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賦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豫章賦
作者:敬括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54

東南一方,淮海惟揚;爰有喬木,是名豫章。根坎窞,篲天綱;鬱四氣,煥三光。矗縮雲聳,離披翼張;一擢而其秀穎發,七年而其材莫當。懿夫倚荊衡,連楚越;回合湘沅之浦,芬敷吳會之闕。點彭蠡而煙垂,汨滄浪而吹發。清輝豔豔,朝灑陽台之云:翠影亭亭,夕皓巫山之月。爾其孤幹直指,交莖亂傾;紺葉煙綠,朱華日明。掩冥靈之光價,奪若木之芳榮;卉不暇植,蔓不及縈。總此眾美,疇之與京。其下則啼飛猱,逐暴武;突兀鹿麌,爪牙鉤。盤遊其下,蓋難勝數。其上則陸鴻漸,穀鸚遷;孔翠曳曳,鸞鵠翩翩。翼翳日,聲聞天;巢集其顛,動盈百千。嗟乎?不囷不輪,有典有則。其蔭也廣,其材也直;空懷寶以自棄,諒斤斧之未識。日者龍宮是構,鵲觀雲修;罄山材之木,應榱桷之求。何獨不見千金而留?為媒紹也闕,為出處也幽;為爾不任大,為賢而致尤。今叢木之所忽,吾亦為之心憂。借如將趙括於上軍,秩長聊於下令;良驥為鹽車上伏,穀鬆為山苗所映。以曼倩而等侏儒,尚俳優而輕雅正;雖物情之共爾,故君子之攸病。向若廓君之林池,充君之苑囿。膏澤既沐,鴻休亦覆;門柳不可齊華,庭梧不能獨秀。已矣夫!用之則哲,抑之則沈;隨取舍之攸措,何棟梁之所任?梓匠之瞻望靡及,江潭之歲月空深。誰當徙植天池畔,終冀成君桃李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