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言破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象言破疑
作者:劉一明 清
本作品收錄於:《道書十二種

象言破疑

目录

象言破疑序[编辑]

丹經萬卷皆象言也。象言者,非直言,非明言,非空言,非異言,乃有物有則,有指有證,取象演真之言。後人不究其意,止執其象,在儒者讀之,以為怪誕不經;在道者讀之,以為包皮外象,甚至有執象猜疑,百般做作,流於曲徑邪行,自傷性命者,不可枚舉。咦!是豈古聖先賢取象立言之意乎?易曰: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懸象著明莫大乎日月。丹經皆本周易而作,其藥物火候,俱借天地、日月、四時以發揮其奧妙,若以丹經象言為怪誕,為包皮,易有風雲、雷電、龍虎、牛馬、鹿羊、龜雉之象,與夫眇能視,跛能履,乘其墉,朋盍簮,噬膚滅鼻,困於株木,載鬼一車,刲羊無血等象,亦將以為怪誕包皮乎?悲夫!正道失傳已久,不自今始。余自遇真師之後,取諸家丹經,彼此參看,實有得乎象言之意,因將所得於師者,盡洩於參、悟、闡真、原旨等書之內,猶恐學者難於貫通,又著象言破疑一書,繪圖畫像,細分是非,掃旁門而指正道,息邪說而辯真宗,此則餘之本願。見是書者,當思死人亦能說生術,勿以糟粕笑棄。為幸甚。

嘉慶十六年,歲次辛未,春,王正月,棲雲山素樸老叟悟元子劉一明自敍於洗心亭。

象言破疑卷上[编辑]

棲雲山悟元老人著

門人魏陽誠刊梓 後學劉蔔雲重刊

象言說[编辑]

修真之學,古經多言無為之道,而於有為之道罕言之,但無為之道,惟上智者頓悟圓通,一了百當,立躋聖域,其次中下之人,性質愚鈍,根塵深,識見小,若行無為之道,力量不及,決不能萬緣俱空,直登彼岸。後漢魏伯陽仙翁,准易道而作參同契,度引中下之流,以有象譬無象,以有形喻無形,始有金丹之名,鉛汞、砂銀、烏兔、龍虎、嬰姹、藥物、爐鼎、烹煉等等法象之說。自後成道群真皆祖參同而作丹經,以演妙理,其意皆欲後之學者,因此以參彼,借彼以證此耳。無如後之學者,不究寓言之意,不推取象之理,見金丹鉛汞爐鼎之說,疑為服食,而遂流於爐火;見烏兔龍虎之說,疑為臟腑,而遂流於存想;見他家我家陰陽男女之說,疑為閨丹,而遂流於採取;見逆順顛倒之說,疑為強作,而遂流於運轉;見修性無為之說,疑為寂滅,而遂流於頑空;見修命有為之說,疑為擺弄,而遂流於執相;等等門戶,皆是以鹿為馬,以鳥作鸞,不但無益於性命,而且有害於性命,是豈祖師當年取象喻言之意乎?

夫象者,像也。言其此物而象彼物,彼事而象此事也。試以眼前人人共見共知之事物論之,譬如烹煎飲食,鍋即鼎也,灶即爐也,鍋中貯水,灶底燒火,火本上焰,水本下流,今鍋中之水在上,灶底之火在下,水火顛倒,彼此相濟,而飲食熟成,此凡水凡火相濟之象也。

人之剛性躁,多動,動則屬火,柔性緩,多靜,靜則屬水;用柔以養剛,以剛而就柔,剛柔相當,不躁不緩,歸於中正,大道易成,此神水神火相濟之理也。取凡水凡火相濟之象,以喻神水神火相濟之理,而其理顯然矣。又如有人本來家業豐富,不守本分,化費財產將盡,忽然自知悔過,苦心勞力,重務生活,漸次積聚,財物由少而多,終必家業復舊,此還元返本之象也。人身精神靈氣,本來充足圓滿,交於後天,順其造化,費精勞神,元氣衰敗,原本消耗迨盡,若知改頭換面,懲忿窒欲,閑邪存誠,漸次用功,終有歸根複命之時,此還元返本之理也。取世人還元返本之象,以喻修道還元返本之理,而其理顯然矣。又如世間男女相配,兩而合一,即能生子生孫,此人道生生不已之象也。人身陰陽相當,兩而合一,即能生仙生佛,此丹道生生不已之理也。借人道生生之象,以喻丹道生生之理,而其理顯然矣。丹經皆是借象以喻理,教人從象上辨別所行之理,非是教人背乎理而於象上做作也。

今人不窮其理,只認其象,悲哉!丹經象言極多,學者須宜由象以窮理,得象忘言,得意忘象,其庶幾乎?

順逆說[编辑]

舉世之人,皆知順行之道,而不知逆運之道。何為順?順其造化也;何為逆?逆其造化也。順造化則生人生物,生老病死,輪回不息;逆造化則成仙成佛,不生不滅,壽同天地。

凡人自父母成胎,生身以後,二八數足,交於後天,內而七性六欲迷其真,外而萬緣萬事勞其形,認假為真,以邪為正,以苦為樂,順其所欲,無所不至,將本來精氣神三寶,消化迨盡,將原有圓明真性,全然昧卻,不到咽喉氣斷之時,不肯休歇,以故生生死死,萬劫沉淪,所謂閻王不呌,自投其死也。若是大智慧人,逆運造化,不為造化所拘束,不為陰陽所陶鎔,不為萬物所牽引,不為萬緣所牽移,在大火裏栽蓮,泥水中拖船,借世法而修道法,依人道而全天道,將曆劫根塵盡皆拔去,把後起客氣一概掃無,命由自主,不由天主,複還當年乾元面目,躲去輪回,超出三界,為金剛不壞之物矣。

但這個順中逆運天機,有口傳心授之秘,必須真師指點,非可私猜而知。世間學人,恃自己螢火之明,管窺之見,記下幾句話頭,看過幾宗公案,自謂知道,再不求人,人前賣弄,滿口亂談,以己盲而引人盲,罪過罪過。

又有一等糊塗漢,認不得真師,朝王暮李,學此小乘工夫,亦負有道,即有明人在前,不肯低心下氣,亂作亂為,或心氣下降,腎氣上升為逆行,或運氣後升前降為逆行,或還精補腦為逆行,或閉氣定神為逆行,或采陰補陽為逆行,或男下女上為逆行,如此等類,千門萬戶,皆是背逆聖道,非是逆運造化;儘是取死之道,非是至生之道。殊不知逆者,逆回於父母生身之初也,如人離家遠出,而又逆回於家之謂。

雖雲逆行,其實是順理而行,乃逆中之大順,因其與常人所行相反,故謂是逆。旁門曲徑,惑於逆之一字,而遂在肉皮囊上萬般作為,到底落空,豈不愚哉!

藥物說[编辑]

丹經子書,所言採取藥物,烹煉金丹,皆是先天無形無質之真,非世間有形有質之藥,亦非人身有形有質之物,因其人自有生以後,認假失真,將本來圓成之寶,消化迨盡,一身純陰,滿腔邪氣,如大病臨身,待時而死,不有真正靈藥療治,如何返陰為陽,保全性命也?

真正靈藥是何藥?先天真一之氣也,先天精氣神三寶也。先天真一之氣又名真種子,此氣不落於色象,至無而含至有,至虛而含至實,真空妙有,統攝精氣神三寶,三寶亦非有形之物,乃無形之真。玉蟾翁雲:其精不是交感精,乃是玉皇口中涎;其氣即非呼吸氣,乃知卻是太素煙;其神即非思慮神,可與元始相比肩。雖分三家,總歸於先天一氣,三家合而成一氣,一氣分而為三家。采藥者,即采此一氣三寶,運真火煆煉成丹,點化一身萬般陰氣,歸於純陽清靜無垢無塵之原物,如人有病,用藥醫治而成好人矣。所謂藥物者,譬象也;後世學者見丹經藥物之說,誤為有形有質之物,而遂採取山中草藥,配合服食,妄冀長生,或采五金八石,煆煉丹藥服食,妄想飛升,殊不知有形之藥,僅能治有形之病,而不能治無形之病,若欲治無形之病,非采先天真一之氣,餘無他術矣。參同雲:同類易施功兮,非種難為巧。悟真雲:竹破須將竹補宜,抱雞當用卵為之;萬般非類徒勞力,爭似真鉛合聖機。真鉛即先天真一之氣也。觀此一切,認凡藥為仙藥可以悟矣。

火候說[编辑]

丹經子書所言火候,乃喻其修持工夫次序之準則也。蓋修持功力有先後,有急緩,有進退之時候,不得宜先者而後,宜後者而先;不得宜急者而緩,宜緩者而急;不得宜進者而退,宜退者而進;亦如爐火燒藥,有文武進退止足之時候,故修真用功次序,取象為火候也。但用功火候,不拘年月日時,刻刻行之,宜先而即先,宜後而即後,宜急而即急,宜緩而即緩,宜進而即進,宜退而即退,隨時變通,毫髮不得有差。

所謂宜先者,先嚴於內也;宜後者,後禦其外也;宜急者,急於用功也;宜緩者,緩於溫養也;宜進者,陽未足而須進陽;宜退者,陰方生而須退陰;此即火候之實理,非工家子時進陽火,午時退陰符,卯酉二時宜沐浴之說;亦非冬至進陽火,夏至進(當為退)陰符,春分秋分宜沐浴之說。夫天有天之子午卯酉,人有人之子午卯酉,豈可以天之子午卯酉而即是人之子午卯酉乎?人身子午卯酉,刻刻皆有,古經雲:不必天邊尋子午,身中自有一陽生。蓋以陽生即子,陰生即午,陽與陰合即卯,陰與陽合即酉,所謂活子午卯酉也,豈是天邊死子午卯酉乎?金丹四百字雲:火候不須時,冬至不在子,及其沐浴法,卯酉亦虛比。悟真篇雲:縱識朱砂與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殊不結丹。曰冬至不在子,曰卯酉亦虛比,曰毫髮差殊不結丹,可知非天邊子午卯酉矣。如雲是天邊子午卯酉,是十二時只有四時修持,所余八時棄之不用,豈能毫髮無差乎?入藥鏡雲:一日內,十二時,意所到,皆可為。可見年月日時,刻刻用功修持,防危慮險,毫髮不容有差;至於六十四卦火候之說,亦是指示陰陽進退之法,教人隨時加減,變通用功耳,豈是教人依六十四卦次序而行乎?悟真雲:卦中設象本儀形,得象忘言意自明,舉世迷徒惟執象,卻行卦氣望飛升。讀書須要會的古人取象立言之意,意已得而象可忘矣。

修真之道,千經萬典皆象言也,雖取象不一,總以發明陰陽順逆、藥物真假、火候準則而已,其外再無別說。予自得師指示,實悟的象中之意,不敢自私,願公諸知音之士,因將丹經緊要之條拈出,繪圖傳真,分析是非,以破學者之疑,其餘可類推而知。

胎中面目[编辑]

(圖片)

人當父母未生身以前,男女陰陽二氣交感之時,杳冥之中有一點生機自虛無中來,所謂先天真一祖氣者是也。此氣入於精血之內,陶鎔精血,混而為一,無形而即生形,無質而即生質,內而五臟六腑,外而五官百骸,變之化之,皆自然而成全,雖懷胎之婦,亦莫知其所以然也。後學不知此理,或疑人在胎中,臍帶通於母氣,母呼亦呼,母吸亦吸,漸次變化成形者,非也。夫呼吸之氣,乃後天之氣,後天之氣,焉能變化精血而成形?況呼吸之氣,焉能入於胞胎之中?殊不知母胎中,只有先天一點祖氣,渾渾淪淪,始而凝胎,既而養胎,終而全胎,始之終之,皆此祖氣成就之,別無加雜。當斯時也,雖有人形而無人道,天地萬物,水火刀兵,俱不能傷;七情六欲,五賊四相,俱不能近,究到實處,只一虛空而已。古仙教人修道,返於父母未生身以前面目者,即返於虛空之境,而無聲無臭也。無聲無臭,即是無極,無極者,無之極,即是一無而已。

嬰兒面目[编辑]

(圖片)

人在母腹之中,十月胎圓,瓜熟蒂落,破胞而出,足向天,頭向地,"哇"的一聲,方接後天之氣,自口鼻而入,下於氣海,與先天元氣相合,先天為體,後天為用,後天借先天而呼吸往來,先天借後天而蓄養血脈。不但此也,當"哇"的一聲時,曆劫輪回識神,亦入於竅,而與先天元神混而為一,元神借識神而存,識神借元神而靈,但嬰兒初生,雖有後天之氣,後天之神,而先天統後天,後天順先天,先後混成,混混沌沌,無識無知,一真而已。古仙教人窮取生身處,即窮取生身之初,即窮取嬰兒面目也。迷人不知,妄言生身處是婦人產門者,非也。夫生身之初,嬰兒面目,純白無玷,是聖賢胚胎,仙佛根芽,故飛鳥不搏,虎兕不傷。蓋不搏不傷者,以其無心也,無心而生死不礙,何災何患?此即始極之象。始極者,始之極,未交於後天,雖與後天相混,純是先天管事,因其在始之極,由無而方始也。

孩兒面目[编辑]

(圖片)

人自嬰兒漸長,能行能走,能言能語,隨人指引,名曰孩兒,又名孩提之童。嬰兒無識無知,孩兒已有識有知,未免浮雲點太空矣。能識有知,是由始極漸至太極矣。太極者,大之極,大極則必小,陽極則必陰之時,但小未來,陰未生耳。小未來,陰未生,尚是先天用事,後天伏藏,雖有識有知,根塵尚未發,客氣尚未侵,飲只食,寒只衣,喜怒哀樂,隨興隨滅;富貴窮通,不知不曉;順其自然,絕無雜念,亦是聖賢胚胎,仙佛根芽。愚人不知,以孩兒為嬰兒者,非也,嬰兒是赤子,孩兒是童子,雖然皆俱天真,而身分高低不一,知識有無各別,故古仙皆以返本還元為嬰兒本來面目,不取孩兒頑童面目也。

陰陽分判[编辑]

(圖片)

人自孩兒漸長,二八氣足,陽極生陰,日鑿一竅,陰陽兩分,各居一方,真中有假,於是知識漸開,善惡分別,是太極判而陰陽分矣。所謂二八氣足者,如月上弦下弦,兩弦合一,光渾圓滿之象;喻其先天陽極,如太極也,陽極必陰,如太極一判,而陰陽兩離矣。愚人不知,以二八生陰之說,疑為男子十六歲而陰精洩者,非也,試觀世間男子,有十四五歲而洩精者,有十六七歲而洩精者,更有十八九歲而洩精者,歲精多寡不等;可知二八之數,不論人之年歲,乃言氣之盈滿也。

五行分位[编辑]

(圖片)

陰陽一分,於是五行亦亂矣。五行者,金木水火土之五氣也。五行在先天,則是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五行一氣,發而為仁義禮智信之五德;在後天則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五行相戕,發而為喜怒哀樂欲之五賊。五行相合,則五德備而陰陽混一;五行分散,則五賊興而陰陽駁雜。五行一分,識神漸起,根塵漸發,真者退位,假者當權,孩兒面目亦失矣。愚人不知,以五臟分五行者,非也。夫五臟者,有形有質之濁物,為後天五行之旅寓,非先天五行之德園,若以五臟即是五行,五臟如何能分能合?且五行有先天後天之別,先天本於生身以前,後天出於生身以後;先天生聖,後天生人;兩個五行,雖分先後,皆是活的,非有定位,豈可以五臟之濁物為五行乎?

後天用事[编辑]

(圖片)

陰陽判,五行分,後天一交,先天退位,於是秉受氣質之性發,外來習染之塵生。六根門頭,門門招賊;七情孽種,種種生災。純白之體,漸漸陰氣入內矣。陰氣一入,陰氣漸長,陽氣漸消,長而又長,消而又消,順其所欲,無所不至矣。愚人不知,以氣質之性為真性者,非也。真性者,天命之性,屬於先天,有益於人;氣質之性者,人生之性,出於後天,有損於人。豈可以後天之性即先天之性乎?

純陰無陽[编辑]

(圖片)

後天用事,陰進陽退,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內而萬念作殃,外而萬物牽引,內外加攻,陽氣消盡,一身純陰,三寶耗滅,魂魄難存,不死豈能之乎?愚人不知,以數盡命絕,委之於天者,非也。夫人生所依賴者,陽氣也。一點陽氣,不盡不死,一點陰氣,不純亦不死。順其陰氣,消滅陽氣,自尋死路,與天何涉也?以上七圖,皆順行造化,生人之道也。

煉己築基[编辑]

(圖片)

修真之道,返還之道也。返者,我已去而又來之謂;還者,陽已失而復得之義。是於純陰之內,而返還其本來真陽也。人自後天用事,一身純陰,先天陽氣消化迨盡,不有返還之功,何能無者而複有,失者而仍得耶?返還之功莫先於煉己築基。煉己者,煉其曆劫根塵、氣質偏性,與夫一切習染客氣,即懲忿窒欲,克己復禮之功。能懲忿窒欲,克己復禮,則無思無慮,不動不搖,根本堅固。即如起屋必先築基,基地堅固,木料磚瓦由人做作,無不負載也。煉己即在築基之中,築基不在煉己之外。愚人不知,以煉己為守心,築基為閉精者,非也。夫煉己之功,為丹道始終之要著,直至陰盡陽純之後,而煉己之功方畢。若未到陰盡陽純之時,而煉己之功不可歇。若謂守心閉精即是煉己築基,豈能全金丹之大事乎?古仙雲:還丹在一時,煉己須十月。於此可知,非守心閉精矣。

天良真心[编辑]

(圖片)

煉己築基,非是強制強作、苦力用功,必要認的天良真心,借此真心以煉己。則黑暗之中,即有一點陽光發現,號曰真靈。真靈若現,是非邪正,判然分明,不為物欲所牽,不為塵緣所染,煉己甚易。倘認不得真心,則邪正不分,是非罔辨,是以心制心,終是人心用事,強制強作。所謂卻除妄想重增病,趨向真如亦是差。如何到無己之處?愚人不知,誤認人心為真心者,非也。夫真心無心,無心之心,方是天良之心。有此天良之心,何難於己之不能克去乎?百字碑雲:動靜知宗祖,無事更尋誰。黃鶴賦雲:離內七般朱砂,無真種則時刻難留。三豐雲:築基時須用槖籥,煉己時還要真鉛。祖宗真種、槖籥真鉛,皆天良真心之別名。噫!天良真心,豈易知哉?若有知之者,則得其一,而萬事畢矣。

陽長陰消[编辑]

(圖片)

認的天良真心,主人公穩坐中央,為道日減,為功日增;陽氣漸長,陰氣漸消;長而又長,消而又消,直到無可長消處,方為極功。愚人不知,以靜坐無為、寂滅頑空,妄想陽氣自長,陰氣自消者,非也。夫還丹者,陰中複陽也。若以靜坐無為、寂滅頑空而欲複陽,陽豈能自來,陰豈能自退?《悟真》雲:"總識朱砂與黑鉛,不知火候也如閑;大都全藉修持力,毫髮差殊不結丹。"於此可知進陽退陰之道矣。

攢簇五行[编辑]

(圖片)

陽長陰消,還要知的攢簇五行。五行攢簇,大道可望。攢簇之功是在後天五行中返出先天五行也。後天五行,彼此相克也;先天五行,彼此相生也。返者,於相克之中而致相生也。五行相生,渾然天理,是五行一氣,四象和合也。愚人不知,以意引心腎之氣,上下相交,運肝肺之氣,左右相會為攢簇五行者,非也。夫五臟之氣,皆有形之物,後天滓質,有成亦有壞,如何凝結永久不壞之命寶哉?

陰陽混合[编辑]

(圖片)

五行從陰陽中分出,五行攢簇,合而為一,即是陰陽合而為一。陰陽混合,金丹有象,仍是孩兒面目,但不過後天之氣,猶未化去耳。然雖是未化去,先天返還,後天即順,亦是不能為禍,從此再下一重功夫,金丹可成矣。愚人不知,或心腎相交,或任督相會,或男女相交,為陰陽混合者,非也。夫金丹先天虛無之氣凝結而成者,豈後天氣血有形之物所能凝結哉?

渾然一氣[编辑]

(圖片)

陰陽返還於混成,孩兒面目已複,從此運天然真火,煆去後天余陰,歸於無識無知地位,神藏氣聚,所謂男兒有孕者是也。這個胎孕,即是嬰兒面目,即是生身受氣處,亦即始極,亦即太一含真氣。愚人不知,采紅鉛,摘梅子,服食吞飡,相結聖胎者,非也。若謂紅鉛梅子能結聖胎,不過所結者血塊肉團,促死之鬼胎而已,其他何望乎?

太空虛無[编辑]

(圖片)

聖胎凝結,再加十月溫養之功,運天然真火,熏烝烹煉,由微而著,由嫩而堅,群陰剝盡,胎圓丹成,瓜熟蒂落,忽的打破混沌,迸出清淨法身,跳入太空虛無之境,超出乎三界之外矣。此即未生身以前面目,亦即無極面目。道歸無極,形神俱妙,與道合真,大丈夫之能事畢矣。愚人不知,或對鏡演神,或默想頂門,或面壁忘形,出陰神之類者,非也。金丹脫化之神,乃為陽神,其一切靜功所出之神,乃為陰神;陽神萬載長在,不生而不滅;陰神未經火煉,拋身又入身。千門萬戶,若不得金丹大道點化,雖能陰神出入自便,知前曉後,難逃輪回,所謂饒君千萬劫,終是落空亡也。

以上七圖,皆逆行造化,修仙之道也。

十四圖中,順行逆運二事,大略可知,以下拈出緊要象言,分判邪正,指出實義,以示學者,諸如此類,可以意會矣。

象言破疑卷下[编辑]

金丹[编辑]

(圖片)

金者,堅剛永久不壞之物;丹者,圓滿光淨無虧之物。古仙借金丹之名,以喻本來圓明真靈之性也。此性在儒則名太極,在釋則名圓覺,在道則名金丹。名雖分三,其實一物。儒修之則為聖,釋修之則為佛,道修之則為仙。三教聖人皆以本來真性為成道之本也。愚人不知,或用五金八石煆煉成藥為金丹者,非也;真性在大造爐中,經火煆煉成熟,與天地同長久,與日月同光明,豈凡世有質之物能成哉?

天地之心[编辑]

(圖片)

修真第一要著,須要認得天地之心。天地之心即前所雲天良真心也。此心恍惚杳冥,不輕現象,因有虛室生白,暗中忽明之時,方露端倪。天屬陽,地屬陰,天地之心,乃陰不離陽,陽不離陰,陰陽相合之心。陰陽合,有此心,陰陽分,無此心;非色非空,即色即空,非有非無,即有即無,色空無礙,有無不立,乃真空中之妙有也。識得此心,守而不失,則大本已立,其餘易事耳。愚人不知,皆在肉團頑心上揣摩,或以動心為天地之心,或以靜心為天地之心,或心住中宮為天地之心者,皆非也。夫頑心者,後天私欲之人心,動心則著於有,靜心則著於無,住心又著於象,此等之心與天地之心雲泥相隔。蓋以天地之心,動靜如一,寂然不動,感而遂通,感而遂通,寂然不動,豈肉團頑心之謂乎?

偃月爐[编辑]

(圖片)

偃月者,偃仰蛾眉之月。月晦極,下又生明,喻人至靜之中,忽有天根現露,號曰道心,有如偃月之象。爐者,運火之器,以其道心陽光,能以煆煉一身之陰氣,故又喻之為爐,其實道心即天地之心。以體言,為天地之心;以用言,為道心。一物而二名也。愚人不知,以丹田之下橫骨上仰為偃月爐,或認心字一彎上仰,誤以肉團心為偃月爐,又采戰家以婦女產門為偃月爐者,皆非也。夫偃月爐,乃道心之光輝,此光照處,諸邪皆滅,能以作聖,能以作仙。紫陽翁雲:"休泥丹灶費工夫,煉藥須尋偃月爐。"又雲:"偃月爐中玉蕊生,朱砂鼎裏水銀平;只因火力調和後,種得黃芽漸長生。"於此可知偃月之義矣。

朱砂鼎[编辑]

(圖片)

朱砂者,火之色,因其火能煆煉諸物,去舊換新,故人以鼎象之。火之為物,最靈最神,無物不化,喻其神明無處不照,無事不成之義。但神有元神有識神,識神能以敗道,元神能以成道。蓋識神帶有曆劫根塵,借元神之靈而生妄,不至喪去性命而不止。修行大法,須要以元神而制識神,識神不起,則邪火滅,邪火滅而真火生,真火生而和氣氤氳,生機不息,大道可望。愚人不知,誤認昭昭靈靈之識神以為元神者,非也。夫元神者,不神之神,靈而最真,真而最靈;昭昭靈靈之神,乃神而神者,雖靈有假,假中之靈為輪回之種子。古仙雲:"無量劫來生死本,癡人喚作本來人。"生死本,即識神之謂也。

元牝之門[编辑]

(圖片)

元為陽、為剛、為動,牝為陰、為柔、為靜,元牝之門乃陰陽之竅、剛柔之門、動靜之關,無方無所,無形無象,彷彿曲肖,虛懸一竅,在五行不到之處,四大不著之境,至無而含至有,至虛而含至實,乃陰陽相合之中一竅。愚人不知,以口鼻為元牝者,非也。夫口鼻是呼吸出入之門,非陰陽出入之門,陰陽相合,生仙生佛,口鼻呼吸之氣,豈能生仙生佛乎?悟真雲:"元牝之門世罕知,莫將口鼻妄施為"者是也。

元關一竅[编辑]

(圖片)

元關者,至元至妙之關口,又名生死戶、生殺室、天人界、刑德門、有無竅、神氣穴、虛實地、十字路等等異名,無非形容此一竅耳。元關即元牝之別名,因其陰陽在此,故謂元牝門;因其元妙不測,故謂元關竅,其實皆此一竅耳。愚人不知,或以心下腎上處為元關,或以臍心為元關,或以尾閭為元關,或以夾脊雙關為元關,凡此皆非也。蓋元關無定位,若有定位即非元關。陳虛白以念頭起處為元關,似是而實非也。念頭起處已落於後天有形之物,如何稱為元關?吾今與大眾分明指出:在恍惚杳冥之間,有無相入之際,悟真篇曰:"恍惚之中尋有象,杳冥之內覓真精,有無從此自相入,未見如何想得成?"又四百字雲:"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氣穴,內有坎離精。"此實指元關一竅而言也。

谷神[编辑]

(圖片)

谷神者,空谷之神,俗名崖娃娃。因其兩山高聳,中間一谷,人聲喊叫,谷中傳聲,故名谷神。修道借此以喻人身虛靈之神。蓋心虛則靈,不虛不靈,靈出於虛,亦名谷神。神者,無形無象,靈而不可測度之義。所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者,此神也;所謂凝結聖胎者,亦此神也。愚人不知,以神存天谷謂谷神,或神守黃庭謂谷神者,皆非也。若神存於天谷,神守於黃庭,則是不虛,不虛焉得有神?不虛無神,何得名谷神?悟真雲:"要得谷神長不死,須憑元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黃金室,一顆靈光永不離。"元牝合而中即虛,虛則真靈常存而不昧矣。真精靈光谷神,皆喻真靈之一物耳。

金鼎 玉爐[编辑]

(圖片)

金鼎者,剛強堅固之物,喻人志念專一,能以載道之義,又名乾鼎;玉爐者,溫柔平靜之物,喻人工夫漸進,能以久遠之義,又名坤爐。愚人不知,鑄造鐵鼎,做作泥灶,燒煉金石,妄想成丹者,非也。蓋有形之爐鼎只能煉有形之凡藥,而不能煉無形之仙藥。古仙雲:鼎鼎原無鼎,爐爐亦非爐。其所謂爐鼎者,以其修道之功,剛柔兩用方能濟事,亦如燒煉家,有鼎不可無爐,有爐不可無鼎,鼎爐俱備,方能成藥也。

烏兔 藥物[编辑]

(圖片)

日中有金烏,為陽中之陰;月中有玉兔,為陰中之陽。日在卦為離,外陽內陰,喻其剛中有柔之義;月在卦為坎,坎外陰內陽,喻其柔中有剛之義。金丹之道,惟取剛中之柔,柔中之剛,兩味真陰真陽大藥,熔化一氣而成丹。曰藥物者,以其真陰真陽能以返老還童,延年益壽也。至於龜蛇盤結,水火相濟,亦是此理,不過隨便取象,以證真陰真陽合一之道耳。愚人不知,疑為烏兔二字,或口吸日精月華,或眼接日精月華者,非也。夫天有天之日月,人有人之日月,人身真陰真陽,即人之烏兔日月也。天邊日月精華,與我相遠,怎能采來?如曰能采,則所采者身外邪氣,久必內得臌脹,外則失明,無益有損矣。

龍虎相會[编辑]

(圖片)

龍性柔,主生物,屬木,在卦為震,喻人之柔性。震本陽而取柔象者,陽少陰多也。虎性剛,主殺物,屬金,在卦為兌,喻人之剛情。兌本陰而取剛象者,陰少陽多也。此性此情,彼此隔礙,則為氣性塵情而傷生;彼此和合,則為真性真情而益生。龍虎相會,是以性求情,以情歸性,性情合一之義。至於東家女、西舍郎,配為夫妻,長男少女,兩家合一,金木相並等象,無非喻此真性真情交會之意。愚人不知,以肝為龍,肺為虎,運肝肺之氣於臍心,或於丹田,或於黃庭,以為龍虎交媾者,非也。殊不知肝肺之氣皆後天有形之氣,不但不能凝結一處,即強團聚,積久成蠱,無法醫治,自促其死,豈不愚哉!

坎離顛倒[编辑]

(圖片)

坎卦外陰而內陽,離卦外陽而內陰。內陽為水,內陰為火。丹道取坎中之陽,以填離中之陰,以水濟火,是謂水上火下,水火顛倒,又名坎離顛倒,以喻道心真知之神水,去制人心靈知之邪火也。吾之真知,外暗內明,如坎卦外陰內陽;吾之靈知,外明內暗,如離卦外陽內陰。以真知而制靈知,以靈知而順真知,真靈如一,凝結成丹,亦如顛倒坎離,水火相濟也。至於嬰兒、姹女、黑鉛、紅汞之象,亦無非形容真知靈知兩而合一耳。愚人不知,指腎為坎,心為離,運腎氣上交於心,心氣下降於腎為顛倒坎離;又有採取閨丹,以男女作嬰兒姹女,男下女上為坎離顛倒;又燒煉家以黑鉛制水銀,或爐下煨火,鼎上貯水,為坎離顛倒、水火相濟者。凡此皆非也。夫修真之道,修其真也,一切有形滓質,邪行醜事之類,假而不真,何能成真哉!

五行顛倒[编辑]

(圖片)

五行順生,木生火,金生水;五行顛倒,火生木,水生金。蓋火生出之木,永為不朽之木,如木遇火,煆煉成炭,入地常存之類;水生出之金,永為不壞之金,如散金爐中熔汁成塊,分外生明之類。火生木,喻人之本性在大造爐中,煆煉出來,永為不動不搖之性矣;水生金,喻人之真情在欲海波中,親渡過去,永為無塵無垢之情矣。古仙所謂,五行順行,法界火坑,五行顛倒,大地七寶者是也。愚人不知,搬東弄西、采下補上、推前運後為五行顛倒者,非也。殊不知一身純陰,內而心肝脾肺腎,外而眼耳鼻舌身,儘是假物,咽喉氣一斷,一堆臭穢骨肉,哪有一件是真?若以此假物妄想了性了命,烏乎能之?

黃婆媒娉[编辑]

(圖片)

黃婆者,中央土母,以其能調陰陽,能和四象,故名黃婆,丹書借此以喻人之真意中真信,能以和性情,養精神之義。真意真信即吾身中之黃婆,所謂黃中通理者是也。愚人不知,以意運五臟之氣會合,為黃婆媒娉,又有造孽之輩,用能言老婦調戲男女行淫,取處女首經梅子,為黃婆媒娉者,大非也。夫真土無位,真意無形,無物不生,無理不具,能以會三家、攢五行,故名黃婆媒娉,豈意念之意,作妖老婦之謂乎!

二八兩弦[编辑]

(圖片)

月自晦朔之間,與日相交,初三微光現象,至初八陰中陽半,有如弓弦,是為上弦,十六圓滿,一陰胎內微黑現象,二十三陽中陰半,有如弓弦,是為下弦;上弦得水中之金八兩,下弦得金中之水八兩,二八一斤,金水相停,陰陽相合之象,丹書借此以喻剛柔相當,不偏不倚,至中至正之義。愚人不知,或以男子十六歲為二八,兩弦之氣足,而遂勒閉陰精,或以黑鉛八兩,水銀半斤為二八兩弦之藥料,而燒煉服食者,皆非也。《四百字》雲:上弦金八兩,下弦水半斤,兩弦合其精,乾坤體乃成。兩弦者,一陰一陽也。乾剛為陽,坤柔為陰,陰陽相配,乾坤體成,丹元有象,於此可知兩弦之意矣。

黍米珠[编辑]

(圖片)

人當未生身之前,在胞胚之中,混混沌沌,昏昏迷迷,只有渾然一氣盤旋,別無他物,所謂太乙含真氣者是也。此氣至神至妙,至虛至靈,至無而藏至有,三元、八卦、四象、五行皆包於內,故無形而能變化,所以變化無窮,五臟六腑、九竅百骸俱皆自然成就,因其至神至妙,至虛至靈,又名真靈,又名不神之神。當其在母腹之中,一氣含真,名曰真氣,及其出母腹,靈含一氣,名曰靈氣,一氣為體,即是真空;真靈為用,即是妙有。真氣真靈,真空妙有,名雖有異,只是一真。此真無形無象,無聲無臭,不可以言傳,不可以筆肖,仿彿形容,不過一黍米之微,故古仙皆稱此真為黍米寶珠。雖雲黍米,而實無黍米之形,因其有一點靈氣,隱於中央,故名黍米;因其有一點黍米之靈,而混沌虛空,三界無一不包,故名黍米珠;究到實處,總是鴻濛未判之始氣也。愚人不知,以女子首經中梅子為黍米珠,又工夫家神存明堂,久而眼光散外,為黍米珠,皆非也。夫鴻濛未判之黍珠,為生聖生賢,成仙成佛之靈寶,豈濁血之物、存想之光所可能哉!《四百字》雲:混沌包虛空,虛空包三界,及尋其根源,一粒黍米大。三豐翁雲:誰不知,誰不會,誰不行,都只在鴻濛未判一粒黍米上迷。

火候卦象[编辑]

(圖片)

丹經皆借六十四卦為陽火陰符之法象,以乾坤二卦為鼎爐者,取其陽剛陰柔為體也;以坎離二卦為藥物者,取其剛柔中正為用也;復姤二卦為陰陽之交界,取其剛柔運用各有時節也;屯蒙二卦為造化之始,取其當進火而須用剛,當退火而須用柔也;既未為造化之終,取其陽火而用剛,不可太過,陰符而用柔,不可不及也。其餘五十四卦,皆隨乾坤坎離復姤屯蒙既未十卦運用,自然而然。約而言之,總以陰陽相當,兩而合一,歸於混成之象而後已。愚人不知,按六十四卦,在年月日時上強做作用功者,非也。夫天地陰陽造化一氣流行,周而復始,迴圈無端,豈從六十四卦行哉?六十四卦是聖人觀天象地,體陰陽造化而作,六十四卦乃陰陽造化之解注耳。人身造化與天地造化相合,自有六十四卦,豈可泥文執象哉!

生我之門[编辑]

(圖片)

月至西南,晦極而生明,西南屬坤,純陰之方。純陰之下,一陽潛生,有上坤下震之象,在卦為復,在月為偃月,皆喻其靜極之中,忽有天心現露之義;又名道心,又名天良真心,即前所謂偃月爐。若見此心,保守不失,借之進陽退陰,如貓捕鼠,必至陽漸生,陰漸退,陰盡陽純,則仙矣。故以西南坤位為生我之門。愚人不知,以婦人產門為生我之門者,非也。產門乃生人之處,何以能生仙哉?

死我之戶[编辑]

(圖片)

月至東北,陽光將滅,東北屬艮,陰氣將純,陽光些微,有上艮下坤之象,在卦為剝,在月為覆碗,皆喻其客氣剝消真元之義。若有出世丈夫,勇猛男子,頓悟回頭,借此一點余陽,以明破暗,用功修持,亦不難於返本還元。一切凡夫,迷而不悟,順其陰氣剝陽,陽盡陰純,不死豈能之乎?易曰:東北喪朋,丹書又號死我之戶。愚人不知,以婦女產門為死我之戶者,非也。夫生門死戶,皆無形無象之門戶,因其順陰則死,逆陽則生,故以生門死戶名之,其實只一竅耳。古仙號曰生死關。雖名為關,亦無方無所,乃強名也。悟真雲:須將死戶為生戶,莫執生門號死門。若會殺機明返覆,始知害裏卻生恩。於此可知生門死戶之義矣。

有為之竅[编辑]

(圖片)

有為之道即有欲觀竅之功。觀竅者,觀陰陽造化之竅,借後天返先天,和四象、攢五行、采藥進火,自還丹以至結胎,工程次序,皆在其內。若非真師口傳心授,毫髮之差,千里之失。愚人不知,在後天幻皮囊上擺弄氣血,以為有為之道者,非也。夫金丹之道,先天之學,能以扭轉陰陽,竊奪造化,逆回氣機,顛倒乾坤,先天而天弗違之道,豈做作後天一身有形有質之物所能成乎?正陽翁雲:涕唾津精氣血液,七般靈物總皆陰。若將此物為丹本,怎得飛升朝玉京。紫陽翁雲:嚥精納氣是人行,有藥方能造化生。鼎中若無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噫!金蝦蟇,玉老鴉,認得真的是作家。有為之道豈易知哉!

無為之妙[编辑]

(圖片)

無為之道,即無欲觀妙之功,乃聖胎凝結以後之事,是靜觀一氣變化之妙。當聖胎凝結之後,後天已返為先天,只用沐浴溫養之功,勿忘勿助,運天然真火熏烝,變化自然,無形生形,無質生質,瓜熟蒂落,嬰兒出現,而前之烹煉武火之功,皆棄而不用也。愚人不知未窮性命是何物,修道是何事,學些旁門曲徑小法乘,而便入山靜坐,或閉關定神,以為無為者,非也。夫性命必須雙修,功夫還要兩段,兩段者,一有為而先了命,一無為而後了性,豈空空靜坐定神而能了性命哉?悟真雲:未煉還丹莫入山,山中內外盡非鉛,此般至寶家家有,自是愚人識不全。又雲:始於有作無人見,及至無為眾始知。但見無為為要妙,豈知有作是根基。於此可知有為無為,各有時節,各有作用,大不同也。

混俗和光[编辑]

(圖片)

混俗和光,及乃大隱市朝之作用。混俗者,混於俗中,使人不識也;和光者,和而不同,在塵出塵也。能混俗和光,外圓而能應物,內方而有主宰,依世法而修道法,顯晦逆順,無阻無擋,行道至易。愚人不知,或疑混俗和光是日間應事,夜間修靜者,非也。果如是言,謂之從俗則可,謂之混俗則不可;謂之蔽光則可,謂之和光則不可。蓋混俗和光之道,有奪天地造化之能,竊陰陽生殺之訣,豈容易而知,容易而行哉?

藥歸土釜[编辑]

(圖片)

土性溫柔,能以養物;釜主烹煎,能以成物。釜以土名,為養物成物之器,非尋常之土,非尋常之釜可比。藥歸土釜,是喻其陰陽相合,聖胎凝結溫養之功。溫養聖胎,全在一意不散,允執厥中,陰陽相當,不偏不倚,故亦以土釜名之。究到實處,只一中字耳。守此中,則陰陽和,五行攢,聖胎全;失此中,則陰陽偏,五行分,聖胎傷。然則守中為溫養聖胎之妙訣也。愚人不知,或挖地爐,養朱砂,取朱砂中水銀,以地爐為土釜;或泥爐作灰池,燒鉛入灰池分銀,以灰池為土釜者,皆非也。子野雲:真土無位,真意無形,特以中之土釜,無形無象,無方無所,因其能成全聖胎,故以釜名之,豈泥土之釜之謂乎?

凝結聖胎[编辑]

(圖片)

聖胎者,聖人之胎。即無識無知,嬰兒本面。道至無識無知,百神會集,萬緣俱息,混混沌沌,入於恍惚杳冥之境,自有為而入無為矣。愚人不知,或運心液腎氣相交於黃庭為聖胎,或神存中宮為聖胎,或運氣後升前降,住於丹田為聖胎者,皆非也。聖胎無形無質,雖名為胎,而實無胎可見,所雲胎者,不過形容真靈凝結不散耳。若以氣血強凝成胎,是乃促死之鬼胎,非長生之聖胎也。

十月胎圓[编辑]

(圖片)

十月胎圓,乃神全氣足,根塵拔去,客氣消化,陰盡陽純之象;猶如婦人懷胎,十月方能成全。丹道以十月胎圓喻之者,取其聖胎凝結之後,必須防危慮險,沐浴溫養,期必至於圓成無虧而後已,非以十月為定期也。愚人不知,疑於十月二字,或運氣,或存想,或凝神,妄想結胎,以十月為定期者,非也。修真之道,自采藥烹煉結丹結胎,以至道成脫胎換化,要費無限功力,豈可以十月為期?可知十月乃象言耳。

嬰兒出現[编辑]

(圖片)

嬰兒出現,聖胎脫化之謂。聖胎者,色身中又懷一法身也;脫化者,色身中又生出一法身也。因其色身中又生出一法身,如凡婦十月懷胎生出一嬰兒,故以法身名嬰兒。嬰兒出現,身外有身,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之中,躲過輪回,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庚矣。愚人不知,以坎中真陽為法身嬰兒,或以腎中精氣為法身嬰兒者,非也。夫坎中嬰兒,乃陰中之陽,法身嬰兒,乃陰陽混化之真;至於腎氣,乃腎中之邪火,絕無嬰兒之義,豈得混論哉?悟真篇雲:嬰兒是一含真氣,十月胎圓入聖基。四百字雲:夫婦交會時,洞房雲雨作,一載生個兒,個個會騎鶴。於此可知法身嬰兒之說矣。

移爐換鼎[编辑]

(圖片)

大道圓成,身外有身,形神俱妙,已到大聖人地位,而爐鼎無所用,更何有移換爐鼎之事乎?其所以移換爐鼎者,仍將此法身潛藏密養,變化神通耳。所移者何爐,所換者何鼎?乙太虛為鼎,無為為爐,而前之乾鼎坤爐、朱砂鼎、偃月爐,一概藥物,俱皆不用矣。只所用者,法身耳。法身在虛無之中,自變自化,愈虛愈神,愈無愈妙,神妙不測,變化無窮,所謂子又孫孫又枝,到此地位,休歇罷功,打破虛空,跳上大羅之境,方為了當也。後之學人,未得真傳,或疑身外有身,已抵道之盡頭路者,非也。敲爻歌雲:一物無,隨顯道,五方透出真人貌,仙童仙女彩雲迎,五明宮裏傳真誥。觀此而知法身千變萬化,方為極功也。

破疑詩[编辑]

七言絕句五十首

離世[编辑]

世事千般俱不真,俗緣恩愛最傷身,一刀兩斷無牽扯,解脫場中作個人。

煉睡[编辑]

少睡原非煉睡魔,忘飱廢寢斬藤蘿。諸緣掃去心清靜,晝夜長眠怕甚麼。

功行[编辑]

修行積德最為先,功大行深感動天。可笑愚人惟利己,無功少行想成仙。

金丹[编辑]

先天本性號為丹,八卦爐中煉作團。舉世迷徒尋外藥,吞飱妄想上雲端。

元關[编辑]

元關一竅少人知,恍惚杳冥含兩儀。順去流歸煩惱路,逆來便是聖賢基。

識神[编辑]

思慮精靈號識神,輪回種子帶根塵。愚迷俱把遊魂弄,到底誰能見主人。

陽精[编辑]

陽精一點秘形山,認得真時可駐顏。非在心中非在腎,不空不色隱元關。

先天氣[编辑]

先天一氣在鴻蒙,無象無形不落空。認得生初真面目,方知我有主人公。

先後天[编辑]

未生身處號先天,一出頭來氣質連,先聖後人分兩路,須當仔細辨偏全。

首經[编辑]

首經本是先天寶,恍惚杳冥真一精。純白無疵清淨物,休將濁血冒安名。

三藥[编辑]

大藥三般精氣神,有形不是本來真。至精至粹虛靈物,煉就金剛大法身。

性命[编辑]

性命原分先後天,生身落地定偏全。後天性命後隨天運,捉住先天我操權。

天地心[编辑]

天地之心甚處藏,陰陽感激現圓光。虛無鼎裏烹煎熟,萬古千秋不損傷。

道心人心[编辑]

人心似鐵道心金,可向微危細酌斟。變化靈通無上下,源頭活水別陽陰。

未生時[编辑]

未生身處有誰知,靜靜悄悄混沌時。四象五行皆未到,混然一氣沒雄雌。

初生時[编辑]

初生面目事如何,先後二天一氣和。無識無知無點染,佛仙種子聖賢窩。

他家[编辑]

他家不是別人家,誤認人家早大差。我的孩兒迷失外,一呼見面子隨爺。

彼我[编辑]

經言彼我辨陰陽,非色非空清淨鄉,采戰閨丹邪術輩,煙花寨裏壞天良。

侶伴[编辑]

侶伴須分內外因,身中侶伴兩三人,外邊侶伴同扶佐,脫盡輪回曆劫塵。

外護[编辑]

皆尋外護望成功,買鼎烹鉛亂捉風,怎曉天機超俗法,借它大力鎮愚慒。

九鼎[编辑]

乾元九數號純陽,九鼎還丹鍛煉方,造孽迷徒猜女鼎,決然打入鐵圍鄉。

招攝[编辑]

招攝先天有秘方,鼓琴敲竹見虛皇。色聲鬧處無妨礙,隨手扭回北斗光。

顛倒[编辑]

顛倒陰陽有甚難,當於靜裏運神觀。道心不昧人心滅,立地直登百尺竿。

火候[编辑]

運火工夫本沒時,朝乾夕惕斬三屍。防危慮險常清靜,應物不迷損益之。

卦象[编辑]

火候經言周易卦,推爻執象俱皆非。大都要會陰陽理,進退隨時任指揮。

乾坤爐鼎[编辑]

乾鼎坤爐在我身,休從外面問原因,剛柔二事無間隔,煆出先天一氣真。

偃月爐[编辑]

問道何謂偃月爐,黑中有白晦而蘇。分明指出還丹母,叫醒時人識也無。

朱砂鼎[编辑]

修真藉賴朱砂鼎,非鐵非金非是銀,認得靈明些子物,取新革故見元仁。

土釜[编辑]

土釜豈由土作成,中央正位是真名。木金水火皆攢此,養顆元珠徹夜明。

斗柄[编辑]

因觀斗柄運周天,始悟生機在那邊。扭轉腳根翻過面,當時火裏現金蓮。

兩弦[编辑]

下弦是水上弦金,止是調停陽與陰。果若剛柔和合了,當中露出涅槃心。

壬癸[编辑]

壬水陽兮癸水陰,學人幾個細追尋。樞機動處分真假,去濁留清產白金。

煉己[编辑]

修行煉己最為先,絕欲忘情卻萬緣。六賊三彭皆剪滅,乾乾淨淨一丹田。

築基[编辑]

志念堅牢是築基,身心不動最為奇。憑它禍患與災厄,止水無波萬有離。

鉛汞[编辑]

真汞原非塵世汞,真鉛不是出山鉛,一情一性先天藥,鍛煉歸根了大還。

嬰姹[编辑]

姹女藏離本不真,嬰兒在坎亦難遵,而今說破陰陽竅,能實能虛產法身。

坎離[编辑]

坎離莫向北南求,火性飛騰水下流,二物如能顛倒過,水升火降結丹頭。

震兌[编辑]

兌非西地震非東,性亂情迷氣不同。會得情來歸性法,霎時見我主人翁。

子午[编辑]

子午休從日夜尋,身中別有指南針。陰陽動靜隨時有,定裏常聽太古音。

卯酉[编辑]

沐浴經言卯酉時,形容二氣沒偏疵,愚人不曉陰陽會,朝夕二分靜坐之。

黃婆[编辑]

雌雄匹配要黃婆,戊己成圭造化窩。若問黃婆真信息,一誠感格五行和。

還丹[编辑]

修丹為甚號還丹,五氣分離俱各單,明善複初皆聚會,身心不動打成團。

丹熟[编辑]

丹已還時別有方,不須加減再增陽,自然神火爐中煉,迸出通天一粒光。

聖胎[编辑]

聖胎非是有形胎,氣聚神凝真種栽,慮險防危常謹慎,若還大意必生災。

脫胎[编辑]

聖胎脫化始全真,十月功夫養穀神。陽氣極純陰氣盡,虛空跳出一仙人。

有為[编辑]

有為豈是弄皮囊,做作千般總受傷,怎曉心傳真妙訣,鬼神莫測扭陰陽。

無為[编辑]

無為不是著頑空,還得勿忘勿助功。拔去輪回生死種,當中只有一神童。

複姤[编辑]

陰極複陽須進火。陽純將姤運陰符。陰符陽火無差錯,煆出先天太極圖。

文武[编辑]

猛力降魔為武煉,虛心養氣是文烹。知凶曉吉隨時變,遍地黃金耀眼明。

和光[编辑]

和光混俗秘天機,大用神功真個希,常應常清常自在,隨時脫舊換新衣。

元牝真竅說[编辑]

學人欲修大道,了性命,莫先於認元牝之門。元牝之門,即元關一竅,此竅有門兩扇,一開一合,高九尺,闊五尺,門外有靈官把守,門內有龍虎護衛;中堂一間,四通八達,有真人居焉,蓬頭赤足,身穿五色納衣,腰系黃綠長絛,手執金光如意,穩坐自然床,後靠無影壁,前懸玻璃燈,塞兌垂簾,不動不搖,等閒眼不輕睜,口不妄開,左有金童,右有玉女,有時睜眼,光滿天地,黑暗陰司,無處不明;有時開口,氣充宇宙,鬼怪邪魔,盡皆遠避;掌造化之權,把陰陽之機,握生死之簿,操性命之柄。人能見之,誠心禮拜,朝夕奉侍,須臾不離;真人有延命酒、長壽丹,得嘗之者,脫胎換骨,出死入生。但世間少大丈夫,真烈士,下不得苦力,耐不得長久,又不窮究根本正理,專在一身上下有形有象處講元關,論元牝,做些著空執相小法乘,妄想成道,悲哉!果是個真正豪傑,截然放下,萬緣皆空,在切身大事上留心,拜訪真師,結交良友,存至死不變念頭,元關終必知,元牝終必見,性命終能了,學者其勉之。

修真要訣[编辑]

大道無為本自然,功夫不到不方圓。
三岔路口尋真種,八卦爐中煉性天。
沒底法船能渡海,隨身藥料可延年。
刑中藏德人難測,害裏生恩心要專。
四象調和歸本面,五行攢簇長金蓮。
有增有減方為妙,知吉知凶始入玄。
脫盡牽纏塵垢物,全成父母未生前。
修仙作佛皆由此,余二虛玄俱走偏。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