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一百 廣東一 封域 山川險要 下一卷→


廣東一[编辑]

《禹貢》揚州徼外地,三代時爲蠻夷國,或謂之雕題。題,額也。《禮•王制》:「南方曰雕題。」又《山海經》有離耳、雕題之國,楚《離騷》有玄國之南裔。或曰今海南瓊州府是其地。後爲百越地,亦曰揚越,《國策》:「吳起爲楚悼王南攻揚越。」《史記》起本傳作「南平百越。」孔氏曰:「越在揚州南境,故曰揚越。」其在天文,則牽牛、婺女之分野。秦并天下,置南海等郡,亦謂之南越。《秦本紀》:「始皇三十三年略取陸梁地,爲南海、桂林、象郡,以適遣戍。三十四年又謫人築南越地,又設南海尉以董之,所謂東南一尉也。」孔氏曰:「嶺南之人多處山陸,其性強梁,故曰陸梁。」《史記》南越,班固作「南粵」,粵即越也。今人多以兩廣爲粵,閩、浙爲越矣。秦末趙陀王其地,漢元鼎六年討平之,尋置交阯刺史。後漢因之。漢刺史無常治。王範《交廣春秋》:「漢初交州治羸婁,元封五年,移治蒼梧廣信縣,建安十五年復徙番禺。」沈約曰:「漢交阯刺史治龍編。建安八年改曰交州,治廣信。十六年徙治番禺。三國吳黃武五年析置廣州,治番禺,而交州還治龍編。其後以交州并入廣州。永安七年仍置廣州,治番禺。」廣信,今廣西蒼梧縣。羸婁、龍編,今俱見安南境內。三國吳分交州立廣州詳見上。晉因之。宋又分置越州,泰始七年置,治臨漳,即今廉州府治合浦縣。齊、梁因之。梁大同以後置州益多,無復古制。隋亦屬揚州部。大業末屬於蕭銑,唐討平之。貞觀初置嶺南道,治廣州。開元中曰嶺南節度。咸通二年分爲嶺南東道。五代時屬於南漢。宋淳化四年爲廣南路,至道三年分爲廣南東路。元置廣東道及海北海南道宣慰等司,廣東道治廣州,海南海北道治雷州。隸江西行省。明洪武九年改置廣東等處承宣布政使司,領府十、直隸州一、屬州七、屬縣七十六,總爲里四千二十八,夏秋二稅大約一百一萬七千七百七十二石有奇。而諸司衛所參列其中。今仍爲廣東布政使司。

廣州府,屬州一,縣十五。
南海縣,附郭。番禺縣,附郭。順德縣,東莞縣,新安縣,三水縣,增城縣,龍門縣,香山縣,新會縣,新寧縣,從化縣,清遠縣。
連州,領縣二。
陽山縣,連山縣。
肇慶府,屬州一,縣十。
高要縣,附郭。高明縣,四會縣,廣寧縣,新興縣,陽春縣,陽江縣,恩平縣。
德慶州,領縣二。
封川縣,開建縣。
直隸羅定州,屬縣二。
東安縣,西寧縣。
韶州府,屬縣六。
曲江縣,附郭。英德縣,樂昌縣,仁化縣,乳源縣,翁源縣。
南雄府,屬縣二。
保昌縣,附郭。始興縣。
惠州府,屬縣十。
歸善縣,附郭。博羅縣,長寧縣,永安縣,海豐縣,龍川縣,長樂縣,興寧縣,河源縣,和平縣。
潮州府,屬縣十一。
海陽縣,附郭。潮陽縣,揭陽縣,程鄉縣,饒平縣,惠來縣,大埔縣,平遠縣,普寧縣,澄海縣,鎮平縣。
高州府,屬州一,縣五。
茂名縣,附郭。電白縣,信宜縣。
化州,領縣二。
吳川縣,石城縣。
雷州府,屬縣三。
海康縣,附郭。遂溪縣,徐聞縣。
廉州府,屬州一,縣二。
合浦縣,附郭。
欽州,領縣一。
靈山縣。
瓊州府,屬州三,縣十。
瓊山縣,附郭。澄邁縣,臨高縣,定安縣,文昌縣,會同縣,樂會縣。
儋州,領縣一。
昌化縣。
萬州,領縣一。
陵水縣。
崖州,領縣一。
感恩縣。

東連七閩,

惠、潮二府,與福建之汀、漳接境,山谿相錯,伏莽之患常多。

南濱大海,

自潮州府之東南與福建之漳州海洋接,自廉州府欽州之西南與交阯海洋接,東西相距二千四百餘里,而瓊州一府峙大海中,尤爲險遠。

西距安南,

安南自廉州府欽州分界,由海道以入交州,則欽州、海陽其必出之途也。

北據五嶺。

五嶺之首曰大庾嶺,在南雄府北六十里,與江西分險。綿亘而西爲騎田嶺、都龐嶺,與湖廣分險。秦王翦降百越,以謫戍五萬人守五嶺。淮南子曰:「始皇使尉屠睢發卒五十萬,爲五軍,一軍塞鐔城之嶺,見湖廣黔陽縣。一軍守九疑之塞,九疑,見湖廣名山。一軍處番禺之都,一軍守南野之界,即江西南安府。一軍結餘干之水。」見江西饒州府。或謂此爲五嶺,非也。《漢書•張耳傳》:「秦有五嶺之戍。」裴淵《廣州記》:五嶺,大庾、始安、臨賀、桂陽、揭陽也。鄧德明《南康記》:「南康大庾嶺一,桂陽騎田嶺二,見湖廣郴州。九真都龐嶺三,見湖廣藍山縣。臨賀萌渚嶺四,見湖廣江華縣。,始安越城嶺五。」見廣西興安縣。《水經注》:「最東曰大庾嶺,在南康;第二曰騎田嶺,在桂陽郴州;第三曰都龐嶺,在南平縣;第四曰萌渚嶺,在馮乘縣;第五曰越城嶺,在始安縣。」鄧氏以都龐在九真者誤也。杜佑亦曰:「塞上嶺一也,即大庾嶺。今詳見江西重險大庾。騎田嶺二也,都龐嶺三也,曰在湖廣永明縣,與《水經注》不同。萌渚嶺四也,越城嶺五也。」周去非則曰:「五嶺之說,舊以爲皆指山名,考之乃入嶺之塗五耳,非必山也。自福建入廣東之循、梅,一也;自江西之南安入南雄,二也;自湖廣之郴入連,三也;自道州入廣西之賀縣,四也;自全入靜江,五也。」今大庾嶺實爲北面之巨鎮云。

其名山則有羅浮。

羅浮山,在廣州府增城縣東百三十里,惠州府博羅縣西北五十里。其山袤直五百里,高三千六百丈,峰巒四百三十有二,嶺十五,洞壑七十有二,谿澗瀑布之屬九百八十有九,蓋宇內之名山,東粵之重鎮也。五代周顯德六年,南漢主劉鋹建天華宮於山中。在山之西,即朱砂洞也。宋開寶初鋹又鑿增江水口欲通舟道入山,不果。蘇軾曰:「鋹於無事時以羅浮爲宴遊之所,有急則爲逋逃藪也。」《嶺南志》:「羅山之脈來自大庾,浮山乃蓬萊之一島,來自海中,與羅山合,故曰羅浮。」《名山記》「羅浮山有洞,周五里,道書以爲朱明洞天,十大洞天之一也。潛通勾曲,上有分水嶼,謂之泉源福地。」《山經》:「五嶺擁從,衡嶽如君,而羅浮傑出,爲之佐命。」又舊《圖經》:「羅浮山西距番禺二百里,上有桂樹、神湖。」《山海經》云「桂林八樹在番禺之東」,即此山也。一名博羅山,俗傳堯時浮山自會稽浮海而至,傅於羅山云。《元史》:「至正元年羅浮山崩,二十七處壞民居,堙田澗,山水湧溢,溺死百餘人。」其瑰奇靈異,遊歷所不能遍。大約峰之秀者爲飛雲、玉鵝、麻姑、會真、會仙、錦繡、玳瑁之屬,洞之幽者爲夜樂、石血、朱明、黃龍、朱陵、黃猿、水簾、蝴蝶之屬,而石樓鐵橋之勝,尤爲桀出」云。宋鄒師正《羅浮指掌圖略》:遊羅浮者始自龍華祠,至明月戒壇登山,歷錫杖泉、羅漢巖、伏虎巖,一十餘里而至大、小石樓。二樓相去五里,皆高出雲表,重巖四柱如樓。有石門,方廣可容几席。俯視滄海,夜半見日初出。其山岸周迴五里。澗水消長,應海潮盈縮之候。又上爲鐵橋峰,即羅、浮二山相接處也。中有石如梁,湍水出焉,分東西流注於潭,又南流注於淵,一名神湖,道書所謂泉源福地也。又有上界三峰,上接鐵橋,高三十仞,不可上。其下逶迤有匯水,與潮汐應,曰瑤池。第三峰頂又有青羊巖。其下曰夜樂洞,昔人常聞仙樂於此。洞在神湖東。洞中有犀牛潭、瀑布泉。泉從上界三峰側懸流下注三十餘仞。又有鳳凰谷及鳳浴潭,皆在夜樂洞中。鐵橋相接者曰瑤石臺,高五百六十丈有奇。梁大同中僧景泰者建連雲塔於其上,亦名飛雲塔,在浮山上。鐵橋之左曰玉鵝峰,一名鵝嶺。右曰聚霞峰。羅山之西爲麻姑峰,有麻姑壇。相近者爲雙髻峰。下有羅陽溪,羅浮諸峰之水西匯於此。羅山之西南曰飛來峰,下爲梅花村。又黃龍洞,在聚霞峰之東。本名金沙洞,兩峰相疊,一水中流,南漢主鋹欲作天華宮,夢金龍起於宮前,因改今名,并建宮於此。今呼爲西天華。其後有鳳凰岡、雲母溪。自麻姑峰而西南有觀源洞,一名麻姑洞。其西北有幽居洞、滴水巖。幽居洞後又有長壽觀,南漢時亦建天華宮於此。今呼爲南天華。又北爲君子巖,巖側有通天巖、雲峰巖。其下曰蝴蝶洞。前曰水簾洞。又有天漢橋,其下爲流杯池。又南爲朱明洞,道書所謂第七峒,朱明曜真之天也。其東有青霞谷。又有野人洞,一名王子洞。又天漢橋東有會仙橋。橋東有明福觀,南漢所建,亦名九天觀。相近有小水簾洞。又東北有蛇穴,舊傳穴通眉州。又東數里至蓬萊洞、鴉髻峰。上爲劉仙壇,高百丈許。下臨羅陽溪。山之東西有香臺、會真、櫻桃、拋球、刀子、錦繡、黃猿、缽盂、致雲、大旗、小旗、雲母、雞籠諸峰,又有金沙、石臼、朱陵、太和、歐陽、赤水、白雲及風洞、雲洞、雨洞,白角、大慈寺,古老、白芒古洞及桄榔、大坑諸洞。奇巘秀岑,湍流怪石,不可名狀矣。

其大川則有西江,

西江即廣西黔、鬰、桂三江之水。自梧州府東流入肇慶府界,歷德慶州封川縣西而賀江流入焉,賀江,見廣西賀縣。經縣南,又東至州城南,亦曰南江,亦名晉康水;又東繞府城,而東南流出羚羊峽入廣州府順德縣界,亦謂之龍江;又東流至府城西北,會北江之水,又流至府城南,而會東江之水,並流而入於海。漢伐南越,灕水、牂牁之師並會於番禺,即是道也。《南齊書》:「西、南二江,川源深遠,別置都護,專征討之任。」西江實兼南江之名矣。謂之二江,悞也。梁大同十一年交阯李賁作亂,命楊瞟爲交州刺史討之,又命定州刺史定州,今廣西鬰林州。蕭勃會瞟於西江。太清末陳霸先爲西江都護,起兵討侯景。隋、唐以後,嶺南用兵恒以西江爲要害。宋皇祐四年儂智高陷邕州,沿江東下,濱江州郡悉被殘破,遂圖廣州,官軍拒却之。明初,廖永忠等定廣州,復奉詔引兵趨廣西,由肇慶泝西江而上抵梧州是也。今兩粵往來,百斛巨舟可方行無礙者,惟西江耳。詳見川瀆盤江。

北江,東江附。

北江即湟水、湞水合流之水也。湟水出湖廣寧遠縣九疑山,流入廣州府界,《通志》:「湟水俗呼湞江,以出於郴州黃岑山,亦名黃水。」悞。經連州陽山縣東,西南流經州城東,又折而東南入韶州府英德縣界,又南流入廣州府清遠縣境,至縣東南與湞水合,亦曰浛水,亦曰洭水,亦曰洸水,其合湞水之處,亦曰洭口,亦曰洸口。漢元鼎五年伐南越,伏波將軍路博德引兵出桂陽,下湟水。陳大建二年廣州刺史歐陽紇以州叛,陳將章昭達將兵討之,兼行至始興,紇聞昭達奄至,出頓洭口,多聚沙石,盛以竹籠,置於水柵之外,用遏舟艦,昭達居上流,裝艦造拍,乘流突進,紇衆大敗,遂擒之。宋開寶三年,潘美克南漢之郴州,劉鋹懼,遣其臣邵廷琄屯洸口是也。湞水出南雄府北大庾嶺,東南流,復折而西南,經府城南,又西南經始興縣西而入韶州府界,經府城東;有武水出湖廣臨武縣之西山,流經郴州宜章縣南而入韶州府樂昌縣境,又東南流至府城東南而合湞水,亦曰曲江,亦曰相江,亦曰始興江;又南流經英德縣西出湞陽峽入廣州府清遠縣界,經縣東,又南則湟水流會焉;又南流經三水縣西,至府西北三十餘里,逶迤而下,會於西江。漢伐南越,樓船將軍楊仆引兵出豫章,下湞水是也。今自庾嶺而南取水道,由始興江口可以徑抵廣州,且東達惠、潮,西屆潯、梧矣。又有東江,源出江西安遠縣界,流入惠州府龍川縣境,至縣南爲龍江。又西南流,經河源縣南爲槎江,南流至府城東北,折而西過博羅縣南,又西南流入廣州府東莞縣境,經縣北,又經增城縣南,而至府之南境會西江以入海,亦謂之三江口,以東、西、北三江爲名也。《南史》:「宋元嘉十年徙謝靈運於廣州。或告靈運令人買兵器,結健兒,欲於三江口篡取之,不果,靈運因棄市,即此三江口也。」三江周匝三垂,南則濱大海云。

海。

海環廣東南界,倚爲險固,然攻守之計,亦莫切於海。晉義熙七年,劉裕與盧循相持於豫章,而遣別將孫處等由海道徑擣廣州,傾其巢穴,循以敗亡。唐乾元初,廣州奏大食,波斯圍州城,掠倉庫,焚廬舍,浮海而去。咸通二年安南陷於南詔,諸道兵赴援,皆屯聚嶺南,用潤州人陳磻石議,自福建運米泛海至廣州,軍食始足。宋末車駕自閩入越,既而蒙古將張弘範將兵由潮陽入海,追宋少帝於崖山,宋亡。明初,命廖永忠由福州海道取廣東,永忠奄至東莞,何真迎降,而廣州亦下。洪武、永樂間倭夷入犯廣東,屢爲所擾。嘉靖中倭寇閩、浙,滋蔓亦及於廣東。議者謂廣東海防當分三路。三路者,左爲惠、潮,右爲高、雷、廉,而廣州爲中。惠、潮二郡皆與福建接壤,而潮尤當其衝,柘林、南澳皆要區也。由柘林而西爲大城、海門、靖海、蓬洲諸所,又西接甲子門、碣石、平海諸衛所,皆爲南面之蔽。儻柘林、南澳失守,是無潮也;平海、碣石失守,是無惠也。《海防考》:「惠、潮之備以柘林爲最要,柘林乃南澳海道之門户,據三路上遊,番舶自福趣廣悉由此入。其去惠、潮水寨遠幾百里,水寨爲惠、潮之衝,而柘林又爲水寨之衝,慎固之防,不可不豫,而大城所聲援差近,備尤不可或疏也。若夫中路之備則在屯門、雞棲、佛堂門、冷水角、老萬山、虎頭門等澳,而南頭澳在虎頭門之東,爲省會門户,海寇往往窺伺於此,爲闌入之途,則東莞、大鵬之戍守宜切也。又西則峽門、望門、大小橫琴山、零丁洋、仙女澳、九竈山、九星洋諸處,而浪白澳在香山澳之南,爲番舶等候接濟之所,則香山所之戍守宜切也。又西爲崖門、寨門海、萬斛山、碙洲等處,而望峒澳在崖門之西,爲番舶停留避風之門户,則廣海衛及新寧、海朗二所之戍守宜切也。若西路三郡去倭島似遠,而安南、占城、暹羅、滿剌諸番風帆易達,高州之南神電衛所轄一帶海澳若蓮頭港、汾洲山、西家灘、廣州灣皆府之南翰也。雷州凸出海中,三面受敵,其遂溪、湛川、潿洲、樂民等四十餘隘,固爲門户之險,而海安、海康、黑石、清道并徐聞、錦囊諸隘,亦所以合防海澳者也。至於廉州之境,尤爲全廣重輕,故兵符特劄於靈山,達堡增屯於衛北。海寇之警,峒、獠之擾,外夷之侵,有兼憂焉。永樂七年倭嘗陷廉州矣,而瓊州又廉之外户也,五指腹心,盡爲黎據,所設城邑,類皆濱海,備倭之制若白沙、石頭、文昌,與海安、海康對峙,番島飄風突來,防禦甚艱,此西路所當加意者也。又濱海諸邑,爲盜賊淵藪者,如增城、東莞之茶窖、十字窖,番禺之三漕、波羅海,南海之仰船岡、茅窖,順德之黃頭涌,香山、新會之白水、分水等處,往往歲集凶徒,以小艇出沒,珠禁弛則糾黨盜珠,珠禁嚴則誘倭行劫,此又當詰奸禁宄,以消其萌矣。《海道考》:「廣州舶船往諸番出虎頭門始入大洋,分東西二路,東洋差近,西洋差遠。宋於中路置巡海水師營壘,今爲東莞縣南頭城。東南海路二百里至屯門山,水皆淺,日可行五十里。乃順帆風西行,一日至九州石,又南二日至象石。若用東風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洲,又西南行,三日至占不勞山,西去占城二百里。又南二日至陵山,其山峻而方,有泉下繞如帶,即占城地也。陸行至賓童國一月程,東去麻逸國二日程。水行一日至東西竺崑崙洋,又一日行至古苴國,其王號苴屈,即真臘也。又半日行至奔沱浪洲,即丹眉流國。又二日至軍突弄山,又五日至海硤,南北百里,北岸則羅越國,即暹羅也,南岸則佛逝國,占城屬國也。又東水行四五日至訶陵國,今瓜哇也,爲南海中最大洲。又西出硤,三日至葛葛僧祗國,即佛逝西北隅之別島,國人多鈔暴,乘舶者多畏之,疑即昔之婆利國,今佛朗機也。其北岸則阿羅國,一名阿羅陀,今滿剌加也。阿羅西則阿谷羅國,一名阿羅單。又從葛葛僧祗四五日行至婆露國,一名阿魯。又六日行至婆那國,一名須文達那,即今蘇門答剌國也。又西至伽藍洲,一名翠藍嶼。又北四日行至師子國,其地在西洋之西北岸,距南天竺大岸百里。自伽藍洲行二十日至榜葛剌國,即西天竺也,一曰西印度,海口有察地岡,番商於此抽分云。天竺之西千五百里曰注輦國,宋大中祥符八年,其貢使言:「從本國舟行七十七日歷舟那勿丹山、娑里西蘭山至古羅國。又行七十一日,歷加八山、占不勞山、舟寶龍山至三佛齊國,又行十八日渡蠻山水口,歷天竺山至賓頭狼山之西王母塚,距舟所將百里。又行二十日度羊山、九畏山,至廣州之琵琶洲,離本國凡千一百五十日」云。又雷州控入海水路,從州東至海三十里,渡海抵化州、吳川縣之碙洲,入廣州,通閩、浙。從州南陸行一百七十四里至遞角場抵海,南泛海一程可至瓊州。從州西陸行一百五十里泛海水路至安南諸番國。又瓊州東至海一百二十里,直通大洋,故諸番舶雖東洋、琉球等國被風漂多至瓊州也。」

其重險則有梅關。

梅關,在南雄府北六十里大庾嶺上,東北去江西南安府二十五里,雄傑險固,爲南北之噤要。亦謂之橫浦關,自秦戍五嶺,漢武遣軍下橫浦關,常爲天下必爭之處。有驛路在石壁間,相傳唐開元中張九齡所鑿,宋嘉祐中復修廣之。舊時嶺上多梅,故庾嶺亦曰梅嶺,關曰梅關。今梅廢而關名如故,有官軍戍守。詳見江西重險大庾嶺。
廣東之地,介於嶺、海間,北負雄、韶,足以臨吳、楚;東肩潮、惠,可以制甌閩;西固高、廉,扼交、邕之噤吭;南環瓊島,控黎夷之門户。而廣州一郡,屹爲中樞,山川綿邈,環拱千里,足爲都會矣。肇慶接壤梧州,指臂相倚,谿峒傜、僮,藉以控制,若四郊多事,鼓棹西江,不過六七百里而徑達番禺,此上遊之險也。連州北通郴、永,可以直走湖南,且西與平樂之賀縣連界,由此縱橫南北,似爲徑易。雖南雄密邇大庾,由嶺南下可以捷走韶州然。由連指韶,潘美之師實奪劉鋹之魄,兵固無常勢矣。潮州東接漳州,海寇窺伺,必假途於此,而柘林寨其首衝也。廉、欽及高、雷二郡,與粵西皆犬牙相錯,肘腋之防,不惟一族,不特爲交阯障蔽也。利害之機,安危之繫,有近而不察忽不及防者,特籌粵東,而僅斤斤於番舶之恣擾,礦冶之奸頑,抑末矣。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