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禮通考 (四庫全書本)/卷09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十九 讀禮通考 卷九十 卷九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讀禮通考卷九十   刑部尚書徐乾學撰葬考九
  山陵三
  唐獻祖建初陵
  唐書開元十一年八月追號宣皇帝曰獻祖
  元和郡縣志宣皇帝建初陵髙四丈周迴八十丈
  懿祖啓運陵
  唐書開元十一年八月追號光皇帝曰懿祖
  元和郡縣志光皇帝啓運陵髙四丈周迴六十步建初啓運二陵共塋周一百五十六步均在昭慶縣西南二十里
  唐禮樂志開元十五年敕宣皇帝光皇帝陵以縣令檢校州長官嵗一巡
  太祖興寧陵
  唐書武徳元年六月追諡皇祖曰景皇帝廟號太祖唐地理志興寧陵在咸陽縣咸陽原
  世祖永康陵
  唐書武徳元年六月追諡皇考曰元皇帝廟號世祖
  太平寰宇記唐永康陵在三原縣北二十八里唐禮樂志開元二十八年制以宣皇帝光皇帝景皇帝元皇帝追尊號諡有制而陵寢所奉未稱建初啓運陵如興寧永康陵置署官陵户春秋仲月分命公卿巡謁
  髙祖獻陵
  唐書武徳九年八月皇太子即皇帝位貞觀三年太上皇徙居大安宫九年五月庚子崩于垂拱前殿十月庚寅葬獻陵
  唐㑹要太宗貞觀九年髙祖崩詔定山陵制度令依漢長陵故事務在崇厚時限既促功役勞弊祕書監虞世南上封事曰臣聞古之聖帝明王所以薄葬者非不欲崇髙光顯珍寳具物以厚其親然審而言之髙墳厚隴珍物畢備此適所以為親之累非曰孝也是以深思逺慮安於菲薄以為長久萬代之計割其常情以定之耳昔漢成帝造延昌二陵制度甚厚功費甚多諫議大夫劉向上書曰孝文帝居霸陵悽愴悲懷顧謂羣臣曰嗟乎以北山石為椁用紵絮斮陳漆其間豈可動哉張釋之進曰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使其中無可欲雖無石椁又何戚焉夫死者無終極而國家有廢興釋之所言為無窮計也孝文寤焉遂以薄葬又漢氏之法人君在位三分天下貢賦以一分入山陵武帝歴年長久比葬陵中不復容物霍光暗於大體奢侈過度其後至更始之敗赤眉入長安破茂陵取物猶不能盡無故聚斂百姓為盜之用甚無謂也魏文帝於首陽東為壽陵作終制其畧云昔堯葬壽陵因山為體無封樹寢殿園邑為棺椁足以藏骨為衣衾足以朽肉吾營此不食之地欲使易代之後不知其處無藏金玉銅鐵一以瓦器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國是無不掘之墓喪亂以来漢氏諸陵無不發掘乃燒取玉柙金鏤骸骨並盡豈不重痛哉若違詔妄有變改使吾為戮尸於地下死而重死不忠不孝使魂而有知將不福汝以為永制藏之宗廟魏文此制可謂達於事矣向使陛下徳止於秦漢之君臣則緘口而已不敢有言伏見聖徳髙逺堯舜有所不逮而俯與秦漢之君同為奢泰捨堯舜殷周之節儉此臣所以尤戚戚也今為丘隴如此其内雖不藏珍寳亦無益也萬代之後人但見髙墳大冢豈謂無金玉也臣之愚計以為漢之霸陵既因山勢雖不起墳自然髙敞今之所卜地勢即平不可不起宜因白虎通所陳周制為三仞之墳其方中制度事事減少事竟之日刻石於陵側書丘封大小髙下之式明器所須皆以瓦木合於禮文一不得用金銀銅鐵使後代子孫並皆遵奉一通藏之宗廟豈不美乎且臣下除服用二十七日已依霸陵今為墳隴又以長陵為法恐非所宜伏願深覽古今為久長之慮書奏不報世南又上疏曰漢家即位之初便營陵墳近者十餘嵗逺者五十年方始成就今以數月之間而造數十年之事其於人力亦己勞矣又漢家大郡五十萬户今人衆不及往時而功力與之一等此臣所以致疑也又公卿上奏請遵遺詔務從節儉太宗乃謂中書侍郎岑文本曰朕欲一如遺詔但臣子之心不忍頓為儉素如欲稱朕崇厚之志復恐百代之後不免有發毁之憂朕為此不能自決卿等平章必令得所勿置朕於不孝之地因出虞世南封事付所司詳議以聞司空房𤣥齡等議曰謹案髙祖長陵髙九丈光武陵髙六丈漢文魏文並不封不樹因山為陵竊以長陵制度過為宏侈二文立規又傷矯俗光武中興明主多依典故遵為成式實謂攸宜伏願仰遵顧命俯順禮經詔曰朕既為子卿等為臣愛敬罔極義猶一體無容固陳節儉陷朕於不義也今便敬依來議於是山陵制度頗有減省
  元和郡縣志獻陵在三原縣東一十五里
  唐后妃傳髙祖太穆順聖皇后竇氏崩于涿郡帝有天下詔即所葬園為壽安陵及祔獻陵尊為太穆皇后
  獻陵陪葬
  楚國太妃萬氏   館陶公主
  河間元王孝恭金石録岑文本撰碑于立政書貞觀十四年
  襄邑恭王神符
  清河王誕
  韓王元嘉京兆金石録唐太尉絳州刺史韓王元嘉碑在三原縣
  彭思王元則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荆州都督彭王元則碑在三原縣
  道孝王元慶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荆州都督道王元慶碑在三原縣
  鄭惠王元懿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益州都督鄭王元懿碑在三原縣
  虢莊王元鳯
  酆悼王元亨京兆金石録唐金州刺史酆王元亨碑在三原縣
  徐康王元禮
  滕王元嬰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冀州都督滕王元嬰碑在三原縣
  鄧康王元裕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冀州都督鄧王元裕碑在三原縣
  魯王元夔京兆金石録唐太子太師魯王元夔碑在三原縣
  霍王元軌京兆金石録唐司徒貴州刺史霍王元軌碑在三原縣
  江安王元祥京兆金石録唐贈司徒并州都督江王元祥碑在三原縣
  密貞王元曉京兆金石録唐揚州都督密王元曉碑在三原縣
  并州總管張綸
  榮國公樊興京兆金石録唐左武衛大將軍樊興碑在三原縣
  平原郡公王長楷
  譚國公丘和京兆金石録唐贈荆州總管譚國襄公丘和碑在三原縣
  巢國公錢九隴京兆金石録唐潭州都督巢國勇公錢九隴碑在三原縣貞觀中立刑部尚書劉徳威京兆金石録唐刑部尚書彭城襄公劉徳威碑許敬宗撰文李元模書永徽二年
  刑部尚書沈叔安京兆金石録唐潭州都督吳興郡公沈叔安碑在三原縣
  太宗昭陵
  唐書地理志貞觀十年營昭陵析雲陽咸陽置醴泉縣
  太宗紀十年六月己卯皇后崩十一月庚寅葬文徳皇后于昭陵
  后妃傳太宗文徳順聖皇后長孫氏從幸九成宫屬疾大漸與帝訣曰妾生無益於時死不可以厚葬願因山為隴無起墳無用棺椁器以瓦木約費送終是妾不見忘也及崩葬昭陵因九嵕山以成后志帝自著表序始末掲陵左
  金石録唐太宗御製表歐陽詢八分書貞觀十年刻太宗為文徳皇后立其文載於實録世頗罕傳今石刻已磨滅其畧可見者有云無金玉之寳玩用之物木馬寓人有形而已欲使盜賊息心存亡無異又云俯視漢家諸陵猶如蟻垤皆被穿窬今營此陵制度卑狹用功省少望與天地相畢永無後患其言非不丁寧切至也然竟不免温韜之禍太宗英武聦明過人甚逺而於此眷眷不忘何哉以此知死生之際能超然無累者聖哲之所難也
  唐書十一年二月丁巳營九嵕山為陵賜功臣密戚陪塋地及秘器
  唐鑑十一年二月帝自為終制初文徳皇后疾篤言於帝曰妾生無益於人不可以死害人願勿以丘壠勞費天下因山為墳器用瓦木而已及葬帝復為文刻之石稱皇后節儉遺言薄葬以為盜賊之心止求珍貨既無珍貨復何所求朕之本志亦復如是王者以天下為家何必物在陵中乃為己有今因九嵕山為陵嵕祖紅切鑿石之工纔百餘人數十日而畢不藏金玉人馬器皿皆用土木形具而已庶幾姦盜息心存殁無累當使百世子孫奉以為法至是帝以漢世豫作山陵免子孫倉卒勞費又志在儉葬恐子孫從俗奢靡於是自為終制因山為陵容棺而已
  范祖禹曰厚葬之禍古今之所明知也夫藏金玉於山陵是為盜積而標示其處也豈不殆哉是以自漢以来無不發之塚後之人主知其有害無益而姑為之賈禍迹相接而莫之或戒也太宗雖為終制以戒子孫而昭陵之葬亦不為儉及唐之末不免暴露之患豈非髙宗之過乎
  舊唐書二月丁亥詔曰夫生者天地之大徳壽者脩短之一期生有七尺之形壽以百齡為限含靈稟氣莫不同焉皆得之於自然不可分外企也是以禮記云君即位而為椑莊周云勞我以形息我以死豈非聖人逺鑒通賢深識末代以来明辟盖寡靡不矜黄屋之尊慮白駒之過並多拘忌有慕遐年謂雲車易乗羲輪可駐異軌同趣其弊甚矣有隋之季海内横流豺狼肆暴吞噬黔首朕投袂發憤情深拯溺扶翼義師濟斯塗炭賴蒼昊降鑒股肱宣力提劍指麾天下大定此朕之宿志於斯已畢猶恐身後之日子子孫孫習於流俗猶狥常禮加四重之櫬伐百祀之木勞擾百姓崇厚山陵今預為此制務從儉約於九嵕之山足容棺而已積以嵗月漸而備之木馬塗車土桴葦籥事合古典不為時用又佐命功臣或義深舟楫或謀定帷幄或身摧行陣同濟艱危克成鴻業追念在昔何日忘之使逝者無知咸歸寂寞若營魂有識還如疇曩居止相望不亦善乎漢氏使將相陪陵又給以東園秘器篤終之義恩意深厚古人豈異我哉自今以後功臣密戚及徳業佐時者如有薨亡宜賜塋地一所及以秘器使窀穸之時喪事無闕所司依此營備稱朕意焉
  貞觀政要十一年詔曰朕聞死者終也欲物之反真也葬者藏也欲令人不得見也上古垂風未聞於封樹後世貽則乃備於棺椁譏僣侈者非愛其厚費美儉薄者實貴其無危是以唐堯聖帝也穀林有通樹之説秦穆明君也槖泉無丘隴之處仲尼孝子也防墓不墳延陵慈父也嬴博可隠斯皆懷無窮之慮成獨決之明乃便體於九泉非狥名於百代也洎乎闔閭違禮珠玉為鳬雁始皇無度水銀為江海季孫擅魯斂以璠璵桓魋專宋葬以石椁莫不因多藏以速禍由有利而招辱𤣥廬既發致焚如於夜臺黄腸再開同暴骸於中野詳思曩事豈不悲哉由此觀之奢侈者可以為戒節儉者可以為師矣
  戈直曰漢文帝思以北山為椁用紵絮斮陳漆其間張釋之對曰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也異時文帝之遺詔曰厚葬以破業吾甚不取霸陵山川因其故毋有所改斯言也其有感於釋之之言乎唐太宗初作獻陵務存隆厚猶文帝初年之意也虞世南諫而不能止十一年之詔豈非世南之言啓之歟唐㑹要帝謂侍臣曰昔漢家皆先造山陵既達始終身復親見又省子孫經營不頓費人功古者因山為墳此誠便事九嵕山孤聳迴絶因而旁鑿可置山陵處朕有終焉之理乃詔營山陵於九嵕山之上足容一棺而已務從儉約又佐命功臣義深舟楫追念在昔何日忘之漢氏相將陪陵又給東園秘器篤終之義恩意深厚自今以後功臣密戚及徳業佐時者如有薨亡賜塋地一所及賜以秘器使窀穸之時喪事無闕凡功臣密戚請陪陵葬者聴之以文武分為左右而列墳髙四丈以下三丈以上若父祖陪葬子孫從葬者亦如之唐書二十年八月許陪陵者子孫從葬
  二十三年五月己巳皇帝崩于含風殿八月庚寅葬昭陵
  唐會要昭陵在京兆府醴泉縣因九嵕層峯鑿山南西深七十五尺為𤣥宫山旁巖架梁為棧道懸絶百仞繞山二百三十步始達𤣥宫門頂上亦起遊殿文徳皇后即𤣥宫後有五重石門其門外於雙棧道上山起舎宫人供養如平常及太宗山陵畢宫人亦依故事留棧道準舊山陵使閻立徳奏曰𤣥宫棧道本留擬有今日今既始終永畢與前事不同謹案故事唯有寢宫安神供奉之法而無陵上侍衛之儀望除棧道固同山岳上嗚咽不許長孫無忌等援引禮經重有奏請乃依奏
  上欲闡揚先帝徽烈乃令匠人琢石冩諸蕃君長十四人列於陵司馬北門内又刻石為常所乗破敵馬六匹於闕下
  金石録昭陵四降王名殷仲容書六馬賛歐陽詢八分書
  元和郡縣志昭陵在醴泉縣東北二十五里
  長安志昭陵因九嵕山為陵在醴泉北五十里后妃傳太宗賢妃徐惠帝崩哀慕成疾不肯進藥曰帝遇我厚得先狗馬侍園寢吾志也永徽元年卒陪葬昭陵石室
  安禄山事蹟潼闗之戰我軍既敗賊將崔乾祐領白旗引左右馳突我軍視之狀若神鬼又見黄旗軍數百隊官軍潛謂是賊不敢逼之須臾又見與乾祐鬭黄旗軍不勝退而又戰者不一俄不知所在後昭陵奏是日靈宫前石人馬汗流
  柳宗元集陳京行狀昭陵山峻而髙寢宫在其上内官懲其上下之勤輓汲之艱也謁于上請更之上下其議宰相承而諷之召官屬使如其請公曰斯太宗之志也其儉足以為法其嚴足以有奉吾敢顧其私容而替之者也奏議不可上又下其議凡是公者六七人其餘皆曰更之便上獨斷焉曰京議得矣從之貞元十四年昭陵寢殿災以宰相崔損為修奉陵使宫寺憚輓汲請更其所損不能抗京獨持不可卒不徙
  昭陵陪葬
  越國太妃燕氏越王貞母
  趙國太妃楊氏趙王福母 京兆金石録趙國楊太妃碑李儼撰暢整書
  紀國太妃韋氏紀王慎母
  賢妃鄭氏
  蜀悼王愔京兆金石錄贈益州都督蜀王愔碑咸亨中立
  蔣王惲
  越王貞
  紀王慎
  趙王福京兆金石録贈司空并州都督趙王福碑咸亨元年
  曹王明
  嗣紀王證
  髙密公主駙馬都尉工部尚書杞國公段綸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長廣公主墓誌正書貞觀二十二年十一月見金石録駙馬都尉楊師道合葬有碑貞觀二十一年立見京兆金石録
  長沙公主駙馬都尉豆盧懐讓合葬
  衡陽公主駙馬都尉阿史那社尒合葬見後 以上髙祖女
  襄城公主唐書公主下嫁蕭銳更嫁姜簡 駙馬都尉蕭鋭合葬 京兆金石録南安都䕶姜簡墓碑永徽中立蕭鋭碑貞觀中立
  南平公主駙馬都尉劉元懿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遂安公主駙馬都尉王大禮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長樂公主駙馬都尉長孫沖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豫章公主駙馬都尉唐義識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普安公主駙馬都尉史仁表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臨川公主駙馬都尉周道務合葬 京兆金石録唐駙馬都尉加上柱國營州都督周道務碑上元二年
  清河公主駙馬都尉程懐亮合葬 金石録清河公主碑李儼撰暢整書麟徳元年十月立墓又有駙馬都尉寕逺將軍程懷亮碑
  蘭陵公主駙馬都尉竇懷悊合葬 集古録目公主名淑字麗真太宗第十九女碑以顯慶四年十月立李義府撰懷悊書 墓又有駙馬都尉兖州都督竇懷悊碑見京兆金石録
  晉安公主駙馬都尉韋思安合葬
  安康公主駙馬都尉獨孤諶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錄
  新興公主駙馬都尉長孫曦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城陽公主駙馬都尉薛瓘合葬墓有駙馬都尉房州刺史薛瓘碑咸亨中立見京兆金石録新城公主駙馬都尉韋正矩合葬有碑見京兆金石録矩作舉
  特進太子太保同中書門下三品贈司空荆州都督宋國公蕭瑀
  特進贈潭州都督觀國公楊恭仁子思訓 京兆金石録碑以貞觀十三年
  特進開府儀同三司同中書門下三品贈司徒并州都督申國公髙士廉許敬宗撰碑趙模書在劉洞村金石録趙模書字畫甚工盖貞觀中太宗命臨蘭亭序者 集古録目碑以貞觀二十一年
  司空太子太傅知門下省事贈太尉并州都督梁國公房喬褚遂良書碑在劉洞村
  太尉檢校中書令司徒趙國公長孫無忌
  尚書右僕射檢校侍中贈開府儀同三司司空萊國公杜如晦金石錄虞世基撰碑歐陽詢書貞觀十四年
  特進開府儀同三司贈司徒并州都督衛國公李靖許敬宗撰碑王知敬書在劉洞村集古録目碑以顯慶三年五月立
  知政事特進贈司空太子太師相州都督鄭國公魏徵子叔玉 太宗御製碑并書 集古録目碑以貞觀十七年正月立
  尚書左僕射虞國公贈特進温彦博歐陽詢書碑
  中書令贈侍中廣州都督江陵縣子岑文本京兆金石録碑以貞觀十八年
  太子太師贈太尉揚州大都督英國公李勣子震髙宗御製碑并書在劉洞村
  中書令兼太子左庶子檢校吏部尚書贈尚書右僕射髙唐縣公馬周子載 許敬宗撰碑殷仲容書在古村復齊碑録上元元年十月十六日建
  太子少師同東西臺三品贈開府儀同三司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大都督髙陽郡公許敬宗
  中書令太子少師贈開府儀同三司并州大都督固安縣公崔敦禮于志寧撰碑子立政書在西峪村集古録目碑以顯慶元年十月立開府儀同三司贈司徒并州都督鄂國公尉遲恭許敬宗撰碑 集古錄目碑以顯慶四年三月立 子寳琳 集古録目許敬宗撰碑王知敬書元亨元年左武衛大將軍贈徐州都督胡國公秦瓊許敬宗撰碑京兆金石録碑以貞觀十三年
  贈輔國大將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都督襃國公段志𤣥碑在儀門村寳刻叢編碑以貞觀十六年立文云君諱某字志𤣥而其名已殘缺然史初不載其名也
  輔國大將軍贈開府儀同三司并州都督夔國公劉𢎞基
  左驍衛大將軍贈荆州都督薛國公長孫順徳京兆金石録碑永徽中立
  贈驃騎大將軍益州大都督盧國公程知節許敬宗撰碑暢整書 集古録目碑以麟徳二年十月立在昭陵
  𢎞文館學士贈禮部尚書永興公虞世南墓有碑見京兆金石録
  户部尚書贈開府儀同三司并州都督莒國公唐儉碑在小陽村
  冠軍大將軍贈代州都督許洛碑在儀門村 京兆金石録碑龍朔二年
  右武衛大將軍東萊郡公贈荆州都督公孫武達右威衛大將軍漢東郡公李孟嘗
  右監門將軍河南縣公元仲文
  大將軍贈荆州刺史天水郡公丘行恭
  贈右衛大將軍郕國公姜確曾孫皎 晦 于志寧撰碑僧智辨書 金石録碑以貞觀十九年十月立
  左領軍大將軍贈荆州都督虢國公張士貴子簡孫柔逺京兆金石録碑以顯慶中立
  右武衛將軍丹陽郡公贈幽州都督李容師
  左屯衛大將軍潞國公薛萬均
  贈兵部尚書秦州都督武陽縣公李大亮
  贈吏部尚書并州都督大安縣公閻立徳
  左衛大將軍贈荆州都督范陽郡公張延師
  左衛大將軍贈特進并州都督芮國公豆盧寛李義府撰碑在西峪村
  贈幽州都督平原郡公長孫敞無忌從父 京兆金石録墓有碑永徽中立
  右武衛大將軍檢校豐州都督贈輔國大將軍竇國公史大柰
  贈輔國大將軍并州都督畢國公阿史那社尒子道真贈輔國大將軍并州大都督涼國公契苾何力贈鎮軍大將軍薛國公阿史那忠碑在西峪村 集古録目上元二年十月立
  天策府記室參軍贈太常卿汾隂縣公薛收碑在儀門村金石錄碑以永徽六年八月立
  散騎常侍贈太常卿陽翟縣侯褚亮碑𨽻書撰人名氏皆闕散騎常侍贈太常卿豐城縣男姚思廉
  國子祭酒贈太常卿曲阜縣子孔穎達于志寧撰碑金石録世傳虞世南書據碑穎逹卒時世南之亡久矣盖規摹世南者也 集古録目碑以貞觀二十一年國子祭酒贈禮部尚書新野縣公張後𦙍李義府撰碑在西峪村 復齋碑録碑以顯慶三年三月立在昭陵 以上見新舊唐書傳
  左武候將軍贈荆州都督剡國公張公謹僧法琳撰碑蘇敬書京兆金石録碑永徽中立
  大將軍芮國公豆盧承業宰相世系表承業寛之子馬氏通考陪葬姓氏又有豆盧承基表無其人當即是承業疑子孫避明皇諱也
  大將軍涼州都督周國公鄭仁泰
  大將軍雁門公梁建方
  原州都督李正朝一作明
  輔國大將軍史奕
  左監門衛大將軍賀㧞儼
  輔國大將軍嘉國公周仁䕶
  輔國大將軍阿史那徳昌
  驃騎將軍乙速孤晟金石録麟徳元年二月
  大將軍可汗阿史那步真
  金吾衛大將軍梁敏暢整書碑 京兆金石録碑顯慶三年
  吏部尚書馬載周子 京兆金石録碑咸亨中立
  户部尚書房仁裕
  殿中監唐素㑹
  光禄卿姜遐姪郕公晞撰碑
  司衛卿尉遲寳琳許敬宗撰碑王知敬書 集古録目琳字元瑜敬徳之子碑以咸亨元年正月立
  尉遲寳琪以上京兆金石録
  魏州刺史王濤集古録目濤字波利越雋卭都人仕唐為内給事官至魏州刺史真定縣公諡曰忠碑以永徽中立
  金州刺史豆盧貞松宰相世系表豆盧寛之孫曰貞松官宗正卿爵中山公寧州刺史賈義節
  衛州刺史蕭業京兆金石録緫章二年立
  乙速孤行儼劉憲撰碑白義晊八分書在叱干村
  乙速孤昭祐苗神客撰碑釋行滿書在叱干村
  太宗尚服宗道京兆金石録墓誌貞觀十四年
  内侍張阿難碑在西峪村
  江夏王道宗
  禮部侍郎孔志約宰相世系表官郎中
  工部侍郎孔元惠宰相世系表作惠元官國子司業
  吏部侍郎姜晦
  太常卿姜皎
  衛尉卿魏叔玉宰相世系表徵子官光禄少卿
  秘書監岑景儔宰相世系表景倩文本之子官麟臺少監衛州刺史昭文館學士儔字疑譌
  宗正卿李芝芳宗室表有太子賓客芝芳承祖子也
  光禄卿房光義
  原州别駕房暉
  咸陽縣丞房曜
  衛尉卿房光敏
  閬州刺史房誕
  清河郡主壻贈鴻臚卿竇庭蘭宰相世系表官衛尉少卿
  洪州刺史吳黑闥
  晉州刺史裴藝金石録碑以貞觀二十三年立京兆金石録上官儀撰褚遂良書寧州刺史竇義節宰相世系表作虢州刺史
  吏部郎中馬覬宰相世系表周之孫載之次子
  原州都督李政明宰相世系表作正明靖之弟
  臨淮公李規
  西平郡王李琛宗室表襄武郡王西平王安之子河間王孝恭之兄也
  簡州刺史李震
  大將軍薛咄摩
  大將軍蘇泥熟醴泉志作光熟
  大將軍阿史那道真
  大將軍賀蘭整
  岑文本子方倩宰相世系表文本二子曼倩景倩曼倩襲長寕公官雍州長史曰方倩誤盖書曼下從方遂譌為方倩也
  大將軍張世師醴泉志作張大師按宰相世系表張後𦙍子止有律師小師統師道師而無世師大師
  大將軍瑯琊王駢
  大將軍懷徳公于伯億醴泉志作牛伯億
  大將軍李森
  大將軍公孫雅靖
  瑯琊公王珍
  常州公李倩宗室表常州司馬懐節第四子
  千金公李俊
  中山王李据宗室表蔣王惲之孫建寜公休道之子
  汝州别駕房漸
  左清道率房恒
  雍州長史李弼
  原州都督史幼虔
  陜王府司馬史為謙
  將軍斛斯正貴
  將軍徐定成
  將軍康野
  將軍元思𤣥
  將軍李承祖宗室表左武衛將軍蔡國公
  將軍薛承慶
  右衛郎將軍尉遲昱
  左衛郎將軍姜昕
  中郎將殷承爽
  右監門將軍執失善
  左金吾將軍房先忠
  横野軍都督拔野鐵
  都督渾大寧宰相世系表左衛率府率
  于闐王尉遲光
  將軍仇懷古醴泉志作懷逺
  將軍杜君綽
  將軍麻仁靖
  將軍何道
  將軍楊思訓
  右衛大將軍李思摩
  薩寳王贊普
  新羅王真徳以上見文獻通考
  乾學案唐之昭陵既許功臣密戚陪塋矣又許陪陵者子孫從葬故見於紀傳者冗雜無次馬氏通考凡一百五十五人醴泉縣志凡一百六十七人通考不列杜如晦而有于闐薩寳新羅諸王考新羅王真徳之亡史但言遣使至其國弔祭不聞其陪葬也薛仁貴卒傳云䕶喪還鄉里墓碑在安邑而醴泉志以為陪葬誤今據新舊史所書者列於前而陳思寳刻叢編有墓碑可信者次之通考又次之
  髙宗乾陵
  舊唐書𢎞道元年十二月己酉帝崩于貞觀殿文明元年八月庚寅葬于乾陵
  乾學案新唐書髙宗之崩其日丁巳未詳孰是
  唐地理志文明元年析醴泉始平好畤武功豳州之永壽置奉天縣以奉乾陵陵在北五里梁山
  元和郡縣志梁山髙宗乾陵所在因名曰奉天縣其山即禹貢治梁及岐又古公踰梁山及秦立梁山宫皆此山也
  太平寰宇記乾陵唐髙宗與則天后同一陵在乾州西北五里
  舊唐書則天后武氏神龍元年冬十一月壬寅崩于上陽宫之仙居殿二年五月庚申祔葬乾陵
  唐㑹要神龍元年十二月將合葬則天皇后于乾陵給事中嚴善思上表曰臣謹案天元房録葬法云尊者先葬卑者不合於後開入臣伏聞則天大聖皇后欲開乾陵合葬即是以卑動尊事既不經恐非安穩臣又聞乾陵𤣥宫其門以石閉塞其石縫鑄鐵以固其中今若開陵其門必須鐫鑿然以神明之道體尚幽𤣥今乃動衆加功誠恐多所驚黷又若别開門道以𤣥宫即往者葬時神位先定今更改作為害益深又以修築乾陵之後國頻有難遂至則天皇后權萬機二十餘年其難始定今乃更加營作伏恐還有難生但合葬非古著則古昔在禮經縁情為用無足依準況今事有不安豈可復循斯制伏見漢時諸陵皇后多不合葬魏晉之後祚皆不長雖受命應期有同天假然循機享徳亦在時文但陵墓所安必資勝地後之𦙍嗣用託靈根或有不安後嗣固難長享伏望依漢朝之故事改魏晉之頺綱於乾陵之旁更擇吉地取生墓之法别起一陵既得從葬之義又成固本之業伏以合葬者縁人私情不合葬前脩故事若以神道有知幽塗自得通㑹若以死者無知合之復有何益然以山川精氣上為星象若葬得其所則神安後昌若葬失其宜則神危後損所以先哲垂範具立葬經欲使生人之道必安死者之神永固伏望少迴天眷俯覽臣言行古昔之明割私情之愛社稷長享天下久安疏奏下百官詳議尋有勅準遺詔葬之唐書陳子昂傳髙宗崩將遷梓宫長安於是闗中無嵗子昂盛言東都勝塏可營山陵上書曰臣聞秦據咸陽漢都長安山河為固而天下服者以北假胡宛之利南資巴蜀之饒轉闗東之粟而收山西之寳長羈利䇿横制宇宙今則不然燕代迫匈奴巴隴嬰吐蕃西老千里贏糧北丁十五乗塞嵗月奔命秦之首尾不完所餘獨三輔間耳頃遭荒饉百姓荐饑薄河而右惟有赤地循隴以北不逢青草父兄轉徙妻子流離賴天悔禍去年薄稔羸耗之餘幾不沈命然流亡未還白骨縱横阡陌無主至於蓄積猶可哀傷陛下以先帝遺意方大駕長驅按節西京千乗萬騎何從仰給山陵穿復必資徒役率癯弊之衆興數萬之軍調發近畿督扶稚老鏟山輦石驅以就功春作無時何望有秋彫甿遺噍再罹艱苦有不堪其困則逸為盜賊掲挺呌嘑可不深圖哉且天子以四海為家舜葬蒼梧禹葬㑹稽豈愛夷裔而鄙中國邪示無外也周平王漢光武都洛而山陵寢廟並在西土者實以時有不可故遺小存大去禍取福也今景山崇秀北對嵩邙右眄汝海祝融太昊之故墟在焉園陵之美復何以加且太原廥鉅萬之倉洛口儲天下之粟乃欲捨而不顧儻鼠竊狗盜西入陜郊東犯虎牢取敖倉一抔粟陛下何以遏之武后竒其才擢麟臺正字
  五代史温韜為節度使在鎮七年唐諸陵在其境内者悉發掘之惟乾陵風雨不可發
  乾陵陪葬
  章懷太子賢
  懿徳太子重潤
  澤王上金
  許王素節
  邠王守禮
  義陽公主
  新都公主
  永泰公主唐書公主傳忤張易之為武后所殺帝追贈以禮改葬號墓為陵
  安興昭懷公主
  特進王及善
  中書令薛元超
  特進劉蕃禮
  尚書左僕射贈司空并州大都督豆盧欽望
  左僕射楊再思
  右僕射劉仁軌
  左衛將軍李謙行
  左武衛將軍髙侃
  中宗定陵
  舊唐書景龍四年六月壬午帝崩于神龍殿十一月己酉葬于定陵
  永和郡縣志定陵在富平縣西北十五里龍泉山唐書和思順聖皇后趙氏神龍元年追諡曰恭皇后中宗崩藏靈事韋庶人不臣不得祔有司加上尊諡以后祔定陵
  定陵陪葬
  節愍太子重俊
  睿宗橋陵
  唐書延和元年八月立皇子為皇帝自尊為太上皇開元四年六月崩于百福殿十月庚午葬橋陵長安志橋陵在奉先縣西北三十里豐山封内四十里陪葬太子三公主二
  馬端臨曰致堂讀史管見言明皇於睿宗孝養素薄故其崩也五月而遽葬以為薄於其親然愚嘗考之自漢以來並未嘗守天子七月而葬之制如隋以前歴代葬期多只在一兩月之内盖以預規山陵而嗣君又急於從吉故也雖至孝如晉武帝魏孝文亦息於其臣下之請不免徇近代之制惟以禍亂不克葬者方有數月之淹如梁武帝父子是也至唐髙祖崩五月而葬則以升遐之後方營山陵故少遲於前代虞世南諌疏可見及太宗預為壽藏則又不及五月髙宗以後或遲或速大槩不越五六月雖少遲於近代而終未能復古禮明皇盖亦循故事耳致堂豈未之考邪
  舊唐書肅明順聖皇后劉氏為則天所殺景雲元年追諡招魂葬于東都城南陵曰惠陵睿宗崩遷祔橋陵 昭成順聖皇后竇氏長壽二年遇害梓宫秘密莫知所在睿宗即位追諡招魂葬于都城之南陵曰靖陵睿宗崩祔葬橋陵
  朱彝尊曰肅明昭成二后皆為則天所害莫知其尸所在先招魂葬于城南後遷祔橋陵故杜工部詩云崇岡擁象設沃野開天庭又云豈徒䘏備享尚謂求無形盖詠其實此工部所以號詩史也橋陵陪葬
  惠莊太子撝
  惠文太子範
  惠宣太子業
  昭儀唐氏京兆金石録睿宗昭儀晉昌唐氏碑景雲中立
  宜城公主
  金城公主
  長寧公主
  成安公主
  定安公主
  鄎國公主訪碑録張説撰碑明皇八分書開元中立
  彭國公主
  乾學案橋陵陪葬宋次道長安志謂太子三公主三馬氏通考三太子不書書節愍太子重俊然重俊乃陪葬定陵者至通考所載公主七人疑其四亦陪葬他陵者也
  𤣥宗泰陵
  舊唐書上皇移居西内上元二年四月甲寅崩于神龍殿初上皇親拜五陵至橋陵見金粟山岡有龍盤鳯翥之勢復近先塋謂侍臣曰我千秋後宜葬此地得奉先陵不忘孝敬矣至是追奉先㫖以創寢園廣徳元年三月辛酉葬于泰陵
  唐地理志泰陵在奉先縣東北二十里金粟山舊唐書貞順皇后武氏賜號惠妃開元二十五年薨贈皇后葬于敬陵
  集古録目貞順皇后武氏碑𤣥宗御製御書字為八分皇太子亨題以天寳十三年四月立
  京兆金石録貞順武后碑隂記從子武就撰王膺行書建中二年
  舊唐書元獻皇后楊氏生肅宗開元十七年薨葬細柳原至徳二載追冊為元獻皇后寳應二年正月祔葬泰陵
  揮麈録乾徳四年泰陵置守陵二户三年一祭肅宗建陵憲宗景陵宣宗貞陵同
  泰陵陪葬
  贈揚州大都督髙力士
  肅宗建陵
  舊唐書寳應元年四月乙丑上崩于長生殿二年三月庚午葬于建陵
  唐地理志建陵在醴泉縣東北十八里武將山一名馮山
  舊唐書章敬皇后吳氏生代宗薨葬于春明門外代宗即位之年羣臣以肅宗山陵有期準禮以先太后祔靈廟宰臣郭子儀等表上尊諡曰章敬皇后二年三月祔葬建陵
  文獻通考貞元十四年命有司修葺陵寢以昭陵舊宫先因火焚毁故詔百官詳議議者多云舊宫既被焚爇請移就山下或有議請修舊宫者上意亦不欲移由是復以山上為定於是請左諫議大夫平章事崔損完修八陵使及所司計獻昭乾定泰五陵各造屋三百七十八間橋陵一百四十間元陵三十間唯建陵不復創造但修葺而已
  建陵陪葬
  尚父汾陽王郭子儀唐㑹要元和九年左金吾衛大將軍郭劍奏亡祖子儀陪葬建陵欲於墳所種植松楸敕如遇年月通便陵寢修營宜令所司許其種植
  代宗元陵
  舊唐書大厯十四年五月辛酉上崩于紫宸上内殿十月己酉葬于元陵
  元和郡縣志元陵在富平縣西北四十里檀山冊府元龜建中元年徳宗即位將厚奉元陵刑部貟外郎令狐峘上疏曰臣讀漢書劉向傳見論王者山陵之誡垂之史冊萬古芬芳何者聖賢之心勤儉是務必求諸道不作無益故舜葬蒼梧不變其肆禹葬㑹稽不改其列周武葬于畢陌無丘隴之處漢文葬于霸陵因山谷之勢禹非不忠啓非不順周公非不悌景帝非不孝也其奉君親皆従儉觳宋文公始為厚葬用蜃炭益車馬其臣華元樂莒春秋書為不臣秦始皇驪山魚膏為燈燭水銀為江海珍寳之藏不可勝計千載非之宋桓魋為石椁夫子曰不如速朽子游問喪具夫子曰稱家之有無張釋之對孝文曰使其中無可欲雖無石椁又何戚焉漢文帝霸陵皆用瓦器不以金銀為飾由是觀之有徳者葬逾薄無徳者葬逾厚昭然可覩矣陛下臨御天下聖政日新減膳節用有司給物悉依元祐利於人也逺方厎貢唯供祀事薄於己也獨六月一日制文云縁應山陵制度務從優厚當竭帑藏以供費用者此誠仁孝之徳切於聖衷伏以尊親之義貴於合禮陛下每下明詔發徳音追蹤唐虞超邁周漢豈取悦凡常之口有違賢哲之心與失徳之君競於奢侈者也臣又伏讀遺詔曰其喪儀制度務從儉約陛下恭順先志動無違者若制度優厚豈顧命之意也疏奏優詔從之
  徳宗崇陵
  舊唐書貞元二十一年春正月癸巳上崩于㑹寧殿永貞元年十月己酉葬于崇陵昭徳皇后王氏祔焉元和郡縣志崇陵在雲陽縣東二十里
  唐地理志崇陵在雲陽北一十五里嵯峨山
  唐書昭徳皇后王氏生順宗冊號淑妃貞元三年妃久疾帝念之遂立為皇后冊禮方訖而后崩葬靖陵置令丞如他陵臺永貞元年改祔崇陵
  舊唐書韋賢妃初為良娣貞元四年冊為賢妃及徳宗崩請於崇陵終喪紀因侍扵寢園元和四年
  順宗豐陵
  舊唐書元和元年正月甲申太上皇崩于興慶宫之咸寧殿秋七月壬申葬于豐陵
  元和郡縣志豐陵在富平縣東北三十三里罋金山舊唐書莊憲皇后王氏生憲宗冊為良娣永貞内禪冊為太上皇后元和十一年三月崩于南内之咸寧殿其年八月祔葬于豐陵
  憲宗景陵
  舊唐書元和十五年春正月庚子上崩于大明宫之中和殿五月庚申葬于景陵
  唐地理志景陵在奉先縣西北二十里金熾山唐書懿安皇后郭氏生穆宗穆宗嗣位上尊號皇太后敬宗立號太皇太后宣宗立后暴崩有司上尊諡葬景陵外園 孝明皇后鄭氏生宣宗及即位尊為皇太后懿宗立尊為太皇太后咸通六年崩葬景陵旁園
  景陵陪葬
  惠昭太子寧
  賢妃王氏
  穆宗光陵
  唐書長慶四年正月壬申帝崩于清思殿十一月庚申葬于光陵
  唐地理志光陵在奉先縣北十五里堯山
  唐書恭僖皇后王氏生敬宗長慶時冊為妃敬宗立上尊號曰皇太后㑹昌五年崩有司上尊諡葬光陵東園 貞獻皇后蕭氏生文宗大中元年崩八月庚子葬光陵
  敬宗莊陵
  舊唐書寳厯三年十二月中官劉克明反辛丑帝崩太和元年七月癸酉葬于莊陵
  唐地理志莊陵在三原縣西北五里
  莊陵陪葬
  悼懷太子晉
  文宗章陵
  唐書開成五年正月辛巳帝崩扵太和殿八月壬戌葬于章陵
  太平寰宇記章陵在富平縣西北二十里
  武宗端陵
  唐書㑹昌六年二月甲子帝崩于大眀宫八月壬申葬于端陵
  太平寰宇記端陵在三原縣東十里
  唐書賢妃王氏初進號才人帝欲立為后李徳裕曰才人無子且家不素顯恐詒天下議乃止帝不豫才人侍左右帝熟視曰吾氣奄奄情慮耗盡願與汝辭對曰陛下萬嵗後妾得以殉及帝崩即自經幄下宣宗即位嘉其節贈賢妃葬端陵之柏城
  宣宗貞陵
  唐書大中十三年八月癸巳帝崩于咸寧殿咸通元年二月丙申葬貞陵
  太平寰宇記貞陵在雲陽縣西北四十里
  貞陵陪葬
  婕妤柳氏
  懿宗簡陵
  舊唐書咸通十四年六月帝不豫七月戊寅疾大漸辛巳遺詔當舉薄葬之禮宜遵漢魏之文其山陵制度務在儉約並不得以金銀錦繡文飾表具
  唐書七月辛巳帝崩于咸寧殿乾符元年二月甲午葬簡陵
  太平寰宇記簡陵在富平縣西北四十五里
  僖宗靖陵
  唐書文徳元年三月癸卯帝崩于武徳殿十月辛卯葬于靖陵
  太平寰宇記靖陵在蒲城縣界乾州東北一十里與乾陵相接隔豹谷去長安一百五十里
  昭宗和陵
  舊唐書天祐元年八月壬寅朱全忠弑昭宗于椒殿二年二月己酉葬于和陵
  太平寰宇記昭宗陵在緱氏縣東北五里
  唐地理志和陵在緱氏縣太平山本懊來山天祐元年更名
  景宗温陵
  舊唐書天祐五年二月帝為全忠所害諡哀皇帝以王禮葬于濟隂縣之定陶鄉眀宗時就故陵置園邑有司請諡曰昭宣光烈孝皇帝廟號景宗
  唐書陵曰温陵
  五代㑹要曹州温陵例下本州府官朝拜
  孝敬帝恭陵
  唐書孝敬皇帝𢎞顯慶元年立為皇子上元二年從幸合璧宫遇酖薨詔諡孝敬皇帝葬緱氏墓號恭陵制度盡用天子禮帝自製睿徳紀刻石陵側營陵工費鉅億人厭苦之投石傷所部官司至相率亡去太平寰宇記恭陵在緱氏縣東北五里
  讓帝惠陵
  唐書讓皇帝憲睿宗將建東宫以憲嫡長又嘗為太子而楚王有大功故久不定憲辭曰儲副天下公器時平則先嫡國難則先功重社稷也使付授非宜海内失望臣以死請帝嘉憲讓遂許之開元二十九年薨葬橋陵旁號其陵曰惠陵
  唐地理志惠陵在奉先縣西北十里
  奉天帝齊陵
  唐書奉天皇帝琮天寳十載薨贈太子諡靖徳肅宗立進諡奉天皇帝妃竇氏為恭應皇后詔尚書右僕射裴冕持節改葬墓號齊陵
  唐地理志齊陵在昭應縣東一十六里
  承天帝順陵
  唐書承天皇帝倓貶齊王大厯三年有詔以倓當艱難時首定大謀排衆議於中興有功進諡承天皇帝以興信公主季女張為恭順皇后冥配焉葬順陵唐地理志順陵在咸陽原
  諸道石刻録承天皇帝墓文常衮撰徐浩書代宗大厯二年立
  京兆金石録承天皇帝子新平郡王儼墓誌常衮撰永泰元年
  貞懿皇后莊陵
  唐書代宗貞懿皇后獨孤氏冊貴妃生韓王迥大厯十年薨追號為皇后帝悼思不已殯内殿累年不外葬後三年始詔於都左治陵欲朝夕望見之補闕姚南仲諫而止乃葬莊陵
  舊唐書華陽公主祔于莊陵之園獨孤皇后所生也
  冊府元龜代宗大厯十年獨孤皇后崩上悼痛詔近城為陵以朝夕臨望右補闕姚南仲上疏曰臣聞人臣宅於家帝王宅扵國長安乃祖宗所宅其可興鑿建陵其側乎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今西近宫闕南迫大道使近而可視没而復生雖宫以待之可也如令骨肉歸土魂無不之雖欲自近了復何益且王者必據髙明燭幽隠先皇所以因龍首而建望春也今起陵目前心一感傷累日不能平且匹夫向隅滿堂不樂況萬乗乎天下謂何陛下諡后以貞懿而終以䙝近臣竊惑焉今國人皆曰后陵在邇陛下將日省而時望焉斯有損聖徳無益先后欲𠖥反辱惟陛下熟計疏奏帝嘉納進五品階以酬讜言宣懿皇后福陵
  唐書穆宗宣懿皇后韋氏生武宗長慶時冊為妃武宗立妃已亡追冊為皇太后有司奏太后陵宜别制號帝乃名所葬園曰福陵
  唐地理志福陵在萬年縣東二十五里
  㑹昌一品集李徳裕上奏曰奉宣宣懿皇太后祔光陵同𤣥宫及不移福陵只祔廟何者為便商量奏來者右臣等伏以園寢已安神道貴静光陵因山久固僅二十年福陵近又修崇足彰嚴奉今若再因合祔須啓二陵或慮聖靈不安未合先㫖又以隂陽避忌亦有所疑不移福陵實合禮意伏以照臨在天光靈未逺合食清廟於禮無違足以申陛下大孝之心表先后昭配之徳既遵舊典尤愜衆情臣等商量祔太廟不移福陵實為允便
  元昭皇后慶陵
  唐書宣宗元昭皇后鼂氏大中中薨懿宗追冊為皇太后自建陵曰慶陵
  惠安皇后壽陵
  唐書懿宗惠安皇后王氏咸通中冊號貴妃生普王七年薨王即位是為僖宗追尊皇太后祔主懿宗廟即其園為壽陵
  文獻通考後唐同光三年六月勅壽陵等一十陵一例修掩
  恭獻皇后安陵
  唐書懿宗恭憲皇后王氏生昭宗追號皇太后即故葬號安陵
  後梁興極陵
  五代㑹要開平元年七月追尊宣光皇帝黯廟號肅祖葬興極陵在單州碭山縣
  乾學案興極陵本後梁追崇其先世之墓王明清揮麈録謂朱梁太祖葬興極陵在伊闕縣誤矣
  永安陵
  五代會要開平元年七月追尊光獻皇帝茂林廟號敬祖葬永安陵在單州碭山縣
  光天陵
  五代㑹要開平元年七月追尊昭武皇帝信廟號憲祖葬光天陵在單州碭山縣
  咸寧陵
  五代㑹要開平元年七月追尊文穆皇帝誠廟號烈祖葬咸寧陵在單州碭山縣
  太祖宣陵
  五代春秋乾化二年六月戊寅皇子友珪弑逆帝崩于寢殿十一月甲寅葬于宣陵
  五代會要陵在洛京伊闕縣
  末帝墓
  五代春秋龍徳二年十月辛未朔晉師迫京師戊寅帝崩于建國樓下
  通鑑辛巳莊宗詔王瓚收友貞尸殯于佛寺漆其首圅之藏于大社
  五代㑹要晉天福二年安從進收葬之
  揮麈録梁末帝葬伊闕縣
  後唐永興陵
  五代㑹要同光元年閏四月追尊昭烈皇帝執宜廟號懿祖葬永興陵在代州雁門縣
  長寧陵
  五代㑹要同光元年閏四月追尊文皇帝國昌廟號獻祖葬長寧陵在代州雁門縣
  朱彞尊曰代州柏林寺東有斷碑題額尚存曰唐故左龍武統軍檢校司徒贈太保隴西李公神道之碑文曰公諱國昌字徳興世為隴西沙陀人偉SKchar容善騎射盖晉王克用之父朱邪赤心也歐陽永叔去五代甚近又篤好金石文而於沙陀世次云不得詳其作後唐紀國昌字徳興紀亦遺之盖未見是碑也
  建極陵
  五代㑹要同光元年閏四月追尊武皇帝克用廟號太祖葬建極陵
  明一統志在代州西一十里金天眷初盜發之守墳僧言之郡守守夢王告云吾墓中有酒盜飲之唇皆黒可用此捕之明日獲盜寺僧居其半
  坤陵
  五代㑹要後唐太祖皇后曹氏同光三年七月崩諡曰正簡十月葬于坤陵初欲祔於代州太祖園陵中書門下奏議曰人君以四海為家不當異南北洛陽帝王之宅四時朝拜理須便近不能逺幸代州且漢代諸陵皆近秦雍國朝陵寢布列京畿後魏文帝自代還洛之後園陵皆在河南兼勅勲臣之家不許北葬今魏氏諸陵尚在祔葬代州理未為允從之
  莊宗雍陵
  五代春秋同光四年四月丁亥朔郭従謙弑逆帝崩于絳霄殿天成元年七月葬于雍陵
  五代史注帝尸為伶人焚之明宗入洛得其骨燼葬之河南新安縣號雍陵
  五代㑹要陵在洛京新安縣至晉天福二年正月以犯廟諱改為伊陵
  揮麈録後唐莊宗葬伊陵在新安縣
  遂陵
  五代㑹要明宗天成二年十二月追尊孝恭皇帝聿廟號惠祖葬遂陵在應州金城縣
  衍陵
  五代㑹要天成二年十二月追尊孝靖皇帝教廟號毅祖葬衍陵在應州金城縣
  奕陵
  五代㑹要天成二年十二月追尊孝成皇帝琰廟號烈祖葬奕陵在應州金城縣
  慶陵
  五代㑹要天成二年十二月追尊孝成皇帝霓廟號徳祖葬慶陵在應州金城縣
  朱彞尊曰應州城南三十里有馬神祠祠前施食臺刻石列八卦於旁又書二十八宿字取石覆而觀之上有篆文曰唐故汾州刺史朱邪府君墓誌銘盖沙陀之俗死焚其骨盛以石圅此則其盖也考後唐家人傳無官汾州刺史者惟明宗之父霓嘗贈汾州刺史見冊府元龜又葬于應州其為霓墓銘無疑也史稱明宗無姓氏太祖養以為子不知其父冒姓朱邪者久矣後明宗即位諡其考曰孝成廟號徳祖陵曰慶陵其時祠官之守春秋之祭山陵之封土必崇孰意為人所發千載之下并石圅亡之而僅存其盖也
  明宗徽陵
  五代春秋長興四年十一月戊戌帝崩于雍和殿清泰元年四月丙申葬徽陵
  五代㑹要陵在洛京洛陽縣
  揮麈録明宗葬徽陵在洛陽東北
  閔帝墓
  五代㑹要長興四年十二月即位應順元年四月廢為鄂王其月九日遇弑于衛州晉天福元年十二月葬徽陵之封中
  末帝墓
  五代㑹要應順元年四月即位清泰三年閏十一月遇難崩于後樓晉天福元年十二月葬徽陵之封中五代史注帝自焚死晉髙祖葬其骨燼于徽陵域中
  後晉義陵
  五代㑹要天福二年五月追尊孝安皇帝景廟號靖祖葬義陵
  惠陵
  五代㑹要天福二年五月追尊孝簡皇帝郴廟號肅祖葬惠陵
  康陵
  五代㑹要天福二年五月追尊孝平皇帝昱廟號睿祖葬康陵
  昌陵
  五代㑹要天福二年五月追尊孝元皇帝紹雍廟號憲祖葬昌陵在北京晉陽縣
  髙祖顯陵
  五代春秋天福七年六月乙丑帝崩于鄴都保昌殿十一月葬顯陵
  揮麈録石晉髙祖葬顯陵在壽安縣
  明一統志在交城縣西北六十里
  後漢懿陵
  五代㑹要天福十二年閏七月追尊明元皇帝湍廟號文祖葬懿陵無陵所遙申朝拜
  沛陵
  五代㑹要天福十二年閏七月追尊恭僖皇帝昴廟號徳祖葬沛陵無陵所遥申朝拜
  威陵
  五代㑹要天福十二年閏七月追尊昭獻皇帝僎廟號翼祖葬威陵在北京晉陽縣
  肅陵
  五代㑹要天福十二年閏七月追尊章聖皇帝琠廟號顯祖葬肅陵
  髙祖睿陵
  五代春秋乾祐元年正月丁丑帝崩于萬嵗殿十一月壬申葬睿陵
  五代㑹要睿陵在洛京郜城縣
  隠帝穎陵
  五代㑹要乾祐三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帝為郭允明弑于京北之趙村周廣順元年八月十二日葬穎陵在許州陽翟縣
  後周温陵
  五代㑹要廣順元年七月追尊睿和皇帝璟廟號信祖葬温陵無陵所遥申朝拜
  齊陵
  五代㑹要廣順元年七月追尊明憲皇帝諶廟號僖祖葬齊陵無陵所遥申朝拜
  朗陵
  五代㑹要廣順元年七月追尊翼順皇帝藴廟號義祖葬朗陵無陵所遥申朝拜
  欽陵
  五代㑹要廣順元年七月追尊章肅皇帝簡廟號慶祖葬欽陵
  太祖嵩陵
  五代春秋顯徳元年正月壬辰帝崩于滋徳殿四月葬嵩陵
  太平寰宇記嵩陵在新鄭縣自然山下
  文獻通考先時帝屢戒晉王曰昔我西征見唐十八陵無不發掘者此無他惟多藏金玉故也我死當衣以紙衣斂以瓦棺速營葬勿久留宫中壙中無用石以甓代之工人徒役皆和雇勿以煩民葬畢募近陵民三十户蠲其雜徭使之守視勿修下宫勿置守陵宫人勿作石羊虎人馬惟刻石于陵前云周天子平生好儉約遺令用紙衣瓦棺嗣天子不敢違也汝或違我我不福汝
  歐陽修曰厚葬之敝自秦漢以来率多聦明英偉之主雖有髙談善説之士極陳其禍福有不能開惑者矣豈非富貴之欲溺其所自私者篤而未然之禍難述於無形不足以動其心歟然而聞温韜之事者可以少戒也五代之君往往不得其死何暇顧其後哉獨周太祖能鑒韜之禍其將終也為書以遺世宗使以瓦棺紙衣而斂將葬開棺示人既葬刻石以告後世毋作下宫毋置守陵妾其意丁寧切至然實録不書其葬之厚薄也又使葬其平生所服衮冕通天冠絳紗袍各二其一於京師其一於澶州又葬其劔甲各二其一於河中其一於大名者莫能原其㫖也
  世宗慶陵
  五代春秋顯徳六年六月癸巳帝崩于萬嵗殿十一月壬寅葬慶陵
  太平寰宇記慶陵在鄭州管城縣界
  恭帝順陵
  五代會要顯徳七年正月禪位于宋開寳六年春崩于房陵葬順陵在世宗慶陵之側
  東都事畧開寳六年冬十月甲申葬周恭帝于順陵
  吳興陵
  五代史天祐二年十一月楊行密卒子渥立溥僣號追尊為太祖武皇帝陵曰興陵
  紹陵
  五代史行密卒渥嗣立天祐五年紀祥縊殺之溥僣號追尊為烈宗景皇帝陵曰紹陵
  肅陵
  五代史渥死隆演以次當立即吳王位改天祐十六年武義元年二年五月卒弟溥立僣號追尊為髙祖宣皇帝陵曰肅陵
  南唐永陵
  江表志南唐髙祖姓李唐鄭王疎屬之派受禪國稱唐在位七年廟號烈祖諡曰孝髙陵曰永陵
  玉壺清話南唐先主昪殂尊諡曰孝髙皇帝議者以先主繼唐昭宗之後號當稱宗韓熙載建議以謂古者帝王已失之已得之謂之反正非我失之自我得之謂之中興今先主中興之君也宜當稱祖衆是之遂上廟號曰烈祖陵曰永陵
  順陵
  江表志元宗名景在位十九年諡曰明道崇徳文宣孝皇帝陵曰順陵
  前蜀永陵
  蜀檮杌王建僣即偽位號大蜀光天二年六月薨偽諡神武聖文孝徳明惠皇帝廟號髙祖葬永陵後蜀和陵
  五代史孟知祥卒諡為文武聖徳英烈孝明皇帝廟號髙祖陵曰和陵
  南漢徳陵
  五代㑹要開平四年四月進封劉隠為南海王十國春秋乾化元年三月丁亥王薨乾亨元年追尊曰襄皇帝廟號烈宗陵曰徳陵
  康陵
  十國春秋乾亨元年八月王即皇帝位于番禺改廣州為興王府大有十五年三月丁丑殂諡天皇大帝廟號髙祖陵曰康陵在興王府城東二十里之漫山陵中以鐵錮之不可啓
  廣東通志明崇禎九年秋九月廣州番禺縣城東二十餘里雷出地成穴耕者梁父投以巨石空洞有聲復内一雄雞其中伺守至夜聞雞鳴無恙乃率子弟入見金人如翁仲者數輩環侍舉之各重十五六斤中二金像冕而坐若王者與后之儀各五六十斤地皆金蠶珠貝築之有鏡一自發光燭暗中日月硯一硯池中有玉魚遊動其他異物甚多不可指識但先擕鏡歸家光動鄰舍亟碎之鄰人覺争往趨白官邑有司并拘繫之亟臨其地搜發公私交取無餘中一棺已為掘者所糜稍存齒骨隧道二鞏如城髙五尺深三丈中有碑文始知為南漢王塚文曰維大有十五年嵗次壬寅四月甲寅朔念四日丁丑髙祖天皇大帝崩于正寢越光天元年五月癸未朔十四日丙申遷神于康陵禮也文多破闕不盡載翰林學士知制誥正議大夫尚書右丞上紫金魚袋臣盧應勅撰并書
  昭陵
  五代史劉晟自言知星末年月食牛女間出書占之歎曰吾當之矣因為長夜之飲十六年卜葬域于城北運甓為壙晟親臨視之是秋卒諡曰文武光聖明孝皇帝廟號中宗陵曰昭陵











  讀禮通考卷九十
<經部,禮類,儀禮之屬,讀禮通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