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讓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 方孝孺
< 古文觀止

豫讓論    方孝孺

  士君子立身事主,既名知己,則當竭盡智謀,忠告善道,銷患於未形,保治於未然,俾身全而主安。生為名臣,死為上鬼,垂光百世,照耀簡策,斯為美也。苟遇知己,不能扶危於未亂之先,而乃捐軀殞命於既敗之後;釣名沽譽,眩世炫俗,由君子觀之,皆所不取也。

  葢嘗因而論之,豫讓臣事智伯,及趙襄子智伯為之報讎。聲名烈烈,雖愚夫愚婦,莫不知其為忠臣義士也。嗚呼!之死固忠矣,惜乎處死之道,有未忠者存焉!何也?觀其漆身吞炭,謂其友曰:「凡吾所為者極難,將以愧天下後世之為人臣而懷二心者也。」謂非忠可乎?及觀斬衣三躍,襄子責以不死於中行氏,而獨死於智伯應曰:「中行氏以衆人待我,我故以衆人報之;智伯以國士待我,我故以國士報之。」即此而論,有餘憾矣。

  段規之事韓康任章之事魏獻,未聞以國士待之也;而也,力勸其主從智伯之請,與之地以驕其志,而速其亡也。郄疵之事智伯,亦未嘗以國士待之也;而能察之情,以諫智伯。雖不用其言,以至滅亡,而之智謀忠告,已無愧於心也。既自謂智伯待以國士矣。國士,濟國之事也。當請地無厭之日,縱欲荒棄之時,為者,正宜陳力就列,諄諄然而告之曰:「諸侯大夫,各受分地,無相侵奪,古之制也。今無故而取地於人,人不與,而吾之忿心必生;與之,則吾之驕心以起。忿必爭,爭必敗;驕必傲,傲必亡。」諄切懇至,諫不從,再諫之;再諫不從,三諫之;三諫不從,移其伏劍之死,死於是日。雖頑冥不靈,感其至誠,庶幾復悟。和,釋圍,保全宗,守其祭祀。若然,則雖死猶生也,豈不勝於斬衣而死平?於此時,曾無一語開悟主心,視之危亡,猶人視人之肥瘠也。袖手旁觀,坐待成敗,國士之報,曾若是乎?智伯既死,而乃不勝血氣之悻悻,甘自附於刺客之流。何足道哉?何足道哉?

  雖然,以國士而論,豫讓固不足以當矣;彼朝為讎敵,暮為君臣,覥然而自得者,又之罪人也。噫!


註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