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雜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黄金的美国

America The Golden,by Ramsay Muir. London. Williams and Norgate. 1927.

  我在往青岛的船上读了英国穆尔教授的《黄金的美国》,觉得此书很可供中国今日一般谈社会问题的人的参考,故摘书中要点,以代介绍。

  著者是英国的近代史学者,1925年到美国讲演。观察美国的工业状况,与劳工情形,作此报告。书分十一章,其目如下:

  (1)英国和美国的不同之点

  (2)日中黑子(美中不足)

  (3)科学研究与大学教育

  (4)资产所有权之广被

  (5)资产所有权与管理权

  (6)提高工资与提高消费

  (7)大规模生产与大规模销货

  (8)代特洛(Detroit)主义

  (9)美国的工会运动

  (10)工业组织上的几种试验

  (11)几个结论

  他的结论是,除了美国特殊状态所产生之各点为他国所不能仿行之外,有四点最宜效法:

  (一)资产所有权之散在人民(第四章)

  (二)崇拜科学方法,肯花钱提倡科学研究,尊重科学的训练(第三章)

  (三)工业组织上的勇于试验(第十章)

  (四)进步的工会的新态度与新政策(第九章)

  关于科学研究一点,此书说的不很详细(不如《百年中工业进步》书中所述之详细)。他说工业所以能得科学研究之帮助,工业家所以能信任科学方法,皆由于高等教育之发达。此一层甚是。他所举统计,美国有五百八十八个大学,学生约有七十五万人。纽约一邦有六十一个大学,彭薛万尼亚邦有六十二个,伊利诺有五十六个,倭海倭有五十个。邦立大学之官费在一九二六年共有一万五千四百万金圆。私立大学之基金共有五万五千万金圆。(哈佛七千万;哥仑比亚六千万;耶尔四千万;芝加哥三千五百万;斯丹福二千八百万。)

  他深惜英国大学教育的落后,他说,“两只战斗舰的代价便可以收奇效了!”此语骂倒英国的政府与社会。

  

  关于资产散在人民一点,他用1925年Robert S. Binkerd的统计,在七年之中,执有铁路,公用具,以及二十个选作例子之煤油,铜铁,等公司之股票者之人数,从1918年的2 537 105人,增至1925年的5 051 499人。七年之中,增至一倍。此增加之数,七分之一为各公司之雇员所执;三分之一为主顾所执;二分之一为一般公众所有。

  此项投资并不妨碍别种储蓄之进行,在同一七年之中,储蓄银行存款之人数由一千〇六十万人增至三千九百万人;存款数由一百十一万万余元增至二百〇八万万余元。此外有保寿险者人数有五千万人,寿险公司准备金总数约有一百〇四万万元。“有寿险保单的人数,几乎比上届总统选举的投票人数多一倍!”(原书页四十)

  这件事业已成为美国工业界的一种政策。在雇主方面的努力,可举The Bell Telephone System为例:在1925年,这公司的股东人数有六十三万人;其中六万二千五百人为公司雇员,投资共计七千五百万元;另有十六万五千雇员,每年分期扣薪俸买股本,每年约有二千万元。公司以外人也很多。最近一次新股,投资者有二万四千三百余人为工人,一万零七百人为店员。

  铁路公司也多采用此政策。最著之例为纽约中央铁路公司两年前卖了六万八千新股(每股百十元,市价百廿元)给本公司雇员四万一千人。共计每四个雇员之中有一人是股东。

  最奇的是工会方面也自己组织投资事业。1920年7月,机器工会(Machinists Union)创办第一个劳工银行;11月,机车工程师兄弟会创办弟兄银行,均用工会会费和公积作资本。六年(1920—1926)之中,已有了四十个这样的工会银行;据1924年终的统计,他们的资本共有一万七千五百万金元。最大的一个是克利弗兰城的弟兄银行;初办时占一个饭馆的一角,现在市中建大屋,资本共有二千五百万元。

  铁路机车工师会所办银行已不止十二个。联合衣业工会(Amalgamated Clothing Workers)有两个大银行,一在纽约,一在芝加哥。机器工会有一个,在美京。

  他们的办法大概是,主办的工会保留百分之五十一的股子,其余可由会员购买。营业一照银行通例,以银行信用为主,不当作罢工武器。普通银行可垫款与罢工工人,而此项工会银行则不肯垫款为罢工之用。

  他们又还组织信托公司,——在银行以外。机车工会现已组织了八个信托公司,资本总数为二千万元。这个工会还有别种大规模的营业,如地产,如开矿,——他们有六个煤矿,——如建筑滨避暑区域等。

  

  关于第三项,——工业组织上的新试验,——著者举了六个例子:

  (1)Dennison Manufacturing Co. 凡投资而不管事的股东,自成一种优先股,能分红(有定额)而无表决权。此外新股由做事的雇员分摊,有表决权,举经理,举董事。

  (2)J. P. Penney Co.(成衣店)此店在数年之中,分设了六百支店,其法先由总店派有经验之人设分店,其利益之三分之二归总店,三分之一归分店经理。如再由分店分支,则总店,分店,支店经理各有三分之一。再分下去,则总店取消其利权,由分店,支店,子店三分之。而一切支店总由一个集中机关购办材料,故价廉而利厚。

  (3)Wm. Filene's Sons(衣著百货公司)的雇员自治合作制度。在店三月以上的人皆为“合作会”会员,全体选举理事会,理事会四分之三的表决可以修改一切店规。若司事人否决,则由全体大会总投票,如有三分之二之多数,则修正案仍有效。理事会选出仲裁委员,受理店中一切争执。

  (4)费城电车公司(Philadelphia Bapid Transit Co.)用雇员合作制,以余蓄购买公司股票至三分之一以上。旧股以六厘红利为限,盈余则为雇员合作公积,为购新股之用。此法可鼓励工作,又可淘汰不管事股东之权限。

  (5)弗兰林合作牛奶房(Franklin Co-operative Creamery,Minneapolis)牛奶工会自办奶棚,每雇员皆是股东,又皆为工会会员。其盈余除分有定额之红利外,分摊给各家主顾(买主)。

  (6)Nash衣店的“忠恕之道”(略)   

  关于第四点,——新工会主义,——约有三点:

  (一)他们(工会)走上了金融事业的路(详前)。工业靠银行资本,现在工会也开始建立银行资本了。

  (二)他们自己想从联合投资方面逐渐得到工业上的管理权。例如美国钢铁公司(U. S. Steel Corporation)的雇员,想用联合投资的方法,在七年之中得到公司管理权。其实即不能得多数股权,他们投资的势力现在已可以大影响公司的管理。公司资本的新来源既靠雇员,则公司自不能不另眼看他们了。

  (三)工会渐渐明了,要得权力,必须负责任。一面要公司给他们负责任的机会,一面努力表示他们确能负责任。

  如1922铁路大罢工之后,B. and O. 铁路公司的工会即决计整顿全路效率,与公司合作,力谋增加效率;工会出资请一个工程专家来做顾问,四个月之后,功效大著,逐渐推行到全路及他路。

  十九,八,十,青岛

  (原载1931年3月10日《新月》第3卷第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