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六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七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八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七

       黄庭堅魯直

   題跋

    題校書圖後

    題渡水羅漢畫

    跋浴室院畫六祖師

    題七才子畫

    題濟南伏勝圖

    題趙公佑畫

    題摹鎖諫圖

    題摹燕郭尚父圖

    題明皇眞妃圖

    題𨊾川圖

    題洪駒父家江千秋老圖

    書文湖州山水後

    跋東坡論畫

    跋東坡畫石

    書王荆公𮪍驢圖

    書劉壯輿漫浪圖

    題李伯時憩寂圖

    題李伯時畫天女

    題李漢舉墨竹

    題文湖州竹上鸜鵒

    題崔白畫風竹上鸜鵒

    題東坡像

    跋畫山水圖

    題畫娘子軍胡𮪍後

    跋仁上座橘洲圖

    題蕭規龍

    題惠崇九鹿圖

    題燕文貴山水

    題陳自然畫

    題徐巨魚

    書畫土星

    題畫醉僧圖

    題宗室大年永年畫

     題校書圖後

唐右相閻君粉本北齊校書圖士大夫十二員

執事者十三人坐榻胡牀四書卷筆研二十二

投壺一琴二懶几三搘頤一酒榼果櫑十五一

人坐胡牀脱帽方落筆左右侍者六人似書省

中官長四人共一榻陳飲具其一下筆疾書其

一把筆若有所營太上御名其一欲逃酒爲一同舎挽

留之且使侍者著鞾兩榻對設坐者七人其一

開卷其一捉筆顧視若有所訪問其一以手拄

頰顧侍者行酒其一抱膝坐酒旁其一右手執

卷左手據搘頤其一右手捉筆拄頰左手開半

卷其一仰負懶几左右手開書筆法簡者不缺

煩者不亂天下竒筆也右故奉議郎知富順監

京兆宋元夀所藏初得之榮陽盛孟適蓋文肅

公家舊物也建中靖國元年二月甲午江西黄

庭堅自戎州來將下荆州泊舟漢東市始識富

順君之子兆吉長觀此畫歎賞彌日吉長舉以

見惠余不忍取爲書其大槩使并藏之此筆墨

之妙必待精鑒乃出示之廉者必不取貪者必

不與也趙潤甫家燭下書

     題渡水羅漢畫

右摹冩唐人畫行脚僧渡水已渡而休與泛濟

而未及濟者渉深水者老憊極少者扶持㡬欲

不濟者有臨流未渉者有見險在前依石坐臥

者頗極其情狀明䆫浄几㪚髪解衣而縱觀之

亦是幻法中無眞假往在都時馮當世有此畫

本是古人剏業縑素也題云王右丞畫渡水羅

漢余爲題云阿羅漢皆具神通何至拖泥帶水

如此使王右丞作羅漢畫如此何處有王右丞

耶當世不恱爲余題破渠好畫余曰顧畫何如

豈因譽而完因毁而破也

     跋浴室院畫六祖師

浴室院有蜀僧令宗畫逹磨西來六祖師人物

皆妙絶其山川草木毛羽衣盂諸物畫工能知

之至於人有懐道之容投機接物目撃而百體

從之者未易爲俗人言也此壁列於冠蓋之㑹

而湮伏不聞者數十年得蜀人蘇子瞻乃發之

物不系於世道興衰亦有數如此此寺井泉甘

寒汶師碾建溪茶常不落第二故人陳季常林

下士也寓棊簟於此蘇子瞻范子功數來從之

故余過門必税駕焉

     題七才子畫

眉山老書生作此七才子入關圖作人物亦各

有意態余以爲趙子雲之苗裔摹冩物象漸密

而放浪閑逺則不逮也或謂七人者皆詩人此

筆乃少丘壑耶山谷曰一丘一壑自須其人胷

次有之但筆間那可得

     題濟南伏勝圖

御史晁大夫號爲峭直刻深觀所冩形質似未

至也然作伏勝宛然故齊之老書生耳又作勝

女子鬰然是儒家子此亦丹青之妙

     題趙公佑畫

黟川吕太淵藏此畫以爲趙公佑畫也以余觀

之誠妙於筆非俗工所能辦也余初未甞識畫

然參禪而知無功之功學道而知至道不煩於

是觀圖畫悉知其巧拙功楛造微入妙然此豈

可爲單見寡聞者道哉

     題摹鎖諫圖

陳元逹千載人也惜乎剏業作畫者胷中無千

載韻耳吾友馬中玉云鎖諫圖規摹病俗人物

非不足也以余考之中玉英鑒也使元逹作此

觜鼻豈能死諫不悔哉然畫筆亦入能品不易

得也

     題摹燕郭尚父圖

凡書畫當觀韻往時李伯時爲余作李廣奪胡

兒馬挾兒南馳取胡兒弓引滿以擬追騎觀箭

鋒所直發之人馬皆應弦也伯時笑曰使俗子

爲之當作中箭追騎矣余因此深悟畫格此與

文章同一關紐但難得人入神㑹耳

     題明皇眞妃圖

此圖是名畫言少時摹取關中舊畫人物相配

合作之故人物雖有佳處而行布無韻此畫之

沈痾也

     題𨊾川圖

王摩詰自作𨊾川圖筆墨可謂造微入妙然世

有兩本一本用矮紙二本用髙紙意皆出摩誥

不疑臨摹得人猶可見其得意於林泉之髣髴

     題洪駒父家江干秋老圖

此軸不必問畫手之工拙開之廓然見漁父家

風使人已在塵埃之外矣因知金華俞秀老一

篇政在阿堵中因書其左

     書文湖州山水後

呉君惠示文湖州晩靄横看觀之歎息彌日蕭

洒大似王摩詰而工夫不減閞穜東坡先生稱

與可下筆能兼衆妙而不言其善山水豈東坡

亦未甞見耶此畫初入手心欲留玩數月乃歸

之㑹予逺竄宜州亟遣光山之僕自此往來余

夢寐中耳

     跋東坡論畫

子瞻論畫語甚妙比聞一僧藏蘇翰林十數帖

因病目盡爲緑林君子以其摹本易去故以予

家兩古印欵紙斷處

陸平原之圖形於影未盡捧心之妍察火於灰

不覩燎原之實故問道存乎其人觀物必造其

質此論與東坡照壁語託類不同而實契也又

曰情見於物雖近猶踈神藏於形雖逺則密是

以儀天歩晷而脩短可量臨淵揆水而淺深可

測此論則如語密而意踈不如東坡得之濠上

也雖然筆墨之妙至於心手不能相爲南北而

有數存焉於其間則意之所在者猶是國師天

津橋南看弄胡孫西川觀競渡處耳予甞見吴

生佛入𣵀槃畫波旬皆作舞而大波旬醖藉徐

行喜氣漏於眉宇之間此亦得之筆墨之外或

有益於程氏故并書之

     跋東坡畫石

以富貴有人易以貧賤有人難夫晉文公出走

周流天下窮矣貧矣賤矣而介子推不去有以

有之也反國有萬乘而介子推去之無以有之

也能其難不能其易此文公之所以不王也晉

文公反國介子推不肯受賞自爲詩曰有龍于

飛周遍天下五蛇從之爲之丞輔龍反其鄉得

其處所四蛇從之得其露雨一蛇羞之槁死於

中野懸書公門而伏于山下文公聞之曰嘻是

之推也辟舍變服令國中曰有能得介子推者

爵上卿田百萬或遇之山中負釡蓋簦問焉曰

請問介子推安在曰夫子推苟不欲見而欲隠

吾獨焉知之遂背而行終身不見人心之不同

豈不甚哉今世之逐利者蚤朝晏退焦脣乾嗌

日夜思之猶未之能得今得之而務疾逃之介

子推之離俗逺矣黄庭堅曰晉文公能其難不

能其易何也困窮則士能其難安樂則士辭其

易故也介子推豈故得之而務疾逃之必有謂

者邪

     書王荆公騎驢圖

荆公晩年刪定字説出入百家語簡而意深常

自以爲平生精力盡於此書好學者從之請問

口講手畫終席或至千餘字金華俞紫琳清老

甞冠秃巾衣掃塔服抱字説追逐荆公之驢往

來法雲定林過八功徳水逍遥洊亭之上龍眠

李伯時曰此勝事不可以無傳也

     書劉壯輿漫浪圖

子劉子讀書數千卷無不貫穿能不以博爲美

而討求其言之從來不可謂漫未見古人如将

不得見既見古人曰吾未能如古人也不可謂

浪年未四十而其學日夜進不可謂翁

     題李伯時憩寂圖

或言子瞻不當目伯時爲前身畫師流俗人不

領便是語病伯時一丘一壑不減古人誰當作

此癡計子瞻此語是眞相知

     題李伯時畫天女

此天女者意伯時作華嚴中善知識相爾知命

藏篋中數年乃以贈金華俞清老有所欲則富

者取之有所畏則貴者奪之清老離此二病則

長有之

     題李漢舉墨竹

如蟲蝕木偶爾成文吾觀古人繪事妙處類多

如此所以輪扁斵車不能以教其子近世崔白

筆墨幾到古人不用心處世人雷同賞之但恐

白未肯耳比來作文章無出無咎之右者便是

窺見古人妙斵試以此示無咎

     題文湖州竹上鸜鵒

建中靖國元年發篋暴書畫乃見文湖州之妻

姪黄斌老所惠與可竹上鸜鵒此所謂功刮造

化窟者也

文湖州竹上鸜鵒曲折有思觀者能言之許渠

具一隻眼

     題崔白畫風竹上鸜鵒

風校調調鸜鵒翛翛遷枝未安何有於巢崔生

丹墨盗造物機後有識者恨不同時

     題東坡像

東坡先生天下士嗟乎惜哉今蚤世蠢蠢尚誚

短人氣

     跋畫山水圖

江山寥落居然有萬里勢老夫髪白矣對此使

人慨然古之得道者以爲逃空虚無人之境見

似之者而喜矣既自以心爲形役奚惆悵而獨

悲㑹當摩挲雙井巖間苔石告以此意

     題畫娘子軍胡騎後

神堯第三女平陽柴氏主也傾家貲招南山亡

命畫策授奴客降知名賊四軰勒兵七萬與秦

王㑹渭水上開幕府可謂天下徤婦吾觀伯時

妙墨想見清渭照其軍容神堯父子皆爲動色

時也

     跋仁上座橘洲圖

㑹稽仁上座作橘洲圖余方自塵埃中來觀此

已有餘清然古人作畫若不作小李將軍眞山

眞水草木樓臺人物皆令如本則須若荆浩關

同李成木石瘦硬煙雲逺近一以色取之乃爲

畢其能事

     題蕭規龍

此豈曺不興池上所見眞龍者耶

     題惠崇九鹿圖

惠崇與寶覺同出於長沙而覺妙於生物之情

態優於崇至崇得意於荒寒平逺亦翰墨之秀也

     題燕文貴山水

風雨圖本出於李成超軼不可及也近世郭熈

時得一筆亦自難得

     題陳自然畫

水意欲逺鳬鴨閑暇蘆葦風霜中猶有能自持

者予觀李營丘六幅驟雨圖偶得此意陳君以

佛畫名京師戯作秋水寒禽便可觀因書以遺之

     題徐巨魚

徐生作魚庖中物耳雖復妙於形似亦何所賞

但令嚵獠生涎耳向若能作底柱析城龍門岌

嶪驚濤險壯使王鮪赤鯶之流仰波而上泝或

其瑰怪雄傑乗風霆而龍飛彼或不自料其能

薄乘時射勢不至乎中流折角㸃額窮其變態

亦可以爲天下壯觀也

     書土星畫

國初有賣藥叟髙益涿州人因縁南衙事太宗

作捜山圖極工遂待詔翰林中畫相國寺行廊

及崇夏寺殿壁是名大髙待詔後有蜀人髙文

進以蜀俘至闕亦待詔翰林中時新作相國寺

命文進倣髙益舊本畫四廊佛變化相大率都

下佛宫道館多文進筆號爲兼備曹吴采墨是

名小髙待詔今爲翰林畫工之宗此畫多蜀人

筆法亦傳是小髙所作落筆髙妙名不虚得也

     題畫醉僧圖

醉李有狂僧無日不飲酒或戲與酒令自作祭

文即應聲曰惟靈生在閻浮提中不貪不妬愛

喫酒子倒街臥路想汝直待生兠率陀天爾時

方斷得故何以故浄土之中無酒得酤

     題宗室大年永年畫

調麝煤作花果殊難工永年遂臻此殊不易然

作朽蠧太多是其小疵

往時宗室或以𨽻篆知名今大年兄弟精於小

筆亹亹似諸李矣

大年學東坡先生作小山叢竹殊有思致但竹

石皆覺筆意柔嫩蓋年少喜竒故耳使大年耆

老自當十倍於此若更屏聲色裘馬使胷中有

數百卷書便當不愧文與可矣

大年兒戲所謂書䆫涴壁不能嗔者也今其得

意遂與小李將軍爭衡耶

荒逺閑暇亦有自得意處比之古人但少豪壯

及餘味爾

大年往時畜善舞錢娃於其家而不沈於盃盎

絃戲弄翰墨亦是不爲富貴所埋沒者耶

永年作狗意態甚逼遣翰林工訖其草石

不敢畫虎憂狗之似故直作狗人難我易


豫章黄先生文集第二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