不見華盛頓。距今百年民歸順。亦由信主成其功。南美北美俱威震。中山先生人中豪。知深信仰忘逋逃。震古鑠今書一紙。青天白日無其高。吁嗟乎。青天白日無其高。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