賜李景璽書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賜李景璽書
作者:柴榮 後周
(後周世宗)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126

頃自有唐失禦,天步方艱,巢蔡喪亂之餘,朱李戰爭之後,中夏多故,六紀於茲,海縣瓜分,英豪鼎峙,自為聲教,各擅蒸黎。連衡而交結四夷,乘釁而憑陵上國。華風不競,否運所鍾。凡百有心,孰不興憤?朕猥承先訓,恭荷永圖,德不迨於前王,道未方於往古。然而擅一百州之富庶,握三十萬之甲兵,農戰交修,士卒樂用,思欲報累朝之宿怨,刷萬姓之包羞。是以踐位已來,懷安不暇,破幽并之巨寇,收秦鳳之全封,兵不告疲,民有餘力。一昨回軍隴上,問罪江幹,我實有辭,咎將安執?朕親提金鼓,尋渡淮淝,上順天心,下符人欲,前鋒所向。彼寇無遺,棄甲僵屍,動盈川穀,收城徇地,已過滁陽。豈有落其爪牙,折其羽翼,潰其心腹,扼其吭喉,而能不亡者哉?早者泗州主將遞送到書一函,尋又使鍾謨李德明至,齎所上表,及貢奉衣服腰帶金銀器幣茶藥牛酒等;近差健步進到第二表;今月十六日使人孫晟等至,齎到第三表,及進奉金銀等;並到行朝,觀其降身聽命,引咎告窮。所謂君子見幾,不俟終日,苟非達識,孰能若斯?但以奮武興戎,所以討不服;惇信明義,所以來遠人。五帝三王,盛德大業,常用此道,以正萬邦。朕今躬統戎師,龔行討伐,告於郊廟社稷,詢於將相公卿,天誘其衷,國無異論。苟不能恢復外地,申畫邊疆,便議班師,真同戲劇,則何以光祖宗之烈,厭士庶之心?匪徒違天,兼且咈眾。但以淮南部內,已定六州,廬壽濠黃,大軍悉集,指期克日,拉朽焚枯,其餘數城,非足介意。必若盡淮甸之土地,為大國之提封,猶是遠圖,豈同迷復?如此,則江南吏卒,悉遣放還,江北軍民,並當留住,免違物類之性,俾安鄉土之情。至於削去尊稱,願輸臣禮非無故事,實有前規。蕭詧奉周,不失附庸之道;孫權事魏,自同藩國之儀。古也雖然,今則不取,但存帝號,何爽歲寒?倘堅事大之心,終不迫人於險。事實真愨,詞匪枝遊。俟諸郡之悉來,即大軍之立罷。質於天地,信若丹青。我無彼欺,爾無我詐,言盡於此,更不繁云。苟曰未然,請從茲絕。竊以陽春在候,庶務縈思,願無廢於節宣,更自期於愛重。音塵匪遠,風壤猶殊,翹想所深,勞於夢寐。

PD-icon.svg 本五代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