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八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九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三十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九

       黄庭堅魯直

   題跋

    題東坡字後

    跋東坡水陸賛

    跋東坡叙 英皇事帖

    跋東坡書

    跋東坡墨迹

    題歐陽佃夫所收東坡大字卷尾

    題東坡小字兩軸卷尾

    跋東坡帖後

    跋東坡與李商老帖

    跋東坡書帖後

    跋東坡論筆

    跋東坡書逺景樓賦後

    書摹搨東坡書後

    跋僞作東坡書簡

    跋爲王聖予作字

    書繒卷後

    跋自臨東坡和陶淵明詩

    跋自所書與宗室景道

    跋與徐德修草書後

    書自作草後

    自評元祐間字

    題萬松亭

    書贈福州陳繼月

    跋與張載熈書卷尾

    跋舊書詩卷

    論黔州時字

    跋湘帖羣公書

    跋五宰相書

    跋常山公書

    跋蔡君謨帖

    跋舅氏李公達所寳二帖

    跋周子發帖

    跋唐林夫帖

    題王荆公書後

    跋三伯祖寳之書

    跋王才叔書

    跋米元章書

    跋王晉卿書

    跋李康年篆

    書家弟㓜安作草後

    跋西園草書

    跋淡墨研銘

     題東坡字後

東坡居士極不惜書然不可乞有乞書者正色

詰責之或終不與一字元祐中鎖試禮部每來

見過案上紙不擇精麄書遍乃已性喜酒然不

能四五龠已爛醉不辤謝而就臥鼻鼾如雷少

焉蘇醒落筆如風雨雖謔弄皆有義味眞神仙

中人此豈與今世翰墨之士爭衡哉

東坡簡扎字形温潤無一㸃俗氣今世號能書

者數家雖規摹古人自有長處至於天然自工

筆圓而韻勝所謂兼四子之有以易之不與也

建中靖國元年五月乙巳觀於沙市舟中同觀

者劉觀國王霖家弟叔向小子相

     跋東坡水陸賛

東坡此書圓勁成就所謂怒猊抉石渴驥奔泉

恐不在㑹稽之筆而在東坡之手矣此數十行

又兼董孝子碣禹廟詩之妙處士大夫多譏東

坡用筆不合古法彼蓋不知古法從何出爾杜

周云三尺安出哉前王所是以爲律後王所是

以爲令予甞以此論書而東坡絶倒也往時栁

子厚劉禹錫譏評韓退之平淮西碑當時道聴

途説者亦多以爲然今日觀之果何如耶或云

東坡作戈多成病筆又腕著而筆臥故左秀而

右枯此又見其管中窺豹不識大體殊不知西

施捧心而顰雖其病處乃自成妍今人未解愛

敬此書逺付百年公論自出但恨封徳彞軰無

如許夀及見之耳余書自不工而喜論書雖不

能如經生輩左規右矩形容王氏獨得其義味

矌百世而與之友故作决定論耳

     跋東坡叙 英皇事帖

東坡此帖甚似虞世南公主墓銘草余甞評東

坡善書乃其天性往甞於東坡見手澤二嚢中

有似栁公權褚遂良者數紙絶勝平時所作徐

浩體字又甞爲余臨一卷魯公帖凡二十許紙

皆得六七殆非學所能到手澤袋蓋二十餘皆

平生作字語意類小人不欲聞者輒付諸郎入

袋中死而後可出示人者也

     跋東坡書

余甞論右軍父子以來筆法超逸絶塵惟顔魯

公楊少師二人立論者十餘年聞者瞠若晚識

子瞻獨謂爲然士大夫乃云蘇子瞻於黄魯直

愛而不知其惡皆此類豈其然乎比來作字時

時髣髴魯公筆勢然終不似子瞻暗合孫呉耳

東坡書眞行相半便覺去羊欣薄紹之不逺予

與東坡俱學顔平原然予手拙終不近也自平

原以來惟楊少師蘇翰林可人意爾不無有筆

類王家父子者然予不好也

東坡書如華嶽三峯卓立參昴雖造物之鑪錘

不自知其妙也中年書圓勁而有韻大似徐㑹

稽晚年沈著痛快乃似李北海此公蓋天資解

書比之詩人是李白之流往時許昌節度使薛

能能詩號雄健時得前人句法然遂睥睨前軰

髙自賢聖乃云我生若在開元日爭遣名爲李

翰林此所謂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者也

     跋東坡墨迹

東坡道人少日學蘭亭故其書姿媚似徐季海

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字特瘦勁迺似栁誠懸

中嵗喜學顔魯公楊風子書其合處不減李北

海至於筆圓而韻勝挾以文章妙天下忠義貫

日月之氣本朝善書自當推爲第一數百年後

必有知余此論者

     題歐陽佃夫所收東坡大字卷尾

東坡先生常自比於顔魯公以余考之絶長補

短兩公皆一代偉人也至於行草正書風氣皆

略相似甞爲余臨與蔡明逺委曲祭兄濠州刺

史及姪季明文論魚軍容坐次書乞脯天氣殊

未佳帖皆逼眞也此一卷字形如東方朔畫賛

俗子喜妄譏評故具之

     題東坡小字兩軸卷尾

此一卷多東坡平詩得意語又是醉困已過後

書用李北海徐季海法雖有筆不到處亦韻勝也

軒轅彌明不解世俗書而無一字東坡先生不

解世俗書而翰墨滿世此兩賢隠見雖不同要

是魁偉非常人也王右軍書妙天下而𢈔稺恭

初不信况單見淺聞又未甞承其言論風旨者

乎刺譏嗤㸃蓋其所也崇寧四年五月丙午觀

於宜州南樓佃夫自龍城携來也

     跋東坡帖後

余甞論右軍父子翰墨中逸氣破壊於歐虞褚

薛及徐浩沈傳師㡬於掃地惟顔尚書楊少師

尚有髣髴比來蘇子瞻獨近顔楊氣骨如牡丹

帖甚似白家寺壁百餘年後此論乃行爾

     跋東坡與李商老帖

軾啓昨日辱訪且惠書教適病未能讀晨起乃

得詳覽閲味再三悲喜兼懐知德叟有子不亡

也未能往謝但冩得墓蓋大小兩本擇而用之

可也病倦裁謝草草

 東坡晚年書與李北海不同師而同妙漢庭

 皆不能出其右泰山其頺吾將安仰實同此

 歎庭堅書

     跋東坡書帖後

蘇翰林用宣城諸葛齊鋒筆作字踈踈宻宻隨

意緩急而字間妍媚百出古來以文章名重天

下例不工書所以子瞻翰墨尤爲世人所重今

日市人持之以得善價百餘年後想見其風流

餘韻當萬金購藏耳盧州李伯時近作子瞻按

藤杖坐盤石極似其醉時意態此紙妙天下可

乞伯時作一子瞻像吾輩㑹聚時開置席上如

見其人亦一佳事

     跋東坡論筆

東坡平生喜用宣城諸葛家筆以爲諸葛之下

者猶勝它處工者平生書字每得諸葛筆則宛

轉可意自以謂筆論窮於此見几研間有棗核

筆必嗤誚以爲今人但好竒尚異而無入用之

實然東坡不善雙鈎懸腕故書家亦不伏此論

     跋東坡書逺景樓賦後

東坡書隨大小眞行皆有娬媚可喜處今俗子

喜譏評東坡彼蓋用翰林侍書之繩墨尺度是

豈知法之意哉余謂東坡書學問文章之氣鬰

鬰芊芊發於筆墨之間此所以它人終莫能及爾

     書摹搨東坡書後

此書摹搨出於拙手似清狂不慧人也藏書務

多而不精别此近世士大夫之所同病唐彦猷

得歐陽率更書數行精思學之彦猷遂以書名

天下近世榮咨道費千金聚天下竒書家雖有

國色之姝然好色不如好書也而榮君翰墨居

世不能入中品以此觀之在精而不在博也

     跋偽作東坡書簡

此帖安陸張夢得簡似是丹陽髙述偽作蓋依

旁糟薑山芋帖爲之然語意筆法皆不升東坡

之堂也髙述潘岐皆能贗作東坡書余初猶恐

夢得簡是眞蹟及熟觀之終篇皆假託耳少年

輩不識好惡乃如此東坡先生晚年書尤豪壯

挾海上風濤之氣尤非它人所到也

     跋爲王聖予作字

老夫病眼𤯝不能多作楷而聖予求予正書與

兒子作筆法試書此初不能成楷目前已有黑

花飛墜矣然學書之法乃不然但觀古人行筆

意耳王右軍初學衞夫人小棤不能造微入妙

其後見李斯曹喜篆蔡邕𨽻八分於是楷法妙

天下張長史觀古鍾鼎銘科斗篆而草聖不愧

右軍父子

     書繒卷後

少年以此繒來乞書渠但聞人言老夫解書故

來乞爾然未必能别功楛也學書要須胷中有

道義又廣之以聖哲之學書乃可貴若其靈府

無程政使筆墨不減元常逸少只是俗人耳余

甞爲少年言士大夫處世可以百爲唯不可俗

俗便不可醫也或問不俗之狀老夫曰難言也

視其平居無以異於俗人臨大節而不可奪此

不俗人也平居終日如含瓦石臨事一籌不畫

此俗人也雖使郭林宗山巨源復生不易吾言也

     跋自臨東坡和陶淵明詩

此書既以遺荆州李翹叟既而亡其本復從翹

叟借來未謄本輒爲役夫田清盜去賣與龍安

寺千部院僧盗事覺追取得之復歸翹叟翹叟

屢索此卷恐爲人盗去余殊謂不然乃果見盗

夫不疑於物物亦誠焉翹叟一動其心遂果被

盗昔季康子患盗孔子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

不竊誠然哉

     跋自所書與宗室景道

昌州使君景道宗室之秀也往佘與公夀景珍

㳺時景道方爲兒童嬉戲今頎然在朝班思公

夀景珍不得見每見景道尚有典刑宣州院諸

公多學余書景道尤喜余筆墨故書此三幅遺

之翰林蘇子瞻書法娟秀雖用墨太豐而韻有

餘於今爲天下第一余書不足學學者輒筆愞

無勁氣今乃捨子瞻而學余未知爲能擇術也

適在慧林爲人書一文字試筆墨故遣此不别

作記

     跋與徐徳脩草書後

錢穆父蘇子瞻皆病予草書多俗筆蓋予少時

學周膳部書初不自寤以故久不作草數年來

猶覺湔祓塵埃氣未盡故不欲爲人書徳修來

乞草書至十數請而無倦色愠語今日試爲之

亦自未滿意也徳修持此紙來乞書又爲予作

墨汁予以燭下眼痛未能下筆又送髙麗墨三

九皆六年隨貢使精品也徳修耽玩筆墨甚於

嗜欲其爲求予書乃能頓舍世間深重恩愛此

與楚文之昌歜屈到之芰㸃也之羊棗何異哉

徳修舍所愛而逐所愛猶是放一拈一者也雖

然予得墨而喜亦舍其沐猴者歟

     書自作草後

舊爲陳誠老作此書不知乃歸楊廣道巳數年

余謫黔南道出尉氏廣道持以相訪茫然似不

出余手𣑽志所謂吾猶昔人非昔人者邪紹聖

甲戌在黄龍山中忽得草書三昧覺前所作太

露芒角若得明䆫浄几筆墨調利可作數千字

不倦但難得此時㑹爾

     自評元祐間字

往時王定國道余書不工書工不工是不足計

校事然余未甞心服由今日觀之定國之言

誠不謬蓋用筆不知禽縱故字中無筆耳字中

有筆如禪家句中有眼非深解宗趣豈易言哉

     題萬松亭

太平寺後萬松亭二十年前涪翁爲篆其榜今

聞増葺殊勝往時逺託清禪師易其榜并作伽

寄刻山間石上 天柱峯無比肩鬰鬰髙

松滿川萬身蒼髯老禪刳心忘義忘年説法曽

無間歇松風寺後山前四海五湖衲子更於何

處參𤣥若覓向上𨵿棙靈龜石下流泉太平堂

中老將家活都無一錢㑹得佛頭著地不㑹佛

脚梢天

     書贈福州陳繼月

東坡先生云大字難於結密而無間小字難於

寛綽而有餘寛綽而有餘如東方朔畫像賛樂

毅論蘭亭褉事詩叙先秦古器科斗文字結密

而無間如焦山崩崖瘞鶴銘永州磨崖中興頌

李斯嶧山刻秦始皇及二世皇帝詔近世兼二

美如楊少師之正書行草徐常侍之小篆此雖

難爲俗學者言要歸畢竟如此如人眩時五色

無王及其神澄意定青黄皁白亦自粲然學書

時時臨模可得形似大要多取古書細㸔令入

神乃到妙處唯用心不雜乃是入神要路

     跋與張載熈書卷尾

凡學書欲先學用筆用筆之法欲雙鈎回腕掌

虚指實以無名指倚筆則有力古人學書不盡

臨摹張古人書於壁間觀之入神則下筆時隨

人意學字既成且養於心中無俗氣然後可以

作示人爲楷式凡作字須熟觀魏晉人書㑹之

於心自得古人筆法也欲學草書須精眞書知

下筆向背則識草書法草書不難工矣

蘭亭褉飲詩叙二本前一本是都下人家用定

武舊石刻摹入木板者頗得筆意亦可玩也一

本以門下蘇侍郎所藏唐人臨冩墨跡刻之成

都者中有數字極瘦勁不凡東坡謂此本乃絶

倫也然此本瘦字時有筆弱骨肉不相宜稱處

竟是常山石刻優爾共城張載熈名家子能官

而好文尤喜筆扎自以平生好余書但見碑板

以予喜其兄弟故以連州藤紙兩大軸來乞行

草㑹予遷入宜州城中土木之功紛然作於前

不能有佳思桂州人日日求去䆫間屏事書此

心手與筆俱不相得譬如稺子畫沙上書耳

老夫乆不觀陶謝詩覺胷次愊塞因學書盡此

卷覺沆瀣生於牙頰間也杜子美云安得思如

陶謝手令渠述作與同游眞知言哉一日飲屠

蘇頗有書興案上有墨瀋而佳筆莫在因以三

錢鷄毛筆書此卷由知者觀之在手不在筆哉

     跋舊書詩卷

建中靖國元年十二月甲午觀此詩卷筆意癡

鈍用筆多不到亦自喜中年來書字稍進爾星

家言六十二不死當夀八十餘審如此眞當以

善書名四海先生乙酉生乙酉嵗終

     論黔州時字

元符二年三月十三日歩自張園看酴醿回燭

下試宣城諸葛方㪚卓覺筆意與黔州時書李

太白白頭吟筆力同中有異異中有同後百年

如有别書者乃解余語耳張長史折釵股顔太

師屋漏法王右軍錐畫沙印印泥懐素飛鳥出

林驚蛇入草索靖銀鉤蠆尾同是一筆心不知

手手不知心法耳若有心與能者爭衡後世不

朽則與書藝工史輩同功矣

     跋湘帖羣公書

李西臺出羣拔萃肥而不剩肉如世間美女豐

肌而神氣清秀者也但摹手或失其筆意可恨

耳宋宣獻富有古人法度清瘦而不弱此亦古

人所難蘇子美蔡君謨皆翰墨之豪傑也歐陽

文忠公頗於筆中用力乃是古人法但未雍容

耳徐鼎臣筆實而字畫勁亦似其文章至於篆

則氣質髙古與陽冰並驅爭先也

     跋五宰相書

潘侯甞侍伯恭學士南北官守故多得貴人書

帖藏於家昔有道人禁人競渡不行舟中有人

視之嘻笑者道人曰此舟中人有道術夜當報

我乃謁縣令置牀臥而借縣印閣其上中夜有

聲硜然至縣印而止夫縣印能禍福百里尚可

以却不祥况五宰相書耶潘侯謹藏之而巳

     跋常山公書

往時士大夫罕能道宣獻書扎之羙者前日裕

陵㳺心蓺文頗歸翰墨於宋氏於是天下靡然

承風牆隅敗紙蛛絲煤尾之餘無不軸以象玉

表以綈錦士大夫書尺間斑斑皆有筆勢老杜

云太宗妙其書是以數子至有味其言也

近世士大夫書富有古人法度唯宋宣獻公耳

如前翰林侍書王著書樂毅論及周興嗣千字

筆法圓勁㡬似徐㑹稽然病在無韻如宣獻公

能用徐季海策莫年擺落右軍父子規摹自成

一家當無遺恨矣

常山公書如霍去病用兵所謂顧方略如何耳

不至學孫呉至其得意處乃如戴花美女臨鏡

笑春後人亦未易超越耳紹聖五年五月晦避

暑瀘州大雲寺子茂携此書來妄意評之如此

     跋蔡君謨帖

蔡君謨行書簡扎甚秀麗可愛至於作草自云

得蘇才翁屋漏法令人不解近見陳懶㪚草書

數紙乃眞得才翁筆意寒溪寢堂待飯不至飢

時書板殊無筆力

     跋舅氏李公達所寳二帖公達名布公擇兄

蘇子美似古人筆勁蔡君謨似古人筆圓雖得

一體皆自到也

     跋周子發帖

王著臨蘭亭序樂毅論補永禪師周散騎千字

皆妙絶同時極善用筆若使胷中有書數千卷

不隨世碌碌則書不病韻自勝李西臺林和靜

矣蓋美而病韻者王著勁而病韻者周越皆渠

儂胸次之罪非學者不盡功也顔太師稱張長

史雖姿性顛佚而書法極入規矩也故能以此

終其身而名後世如京洛間人傳摹狂恠字不

入右軍父子繩墨者皆非長史筆蹟也蓋草書

法壞於亞栖也

     跋唐林夫帖

余於唐家子弟處得林夫臨摹歐陽詢書帖筆

勁而秀潤余以爲此林夫得意書也坐客或不

謂然後於振之處得一帖形體皆是殊乏神氣

然後頗以余爲知言此數帖工拙相半可收藏

者政以知用筆是衆所不及處

     題王荆公書後

王荆公書字得古人法出於楊虚白虚白自書

詩云浮世百年今過半校它蘧瑗十年遟荆公

此二帖近之往時李西臺喜學書題少師大字

壁後云枯杉倒檜霜天老松煙麝煤隂雨寒我

亦生來有書癖一回入寺一回看西臺眞能賞

音今金陵定林寺壁荆公書數百字未見賞音者

     跋三伯祖寳之書

檀敦禮携此書來云是蔡君謨書觀其筆意非

君謨也考其官論其世非君謨也君謨作小字

眞行殊佳至作大字甚病故東坡云君謨小字

愈小愈妙曼卿大字愈大愈竒此大字豪勁疑

是三伯祖寳之書所謂江南黄茂先江北叚少

連者也君謨未常仕王府而寳之常作宫邸教

官語意近之

     跋王才叔書

王才叔兄弟皆喜作大字魁梧壅腫乃以筆力

豪壯爲主范中濟中潜書蓋其季孟也人各自

有時當治平之元才叔筆墨字價千金蔡君謨

書不直一錢東方生云用之則爲虎不用則爲

䑕豈不信矣哉

     跋米元章書

余甞評米元章書如快劒斫陣强弩射千里所

當穿徹書家筆勢亦窮於此然似仲由未見孔

子時風氣耳

     跋王晉卿書

余甞得蕃錦一幅團窠中作四異物或無手足

或多手足甚竒怪以爲書嚢人未有能識者今

觀晉卿行書頗似蕃錦其竒怪非世所學自成

一家

     跋李康年篆

余甞論二王以來書藝超軼絶塵惟顔魯公楊

少師相望數百年若親見逸少又知得於手而

應於心乃輪扁不傳之妙賞㑹於此雖歐虞褚

薛政須北面爾自爲此論雖平生翰墨之友聞

之亦憮然瞠若而巳晚識子瞻評子瞻行書當

在顔楊鴻鴈行子瞻極辤謝不敢雖然子瞻知

我不以勢利交之而爲此論李樂道白首心醉

六經古學所著書章程句斷絶不類今時諸生

身屈於萬夫之下而心亨於江湖之上晚寤籀

篆下筆自可意直木曲鐡得之自然秦丞相斯

唐少監陽氷不知去樂道逺近也當是傳其家

學觀樂道字中有筆故爲樂道發前論蔡君謨

行書世多毁之者子瞻甞推宗之此亦不傳之

妙也

     書家弟㓜安作草後

㓜安弟喜作草携筆東西家動輒龍蛇滿壁草

聖之聲欲滿江西來求法於老夫老夫之書本無法

也但觀世間萬縁如蚊蚋聚散未甞一事横於

胷中故不擇筆墨遇紙則書紙盡則已亦不計

較工拙與人之品藻譏彈譬如木人舞中節拍

人歎其工舞罷則又蕭然矣㓜安然吾言乎

     跋西園草書

西園草書如散聖説禪人不易識若逢本分鉗

鎚百雜碎

     跋淡墨研銘

古人作蘭亭叙孔子廟堂碑皆作一淡墨本蓋

見古人用筆迴腕餘勢若深墨本但得筆中意

耳今人但見深墨本收書鋒芒故以舊筆臨倣

不知前軰書初亦有鋒鍔此不傳之妙也


豫章黄先生文集第二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