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黃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五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二十四 豫章黃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五
宋 黃庭堅 撰 景嘉興沈氏藏宋刊本
卷第二十六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五

       黃庭堅魯直

   題跋

    跋 仁宗皇帝賜王太尉手書

    題太公丹書後

    題白兆山詩後

    跋七佛偈

    跋䖍州學記遺吳季成

    題樂府木蘭詩後

    題白崖詩後

    跋自書所爲香詩後

    書和秋懷五詩後

    題自書卷後

    題東坡書道術後

    跋東坡所作馬劵

    跋相鶴經

    跋陷蕃王太尉家書

    跋王荆公書陶隱居墓中文

    書藥說遺族弟友諒

    跋王荆公惠李伯牖錢帖

    題牧護歌後

    跋雙林心王銘

    書問政先生誥後

    跋張龍閣家問

    跋秦氏所置法帖

    辨菴字

    跋亡弟嗣功列子冊

    書贈宗室景通

    書吴無至筆

    書侍其瑛筆

    書贈俞清老

    書蟂磯

    書韋許扇

    書小宗香

    題練光亭

    書贈韓瓊秀才

    書幽芳亭

    書壷中九華山石

     跋 仁宗皇帝賜王太尉手書

大同王侍中力戰陷没爲虜所生得遂富貴於

虜庭而能不忘藩邸舊恩掌兵寵數以忠信回

豺狼之心受金帛之惠休兵息民功賞不淺不

惟虜人稱道沙間王乃能盡忠於兩主當時士

大夫亦有微管之歎者臣恭惟 章聖皇帝以

天下爲度責臣子之節不一而足録其修睦之

義恩給其孫雲而 仁宗皇帝以諸子幼小不

問存没不絕其禄賜所以能使君子盡心小人

竭力者也惟 二聖好生之心不殺之武至于

今天下歸心宗廟之靈當福萬代不但卜年八

百又過其曆而巳元符三年十一月丁亥故史

官臣黄庭堅謹記

     題太公丹書後

      丹書詞

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義勝欲者從欲勝義

者凶凡事不强則枉弗敬則不正枉者滅廢敬

者萬丗

      席四端銘

安樂必敬無行可悔一反一側亦不可不志殷

監不逺視爾所代

      几銘

皇皇惟敬口口生敬口生㖃口戕口

      鑑銘

見爾前慮爾後

      盤銘

與其溺於人也寧溺於淵溺於淵猶可游也溺

於人不可捄也

      楹銘

毋曰胡殘其禍將然毋曰胡害其禍將大毋曰

胡傷其禍將長

      杖銘

於乎危於忿㚄於乎失道於嗜欲於乎相忘於

富貴

      帶銘

火滅修容愼戒必共共則壽

      屨銘

愼之勞勞則冨

      觴豆銘

食自杖食自杖戒之驕驕則逃

      户銘

夫名難得而易失無勤弗志而曰我知之乎無

勤弗及而曰我枝之乎擾阻以泥之若風將至

先摇摇雖有聖人不能爲謀

      牖銘

随天之時以地之財敬祀皇天敬以先時

      劒銘

帶之以爲服動必行徳行徳則興倍徳則崩

      弓銘

屈申之義廢之行之無忘息過

      矛銘

造矛造矛少間弗忍終身之羞余一人所聞以

戒後丗子孫

 右太公所誦丹書之言故武王惕(⿱艹石)恐懼書

 以爲戒於所起居服用皆勒銘如是余從事

 於俗甚漫意行不忌晩而待罪太史觀禮書

 得此銘以鑒小人之影去道逺矣乃書於坐

 之左右以爲息黥𥙷劓之方晁子曰秦人之

 炙亦吾嗜也書以遺我故書元祐五年正月

 癸酉

    題白兆山詩後

雲臥三十年好閑復愛仙蓬壺雖SKchar絕鸞鶴心

悠然歸来桃花巖得憩雲䆫眠對嶺人共語飲

潭猿相連時昇翠微上邈(⿱艹石)羅浮巓兩岑抱東

壑一嶂橫西天樹雜人易隱崖傾月難圎芳草

換野色飛蘿摇春煙獨此林下意杳無區中縁

永辭霜臺客千載方來還

 余聞士大夫甞勸白兆山僧重素即巖下作

 桃花菴素云桃花菴不難作但恨無李白爾

 今彦顧乃欲礱崖石刻李白詩井欲結草其

 傍以待冠蓋之游者衆不可蓋安知遂無李

 白邪爲我多謝素師今無白兆尚不廢椎鼓

 升堂豈可臆計丗無李白素(⿱艹石)有語可并刻

 之彦顧安陸李慥也元祐三年十二月己卯

 黃庭堅書

     跋七佛偈

予往時觀七佛偈於黃龍山中聞鍾聲見古人

常願手書千紙以勸道縁而丗事匆匆此功未

辦蘇臺劉光國欣然請施石刻之傳夲何啻千紙也

七佛所說偈蓋禪源也淺𨹟者爭騖於末流而

不知歸故余數爲叢林中書此偈荆州田鈞子

平聞是說請余書而劖諸石將以考諸禪濫觴

吳孫氏時有僧道𥙿誦出此七佛偈而集大藏

者録爲疑彼蓋不知當時不具飜譯人此乃最

上乗入理之極談非能言之流也

     跋䖍州學記遺吳季成

眉山吳季成有子資質甚茂季成欲其速成於

士大夫之列也夙夜督其不至小小過差則以

鞭撻隨之余謂季成敎子之意則是所以成就

其子則非也吾聞古人胥保惠胥敎誨然後可

以成就人材未聞以鞭撻也況父子之間哉故

手抄王荆公䖍州學記遺之使吴君父子相與

講明學問之夲而求名師畏友以成就之使季

成能慈其子能孝則家道肥不疾而速矣

     題樂府木蘭詩後

唐朔方節度使韋元甫得於民間劉原父往時

於袐書省中録得元豐乙丑五月戊申㑹食於

趙正夫平原監郡西齋觀古書帖甚冨愛此紙

得澄心堂法與者三人石輔之柳仲逺庭堅

     題白崖詩後

余曩作葉縣尉葉城南三百步省禪師道場也

蓋白崖老人去家得道於此甞得白崖歌頌百

餘篇及葉城民家多見書扎欽愛其道風髙秀

元祐元年三月壬申同劉晦叔宋僊民伯氏

元明觀於淨因臻道人所黃庭堅題

     跋自書所爲香詩後

賈天錫宣事作意和香清麗閑逺自然有富貴

氣覺諸人家和香殊寒乞天錫屢惠此香惟要

作詩因以兵䘙森晝㦸燕寢凝清香作十小詩

贈之猶恨詩語未工未稱此香爾然余甚寶此

香未甞妄以與人城西張仲謀爲我作寒計惠

送騏驥院馬通薪二百因以香二十餅報之或

笑曰不與公詩爲地耶應之曰詩或能爲人作

祟豈(⿱艹石)馬通薪使冰雪之辰鈴下馬走皆有挾

纊之温邪學詩三十年今乃大覺然見事亦太

晩也

     書和秋懐五詩後

或笑余詩論公素不實曰公素能擊強則請聞

命至於使民作鄒魯則吾不知也余告之曰公

素之擊强亦以其害善良奪長吏之柄邪將不

問早白姑以其强擊之耶曰亦擊有罪耳然則

子以今之偷一切以規自免萬事決於老吏之

口者爲能使民作鄒魯邪夫割者歳更刀折者

月更刀至於不見全牛者十九年而刀刃(⿱艹石)

發於硎公素困頓於衆言之風波既白首矣必

知藏器自愛彼節者有間安用斫大觚以求折

缺哉

     題自書巻後

崇寧三年十一月余謫處宜州半嵗矣官司謂

余不當居闗城中乃以是月甲戌抱被入宿子

城南予所僦舎喧寂齋雖上雨傍風無有蓋障

市聲喧憒人以爲不堪其憂余以爲家本農耕

使不從進士則田中廬舎如是又何不堪其憂

邪旣設臥榻焚香而坐與西鄰屠牛之杋相直

爲資深書此卷實用三錢買鷄毛筆書

     題東坡書道術後

東坡平生好道術聞輒行之但不能乆又棄去

談道之篇傳丗欲數百千字皆能書其人所欲

言文章皆雄竒卓越非人間語甞有海上道人

評東坡眞蓬萊瀛洲方丈謫仙人也流俗方以

造次顚沛秋毫得失欲軒輊困頓之亦踈矣哉

     跋東坡所作馬劵

翰林蘇子瞻所得天廏馬其所從來甚寵加以

妙墨作劵此馬價應十倍方叔豆羮常不繼將

不能有此馬御以如富貴之家輒曰非良馬也

故不售夫天廏雖饒馬其知名絕足亦時有之

爾豈可求賜馬盡良也或又責方叔受翰林公

之惠當乗之往來田間安用汲汲索錢此又不

識蛘痛者從傍論砭疽爾甚窮亦難忍哉使有

義士能捐 --捐二十萬并劵與馬取之不惟解方叔

之倒懸亦足以豪矣衆不可蓋遇人中磊磊者

試以予書示之

     跋相鶴經

王充道得相鶴經飄飄然有乗風御氣於天地

間之意顧所畜鶴皆夘出凡鳥不可鞭策夢想

芝田赤城未得問塗耳余聞充道之兄道淵治

生得陶朱公猗頓之方頗游心於相牛經殊不

虚用其智略以三十年觀之未知道淵充道孰

得孰失然今日充道臥白雲享天爵已蒙道淵

之力多矣

     跋陷蕃王太尉家書

物固不一能士固不一節酈𭔃賣友而存君親

君子以爲可況王公不殺身又易其姓而使北

虜息其豺狼無厭之心以從中國之信義賢於

李陵逺矣

     跋王荆公書陶隱居墓中文

熈寧中金陵丹陽之間有盜發冢得隱起甎於

冢中識者買得之讀其書蓋山中宰相陶隱居

墓也其文尤髙妙王荆公常誦之因書於金陵

天慶觀齋房壁間黃冠遂以入石予常欲摹刻

於僰道有李祥者聞之欣然礱石來請斯文旣

髙妙而王荆公書灋竒古似晉宋間人筆墨此

固多聞廣見者之所欲得也李君字聖祺僰道

人喜炎黃岐雷之書嗜好酸鹹與丗殊絕常從

軍得守國子四門助敎歸而杜門家有山水竒

觀敎諸子讀書而宴居自從其所好不喜俗人

一再見輒罵絕之此孟子所謂有所不爲者也

     書藥說遺族弟友諒

老夫往在江南貧甚有於日中而空甑無米炊

時甞念貧士不能相活富子不足與語唯作藥

肆不飢寒之術也然市中人治藥以丁代丙以

乙當甲甚貴則闕不用其治病十不能愈三四

積其欺誣子孫凍餒者多矣今余欲作藥肆但

取人間急難之疾二十許方擇三四信行藥童

一用聖賢方論時節州土無不用其物宜炮炙

生𤍠無不盡其材性但取四分之息百錢可以

起一人之疾如此則日計之不足歳計之有餘

謀之熟矣㑹予登進士第遂不得為之予老在

戎州有江南𡊮彬質夫過我道郷里事以爲𥬇

因自言欲作藥肆以濟人爲功以娛老爲業欣

然㑹予宿心故爲道所以盡心於和藥而刻意

於救人之說誠用余說不多取贏則濟人博不

欺其劑則治疾良它日隂功隱德當築髙門以

過子孫之車馬余在荆州訪族伯父晦甫侍御

之家見族弟友諒友正亦貧賣藥皆合余說故

書遺之

     䟦王荆公惠李伯牖錢帖

此帖是唐輔文初捐 --捐館時也荆公不甚知人疾

痛苛癢於伯牖有此賻䘏非常之賜也及伯牖

以疾棄官歸金陵又借官屋居之間問其飢寒

以釋氏論之似是宿債也

     題牧護歌後

曏甞問南方衲子云牧護歌是何等語皆不能

說後見劉夢得作䕫州刺史時樂府有牧護歌

似是賽神曲亦不可解及在黔中聞賽神者夜

歌乃云聽說儂家牧護末云奠酒燒錢歸去雖

長短不同要皆自叙致五七十語乃知蘇傒嘉

州人故作此歌學巴人曲猶石頭學魏伯陽作

參同契也

     䟦𩀱林心王銘

費畔召云云至終章佛盻召云云至終章學士大夫每於此處

唯以歸潔其身君子不器解其章句其心未甞

不怏怏也良由未甞學明已事不識心耳(⿱艹石)

𩀱林此篇則以讀論語如啖炙自知味矣不識

心而云解論語章句吾不信也後丗雖有作者

不易吾言矣

     書問政先生誥後

故淮浙宣歙管内道門威儀逍遥大師問政先

生新安聶師道宗微少則事道士于方外發迹

遊名山數見異人楊行宻開府於揚州宗微實

輔佐之蓋爲國師三十年楊氏之末解化而去

弟子葬之舉棺唯衣履存焉此贈告楊溥私號

順義七年也方外之兄徳誨爲新安太守乃於

郡之東山築屋以居方外號爲問政山房問政

之名或得於此誥中大丞相守太師中書今東

海王臣温徐温也特進守侍郎尋陽公臣知誥

李昪也問政先生故翰林學士冠卿之五丗祖也

     跋張龍閣家問

治平中廣帥龍圖直閣張公公載威名盛於南

海父老追數比之古人常恨不知其所以爲廣

州者今見張公之孫出其家書然後知公特以

不貪而蠻獠信服風行草偃耳昔張奐爲安定

屬部誓諸羗曰使馬如羊不以入廏使金如粟

不以入懐於是威名出八都尉上羗豪不復起

蓋羗夷性貪吏清則以爲不可犯而使貪者臨

之故蕃夷數叛耳今但多得如張公十數輩守

邊則冒功賞者心死矣何畏蠻獠之侵軼哉仁

壽郡夫人蓋公載之女弟馬軍王凱勝之之妻也

     跋秦氏所置法帖

巴蜀自古多竒士學問文章德慧權略落落可

稱道者兩漢以來蓋多而獨不聞解書至於諸

葛孔明拔用全蜀之士略無遺材亦不聞以善

書名丗者此時方右武人不得雍容筆研亦無

足恠唐承晉宋之俗君臣相與論書以爲能事

比前丗爲甚盛亦不聞蜀人有善書者何哉東

坡居士出於眉山震輝中州蔚爲翰墨之冠於

是兩川稍稍能書然其風流不被於巴東黔安

又斗絕入蠻夷中頗有以武功顯者天下一統

蓋百餘年而文士終不競黔人秦子明魁梧喜

攻伐其自許不肯出趙國珍下不可謂黔中無

竒士也子明常以里中兒不能書爲病其將兵

於長沙也買石摹刻長沙僧寶月古法帖十卷

謀舟載入黔中壁之黔江之紹聖院將以驚動

里中子弟耳目它日有以書顯者蓋自我發之

予觀子明欲變里中之俗其意甚羙書字蓋其

小小者耳它日當買國子監書使子弟之學務

實求是置大經論使桑門道人皆知經禪則風

俗以道術爲根源其波瀾枝葉乃有所依而建

立古之能書者多矣磨滅不可勝紀其傳者必

有大過於人者耳子明名丗章今爲左藏庫副

使東南第八將紹聖院者子明以軍功得請於

朝爲陣亡戰士追福所作佛祠也刻石者潭人

湯正臣父子皆善摹刻得於手而應於心近古

人用筆意云

     辨菴字

今俗書庵字旣於篆文無有又菴非屋不當從

广三國志焦光傳云居蝸牛廬中意是今菴也

後漢皇甫規爲中郎將持節監闗中兵㑹軍大

疫死者十三四親入菴廬巡視三軍感恱即用

此菴字爲有據依

     跋亡弟嗣功列子冊

列子書時有合於釋氏至於深禪妙句使人讀

之三歎蓋普通中事不自葱嶺傳來信矣亡弟

嗣功讀此書至於潰敗猶緝而讀之其苦學好

古後生中殆未之見也紹聖中余自繕治而藏

之少年輩竊取玩之又毁裂幾不可挾唐坥之

復爲緝之智與上人喜異聞故以遺之

     書贈宗室景道

余與宗室越宫有葭莩故曩時與宣州院公壽

景珍甞共文酒之樂此時景道巳能著帽在傍

今日相見景道頎然立於朝班予則將老矣每

懐公壽景珍則見宣州子弟而慨然景道乞余

小字學書余書不足學也此紙卷是余温故之

餘忠信孝友之說景道喜觀字畫乎則亦尋繹

此文於行巳保家奉公報國有㑹心處將力行

之尚不負余懐公壽景珍之心

     書吴無至筆

有吴無至者豪士晏叔原之酒客二十年時余

屢甞與之飲飲間喜言士大夫能否似酒俠也

今乃持筆刀行賣筆於市問其居乃在晏丞相

園東作無心散卓小大皆可人意然學書人喜

用宣城諸葛筆著臂就案𠋣筆成字故吴君筆

亦少喜之者使學書人試提筆去紙數寸書當

左右如意所欲肥瘠曲直皆無憾然則諸葛筆

敗矣許雲封說笛竹隂陽不備遇知音必破(⿱艹石)

解此處當知吳葛之能否元祐四年四月六日

門下後省食罷胷中愊愊須煑茶試晁以道所

作兖煤吴君散卓遂記此紙

     書侍其瑛筆

南陽張乂祖喜用郎竒棗心散卓能作痩勁字

它人所繫筆多不可意今侍其瑛秀才以紫毫

作棗心筆含墨圎健恐乂祖不得獨貴郎竒而

捨侍其也筆無心而可書小楷此亦難工要是

心得妙處耳

宣城諸葛髙三副筆鋒雖盡而心故圎此爲有

輪扁斲輪之妙弋陽李展雞距書蠅頭萬字而

不頓如庖丁發硎之刃其餘雖得名於數州有

工輒有拙也今都下筆師如蝟毛作無心𬃷核

筆可作細書宛轉左右無倒毫破其鋒可告以

諸葛髙李展者侍其瑛也瑛有思致尚能進於

今日也

     書贈俞清老

清老金華俞子中也三十年前與余共學於淮

元豐甲子相見於廣陵自云荆公欲使之脫

逢掖著僧伽黎奉香火於半山宅寺所謂報寧

禪院者也予之僧名曰紫琳字清老清老無妻

子之累去作半山道人不廢入俗談諧優游以

卒嵗似不爲難事然生龜脫筒亦難堪忍後數

年見之儒冠自(⿱艹石)也因戯和清老詩云索索葉自

雨月寒遥夜䦨馬嘶車鐸鳴群動不遑安有人

夢超俗去髪脫儒冠平明視清鏡政爾良獨難

子瞻屢哦此詩以爲妙也元祐四年十一月十

一日歸自門下省書於酺池寺南退聽堂下

人生歳衣十匹日飯兩杯而終歳薾然疲役此

何理邪男女昏嫁縁渠儂墯地自有衣食分齊

所謂誕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其不應凍餓溝壑

者天不能殺也今蹙眉終日者正爲百草憂春

雨耳青山白雲江湖之水湛然可復有不足之

歎邪

米黻元章在揚州游戲翰墨聲名籍甚其冠帶

衣𥜗多不用丗法起居語黙略以意行人往往

謂之狂生然觀其詩句合處殊不狂斯人蓋旣

不偶於俗遂故爲此無町畦之行以驚俗爾清

老到揚計元章必相好然要當以不鞭其後者

相琢磨不當見元章之吹竽又建鼓而從之也

余童子時就學於淮南與金華俞清老同研席

甞作七言長韻贈清老小兒無繩墨放蕩之言

然清老至今班班能誦之邇來相見各白髮矣

余又以病屏酒不舉肉多年清老相過特𬞞飯

茗飲道舊終日爾清老性耿介不能容俗人間

輒使酒嫚罵以是俗子多謗譏清老自(⿱艹石)也以

故善人君子終愛之清老淹留京師不偶將復

岸巾風月於江湖之上於其將行也乞言余曰

陶淵明云此中有眞意欲辯已忘言夫眞處蓋

可爲知者道難爲俗人言也清老老於言語之

風波智必及此行矣自愛

     書蟂磯

蟂似蛇四足能害人賈生所謂偭蟂⿰犭頼以隱處

者也今蟂磯有老蟂寺僧能得其嗜欲客宿者

輒爲蟂所啗

     書韋許扇

自重者能下人以求道處靜者不攘臂而勝躁

深道者常晩成逺施者常厚報以能問於不能

人之道損有餘以補不足天之道

     書小宗香

南陽宗少文嘉遯江湖之間援琴作金石弄逺

山皆與之同聲其文獻足以配古人孫茂深亦

有祖風當時貴人欲與之游不得乃使陸探微

畫像掛壁觀之間茂深喜閉閤焚香作此香饋之

時謂少文大宗茂深小宗故傳小宗香云

     題練光亭

練光亭極是登臨勝處然髙寒不可乆處(⿱艹石)

亭北穿土石作一幽房置茶鑪設明䆫瓦墩筆

研殊勝不爾勝師方丈北挾有屋兩楹其一開

軒其一欲作虚䆫奥室余爲名軒曰物外主人

喜作詩也名室曰凝香宻而清明於事稱也

     書贈韓瓊秀才

讀書欲精不欲愽用心欲純不欲雜讀書務博

常不盡意用心不純訖無全功治經之法不獨

玩其文章談說義理而已一言一句皆以養心

治性事親處兄弟之間接物在朋友之際得失

憂樂一考之於書然後甞古人之糟粕而知味

矣讀史之法考當丗之盛衰與君臣之離合在

朝之士觀其見危之大節在野之士觀其奉身

之大義以其日力之餘玩其華藻以此心術作

爲文章無不如意何況翰墨與丗俗之事哉

     書幽芳亭

士之才徳蓋一國則曰國士女之色蓋一國則

曰國色蘭之香蓋一國則曰國香自古人知貴

蘭不待楚之逐臣而後貴之也蘭蓋甚似乎君

子生於深山叢薄之中不爲無人而不芳雪霜

淩厲而見殺來歳不改其性也是所謂遯丗無

悶不見是而無悶者也蘭雖含香體潔平居蕭

艾不殊清風過之其香靄然在室滿室在堂滿

堂是所謂含章以時發者也然蘭蕙之才徳不

同丗罕能别之予放浪江湖之日乆乃盡知其

族姓蓋蘭似君子蕙似士大㮣山林中十蕙而

一蘭也楚辭曰予旣滋蘭之九畹又樹蕙之百

𠭇以是知不獨今楚人賤蕙而貴蘭乆矣蘭蕙

叢生初不殊也至其發華一𠏉一華而香有餘

者蘭一𠏉五七華而香不足者蕙蕙雖不(⿱艹石)

其視椒榝則逺矣丗論以爲國香矣乃曰當門

不得不鋤山林之士所以往而不返者耶

     書壺中九華山石

湖口民李正臣得竒石九峯相𠋣蘇子瞻戲名

曰壺中九華又有老巫鄒生以三竒石隨髙下

體著成屏風三疊余戲名曰肘後屏風疊它日湖

中石百恠並出當以此兩石爲祖云二石色紺

青嵌孔貫穿擊之鏗鏗靜而視之嶔崟雲雨之

上諸峯隠見忽然疑於九十猶五老峯之疑於

五六也掲而示俗以求賞音吾見其支醬瓿於

牆角也丗有出塵之因然後此石爲蕭灑縁爾

邇者家江太守費數十萬錢自嶺南負載三石

北歸妻子不免寒餓未知與此孰賢也


豫章黃先生文集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