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史方輿紀要/卷一百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讀史方輿紀要
←上一卷 卷一百十八 雲南六 永昌軍民府 蒙化府 順寧府 下一卷→



永昌軍民府[编辑]

永昌軍民府,東至蒙化府三百九十里,南至灣甸州三百里,西至麻里長官司七百二十里,北至大理府雲龍州二十里。自府治至京師一萬一千八百十里,至布政司一千二百里。

禹貢》梁州西南徼外地,古爲哀牢國。漢武帝置不韋縣,屬益州郡。後漢永平初置瀾滄郡,《滇紀》:「漢武置不韋縣,其後復叛。建武末酋長賢栗請降,永平初復叛。太守張翕討平之,立瀾滄郡。」尋改永昌郡。治不韋縣。志云:後漢建武二十七年,哀牢王賢栗始詣越嶲太守鄭鴻降,求內屬。永平十二年哀牢王柳貌遣子率種人內屬,因置哀牢、博南二縣,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領六縣合爲永昌郡。蜀漢迄晉因之。唐屬姚州都督府,《唐史》:「武后延載初永昌蠻酋董期等率部落內附。」後爲蒙氏所據,稱永昌府,宋時大理段氏因之。元初立千户所,隸大理萬户府。至元十一年立永昌州,十五年升爲府,仍隸大理路。二十三年又置金齒等處宣撫司於此。志云:元初置明義軍萬户所,在今府治東,後爲左千户所。又置四川軍萬户府,在今城南七里。又有蒙古軍千户所,在城東五里。回回軍千户所,在今城內,後爲中左千户所。又有爨僰軍千户所,亦在城內。後爲左千户所。軍營俱明初廢。明朝洪武十五年仍置永昌府,又立金齒衛。二十三年省府,以金齒衛爲軍民指揮使司,嘉靖元年改爲永昌軍民府。仍置永昌衛。今領州一、縣二、安撫司一、長官司二。
府藩屏邊索,控馭蠻夷,自漢開西南夷始通中國。《華陽國志》:「武帝通博南山,度瀾滄水,取哀牢地置不韋縣。」是也。東漢建武中西南夷棟蠶叛,詔劉尚討之。尚追破之於不韋,斬棟蠶帥,西南夷悉平。永平十二年哀牢內附,置永昌郡,西南益少事。及晉末,而羣蠻竄居其間,遂與中國絕。南詔異牟尋破羣蠻,略其人以實內地。及大理時白蠻復熾,漸復故地。元征白夷,復歸版圖。明初克大理,沐英等遂分兵取鶴慶,略麗江,破石門,下金齒,以爲西陲保障。正統初麓川作亂,金齒實扼其衝,征集軍糧,悉會於此,以漸克平,蓋誠必爭之地矣。

保山縣,附郭。漢不韋縣地。元爲永昌府治。明爲永昌、金齒二千户所,屬金齒衛。正德十四年改設新安千户所,嘉靖元年始改置今縣,取大保山爲名。編户九里。

永昌城,今府治。舊係土城,唐天寶中,南詔皮羅閣所築,西倚大保山麓。段氏因之。元至元間復修築。明朝洪武十五年又因舊址重修,尋廢。十八年改築,甃以磚石。又於大保山絕巘爲子城,設兵以守。二十八年復闢城西,羅大保山於城內,設八門。其南門曰鎮南,東北曰拱北,外皆有子城,闢二小門。嘉靖二十八年復增築西城,浚濠爲固。萬曆二十八年復修浚焉。今城周十四里有奇。
不韋廢縣,在府東北。漢置。《華陽國志》:「武帝渡瀾倉水,置不韋縣,徙南越相呂嘉宗族以實之。名曰不韋,彰其先人惡行也。」本屬益州郡,後漢建武二十一年劉尚討棟蠶叛蠻,破之,追至不韋,諸夷悉平,永平中置永昌郡治此。晉因之。宋、齊仍爲永昌郡治梁末廢。《史記正義》:「不韋縣北去葉榆六百里。」
哀牢廢縣,在府西南,故哀牢王國。後漢永平中哀牢王柳貌內附,以其地置哀牢、博南二縣。劉昭曰:「哀牢在牢山絕域西南,去洛陽七千里。」《通志》云:「府治東即漢哀牢縣故址,元爲永昌府治,明初改爲中千户所。」
金齒城,今府城也。百蠻之俗,以金裹兩齒者曰金齒蠻,漆其齒者曰漆齒蠻,文其面者曰綉面蠻,刺其足者曰花腳蠻,以彩繩撮髻曰花角蠻。又或以銅圈穿其鼻,墜其耳,總曰哀牢蠻。謂之金齒,因其俗也。《元志》:「金齒之地,在大理西南,瀾滄江界其東,緬地接其西。土蠻凡八種,曰金齒,曰白夷,曰僰,曰峨昌,曰驃,曰繲,曰渠羅,曰比蘇。金齒蠻本名芒施蠻,自異牟尋破諸蠻,金齒種衰。其後浸盛,元因置金齒等處安撫司,又改爲宣撫司。」楊廷和曰:「元務遠略,創立金齒等司於銀生崖甸,其地去今府千餘里。後以遠不可守,移其名於永昌府,其實非金齒故地也。」志云:元時城中有爨僰千户所,今改爲右所軍營;明義萬户府,今改爲左所軍營;回回千户所,今改爲中左所軍營。又城西南門曰龍泉門,東南門曰鎮南門,西北門曰永鎮門,東北門曰仁壽門。
密堵城,在府南境。萬曆十五年緬酋入寇,陷密堵、速松二城,官軍擊走之。或曰速松城亦在境南。
大保山,在城內正西。嵯峨東向,高千餘丈,橫岡數里,山巔平衍,可習騎射,周遭林木蒼翠,稱爲奇勝。諸葛武侯嘗掘山腳以防夷叛,深可三丈餘,鐵物間之。○寶蓋山,在城西北永鎮門外,以形似名。山勢崚嶒,爲衆山之冠。右曰梯山,左曰玉壺山。山麓有石竇,流泉甚清。○靈鷲山,在城北八里。高如寶蓋,延袤七里餘。山巔有報恩寺,俗呼爲大寺山。
九隆山,城西南七里。山勢起伏凡九,分爲九嶺,一名九坡嶺。其麓有泉,自地湧出,凡九竇,土人甃石爲池承之。其下匯爲大池,可三十畝,名曰九龍池,或謂之易羅池。相傳蠻婦沙壹者浣絮池中,感沉木而生九隆,種類遂繁,世居山下。諸葛武侯南征時,嘗鑿斷山脈以泄其氣,有跡存焉。○法寶山,在城南十里,勢鄰九龍,而沙河限之。又南五里爲臥獅山,高百丈,袤二里。○官市山,在城南二十里。下有芭蕉湖,最幽勝。其北爲官市堰,沙河水所經也。
哀牢山,府東二十里。本名安樂,蠻語訛爲哀牢。孤峰秀聳,高三百餘丈,雄峙西陲,延袤三十里許。山下有石,如鼻二孔,出泉一溫一涼,號爲玉泉,因亦名玉泉山。又有諸葛井,在巨石間,可飲千人。○鳳溪山,在府東三十里。上有呂公臺。志云:不韋廢縣在其麓。又筆架山,在府東南三十里。有五峰如指。
虎嶂山,城西北二十里。有溫泉,可浴。其相近者曰雲壺山,以山多白石而名。又五里曰雲巖山,山高二百丈,盤迴三里許。昔人嘗因巖石鑿爲臥佛,因名臥佛山。
峽口山,府東南四十里。下有石洞廣二丈,高半之,一郡之水俱泄於此,陰流地中,達於施甸枯柯下瀾滄江。洞多魚,亦名魚洞。○天井山,在城東北三十里。岡陵四繞,中有平地,可居。亦謂之石澗山。
羅岷山,在城東北八十五里瀾滄江西岸。高千餘仞,延袤四十餘里。志云:府北十里又有白龍山。○屋床山,在府南七十里。《滇程記》:「繇永昌過蒲縹驛經屋床山,箐險路狹,馬不得並行,過山至潞江之外爲高黎貢山是也。」
瑪瑙山,在城西百里。山產瑪瑙石,哀牢山之支脈也。又有風洞山,在府西八十五里。風自洞出,因名。○龍王巖,在城西十五里。一山中斷,兩崖壁立,如斧劈然。
瀾滄江,在城東北八十五里羅岷山下,廣二十六丈,其深莫測。《滇程記》:「自沙木和十亭而畸至永昌,途經瀾滄江。江流介二山之趾,兩崖壁峙,截若墉垣,因爲橋基,纜鐵梯木,縣跨千尺,束馬以渡。又西爲江坡,有徑路新闢,爰建一亭。」志云:跨瀾滄江者爲霽虹橋,舊以竹索渡,後廢。明初鎮撫華岳鑄鐵柱立兩岸以維舟。弘治中備兵使者王槐始貫以鐵繩,構屋其上行者若履平地。守永昌者往往扼江爲險,橋其重地也。餘見大川。
潞江,在府南百里。舊名怒江。源出吐蕃界,經潞江安撫司北。又東南經府境,復南流入孟定府境。兩岸陡絕,夏秋間瘴癘尤甚。詳見大川。
上水河,在城內,又有下水河,源出九龍池及寶蓋山箐,合流入城,貫穿委港而達於東河。東河亦曰郎義河,源出龍泉,流經郎義村,合清水河南入峽口洞。○沙河,在城南七里。源出九隆山,南流入於峽口洞。有衆安橋跨其上。
清水河,城北二十里。志云:河有二源,一出府北阿隆村,一出甘松坡下,合流至潞江城東北,折而東合鳳溪、郎義河,又經府城東南合沙河諸水入峽口洞。今府北二十里有北津橋,爲屋其上;又東十里有東津橋;皆跨清水河。
沙木河,在城東北百十里。自順寧府流入,合鉛山澗水匯流三十里入瀾滄江。有鳳鳴橋跨其上。
青華海,在府東五里,匯諸流爲池。又九龍山麓有九龍池,泉有九竇,亦曰易羅池。又響水灣,在府北六十里。泉如瀑布,聲若鳴金,即瀾滄江回折處也。
龍泉,有二:一在司城北郎義村,折爲三派;一在石叢村;皆有灌溉之利。劉寅《記》:「永昌之城,右倚巍山,下有泉汪然湧出,停蓄爲池,市週環數百步,澌而東南,灌田千餘頃,謂之龍泉。」或曰即九龍池也。
大諸葛堰,在城南十五里,其東有東嶽堰及小諸葛堰,皆有灌溉之利。○甸尾堰,在城南二十里,周廣二里。
清水關,在城西北臥佛山之西,扼清水河之要。元時建。今設清水驛於此。○山達關,在城東北七十五里。其處又有阿章寨。
天馬關,在府南境。又有漢龍關。萬曆二十一年緬蠻入寇,撫臣陳用賓擊走之,遂城天馬、漢龍二關是也。志云:保山境內有甸頭、水眼關二土巡司,俱萬曆中裁。
諸葛營,在城南七里。一名諸葛村。舊記:孔明既擒孟獲,移師永昌,即金齒也。城南八里西山下,武侯嘗屯兵其間。師還,民構祠祀之,因名。志云:元時有四川軍萬户府,在諸葛營後。土人居於營前小海子內有土阜一區,周遭三十三丈,高六尺,隨水高下,巨潦不沒。相傳爲孔明豎標臺。《一統志》:「武侯旗臺在東嶽堰內。」○金雞村,或云在城東五里。有金雞泉,一溫一涼,四時可浴。泉北有將臺,高丈餘,廣倍之,相傳蜀漢時永昌掾呂凱築此,以拒雍闓。村後有蒙古千户所廢址,土人居之。
沙木和驛,在府東北沙木河側,巡司亦設於此。《滇程記》:「自永平縣七亭而崎達沙木和。土人謂坡爲和也。途經鐵場坡、花橋哨、蒲蠻哨、丁當叮山關,皆高險。」蒲蠻者,孟獲遺種也。今城南六十里有蒲縹驛。《土夷攷》:「蒲蠻,居瀾滄江以西,一名朴子蠻,性勇爲盜,以採獵爲業也。」
霽虹橋。府北八十里,跨瀾滄江。武侯南征,孟獲架橋濟師。後以索爲之,修廢不一。元至元中也先不花重修,名曰霽虹。明初鎮撫華岳置二鐵柱於兩岸以維舟,時遭覆溺。後架木爲橋,又爲火所焚。弘治十四年備兵使者王槐構屋於上,貫以鐵繩,南北往來,此爲孔道。亦曰瀾滄橋。

永平縣,府東北百七十里。東至趙州界百七十里。本漢博南縣地,晉因之,後改永平縣。唐時蒙氏改爲勝鄉郡,後段氏因之。元初廢郡立永平千户所,後復爲永平縣,屬永昌郡。今因之。編户七里。

博南廢縣,在縣南。漢永平中所置縣也。《哀牢傳》:「章帝建初二年哀牢王類牢反,攻越嶲。永昌太守王尋奔楪榆,哀牢夷遂攻博南,焚燒民舍。明年詔發夷、漢兵進討,邪龍人鹵承等應募,率諸郡兵大破類牢於博南,斬之,即此。」今其地名江東村。
永平守禦城,在縣治東北。城周三里有奇,洪武十五年建。內有金齒前前、右右二千户所。志云:洪武十九年縣城立木爲栅,跨銀龍江上。三十六年易以磚石,周三里有奇。萬曆二十八年議者以江流貫城南,小關洞開,每值水涸,竊盜輒乘以出入,乃濬東西兩濠,引江水分流城外,會於城南,砌塞水洞爲城垣云。
博南山,縣西南四十里。漢武通博南山,即此。一名金浪顛山,俗訛爲丁當丁山。極險隘,爲蒲蠻出沒之所。北麓有泉,流爲花橋河。《華陽國志》:「博南縣西山高三十里,趙之得蘭倉水,有金沙,洗取融爲金。」《滇南略》云:「博南山高二十里,上有鐵柱,爲西陲要道。」
和丘山,縣西三十里,高千餘仞,雲合即雨。東麓一潭,四時澄徹,流爲木里場河。西麓有泉,流爲曲洞河。○花橋山,志云:在縣西南二十五里。上有鐵礦。又縣西南五里有髑髏山。縣北八里有羅木山。
羊街山,縣北四十里。山半湧泉,周圍五尺,名曰一碗水,行者咸掬飲之,地名碗水哨。○羅武山,在縣東北百十里,高百五十丈。山半有泉,勝備江發源於此。
橫嶺山,縣東北百三十五里。山極陡峻,驛路經其上。其西有泉,下流爲九渡河。○寶藏山,在縣東七十里。一名觀音山。相傳武侯南征,至此迷道,遇一老嫗呼犬從絕徑中出,始得路。兵旋,建廟祀之。俗名娘娘叫狗山。
銀龍江,在縣治東半里,守禦城跨其上。源自縣西上甸里,合木里場河,又南合曲洞河,又東南過薩佑河、花橋河,又東南入瀾滄江。志云:銀龍江,每孟冬時近曉有白氣橫江,盤旋如龍,因名。一名太平江。有昌平橋跨之,長四十丈,高二丈五尺,廣二丈,瓦亭十有二。亦曰太平橋。其東北又有安定、通市二橋。志云:曲澗河在縣西三十里,縣西四里有桃源河,皆注於銀龍江。
勝備江,在縣東北百里。出羅武山,引流而東南合九渡、雙橋二河,至蒙化府合漾備江。志云:九渡河在縣東北五十里。出橫嶺山,沿水繞流,上跨九橋,故名。
花橋河,在縣西南三十里。源出博南山,下流入於銀龍江。《滇程記》:「出下關石橋至碗水哨,又西爲四十里橋,又西爲響水澗。橋循澗行,巨石峭𥔲,鳴若轟霆,類嘉陵散關。近關有花橋,橋皆架木飛梯,橫楮懸度,行人戰慄,所謂花橋河也。」
丁當丁山關,在博南山。山路峻險,置哨守於此。○上甸關,在縣北二十里,有上甸定夷關巡司戍守。
花橋關,在縣西南四十里。下有花橋河,控扼險阨之處也。近時改曰玉龍關。
諸葛寨,縣北三里。相傳武侯駐兵處。○關索砦,在縣東北五里,周迴二里,俗傳蜀漢將關索所築寨。下有洞,首尾相通,樵牧過之,嘗聞洞中有戈戟聲。
永平驛。在縣治東五里。又東九十里爲打牛坪驛,兼設巡司於此。又六十里爲蒙化府之漾備驛。《滇程記》:「自漾備驛九亭而達打牛坪,途徑橫嶺。其高傍雲,梯箐以升。又西爲雲龍橋,又西爲大斗坡,而後至坪。相傳武侯南征,駐師茲坪,辰值立春,鞭土牛以訓夷耕,遂以名驛。又自打牛坪十亭而畸達永平縣,有畢勝橋,觀音叫狗山,其間有九轉十八灣之險。」

騰越州[编辑]

騰越州,府西南二百七十五里。南至南甸司界二十五里,西至麻里長官司界三百里,北至茶山長官司界二百四十里。

漢爲永昌郡西境越賧地,有僰、驃、峨昌三種蠻居之。晉屬寧州。唐爲羈縻州地,貞元中南詔異牟尋逐諸蠻置軟化府,後白蠻徙居之,改騰衝府。大理因之。元憲宗三年府酋高救內附,至元十一年改騰越州,又置騰越縣。十四年改騰越府,仍治騰越縣。二十五年縣廢而府如故。隸大理路。明初因之。洪武末改騰衝守禦千户所,隸金齒軍民指揮使司。正統九年升所爲軍民指揮使司,隸雲南都司。嘉靖二年改置騰越州,編户八里。屬永昌府。
州山川險阨,爲諸蠻出入要害之地。洪武中麓川夷入寇,自騰衝屠永昌,沐英討平之。正統初麓川酋思任發作亂,攪南甸,突干崖,徑犯騰越,屠其城栅,守潞江督臣王驥等進討,復騰衝,然後直搗賊巢。蓋西南有事,州實當其衝也。志云:州與孟養、緬甸諸夷接境,出州之鎮夷關即南甸、干崖二宣撫司,渡金沙江,則大、小孟艮之地,其爲控扼之要也。允矣。
騰越廢縣,即今州治。元至元中置縣,騰衝府治焉。後廢。志云:州舊無城,正統十四年再征麓川,大兵駐此,因築土城。十五年甃以磚石,周八里有奇。嘉靖二十九年復築濠爲固城,周七里云。今城西北有土城遺址。○越甸廢縣,在州東北。元置此縣於越甸,尋省入府。又古湧廢縣,在州西百里。元置此縣於古勇甸,尋廢。
順江州城,在州南。元至元十一年置。至正七年酋長樂孫求內附,立宣撫司,尋廢入騰衝府。○羅密城,在州北三十里。舊爲蠻酋所居,今濠塹猶存。又州西山平原中二里有西源城遺址,相傳段氏所置城也。
來鳳山,城南四里。亦名龍鳳山。又南三里曰飛鳳山。南去里許曰團山,形如龜,林巒相接,多修竹名材。○球牟山,在城東五里。下峻上平,可居以避寇。山頂有池,池旁有穴下注爲伽和池。明正統間麓川賊寇邊,守禦官軍據此立寨,軍民潛避其上。亦名梗寨山。○寶峰山,在州西十里。一名長洞山。又南五里有水尾山。
下干峨山,州北十五里。下有池,亦名下干峨。又上干峨山,在州西北二十五里。下有池,名清河,亦名上干峨,周五百餘丈。亦曰澄鏡湖。又北有金塔坡。○土山,亦在州北十五里。上有龍池,周五十餘丈。下亦有龍池,居民祈雨於此,境內無旱災。
羅生山,州東南二十里。峰巒千仞,條岡百里,林木森茂,騰衝之名山也。○巃嵷山,在州北三十里。山極高峻,雲合即雨。○赤土山在州東三十里,又州西三十五里有緬箐山,皆高峻。
羅左衝山,州南六十里。上有鎮夷關。山後即南甸宣撫司,懸巖峭壁,足爲華夷之限。《滇略》謂之半個山,界限華戎,北寒南暑,迥然各天。
高黎共山,州東北百二十里。一名磨盤山。與保山縣接界。山極高峻,華夷之限也。詳見名山。○明光山,在州西北一百二十里。上有銀礦、銅礦。
馬峰山,州東十五里。又州東六十里有橄欖坡,產橄欖。今橄欖坡驛置於此。○擂鼓山,在州西南十里。相傳孔明嘗駐兵於此。
大盈江,在州西。又名大車江,出吐蕃界,流入州境。州西之水有三:一出赤土山,流爲馬邑河;一出巃嵷山,流爲高河;一出羅生山,流爲羅生場河。環繞州城,自東而北而西,並注於大盈江,南入南甸、干崖之境。詳附見大川。
龍川江,源出峨昌蠻地七藏甸,繞越甸界,經高黎共山北,下流注南甸、干崖及隴川境合於大盈江。其渡口有橋,舊編藤舖板以渡,名曰藤橋,在州東七十五里。《一統志》:藤橋有三,一在龍川關,一在尾甸,一在回石,俱跨隴川江上。蓋江水湍急,難以木石施工,編藤爲橋,繁於岸樹,以通人馬。或曰龍川蓋麓川江之別名也。
疊水河,在州西南,大盈江之支派也。山麓有石崖,斷陷百尺,水勢奔飛,吐珠噴沫,觀者毛髮爲竦。
大車湖,在州南團坡下。湖面廣闊,中有小山若浮。○溫泉,有四:一在城北馬邑村,一在城東南大洞村,一在城南羅左衝山村,一在城西緬箐山村。水沸如湯,人多浴者。
龍川江關,在州東七十里江之西岸。有龍川橋。江上舊編藤舖板,名曰藤橋。明弘治中備兵使者趙烱始纜鐵爲橋,嘉靖中潘潤復修之,爲往來要道,置巡司及驛丞。○古勇關,在州西百里古勇甸。又鎮夷關,在州南羅左衝山,有巡司戍此。
夾象石。在州東龍川江東岸,渡江而西,即高黎共山麓也。明正統三年麓川思任發叛,都督方政及別將高遠渡江而南,逼賊於上江。上江,賊重地也。深入力憊,求救於沐晟。晟以少兵往,至夾象石,不進。政等渡江,追至空泥,賊伏四起,我師覆焉。七年王驥等以大軍征麓川。八年自夾象石、下江徑抵上江賊巢,而大軍亦自夾象石、下江通高黎共山道至騰衝云。

潞江安撫司,府西南百三十五里。西北至騰越州百五十里。

漢永昌郡地,舊名怒江甸,訛爲潞江。元至元十三年置柔遠路軍民總管府,治怒江甸。隸金齒等處宣撫司,後爲麓川宣慰司所據,《元史•志》「其地一名潞江,一名普坪瞼,一名申瞼僰寨,一名烏摩坪。僰蠻,即《通典》所謂黑爨也。中統初蠻酋阿八思入朝。至元中始置柔遠路」云。明朝洪武十五年改爲柔遠府,二十三年改爲潞江長官司。永樂九年升安撫司。土官線氏世襲。《職方攷》:「潞江安撫司而外有鎮道安撫司、楊塘安撫司與茶山長官司,四司並屬永昌衛。」
司東蔽永昌,西援騰越,南接羣蠻,爲襟帶要地。
鎮姚所城,志云:在司西老姚鳳山之麓。土築,周四里有奇,磚甃四門,覆城瓦屋八百十八間。萬曆十三年建。
和埸山,司東三十餘里。又司南三十里有掌亢山,司東八十里有雷弄山。
潞江,在司北三十里。本名怒江,以江流洶湧不平也。源出吐蕃,流入司境,南流經司城東,又南經孟定、芒市而入緬界,下流入於南海。蒙氏封爲四瀆之一。江之兩岸皆陡絕,瘴癘甚毒,夏秋之間,人不敢渡。今詳見大川。
潞江關,在潞江東岸。《滇附録》云:「金齒西上一程曰蒲縹,地猶稍平。過蒲縹驛,經打板箐而下潞江,若降深穽,四序皆燠,赤地生煙,瘴氣騰空,觸人鼻如花氣。渡龍川江,其炎瘴亦然。」○細甸,在司東南。明正統中麓川首思任發叛,督臣王驥言:「江北細甸、昔剌等處,係賊左臂,恐乘虛竊發,侵犯金齒,阻絕糧道。今分兵二路,別將冉保從細甸直取孟定,合木邦、車里之兵爲東路,而大軍由西路至騰衝與保會,使賊腹背受敵」云。
金勝關,在司西。志云:在鎮姚所南。有偃草坡,明朝萬曆十一年參將鄧子龍敗緬軍於此,時緬人崩潰而下,至今草生不能上指。又松坡營,在鎮姚所西南一里。有戰士冢。又所城東南亦有之。
景罕寨,在司西南。洪武末平緬諸蠻刁幹孟叛,何福討破之於南甸。還兵擊景罕寨,蠻乘高據險,堅守不能下。福糧垂盡,沐春馳至,徑渡怒江,馳躪寨下,蠻出不意,遂降。乘勝復擊崆峒寨,賊潰走。崆峒寨蓋亦在司境。又正統三年方政破麓川賊於潞江西岸,賊走景罕寨,官軍復敗之。《滇紀》云:「景永城在隴川宣撫司宅後,磚甃,萬曆六年建。」或以爲即故景罕寨,恐悞。
阿坡寨。在司南。隆慶六年金騰兵備許高征蒲蠻阿坡寨,擒其將蔣裕,於是桑科等二十八寨皆畏服。又有潞江、烏色、平戛三寨蠻亦來附。

鳳溪長官司,府東二十五里。本元永昌府地,洪武二十三年置司。

鳳溪山。在司治東。有東西二泉,合流爲鳳溪。山去府東北三十里,與哀牢山並峙。或云漢不韋故縣在鳳溪山下。山有呂公臺,以呂嘉子孫遷此而名。又有木鼓山,在鳳溪山之右。高七里,袤如之。

施甸長官司,在府南百里。唐時蒙氏爲銀生府北境,宋時段氏置廣夷州,元至元十一年置石甸長官司,後訛今名。明初因之。志云:司東接順寧,南接灣甸州境。萬曆十一年灣甸酋景宗真導緬入姚關,焚掠施甸,官軍敗緬,復收其地。

秀巖山,司東南二里。巖下出泉,注於小羅窑河,北流經峽口洞而入瀾滄江。又摩蒼山,在司東二里。一名施甸山,孤峰聳秀。又司西十里有石栅山。○當歸山,在司西北二十五里。產當歸。又甸頭山,在司西南三十里。其南有碧霞山。又司西北四十里有新栅山。
坪市河,在司西。有二源,一出甸頭山,一出石甸寨,合流經司西,又南合蒲縹寨澗水經新栅山口斗崖飛下,下流入於怒江。
蒲關,在司南莽田寨。《滇略》云:「蒲人散居山谷,無定所,永昌鳳溪、施甸二長官司及十五哨、二十八寨皆其種也。元時爲可蒲寨。至元十六年廣西宣撫使討平和泥蠻,遂徇金齒甸七十城,越麻甸抵可蒲,皆下之。又有小白夷,熟夷也,環居於永昌西南境。」
猛淋寨。在司東南。萬曆十年緬蠻寇順寧,遂破施甸猛淋、盞達諸寨,官軍擊走之。盞達寨,或云亦在司境。○鎮安所城,志云:在猛淋砦,舊潞江安撫司屬部,於萬曆十三建。
附見
騰衝衛。在騰越州城內。本軍民指揮使司,嘉靖二年改置。

蒙化府[编辑]

蒙化府,東北至大理府趙州界六十里,東南至楚雄府定邊縣界六十里,南至景東府二百五十里,西至順寧府界一百五十里,北至大理府太和縣界九十里,自府治至京師一萬一千四百一十里,至布政司八百六十里。

漢益州郡地,後漢永昌郡地。唐屬姚州都督府,唐屬姚州都督府,號陽瓜州,志云:初羅羅摩及僰蠻居此,後蒙氏細奴邏等城居之,號蒙舍詔,即南詔也。後徙居太和城,以蒙舍爲舊都云。宋時段氏改爲開南縣。元初爲蒙舍千户所,至元十一年爲蒙化府,十四年升爲路,二十年降爲州。隸大理路。明初因之,屬大理府,正統間升爲府。土官左氏世襲。編户三十里。《通考》:「近郡有摩察夷,黑爨之別種也。」
府南接楚雄,北距大理,四山環堵,屹然險固。
蒙舍城,在府北十里。唐永泰中爲陽瓜州,天寶間鳳伽異爲州刺史,即此。今遺址尚存,地名古城村。元改置蒙化州於此。舊有土城,明朝洪武二十三年始建磚城,周四里有奇。○箐口新城,在府東北。有四門。以界趙州白崖川一帶,即所謂蒙化箐口也。
斗斛山,城北三里。亦名覆屋山,亦曰碁盤山。又城東有天臺山,望見百里外。又有玄珠山,上有白浮圖,相傳武侯建以鎮蒙者。○甸尾山,在府南十里。下有溫泉。舊有甸尾巡司戍守。又城東北十五里有伏虎山。
巍山,府東南二十里。峰巒高聳,冠於羣山。亦名巍寶山。蒙氏之初嘗耕牧於山之麓。志云:昆雌江出於此,東北流入趙州界,合於禮社江。
圖山,城西北三十五里。初蒙氏龍伽獨者,以唐貞觀間將其子細奴邏自哀牢而東遷居其上,部衆日盛。高宗時細奴邏入朝,授巍州刺史,築城高三丈,周四百餘丈居之,自稱奇王,號蒙舍詔。今有浮圖在山上。亦曰巃山,亦謂之巃圖城。其相接者又有天馬、御筆諸山。又金牛山,在府西北四十里。亦名寨子山。
石母山,城北七十里,出石黃及雄黃。有泉流爲賧中溪,南入羅盤江。又天耳山與石母山相接,即甸頭山也。舊有甸頭巡司戍此。志云:府西南二百里有鳳凰山,亦名鳥弔山,蓋傳訛耳。
陽江,在城西。源出甸頭山花判澗,南流至甸尾巡司,又東南流九十里入楚雄府定邊縣界。又有錦溪在城東一里,西北流達於陽江。
樣備江,府西百五十里。一名神莊江。自大理府趙州西境流經永昌府永平縣之打牛坪驛,又經府西北百二十里之樣備驛,有樣備橋跨其上,爲蒙化、永平之界,又南流入順寧府而會於瀾滄江。本名漾濞江,訛爲樣備江。
瀾滄江,在府西南百五十里。自永昌府流入府境,又東南入順寧府界。江之南岸有馬耳渡。○蔡陽河,在城南。源出東山,流入陽河。又教場河,在府北二里;又北二里爲寄馬椿河;又有五道河,在府南七里;俱流注於陽江。
樣備驛。在府西北百二十里。《輿程記》:「自趙州德勝驛西至樣備驛八十里。」又有四十里橋。志云:蒙舍至趙州界四十里,橋因以名,爲龍尾關、樣備驛之中路。又開南驛,亦在府境。○迷渡鎮,在府東,與大理府趙州接界。嘉靖初築城於此,控制白崖等要路。

順寧府[编辑]

順寧府,東至蒙化府界一百八十里,西至灣甸州界二百八十里,南至孟定府界四百七十里,北至永昌府永平縣界四百二十里,自府治至京師一萬一千六百二十里,至省城一千五百五十里。

古蠻夷地,地名慶甸,《滇紀》:「孟獲爲孔明所縱,南走慶甸,即此。」蒲蠻居之。一云即古濮人也,自宋以前不通中國,蒙氏、段氏皆不能制。元泰定間始內附,天曆九年置今府,并置寶通州及慶甸縣。明朝洪武十五年仍置府,而以州縣省入焉。編户二里。土知府猛氏。萬曆二十四年猛庭瑞叛,討平之,改爲流官。今屬州一。
府衆山環遶於西南,二江襟帶於東北,地雖彈丸,有建瓴之勢。至於三甸鼎足,形如犄角,南鄙藩籬,備未可略矣。
寶通廢州,或云與慶甸縣俱在府城內。元置,明初省。志云:慶甸廢縣,在府東八里。
順寧城,今府治。志云:城在鳳山之中。萬曆二十八年建,甃以磚石,周五里有奇。又有舊城,爲猛氏世居,去府城一里。舊有土垣,今廢。
右甸城,在府西南二百里。志云:在矣渚十三寨之中,右甸川之西山麓。萬曆三十年磚築,周三里有奇。爲郡城藩蔽。今傾圮過半。
鳳山,在府治東。治西亦有此山。兩山夾峙,如雙鳳然。亦名交鳳山。瀉泉流於治北,有橋跨其上,曰掬春橋。橋有瓦屋扶闌,居然幽勝。○東山在府東二里,又府城北有鼓山,城西有旗山,皆近郊之勝也。
樂平山,府西北十五里,爲郡之鎮山。山下有塘,周迴里許,知府猛寅所鑿,以備灌溉。又府西十五里有中阿山,亦幽勝。○玄玉山,在府西南十五里。一名契山,重岡疊巘,蒼翠如畫。又西南五里曰郁密山,千巖萬壑,如羣星拱斗。上有太平寺。○九層樓山,在府西八九十里。重巖複嶺,盤折九層,山椒有聚落。
把邊山,城南四十三里。上有把邊關。兩山對立如門,一徑中通,崎嶇阨塞,實稱險隘。○半山,在府東南一百二十里。亦曰頖山。山陡絕,下即瀾滄、黑惠合流之處,號爲泮江,山又因江以名也。
阿魯使泥山,府北百八十里。中有洞,深十餘步,上積華蓋,層層如樓閣,常有白氣出入其中,名曰霞洞。兩山迥絕,中爲磴路,可百餘步,平直如砥,徑之旁皆細草蒙葺,俗呼「觀音接路」。○赤龜山,在府北二百三十五里,以形似名。黑惠江如長蛇盤遶其下。山阿有聚落,行旅往來,多宿於此。
鐸山,府西南二百里。山勢百盤,林深谷奧,下臨絕澗,渡以藤橋,土人呼爲阿鐸五山。山水急迅,流爲阿鐸河,土人構藤以渡。○西奧山,亦在府西南二百里。層峰削壁,下有洞豁然,謂之瓊英洞,形肖城闕,廣約十餘丈,嵌空奇崛,深邃莫窮。
蜢濮者山,府北二百四十里。土少石,多高峻骨立,宛如鬼工削成。下有聚落,俗呼蜢濮者。《滇略》云:「順寧境內沿瀾滄江而居者曰普蠻,一名撲子蠻是也。」
瀾滄江,府東北七十里。自蒙化府東南流入府境,與黑惠江合,南過景東、元江、交址乃入南海。石齒嶙峋,波濤洶湧,實爲險阻。有瀾滄浮橋,編竹爲之,長十五丈,廣五丈,人馬經之,如臥虹然。府志云:瀾滄江中有寶峰山,奇勝處也。江干又有三臺山,至爲險峻。餘詳大川。
黑惠江,即樣備江也。亦曰濞溪江,又名墨惠江。在府東北百十里。自蒙化府流入境,東南混流百里,至泮山下合於瀾滄江。詳見大川樣備江。
順寧河,在府城東。源出甸頭村山箐內,流入雲州孟祐河,爲府之帶水。又甕磉河,在府南一里。源出南山,流合於順寧河。又臘門河,在府北十里,亦南流合於順寧河。○虎墟河,在府北百九十里阿城舊村之南,以河傍舊有虎穴而名。其水流入黑惠江。又龍湫,在府治南山之麓,方一畝,林木蓊鬱,相傳有龍居其中。
把邊關,在把邊山上,爲府之險阨。○牛街驛,在府北百八十里濞溪江上。路通蒙化,有渡,深險不測,飛濤亂石,不容巨舟,舊刳木爲舫,如竹半破,渡者畏沮。近時建橋以度,行者便之。志云:府境舊有順寧觀音、水井,牛街、錫鉛、右甸、枯河六驛,皆土驛丞司之。
矣堵寨。在府西南。萬曆二十八年矣堵十三寨莽亢等復叛,官軍討平之,順寧、雲州復定。○猛淋寨,在府境。萬曆十一年灣甸酋景宗真導緬入姚關,寇施甸,焚掠順寧,破猛淋寨。志云:府境有錫鉛寨巡司,又有董甕寨、亦壁嶺、蟒水寨、錫臘四巡司,萬曆中裁。

雲州[编辑]

雲州,在府東南百五十里。東至景東府界九十里,南至鎮康州界七十里,西至灣甸州界百二十里。

古蠻夷地,名孟祐,白夷所居。元中統初內附,屬麓川路。洪武二十四年置大候長官司,正統三年改爲大候禦夷州,萬曆二十五年改爲雲州,編户四里。先是土官奉氏世襲,是時順寧府土酋猛庭瑞叛,大候土酋奉赦叛應之,事平改設流官。屬順寧府。
州控瀾滄之險,爲諸蠻襟要。西出則順寧、永昌震,東顧而景東、威遠危,亦必爭之地矣。
雲州城,今州治。舊有土城,在州南十里。萬曆三十一年移建於大栗榆鎮西山下,甃以磚石,周四里有奇。
無量山,在州東北六十里,即景東府之蒙樂山也。志云:上有孟獲故寨。
鎮西山,在州治北。州南曰永寧山,其相對者曰平頭山。○昔彌山,在州東六十里。又蠻賴山,在州西六十里,山多竹。又八剌山,在州北八十里。
蠻彌山,州南二百五十里。林木陰森,石崖壁立。山東南麓即瀾滄江。○阿輪山,在州西南三百里。連峰疊巘,四時蒼翠。
瀾滄江,在州南。自順寧府流入界,又東入景東府界。
孟佑河。在州治東。順寧府境諸水匯流於此,入於瀾滄江。又州南八十里有孟賴河。○南看河,在州東,自順寧河分流,入州境;州西又有南繆河,合流於南看河;其下流俱注於瀾滄江。
孟緬長官司。在州西南,舊隸布政司。又有猛猛、猛撒二土巡司,萬曆二十五年改隸雲州。《滇略》云:「州境有三猛蠻,即猛緬、猛猛、猛撒也。猛猛最強,部落萬人,時與二猛爲難,其地田少箐多,射獵爲生。猛緬地雖廣衍而民柔怯。猛撒最弱,近折而入耿馬矣。」
梳頭山,在猛緬蠻西南,高六十里。其相近者又有美水山,多古柏。其東曰天臺山,高聳插天,山多雪。又孟緬境內有邦鳳山,上有諸葛碑云。○邦偏山,在猛猛南,高六十里。又猢猻山,在猛撒北,高二十五里,最險隘。其南有大河,北入山穴中。
金水河。在猛緬境內。又有大河,北流入於猛賴河。○獵遜江,在猛猛境南。志云:猛猛有大河,南流入於獵遜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